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鬼探监天司 > 第五卷:阎王勾魂
第七十四章 顾家商会
作者:天玉阁  |  字数:4055  |  更新时间:2021-09-30 18:03:09 全文阅读

傍晚,京城的一家客栈中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一名老者和一名青年相对而坐,青年看向老者道:“爷爷,叶思言的确受伤了,今日进宫都是扶进去的!”

“还有就是下面人来报,最近无论是江湖上还是那几个势力都在行动了,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行动?”老者看向青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行动,不是和你说了与叶思言商谈!”

“真的要与叶思言合作吗?”青年惊讶一声道:“我还以为爷爷是开玩笑的!”

“可是就算我们愿意合作,那叶思言会同意我们的条件吗?”

“想知道他会不会同意,去与他谈谈不就知道了!”老者语气淡然道。

“那什么时候?”青年询问道。

“再等等看,不着急!”

“咚咚!”

老者话音刚落,一阵敲门声响起,老者与青年对视一眼后,青年喊道:“谁?”

“奉监天司司长之命前来请二位前往监天司一叙!”门外一道女子的声音响起。

听此,青年与老者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惊讶,随后青年与老者起身打开房门,门外站着的正是苏慕晴。

老者看向苏慕晴道:“还请带路!”

“两位这边请!”苏慕晴轻笑一声随后走在前面带路。

老者与青年两人也不说话,静静的跟着苏慕晴。

大概一刻钟后,苏慕晴带着老者与青年来到监天司的大厅,此时的叶思言已经准备好茶水等待着了。

见老者与青年到来,叶思言歉意道:“在下有伤在身,无法起身迎接,还请两位见谅!”

“叶大人言重了!”老者拱手道。

“两位请坐!”叶思言伸手指着自己对面的两个椅子,苏慕晴则是坐在了叶思言身旁。

老者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在了叶思言对面,青年见状则坐在了老者身旁。

老者盯着叶思言询问道:“叶大人何时知晓我二人的身份?”

“再回答两位这个问题前,不如两位先介绍一番,我只知道两位是最近大云新出势力的头领,但怎么称呼在下还不得知!”叶思言笑道。

听此,老者与青年眼神一凝,随即老者道:“老夫顾阳伯,这是我孙子顾景明!”

叶思言微微颔首道:“两位与三日前来到京城,虽然你们很隐蔽,轻功很不错,但只要是陌生人进入京城,我都能得知,无有例外!”

“那叶大人是如何知道我们就是大云最近新冒出势力的首领呢?”顾阳伯再次询问道。

“距离京城五百里处有个小村落,那里应该就是两位的常驻地了,虽然你们的力量四散隐藏的很不错,但想要查还是能查到。”

“因为你们太心急,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二人此次进京的目的是想与我谈合作!”

“而你们想要的是为十年前大云第一大商会顾家商会的灭族一案翻案!”叶思言紧紧盯着两人。

此话一出,顾景明猛地起身,双眼通红的看向叶思言凝声道:“你既然知道顾家灭族案是冤案,为何不翻案?”

叶思言看着压制怒意的青年语气淡然道:“翻案?证据呢?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十年前顾家商会会长顾羽,而顾羽自十年前便消失了!”

“你还有其他证据能证明是其他人所为吗?”

“你所谓的想要翻案无非是因为你们知道顾羽并不是凶手,并且顾羽也死在了那场灭族中,巧合的是你们二人当时并不在顾家商会。”

“得知此事后,便一直酝酿翻案,可调查了十年,你们也明白没有官府的力量你们根本无法翻案,因为这其中涉及到了很多的官员,只有官府能帮助你!”

“可普通的官府也帮不上,毕竟那些官员的地位和权力太大,纵观整个大云只有我,监天司司长,大云宰相能够帮助你们!”

“所以你们来了京城,等待合适的机会前来与我谈合作!”

