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鬼探监天司 > 第二卷:潼州孩童失踪案
第二十一章 孩童之心,献祭之法!
作者:天玉阁  |  字数:3076  |  更新时间:2021-08-10 09:51:35 全文阅读

“什么?广枫是刑部的人?还是十五年前的刑部侍郎?”莫不知惊呼道,他着实没想到还有这一茬。

叶思言看向广枫介绍道:“这位是莫不知,他父母你也认识,莫渊和柳兰!”

“原来你就是老莫和柳兰的儿子,真是一表人才啊!”广枫神色有些伤感道:“十五年前的刑部尚书叶大人设立三大刑部侍郎,我为其一,还有一人是莫渊。”

“后来再竞争当中,柳兰又竞争成为第三位侍郎。”

“刑部不比其他,能力为先,所有叶大人没有避嫌,直接让其夫妻俩成为两大刑部侍郎!”

“都是过命的兄弟啊!”

叶思言见状连忙继续介绍道:“这位是苏慕晴,他的父亲你也认识,万瑜!”

“啊,万兄有女儿?”广枫惊讶一声,随后看向苏慕晴眼神一亮道:“我只知道万兄有妻子,不知道他还有个女儿。”

“像,真像啊!”

“你现在是继承了你父亲的衣钵吗?”

“是的!”苏慕晴双眼通红道。

“好啊,好啊,万兄后继有人,他一定很欣慰的!”广枫笑道,笑着笑着不争气的流下了泪水。

叶思言岔开话题继续介绍道:“这位是元沧,你认识的!”

“这位呢是云雪瑶,我们大云的小公主!”

“好,很好,有你们,大云将会很安稳啊!”广枫称赞道。

随后叶思言看向其他四人介绍道:“封叔虽然身为刑部侍郎,但主要还是负责刑部内部的事情,几乎不出京城。”

“当年的惨案中跟随我父亲一行人都遇害了,封叔得知消息后,认为自己的逃兵,自己也是孤身一人,随即便想自尽跟随父亲和诸位兄弟。”

“但封叔又想到自己兄弟们惨遭大祸,凶手却逍遥法外。”

“便隐姓埋名,在潼州建立云海商会,如今十五年后,云海商会已经遍及整个大云。”

“消息的流通非常之广,封叔如此便是想通过如此来调查当年之事!”

“后来一年前我调查父亲之事时查到了封叔,便从一年前与封叔合力查探!”

“我有信息方面的事情也是寻找封叔帮忙的!”

介绍完之后,叶思言又看向封昭道:“封叔,陛下已经让我暗中查探当年之事了,所以交给我们就好,封叔你就在暗中辅助我们吧!”

“好,好,封叔辅助你们,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即可,封叔这条老命就是为此而留的!”封昭坚定道。

听此,莫不知与苏慕晴几人的双眼都有些红,随即五人齐齐朝着封昭拱手行晚辈之礼。

六人坐下,叶思言看向封昭询问道:“封叔,那钱斌几次见你是与你商量何事?”

“小叶应该知晓三年前潼州发洪水导致潼州许多地方受灾,后来朝廷发下赈灾银,但奇怪的是一万两赈灾银却丢了五千两。”

“朝廷派人前来调查,但无果,后朝廷再次发下五千赈灾银赈灾。”

“那你可知丢失的五千赈灾银去哪了?”封昭反问道。

“此事我知晓,我本想再次调查此案,但被上任刑部尚书阻止了,后来便一直忙,给忽视了,难不成那赈灾银在钱斌那里?”叶思言眼神深邃道。

“没错,就是在钱斌的府邸地下!”封昭凝声道。

“当年来调查的是时任刑部侍郎的李赢,而他有问题!”叶思言语气怒意道:“真是便宜那家伙了,只是让他撤职而已,关押三个月而已。”

“回去之后一定要重罚此人!”

“那钱斌找你难道是想让你帮忙将这五千赈灾银换成普通的银两吗?”

“没错,就是此事,他给我丰富的报酬让我给其将这些赈灾银换成普通的银两,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发现。”封昭点头道。

“对了,大概在一个半月前钱斌找我那次,黑山也在,很显然钱斌有把柄在黑山手中,应该就是这赈灾银的事情。”

“他们可能以为我答应了帮他们处理赈灾银就是他们的人了,以至于他们说话也没有避开我。”

“我听到钱斌对黑山说了一段话,黑山便离开了!”

“一百零八孩童心,天罡地煞献祭法!”

“我一时之间不明白,便没有在意,这一次知晓你们在查黑山,便想起来了!”

叶思言眼神一动,随即嘱咐道:“封叔,你现在可以回去,后面会监天阁的人前往处理赈灾银的事情。”

“你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不会有人查到你那边,你的身份也会保密!”

