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鬼探监天司 > 第二卷:潼州孩童失踪案
第十八章 叶思言之名,府尹有鬼!
作者:天玉阁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21-08-07 09:52:32 全文阅读

“这不可能,黑胡子是我们调查出与慕晴家有关系后就过来了,若是那人真知道,岂不是就是我们泄露了消息!”云雪瑶否认道。

叶思言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只是我们的猜测,最糟糕的事情就是掳走孩子的人与我们要查的旧案有关!”

“此次黑胡子被杀和陷害很大可能是黑胡子的名声不好,陷害他比较容易。”

“现在我们先把旧案放一下,先思考一下孩童失踪案,这个案子不能有失,也不能耽误太长时间。”

“现在先吃饭吧,随后回房休息,明天去看看其他地方的人来之后怎么说!”

五人随后埋头吃饭,叶思言能够看出每个人的兴致都不好,心里有事情,叶思言又何尝不是呢,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最关键的是一百三十多名孩童至今生死不明啊。

吃完饭四人各自回房,可莫不知离开后又回来了,手里多了两小坛酒,递给叶思言一坛道:“走,出去喝!”

叶思言接过酒跟着莫不知出去,来到客栈的阳台上,两人喝着酒看着天上的月亮,一时间无人说话。

酒水过半后,莫不知突然问道:“如果我们查不出这个案子怎么办,或者查不出那旧案怎么办,我们死了怎么办?”

叶思言朝嘴里递酒的手顿时僵住了,转头看向侧脸非常俊朗的莫不知笑道:“怎么,害怕了?”

“怕?”莫不知自嘲了一声后道:“我莫不知八岁时便跟着江湖人行走江湖,至今十一年了,什么人什么事没有遇到过,更不知道怕字是什么。”

“那为何会突然说出这番话,不像你的风格啊!”叶思言有些疑惑道。

“小然,在监天司中你说我们查旧案会牵扯出很多事情和影响很多人的利益,甚至我们的性命可能都会受到威胁。”

“我当时以为你在开玩笑,我自己也没有认为会这么严重,但我现在有这种感觉了!”

“被人盯上了的感觉,我们在明,他们在暗!”

“我并不是怕死,我是怕我死了这个案子依然是个悬案,我父母的仇依然未报,该受到律法制裁的人没有付出相应的代价。”

“而我身为人子,未能在父母膝前尽孝,也未能查清父母的冤案,我心不甘亦无脸去见我之父母。”

莫不知的语气中充满了悲凉和不甘,叶思言也能理解莫不知为何会有这种想法,他们都能猜到黑胡子的死就是旧案背后的人干的。

他们可能并不知道叶思言他们查这个案子,只是正好他们开始了灭口行动,为的就是怕丑事败露,可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更坏的可能就是叶思言这边或者陛下那边出现了泄露消息的人,幕后之人已经知道了叶思言他们再查旧案。

叶思言不知该如何去安慰,只能道:“不知,我十八岁入官刑部,一年后成为刑部侍郎,如今更是成为监天司司长,地位更是万人之上,鲜有人之下。”

“视我为眼中钉的人大有人在,金钱各种诱惑更是多之又多,可我依然要提高警惕,小心再小心。”

“因为我知道,一旦我有一个不慎,就会陷入泥潭之中无法抽身。”

“那时如何能做到我经常说的那句话:昭告天下以真相,还世间之明朗!”

“如今的情况更甚,我们大云处在内忧外患之中,我们要查的旧案可能牵扯着巨大的阴谋,只不过现在这个阴谋还没有露头,但只是时间问题了。”

“我们无法避开只能去接住从暗中而来的箭,也要无畏的去面对这些,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样,前路茫茫,生死以之!”

“既为父母查清真相,也为守护大云,家国不可分离,有国才能有家!”

“我是大云命官,涉及此事以深,无法抽身,也不能抽身,但不知你不同,你不是大云官员,现在离开也是可以的。”

“咱们父母的真相我来查!”

莫不知知道叶思言这番话没有别的意思,但他还是不爽道:“你什么意思?我莫不知岂是那种贪生怕死之徒。”

“我也是大云的人,守护大云也是我的责任!”

“还有我们!”苏慕晴、云雪瑶和元沧这时都过来了。

见状,叶思言露出笑容道:“前路茫茫,生死以之,挚友相随,守护!死亦无悔!”

“死亦无悔!”

他们都明白,自己都与这些事情多多少少有牵连了,想要脱身几乎不可能了,但无人会退缩!

