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鬼探监天司 > 第二卷:潼州孩童失踪案
第十七章 海妖传说!
作者:天玉阁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21-08-06 14:58:53 全文阅读

五人各有分工,分别去做各自的事情,叶思言与苏慕晴则是前往海舟县丢失的三十名孩童家走访。

海舟县是潼州第一个开始出现丢失孩童的县,随后就是其他县,等到反应过来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去保护现场时,只有五个家庭的现场被保护下来。

这五个家庭的人也被县衙安排到其他地方居住,叶思言与苏慕晴的便先是来查看这五个家庭。

而就在这时,一对年轻夫妇突然跪在了叶思言面前,哀求道:“大人,您应该就是从京城来的叶大人吧。”

“海大人迎接您时我们都看到了,大人,求求您,救救我们的孩子吧,他才五岁啊!”

话音落下,便又来了十多对夫妇跪在了叶思言面前,一样也是哀求,脸上的伤心和自责不言而喻。

就连坚强的父亲也不禁掉下了眼泪,孩子的丢失无疑是他们最为难受。

叶思言和苏慕晴将十多对夫妇扶起,叶思言看着这些人凝声道:“诸位,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也可以答应你们,若是不将掳走孩子的人捉拿归案,我便摘了我头上这顶乌纱帽。”

“同时我也会尽力保证丢失孩童的安全,但同样我也需要你们的配合!”

“我们配合,大人,有什么需要您尽管说!”十多对夫妇齐声道。

“李乐、王月、刘琅、赵升、许新佑,这五个孩子的父母可在你们之中!”叶思言询问道。

“大人,我们就是李乐的父母!”第一对跪在叶思言面前的夫妇说道。

“大人,我们是王月的父母!”

“我们是刘琅的父母!”

“我们是赵升的父母!”

“我们是许新佑的父母!”

叶思言点了点头,随后道:“好,这五个孩子的父母留下,其他人就先回去吧,一定要相信我们官府,相信我!”

“是,大人!”其他人缓缓离去。

随后叶思言看向苏慕晴嘱咐道:“知道问什么吧?”

“知道,大人!”苏慕晴点头道。

“好,那便交给你,询问我与我汇合!”

“是,大人!”

苏慕晴带着这五个孩子的父母离开,叶思言则是继续去查探案发现场。

半刻钟后叶思言便来到了李乐的家,现场保护的很不错,叶思言进入仔细探查。

可他刚刚进入房间中,便闻到了一股细微的香味,叶思言喃喃道:“这是什么香味?”

叶思言没有再去纠结,开始查探现场,叶思言来到李乐的房间扫视一眼后喃喃道:“案卷上显示,李乐父母将李乐哄睡之后才离开的,并且房门和窗户都是紧闭的。”

“李乐父母离开时大概是亥时初的样子,而早上卯时中的时候李乐父母起来时便发现李乐不见。”

“并且当时的窗户是紧闭的,房屋的大门也没有撬开的迹象!”

“李乐房间里唯一突兀的就是水迹。”

叶思言走了一圈后,的确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走出房门,来到院落中,叶思言抬头看了一下屋顶,瓦片下面还有茅草,叶思言皱眉道:“难道是从屋顶上下来的?”

“不对,应该不可能,屋顶上有泥土和茅草,就算打扫的很干净,也不可能整个房间中一点痕迹都没有。”

“不会用这种复杂的方法!”

“房屋没有被撬过的痕迹,窗户也是紧闭没有被撬开的痕迹,那他是怎么进来将孩子给带走的呢?”

“那水迹又有什么意义呢?”

叶思言摇了摇头后,又前往剩下的四个家庭查看,结果都是一样的,与案卷上的描述一样,没有出入。

而这时,苏慕晴也来到了最后一个家庭,与叶思言汇合,见状,叶思言询问道:“如何?”

苏慕晴摇了摇头道:“他们非常确定自己夜晚没有起床过,也没有听到过任何声音。”

“我也问了他们起床后,身体有没有难受,或者头有没有很晕很痛,但他们五个家庭十个人分开问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叶思言颔首道:“怪不得这个案子层层上报,报到了刑部都没有查出来,此案很难查啊!”

“没有任何指向性的线索!”

“那黑胡子呢?他身上的血书?”苏慕晴询问道。

“你也说过,黑胡子的死因是体内脏器全部被震碎了,与天狱的李元和王晖差不多,痕迹显示也是自杀痕迹。”

“但黑胡子嘴里却发现了五毒蟾的毒,那便说明黑胡子的死有蹊跷,而他身上的血书便不可信!”叶思言回应道。

“我知道,我是想问你大人对黑胡子的死怎么理解!”苏慕晴点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的确,黑胡子的死太巧了,但现在也不好说,毕竟知晓我们开始查这个案子的人除了我们五人外,就只有陛下了!”叶思言凝声道。

“走吧,回去看看其他人收获如何!”