“而你们有如此把握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手里掌握了我需要的信息,比如十五年前叶家被屠杀的线索。”

“如果我猜的不错,当年进入京城屠杀叶家的杀手就是通过你们顾家商会的运输线路进入的。”

“你们顾家经营运输数十年,再加上当时京城守卫并不严格,你们自由一套隐蔽的运输线路,可以隐瞒所有人。”

“可你们顾家估计也没想到会因为这件事而遭到灭族之灾,你们二人等候的合适时机无非是我走投无路之际你们雪中送炭。”

“但你们没有想到的是,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范围内!”

叶思言说完之后,顾景明直接瘫坐在凳子上,古阳伯苦笑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而你方才问我们的姓名也是故意的!”

叶思言没有说话,等于是默认了,见状顾阳伯仰天长叹一声,随后直接跪在叶思言面前,紧接着顾景明也跪在叶思言面前。

“叶大人,我们爷孙二人,为当年之事向你道歉,也为我们爷孙二人的自作聪明向你道歉。”

“但我们顾家与叶大人的叶家之仇都是当年那伙人所作所为,我愿意将线索送给大人,还请大人能够为我顾家报仇啊!”

“你们起来吧!”叶思言语气淡然道:“我并没有怪罪你们当年帮助运输杀手之事,我知道你们也是被利用的!”

“至于这个仇当然会报,他们一定会受到大云律法的制裁!”

顾阳伯与顾景明起身朝着叶思言拱手道:“多谢大人!”

随后顾阳伯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叶思言道:“这上面就是我们所知道的线索,希望能够有所帮助!”

叶思言接过后,看向顾阳伯和顾景明道:“我希望你们能够解散势力,好好找一个地方生活,目前大云太复杂,一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

“我可以答应你们,用不了多久,那些人就会受到律法的制裁!”

“多谢叶大人,谨遵叶大人之命!”顾阳伯与顾景明齐齐拱手,随后叶思言看向苏慕晴道:“帮我送送二位!”

苏慕晴颔首便送顾阳伯与顾景明两人离开了监天司,片刻之后苏慕晴回来,坐在叶思言身旁询问道:“大人什么时候把这个新冒出的势力了解的这么清楚?”

“就他们刚冒出的时候,他们太着急了,露出的破绽太多,不过他们能查到我是叶家的人也说明他们的力量不简单!”

“但就算如此,在现在这种局面下,他们依然是不安全的,所以我才让他们解散势力,找个地方好好生活等待真相!”叶思言解释道。

“他们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也算是一大幸事了!”苏慕晴附和道。

“是啊,可又能有多少人能够做到不让仇恨蒙蔽住双眼呢!”

...

此时,离开监天司的顾阳伯与顾景明走在街道上,顾景明看向顾阳伯询问道:“爷爷,我们真的要解散势力吗?”

“不然呢,叶思言能将我们了解的如此透彻,那其他势力自然也能,若是我们还一味的如此,可能真的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另外就是你当真以为那伙人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吗?”

“我猜测那伙人一定派出了势力来灭我们的口,只不过被叶思言的人处理掉了!”

“既然已经将线索交给叶思言了,那便相信他吧,目前也只能相信他了!”

于是趁着夜幕,顾阳伯与顾景明离开了京城,半个时辰后,监天司中,一名黑衣人朝着叶思言拱手道:“大人,顾阳伯与顾景明已经离开了京城!”

“派人跟着了吗?”叶思言询问道。

“派着了,武功和轻功都不错!”黑衣人回应道。

“好,你先下去吧!”叶思言颔首道。

“是,属下告辞!”

黑衣人离开后,一旁的苏慕晴看向叶思言道:“大人这是要一直保护他们吗?”

“保护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也许他们会是一个引子,能引出一些小鱼小虾,或者一些意想不到的大鱼!”

“当然也是为了监视他们!”叶思言回应道。

“监视他们?”苏慕晴神色一动随即道:“难道他们给的信息是假的吗?”

