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捕 > 正文
第1章遮蔽天机
作者:月昇阳  |  字数:2932  |  更新时间:2021-07-20 15:50:38 全文阅读

广袤无垠的星空,星星尤如海滩上的砂粒,每一颗砂粒就是一颗星星,是一块大陆,亦称星陆,或者,是一处自生自养的大世界。

每一座星陆,有烈阳、明月,主宰着大世界的一切,简称天道。

当某一星陆的天道有了想法,并能引动其它星陆的天道共鸣?就会汇聚成天道意志,其威,慑服万物生灵,其力,堪称毁天灭地。

一个新宇宙的诞生,将弥封一个星庭,由它代表天道意志,管理整个宇宙的一切,星庭的谕令代表天道,是天道意志。

虚月宇宙,是星空最年轻的宇宙之一,诞生不到三百年。

虚月宗执掌虚月星庭,其老祖水悦逸是星帝,虚月仙子是神皇。

族人,虚月宗的族人,被策封神族,充任星庭、神殿的职差。

虚月宇宙的核心?是画仙大陆,是十星级的大陆。

因星庭、神殿诞生于画仙大陆,它才成为虚月宇宙的核心。

神族,居住于神界,并维持星庭、神殿正常运转。

任何一个道门,均有自己的老宅,是掌家老祖、或嫡支居住的区域,不过,虚月宗的老营?不是居住地,而是,年幼族人启蒙的地方。

神族,任何年满六周岁的孩童,必须离开父母,只身进老营认字、习武,并进行修行的启蒙,最重要的?有一半的时间,接受军训!

神族的孩童,进了老营混日子、并达到十五周岁时,就自由了。

届时,少男、少女可以回家啃老,弥补童年的遗憾。

如有上进心?去参加公职,经考核合格后,手捧金饭碗。

当然,少年亦可自主选择,自由自在地混星空!

总之,虚月宗里,年满十五岁的成年人自主未来。

老营,有特殊的区域,也有异类的存在。

孺艮人,曾是海族的孺艮人,孩童出生?第二日,必进老营!

老营有数不清的禁地,是培训精英的地方,黑风营就是一处!

黑风营是星空劲旅,不败的象征。

真正不败的?是黑风营的战技!死士技!

黑风营下辖使刀的锋营、玩枪的锐营、打拳的霸营,还有特训辅助技的点营,划出刀痕、舞出枪花、打出拳影,就算过关。

点营,很特殊,既是辅助技,又是玩命的搏命技,鲜少有人修习。

水梦天是孺艮一支,自诞生时,就被人抱来老营。

修习的课目?有世间百态,此是生存技;千面人生,是孺艮族最难修行的武技;还有,是黑风营的战技,他是唯一修完四科目的人。

混黑风营?只要一项合格,就会被赋与战士的称号。

但是,黑风营的最高荣誉,是黑风战士,是将四门绝活修全了。

十五年的辛勤,十五年的付出,水梦天终于成为黑风战士!

山涧小路上,身轻如燕的少年贴着地面,疾速纵跃、飘行。

乌云般的长发飘逸,眉清目秀,心情非常畅快、轻松。

水梦天哼着小曲,赶紧地,回家!

家?是一个城镇的缩影,是一个典型的凡民城池。

可是,当路过一个铺子,水梦天一滞,被人拦住去路。

“仙子姐姐,天天堵我有意思么?”少年无奈,更多的,是戒惧!

漂亮的仙子姐姐?不是凡人,而是神王,司命神王,第一神王!

审算,司命神王,掌命理、运道。

第一神王?可不是吹的,除了职差、本份,审算还精擅衍术。

真是要命的衍术,除了还原过去,还能映影未来。

老营的人,没有谁不惧司命神王!

你想想,哪怕是圣人、哲人,都有不愿与人“分享”的隐私,更甭提什么有损颜面、声望的糗事,唉,甚至,是恶事、伤心事!

仙子姐姐的眼里,神芒浮现,又溃散!

神王,司命神王,仍是看不到少年的过往、未来!

言归正传,少年,自从来到老营的第二天,审算就亲自坐镇八卦堂,只要见少年出门,必堵住去路!哪怕是襁褓里的小人儿,也要堵!

审算很疲惫,到明天,整整十五年,少年结业,要离开老营。

“小天,我提醒你,假如你混道场,则万事皆休!”

“不过,你若想任职星庭,再想混现世,可要考虑好了!”

“星庭的职差,是天道鉴,缺了什么?肯定是梦一场!”

“老营有一万坊、五百堂,记住,八卦堂的认可,是天道鉴的必过门槛,过了今日,我就要走了,你的履历有缺,真不需我帮忙?”