...

等叶思言和苏慕晴回到客栈时,天已经黑了,叶思言房间中,摆好了饭菜,叶思言与苏慕晴做好等着。

不一会,莫不知与云雪瑶便回来了,一刻钟后,元沧也回来了。

五人坐下,元沧坐在离门最近的地方,叶思言看向其他三人询问道:“先说说吧!”

“行,那我先说吧!”莫不知放下筷子道:“我今天与雪瑶一起去走访了海舟县,腿差点跑断了。”

“还不错,很有收获!”

“现在所有的海舟县百姓都认为掳走这些孩子的是海妖,听百姓的意思是,这些年海舟县发展的很好,却忘记了祭奠海妖。”

“因此惹怒了海妖,将这些孩子掳走警告海舟县的官员百姓!”

“海妖?说详细点!”叶思言皱眉道。

“是这样的,潼州的西面是海,所以呢潼州百姓几乎都是靠海为生。”

“而潼州呢有一条大河名为潼州河,这条潼州河的分支主支几乎贯穿了整个潼州所有的县城。”

“这也使得潼州的海河运输非常厉害。”

“从而呢整个潼州都有了这个海妖传说,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不知道了,但据说最起码要有五百多年了。”

“说是,海妖可以庇护所有的船只安全,风平浪静这些的。”

“不过,最惊讶的是,这条潼州河直通西面的海,而海舟县和余良县、南元县、光山县这四个县正是潼州河所有分支汇入潼州河的过点。”

“尤其是海舟县,海舟县是潼州河汇入西面的西潼海的唯一过点。”

“如此也意味着这四个县非常的发达,在海上运输行业。”

“这样说,都明白了吧!”

四人点了点头,叶思言怒道:“真是一派胡言,什么海妖传说,不知,明日去查出这个散播海妖传说的人!”

“已经让人去查了!”莫不知笑道。

叶思言点了点头,对于海舟县有莫不知的人,叶思言一点也不惊讶,很正常。

元沧见叶思言看向了自己,随即道:“我查出了黑胡子的住址,就在海舟县南面的海舟山上一个破洞中,那个山上没有住户,只有他一个人。”

“山下的住户倒是能够碰上黑胡子,但没有人搭理黑胡子,黑胡子也从不与他们打招呼,一直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并且我也去了黑胡子居住的山洞,没有发现第二个人的痕迹!”

“但我从那个山上带来一个好东西!”

说罢,元沧拿出一个笼子,从外面的缝隙中能看到是个活物,四人传递看了一眼,云雪瑶露出了嫌弃的神色道:“元沧,你怎么将蛤蟆带回来了!”

苏慕晴也看了一眼,惊讶道:“是五毒蟾!”

“没错,我发现在黑胡子居住的山洞附近,五毒蟾特别的多,我就抓回来一个!”元沧点头道。

“不对啊,海舟县的环境不适合五毒蟾生活,更别说大量繁殖了!”苏慕晴皱眉道。

随即苏慕晴看向叶思言道:“能不能帮我将这个五毒蟾切成两半?”

“你自己为何不切?”叶思言疑惑道。

“它太丑了,我下不去手!”苏慕晴嫌弃道。

叶思言顿时愣住,随即一手拔出元沧的刀,一手将笼子里的五毒蟾拍出在空中,一刀下去,在空中五毒蟾便成为了两半。

苏慕晴露出了笑容,将两半五毒蟾用筷子夹住,走向了自己房间。

而这时,元沧才反应过来叶思言用的是自己的刀,一脸嫌弃的接过来,使劲的擦了又擦!

大概一刻钟后,苏慕晴回来,看向叶思言道:“这五毒蟾不是这里的,应该是中州的!”

“因为五毒蟾的腹部里有白玉虫的尸体,白玉虫是五毒蟾最爱吃的食物,且白玉虫大云只有中州才能有,我可以确定!”

“如此说来,杀害黑胡子的是中州人,那为何要如此麻烦呢?”元沧询问道。

“为了陷害!”莫不知回应道。

叶思言看向莫不知点头道:“没错,为了陷害!”

“我想那个杀害黑胡子的人就是掳走这些孩子的人,他想用黑胡子将我们的视线全部引过去。”

“那他也太小看我们了吧,一个血书就能将我们骗过去了?”云雪瑶不屑道。

“那若是他也知道黑胡子背后关联的事情呢!”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