“在我们处理好这个案子就前往潼州城与封叔商量旧案之事!”

“好,那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封昭嘱咐一声后便趁着夜幕离开了,封昭的武功也很高,一般人发现不了。

封昭离开后,叶思言看向莫不知和云雪瑶道:“给你们两人两个时辰时间将一百零八孩童心,天罡地煞献祭法这句话的含义查清楚!”

“明白!”莫不知与云雪瑶拱手领命,正准备离开时,苏慕晴将两人拉住道:“别去了,我知道!”

“你知道?”叶思言惊讶道,莫不知与云雪瑶对视了一眼,纷纷坐下。

“这句话的意思是,三十六名七岁的女童之心为地煞,七十二名七岁男童之心为天罡。”

“再以二十二名五岁孩童之血为引,布置天罡地煞献祭法!”

“此法可复活至亲之人!”

听此,叶思言连忙拿出案卷,凝声道:“正好一百三十名孩童,也正好是一百零八名七岁孩童和二十二名五岁孩童。”

“如此来说,掳走孩童的就是黑山,他的目的是复活自己的妹妹吗?”

“应该是了,并且此法献祭有风水的要求,必须是龙脉的龙心之处,可我不懂风水!”苏慕晴补充道。

“龙脉龙心之处!”元沧突然道:“黑山居住的山洞那座山的山顶就是龙脉龙心处!”

“我当时上去那座山的时候还惊叹海舟县居然有一座龙脉!”

“那还愣着干嘛,去救人啊!”莫不知催促道,但叶思言和苏慕晴却是稳如泰山,两人将三人拉住坐下缓缓道:“黑山如果也与那些孩子在一起,我们现在冲过去只会激怒黑山,万一他一怒之下将孩子给杀了怎么办?”

听此,莫不知几人冷静了下来,这时苏慕晴询问道:“今天阴历多少?”

“五月初六,怎么了?”莫不知问道。

“那黑山的妹妹生辰是多少?”苏慕晴再次询问道。

叶思言思考了片刻后道:“五月初十!”

“那就还好,此法必须要在被复活人的生辰之日进行才可以!”苏慕晴说道。

“呼!”莫不知几人深呼吸了一声后,莫不知埋怨道:“慕晴,以后说话直接说完,别大喘气!”

“是你太着急了!”苏慕晴反驳道。

“好了,现在有件事需要不知和元沧去做。”

“你们两个去探查一下那个山顶是不是孩童的关押之地!”

“我亲自去审问钱斌,黑山到底是不是复活其妹妹!”叶思言吩咐道。

“是!”莫不知与元沧领命离开。

随后叶思言则是与云雪瑶和苏慕晴审问钱斌,来到海舟县县衙的大牢中,一个牢房里关押着钱斌。

叶思言来到之后让衙役将牢门打开,走进去,来到钱斌面前叶思言直接问道:“你给黑山的献祭之法,黑山是打算用来复活谁?”

钱斌死死盯着叶思言嘲笑着并不说话,见状,叶思言低下头靠近钱斌轻声道:“不说?很好,看来你们都忘了我原来是干什么的了!”

只见叶思言握住钱斌的右手,随即便听到了咔咔声,是骨头断掉的声音!

“啊!!”

钱斌的惨叫声顿时响起,叶思言看着满脸抽搐的钱斌笑道:“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审问犯人时的三十六个手段。”

“目前外界知晓的只有十种,因为在我审问下撑住最久的就是十种。”

“当然我如此审问犯人肯定是此人犯的事情在我这里是必死无疑,并且还在那里坚持着,比如你私藏赈灾银。”

钱斌双眼顿时睁大盯着叶思言,见状叶思言笑道:“别这么看着我,没有不透风的强,怎么着,你要试试能不能见到新的手段吗?”

“我也很期待新的手段在你身上的反应,看看硬骨头是不是都一样!”

叶思言右手拍了拍钱斌的肩膀,那脸上的笑容现在看起来十分的恐怖,钱斌连忙道:“我说,我说!”

“黑山问我要献祭之法就是为了复活他的妹妹,孩童掳走案和黑胡子被杀案都是黑山做的!”

“还有流云村搬迁也是黑山!”

说罢,叶思言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钱斌道:“你也有份吧?”

“大人,我没有办法啊,黑山以赈灾银和我儿子的性命威胁我,我也不敢不做啊!”钱斌绝望道。

“很好,最后一个问题,钱斌住哪?孩童关押的地方在哪?”

“孩童关押的地方我不知道,但钱斌经常前往他妹妹的坟地,貌似是因为暂时还不能献祭,便一直在其妹妹的坟地旁陪着。”

“我之前见到过一次,现在不知道还是不是了!”

“他妹妹的坟地在哪?”

“就在流云村的后山!”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