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鬼探监天司 > 第二卷:潼州孩童失踪案
第十六章 黑胡子死!
作者:天玉阁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21-08-05 11:58:48 全文阅读

事出紧急,不能耽误,李恬离开之后,元沧便立即找来两匹马和一辆马车,简单收拾一些衣物和干粮便上路了。

潼州与京城云安虽是相邻,但路途也极为遥远,就算一天一夜不休息一直赶路也需要十日时间,可见路途之遥远。

就这样一行五人没日没夜的赶路,一连七日都是如此,除了方便的时候下马,其他时候都在马上,可到了第七日的晚上,他们无奈只能休息一晚。

因为马要不行了,人可以不休息,但马不行啊,连续七天的赶路已经让马承受不住了,只能就地休息一晚。

一行五人在一片空地上,铺上毯子,升起火,休息一番,元沧则是去打水让马儿喝一些水。

将马儿安排好后,元沧与四人坐在一起,叶思言拿出案卷放在毯子上看向四人道:“你们先将案卷都看一下。”

一共五份案卷,四人交换了看,大概一刻钟后,五人将案卷全部放下,脸上的神色很不好。

云雪瑶更是愤怒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一个月内掳走了一百三十多名孩童,最小的五岁,最大的也才七岁,他这是要干什么!”

“案卷上说,丢失孩子的家庭至今没有受到威胁和勒索的消息,看来幕后之人并不是为了钱来的。”

“那就奇怪了,不为了钱,掳走这些孩子干什么?”莫不知冷静道。

“那会不会将这些孩子给卖了?”元沧一旁说道。

“有可能,毕竟勒索钱财有一定的危险,而将孩子卖掉则是会安全一些!”莫不知点头道。

叶思言看向了苏慕晴询问道:“慕晴,你有什么想法吗?”

“犯案必有动机,均离不开两个字,钱和情,情可以是爱情也可以是亲情又或者是兄弟情。”

“不过想要确定动机,还需要找到犯案的人,如此才好确定动机。”苏慕晴缓缓道。

“有道理,那诸位对这个掳走孩子的人可有什么想法?”叶思言继续询问道。

“案卷上记录,孩子被掳走的时间都是在夜晚,且父母均没有察觉,要么就是用了迷香或者其他让人没有意识的迷药,要么就是这个人的轻功非常了得,常人感应不到。”云雪瑶说道。

“如果向你这么说,那孩子呢?孩子被抱起来时不会惊醒吗?看到一个陌生人抱着自己会叫吧?”莫不知抛出疑问。

“如此那他定然会使用迷药或者其他手段让孩子昏迷,这样才能万无一失!”元沧补充道。

“还有就是每一家被掳走孩子的家庭都会有点滴的水渍,这会不会是一个大的线索?”苏慕晴疑惑道。

“有水渍就算是线索也太大了,根本查不出什么来!”莫不知摇头道。

“没错!”叶思言拿出一张地图继续道:“这是潼州的地图,大家看,潼州的西面就是海岸,有水的话很难查。”

“当然因为潼州的西面是整个大云最大的码头,我有一个疑问就是,如果孩子真的是被卖出去,那最安全的运输路线就是水路!”

“潼州目前各个出口都被封锁了,每个孩子的画像都有,想要从城内运出很难。”

“在来之前,我以监天令吩咐各州府尹注意各州陌生来人和暗市中孩童的交易。”

“大概等我们达到潼州便能获得信息。”

“如果被卖出去,起码没有生命危险,我们也好营救,最让我们无奈的是这些孩子还在潼州,且被藏起来了。”

“潼州很大,而且一大部分都是山林,想要藏起来真的很难找。”

“尤其是我们现在对这个人没有丝毫的线索。”

叶思言说完,其他四人沉默了,见状,叶思言出声道:“是不是觉得一头雾水,很难受!”

元沧还好,其他三人则是点了点头,这种无力感真的很不舒服,尤其是失踪的还是五六七岁的孩童。

“查案就是如此,抽丝剥茧,一点点的去查,去验证,如今一百多名孩童生死未卜,而我们身为他们唯一的依靠更不能泄气。”

“如果我们都泄气了,那还能有谁去帮他们呢?指望上天有眼,那人放了孩子吗?”

“还记得我一直说的那句话吗?”

“昭告天下之真相,还世间以明朗!”

“监天司以监天下为责,护天下为任,监护天下则为责任。”

“切记,任何犯案的行为均不可能十全十美,没有丝毫漏洞,就看我们能不能抓住这个漏洞,将这个人捉拿归案!”

四人齐齐看向叶思言,五人齐声道:“昭告天下之真相,还世间以明朗!”