...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昨晚聊的很深,今日五人的眼中均流露出了自信和坚定,无论前方有什么,均无惧!

一早便得到了海明便派侍卫来禀报潼州府尹和另外三县的县令均已到来,叶思言眼神一动道:“来的挺快,应该都是连夜赶路,既然如此着急,那我们也别耽误时间了,走吧!”

说罢,五人便跟着侍卫前往了海舟县县衙,一刻钟后,五人来到县衙,发现县衙门口已经站着了五个人,看他们的衣服就知道是潼州府尹和海舟县四县的县令。

叶思言看了他们一眼后道:“走吧!”

叶思言先行进入,其他人紧随其后,来到县衙公堂上,叶思言依然坐在首位,其他人下方就坐。

另外三县,南元县、光山县、余良县的县令纷纷拿出一沓案卷,元沧上前接过,南元县的县令孙让拱手道:“大人,这些案卷便就是我们县城内发生的孩童失踪家庭的详细情况!”

叶思言没有看元沧放下的案卷,直接看向潼州府尹钱斌问道:“钱府尹,在你管辖的州内四县出现一百三十名孩童丢失的情况,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回大人,下官监察不言,请大人责罚!”钱斌直接跪下道。

南元县令孙让、光山县周羊、余良县吴茂以及海舟县海明也纷纷跪下道:“请大人责罚!”

叶思言看到跪下的五人没有说话,五人更是浑身颤抖的不敢起身,也不敢抬头,一旁的莫不知四人对视了一眼,云雪瑶和苏慕晴眼里都流露出了惊讶和不解。

足足一刻钟后,叶思言看完了其他三县的案卷后才抬头看向五人道:“都起来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清掳走孩子的是谁,救出那些孩子。”

“至于你们的失职,等此案结束会有人来查的!”

“谢大人!”五人如临大赦一般喊道。

“潼州出现孩童被掳走的情况很多吗?”叶思言看向钱斌询问道。

“回大人,自下官上任二十年来,除此次外,只发生过一次孩童失踪案,是三年前,就在海舟县!”钱斌回应道。

海明听此连忙道:“回大人,的确有此事,三年前,在流云村内有一个名叫云伊的小女孩失踪了,当时是五岁。”

“拐走云伊的是一个名叫黑山的人,但奇怪的是一个月云伊被送回来了,黑山也逃跑了,从此便没有黑山的线索了。”

“黑山?是原名叫李大彪吗?”莫不知突然问道。

海明知晓莫不知是跟着叶思言来的,也恭敬道:“回大人,正是此人,此人是海舟县人,下官很清楚!”

“此人也是流云村的人,当时有人看到了他抱走了云伊,我们的目标便放在了他的身上,可谁知就在我们准备抓他的时候,他将人送回来了,自己一个人逃跑了!”

叶思言转头看向莫不知轻声道:“怎么了?”

“黑山是黑胡子的师弟,此人有问题,我一时着急给忘了这一茬,私下说!”莫不知小声道。

叶思言点了点头,看向五人道:“海舟县是第一起失踪案和最后一起失踪案发生地,本官打算从海舟县开始调查。”

“除了钱斌以外,其他三县的人没有要禀报的明日便可回到各县坐镇,海舟县查不出线索,本官便会其他县调查!”

“是,大人!”五人齐齐拱手道。

随后叶思言五人便离开了海舟县县衙,朝着客栈的方向前去,而就在路过一个巷口的时候,突然一只手出现将叶思言拉了过去,莫不知何元沧立即反应过来,元沧的刀都已经拔出来了。

就在这时,叶思言出声道:“别动手!”

众人这时才发现拉叶思言的是南元县县令孙让,孙让连忙道:“事出紧急,惊扰了大人,还请大人责罚!”

“无妨,你如此之快的在这里等我,应该是有事情吧!”叶思言询问道。

“大人,下官有一事禀报,下官怀疑孩童失踪案可能会与潼州府尹钱斌有关!”

“但下官没有证据,下官之所以这样怀疑是因为下官的儿子也失踪了,就在府尹钱斌来我家的那天晚上。”

“当时,钱斌对下官儿子无比的感兴趣,之前钱斌也有来过下官家中,但从未如此,所以下官觉得有些不对,前来禀报!”孙让躬身道。

叶思言看到孙让低头的一瞬间,眼泪流了下来,随即拍了拍其肩膀道:“你的这个线索,我一定会查的,你先回去好好陪夫人吧,孩子丢失,她心里也不好受!”

“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