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鬼探监天司 > 第一卷:诡异分尸案
第十章 疯子,旧案浮现!
作者:天玉阁  |  字数:2125  |  更新时间:2021-07-30 17:49:23 全文阅读

那名青年禀报完之后,叶思言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变化,就像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冷静的可怕。

思考了片刻后,叶思言看向青年问道:“有人看到李淮离开吗?”

“回大人,有人看到就是李淮带着李氏武馆一众人离开,并且里面还有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根据那人说,貌似这些人离开,没有隐藏,反而是大摇大摆的离开。”

“关键就是他们在离开后的第二天我们的人才去盯着的,因为怕打草惊蛇便没有进入,反而让他们给咱来了个空城计。”青年的语气流露出一丝微怒。

“无妨,你先回去吧,把咱们的人全部撤出,暗中待命!”叶思言摆手道。

“是,大人!”青年拱手道:“属下告辞!”

青年离开之后,叶思言看向元沧道:“元沧,你去刑部将那个王晖带到地下牢狱,你先审问一下,看他怎么说。”

“是,大人!”元沧领命离开。

元沧离开之后,叶思言坐在凳子上,目光看向门外,不知想些什么,一旁的苏慕晴和云雪瑶也坐在一旁不敢说话。

就这样一个时辰后,监天司一楼大厅的气氛已经降到了极致,就在这时,元沧上来了,苏慕晴和云雪瑶朝着元沧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搞得元沧顿时愣住了。

但元沧还是来到叶思言面前拱手道:“大人,那个王晖直接承认那五次分尸案都是他做的,从密谋到杀害都是他一个人。”

“五次?”叶思言看向元沧问道。

“对,五次!”

“有问他前三次是如何在四个时辰将三个距离隔着如此之远的距离人杀害并分尸的?”

“问了,王晖说是轻功,前三个人的距离隔着的确非常的远,以我的轻功想要四个时辰做到杀三个人分尸并摆放好,也做不到。”

“但那个王晖的轻功的确可以!”元沧语气很坚定。

“哦?为何如此确定?”叶思言惊讶道,他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元沧自己承认自己的轻功比他人弱,要知道元沧的轻功已经非常强了,在整个大云皇朝最起码也是第三位的样子。

“因为疯子!”元沧语气惊骇道。

“疯子!”叶思言猛地起身道:“王晖的师父是疯子?”

“没错,我看到王晖的左手臂上红色血手印,正是疯子的标志!”元沧压制住内心的惊讶确定道。

“我去看看!”

随后叶思言和元沧在苏慕晴和云雪瑶疑惑的目光下再次进入地下牢狱,大概一刻钟后,叶思言与元沧上来,叶思言深吸一口气道:“还真的是他,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他的线索了。”

“我需要进宫面圣,在我离开期间,如果有个手持折扇的青年来找我,元沧你们三个招待一番。”

“是,大人!”元沧三人拱手道。

叶思言离开后,苏慕晴和云雪瑶来到元沧身前询问道:“这个疯子是谁啊?”

“疯子牵扯的事情涉及到大人的身世和一些机密,还是等大人回来亲自告诉你们吧!”元沧摇了摇头道。

苏慕晴、云雪瑶两人并没有因此生气,反而两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震惊,难道叶思言还有什么不可说的背景吗?

...

此时的叶思言已经来到了宫中,因为监天司直属大云皇帝,所以叶思言身为监天司司长可不用禀报,直接面圣。

顺着上次进宫的路,叶思言来到了乾心殿,门外拱手道:“陛下,臣有事请奏!”

“进来吧!”乾心殿内云漠的声音响起道。

“谢陛下!”叶思言再次拱手行礼,随后推门进入。

将门关上后,便听到云漠的声音响起道:“以后来见朕,直接进来即可!”

“是,陛下!”叶思言拱手道。

“好了,这些俗礼就免了,此次来见朕有何事?”云漠看向叶思言询问道。

“回陛下,疯子出现了!”叶思言直视云漠缓缓道,若是让其他大臣看到叶思言如此不敬,估计要喊着砍掉叶思言的头了。

“疯子,哪个疯子?”云漠没有理会叶思言的无礼。

“陛下,十五年前,上上任刑部尚书叶延惨死案以及刑部尚书府叶家屠杀案唯一一个线索,武疯子王民安出现了。”

“准确来说是他的徒弟出现了,血手印出现了!”叶思言神色淡然道。

云漠深吸一口气,看向叶思言语气莫名道:“什么时候知道的?”

“知道很长时间了,养父叶晖生前对我的态度就很恭敬,养父去世前告诉我是陛下将我留在养父家中,其他的便没有说什么。”

“后来臣入官刑部,接触的线索就多了,而我也知晓我的父亲就是叶延,因为他的字迹和我的太像了。”

“并且我每日都在做梦,都是一个相同的梦,我父亲被人杀害的梦!”

“后来我因查案走访各地,线索越来越多,我就更加确定我就是叶延的儿子。”

“更重要的是,我查到了武疯子当年与我父亲关系密切,当时我父亲一行人全部惨死,唯独武疯子活着,他是唯一的线索了。”

“唉,没想到你居然自己察觉出了,不愧是叶兄的儿子,真是聪明,也足够细心。”云漠来到叶思言面前。

“那你今日来见朕是为何?”云漠询问道。

“臣想请陛下允许臣暗中查父亲和叶家一案,父亲的遇害和叶家数百条人命,臣一日不查清,便不安一日!”叶思言跪下道。

云漠将其扶起眼神莫名道:“为何是暗中呢?”

“陛下,父亲身为刑部尚书,不可能轻易遇害,更不可能不意识到叶家会因为自己受牵连,所以他一定有手段防备着。”

“可最后的结果是这些手段都没用,最后父亲遇害,叶家被屠杀,臣猜测有人出卖了父亲。”

“而且此人与父亲关系密切,手眼通天,那他就只能是宫中之人,贸然查此案,我想我可能也活不长了。”叶思言逻辑非常的清晰。

“好小子,可以,看来朕还是低估你了,本来是想让你完成这个案子再把这个案子交给你,没想到你出乎了朕的意料。”

“既然如此,那朕还有一个案子交给你,可敢接?”云漠盯着叶思言的双眼缓缓道。

“臣义不容辞!”叶思言拱手道。

“先听听这个再说这句话!”

“朕要你查先皇驾崩一案!”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