说罢,四人脸色凝重的就地睡去,元沧守上半夜,下半夜叶思言守。

...

次日清晨,五人一早便开始赶路,还有三天的路程,一鼓作气赶到。

途中,叶思言与莫不知前方开路,叶思言看向莫不知询问道:“我们前往州主府是不是路过黑胡子的老巢?”

“没错,正好路过黑胡子的老巢,怎么?你怀疑这个案子与他有关吗?”莫不知问道。

“也许吧,就算此案与其无关,也走一趟吧,正好他的老巢九余郡的海舟县也是此案的发生地,海舟县有三十名孩童丢失。”叶思言凝声道。

“好,那便走一趟吧!”

两天后,叶思言一行五人来到了海舟县,刚刚来到便看到了一群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

五人全部下马,叶思言道:“走,去看看!”

五人一起来到人群中,元沧很壮实,第一个挤进去又出来,看向叶思言道:“大人,是他!”

“谁啊?”叶思言看着元沧凝重的脸色问道。

“黑胡子!死了!”

“什么?”叶思言连忙道:“元沧你去县衙亮出监天司的身份令牌,让其县令亲自带人过来。”

“是!”元沧正准备离去时,一位中年人便带着十多名侍卫前来,那些侍卫将百姓请走,而那中年人则是向叶思言拱手行礼道:“叶大人,为何不提前通知在下,好让下官及时迎接啊!”

来人正是海舟县县令海明!

叶思言看向海明凝声道:“海大人,事务缠身,连自己县内发生命案都没能及时过问,本官岂能劳烦你啊!”

“大人恕罪,下官也是刚刚得知!”海明连忙道。

“哼!将人带到县衙!”叶思言挥袖离去。

整个大云几乎没有人没听说过叶思言的名字,如今成为监天司司长更是闻名更甚。

但百姓和大云所有衙门所认识的叶思言可不一样,百姓认识的叶思言是温柔细腻,翩翩公子,令人喜爱的,毕竟叶思言还很年轻,只有十九岁。

可大云所有衙门知道的叶思言还有另一名,就是威严,说一不二,手段也是极为狠辣,当然对待的都是可以确定是凶手或者是犯人的,但就是死活不人的,这样的人都见识过叶思言的狠辣。

尤其是现在叶思言直属大云皇帝,京城中敢惹叶思言的都不多,更别说地方官员了,当然了,叶思言也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官。

...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了海舟县的县衙,元沧和苏慕晴一起去验黑胡子的尸体。

叶思言则是坐在县衙公堂首位看着战战兢兢的海明道:“坐下吧!”

“是,大人!”海明坐在左侧位,莫不知云雪瑶坐在右侧位。

“最近九日海舟县可再有孩童丢失?”叶思言询问道。

“回大人,最近九日未曾再有!”海明连忙起身拱手道。

又问了几个问题,苏慕晴和元沧回来了,见状,叶思言看向海明吩咐道:“你以我的令通知潼州府尹和失踪孩童的几个县的县令来到海舟县,限时一日内!”

“明白!”海明拱手道,随后看向身后一人吩咐道:“带各位大人去...”

叶思言直接打断道:“我们自己去县内找客栈休息即可!”

“是,大人!”

随后叶思言一行五人便离开了县衙,随便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五个房间后,五人来到一个房间,元沧将们关上,靠在门上。

叶思言看向苏慕晴道:“说吧!”

“黑胡子死于三日前,身上所有的特征都显示的是自杀,但我从其嘴里发现了一种特殊的毒。”

“此毒名为五毒蟾,是潼州山林最为常见的毒蟾,此毒可使人全身无力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无论多强的人都会任人摆布!”

“最关键的是,五毒蟾的毒很难被发现,一般的仵作都很难发现,我之所以能发现是因为我师父中过五毒蟾的毒,所以我便研究了五毒蟾,可以以中毒人血液与我的配制的药粉混合。”

“如此便可以验证是否中毒,验证后,黑胡子的确中了五毒蟾的毒。”苏慕晴回应道。

“那便显而易见了,是他杀的,自杀不可能这么麻烦!”莫不知凝声道。

这时,苏慕晴拿出一张血书递给叶思言,叶思言接过看了一眼后,语气冰冷道:“真是猖狂,真的以为用一个黑胡子来假装成畏罪自杀就能逃脱了吗?”

“真是异想天开!”

“不知,你与雪瑶去走访海舟县,看看百姓怎么说的!”

“慕晴与我去丢失孩童的家庭走访,元沧去查出黑胡子的住址,查查最近和什么人有来往!”

“我就真的不信他能来无影去无踪!”

“领命!”四人齐声道!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