“给的线索是真的,也是他们知道的所有线索,但他们一定不可能这么老实的等着,一定还会有行动!”

叶思言思考了一番后道:“更大的可能是顾景明会有行动!”

苏慕晴相信叶思言看人的眼光,不会胡乱说。

紧接着苏慕晴便看到叶思言正在思考,一刻钟后叶思言才看向苏慕晴询问道:“血剑被关押在哪个大牢?”

“关押在天狱死牢,不知说这样安全!”苏慕晴回应道。

“你现在去天狱一趟,让天狱的掌管者将血剑带到监天司的地下大牢,我要审问血剑!”叶思言吩咐道。

“是,大人!”苏慕晴没有丝毫犹豫便离开了监天司。

苏慕晴离开后,叶思言看向一个方向道:“血剑从天狱出来后你便一路跟着,一是小心血剑反扑,二是看看周围可有异样,可多派点人跟着!”

“得令!”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道浑厚声音!

...

而与此同时,在一处繁华的闹市之中的一间宅子中,一名黑衣中年人与白衣中年人正在下着棋,白衣中年人率先道:“血剑被抓了,那我们的行踪也会泄露吧?”

“不会,放心吧,血剑出事的第一时间我便将所有的痕迹全部清理了一遍,血剑对我们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所以他招与不招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影响!”黑衣中年人回应道。

白衣中年人纠结了片刻后还是道:“不过还是需要小心一些,那个叶思言据说也不是吃素的!”

“叶思言?呵呵!”黑衣中年人冷笑一声道:“他现在估计无心顾及我们,目前江湖上还有上面那个大人以及天阁那边貌似都要开始行动,他现在估计在抓耳挠腮!”

“但我听手下人汇报,那个叶思言上任宰相了,却没有处理宰相府一些事情,反而是让苏域进入了宰相府,这会不会有诈,毕竟欧阳徵出事我们谁也没有预料到。”白衣中年人回应道。

听此,黑衣中年人皱眉道:“我其实也没有太想明白为何大云皇帝会让叶思言上任宰相,难道真的只是那所谓的民心所向?”

“不可能这么简单吧?”

“上面怎么说?”白衣中年人询问道。

“上面大人只是说让我们等候命令即可,其他的不用过问,貌似行动还有那个计划要开始了!”黑衣中年人回应道。

“但不是说那个计划要西疆与寒羽共同配合吗?可现在西疆和寒羽这个样子还能信任吗?”白衣中年人忧虑道。

黑衣中年人看着眉头紧皱的白衣中年人道:“想这么多干嘛,这些事不是有上面的大人安排吗?”

“真的有问题,先倒霉的是他们,而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不要杞人忧天!”

“说的也是!”白衣中年人缓缓点头,而就在这时,其下棋的手将在半空中,突然看向黑衣中年人询问道:“血剑要回大云的理由是什么?”

“什么?”黑衣中年人被白衣中年人这突然的一问给问懵了。

“我说血剑向你禀报要回大云的理由是什么?”白衣中年人又询问了一次。

“他说自己的孙子孙女被人掌控了,要挟他回大云!”黑衣中年人回应道。

“什么?”白衣中年人低喝道:“血剑什么时候有的孙子和孙女!”

话音落下,白衣与黑衣两人对视了一眼同声道:“被血剑骗了!”

“我们小看血剑了,这狡猾的东西什么都知道了,他一直在装,目的就是日后给我们致命一击!”

“可其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被抓住,并且是被以自己的孙女孙子要挟。”

“最关键的是我们却不知道血剑还有孙子和孙女,这样一来他被叶思言抓住,只要叶思言用其孙子孙女要挟他,那么关于我们的一切他都会说出来。”

“致命的是我们却不知道血剑到底知道我们一些什么!”

“这次事情大了,赶紧走,禀报大人!”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