少年,水梦天僵住,不是忘了,而是怕过此关!

司命大人说得对,如果没有八卦堂的认可,履历不完整的话,就过不了星庭的天道鉴,甭想获得星庭的认可,更不可能混进星庭。

垂头丧气,水梦天跟在审算的后面,进了八卦堂。

“哈哈,你逃无可逃,终于被逮住了!”幸灾乐祸的声音。

是八卦鹦鹉,小斑鸠送了易行一百对八卦鹦鹉,值守八卦堂。

一百对鹦鹉,身上背着八卦的鹦鹉,眼睛盯着水梦天。

审算与水梦天对坐,盯着对方的眼睛,神芒聚了,又散。

“算了,都看了十五年了,还是把鉴定做了吧!”

十对八卦鹦鹉,勾住一只大大的圆盘,稳稳地放置桌上。

此是天道鉴!能预知莫测事的天道鉴!是一百签的天道鉴!

水梦天松了一口气,悬起的心,放下了。

想了想,伸出左手捏住一枚竹签,恭敬递给审算。

恍惚,审算眼睛看不清,近百字的签词、解语,只剩下“捕”!

天空隐隐传来雷声,审算心有感应,忙不迭放回竹签。

安静了,审算不再尝试推衍水梦天的过往、未来!

翻看着鉴审表,审算失笑,其实,水梦天满十二岁的时候,就圆满完成了所有的训练课目,只留下八卦堂的鉴定,没有做。

“水梦天,来历,无考!未来,无建议!”

审算摇头,原来如此!

是星帝、神皇联手,遮蔽了水梦天的一切!

“小天,正事办完了,能谈谈吗?”

水梦天缩了缩头,但是,不敢拒绝!

值守的侍女送来仙茶,审算叹气,悠悠道:

“十五年前,某一刻,天机紊乱,因果纷扰,有人牵动了大因果,会扰乱天道的运行!我是司命,不得不察!此是本分!”

“然而,缘起梦之陆,止于老营,又销声匿迹!”

水梦天低头,更不会搭话,我是神族,却不是司命神王的麾下,没有责任、更没有义务为你解惑,而且,你也熬不住了。

审算,是真身来此坐镇,十五年不算长,但是,她失了耐心。

自嘲地摇了摇头,审算自言自语:

“水娘子,坐镇源陆的水娘子,竟辞了太上虚月仙王,从源陆赶到梦之陆,抱着你入主老营,仅仅是水娘子,就引动天大的因果!”

“我很好奇,太上仙王带过两个后辈,一是星帝悦哥儿,不过,悦哥儿一直打拼,与太上仙王相处的时间并不长,是聚少离多!”

“我真不明白,水娘子是孺艮人的老祖,对小辈很少上心!小天,你是水娘子带大,一天没有离开身边,你是谁?”

你猜!水梦天喝茶,并不搭话!

感慨半天,审算突然笑了,恍如百花盛放,水梦天的头晕!

“咯咯咯,十五年蹲守,并非一无所获!”

“老营的训练课目,你虽是不偏不倚地完成,但是,你偏好荒系的百态,更是修习了冷僻的千面人生,我常琢磨,是训练卧底?”

“直到今天,我才把握住一丝命理的轨迹,你想做合格的捕头!”

水梦天暗笑,天道签出现了“捕”,不算你的本事。

审算放下心结,思绪活跃许多:

“小天,想混捕头?我给你一个建议,起始地点,是同山县!”

“此事,与水幻幻无关!同山县虽是水幻幻的发迹地,但是,那里龙蛇混杂,地盘阔大,县城堪比王城,约有百万里的规模!”

水梦天错愕,很显然,司命大人并非无的放矢,而是看到了蛛丝马迹,起始地,就是仙玄大陆的同山县,是魔帝国治下的同山县!

因水幻幻的缘故,同山县不再是偏僻县城,而是晨风星域的名胜!

不过,仙玄大陆不是繁华的星际大都,同山县更非军事重镇,混迹其间的道门?只安排一般的门人应景,很适合新人起步!

审算解了心结,内心很轻松,起身飘然而去。

水梦天如蒙大赦,急急如风,匆匆离去。

八卦堂,只留下发呆的八卦鹦鹉。

老营,混迹老营的少年、童子,没有谁不被八卦鹦鹉窥视,没有谁不留下案底,呃,错了,是秘档,是审算大人批定命理的秘档!

唯有水梦天,一百对八卦鹦鹉,是逮不住其行踪,便是审算大人,也看不见过往、未来,更无法为其定命理、观运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