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盖世主宰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殷骄发懵
作者:抱走的鹅  |  字数:2069  |  更新时间:2022-08-10 21:10:12 全文阅读

一句话,令人毛骨悚然。

并不是说,声音有多么恐怖,依旧是凌傲的声音,只是此时它身上的那股气息,夹杂在声音里,能让人明确清晰的感觉到,此时此刻,凌傲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黑龙。

怔愣了一下,殷骄随即继续行刑,管你是谁,只要还是黑龙躯体,便就不会停下。

“哎呀呀,还真是一点都不带留情。”

“凌傲”感受着钻心的痛,此时剥鳞已经结束,接着是剥皮,苦楚比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对它来说,好像都不算什么,一如地保持着平静,不过随着黑色的龙皮脱离身体,蓦地飘荡出血雾,这一幕,似是正常,却又不似那么正常。

“嗤!”

血雾直接笼罩龙躯,没了皮囊的包裹,即便是雄傲神气的龙,也显得丑陋至极,莫名生惧。

被笼罩后,整个显得似是陷入雾霭之中,又显得神秘了。

也就在这同一时刻,殷骄诧异发现,它的力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碍,无法延展丝毫,刑法直接被迫中断。

“怎么回事?”

殷骄喃喃,龙瞳中眸光深邃的,望着那一团红色,它甚至都能感应到内部情况,那庞大的形体,正在缩小。

“嗯?”

苏宸凝了凝眸,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凌傲”正在经历什么。

此时才化形,不会太晚了?

不过他感觉,这不仅仅是化形那么简单,还有股能量在隐隐在收缩凝聚之中。

“嗡…”

不多时,一股晦涩的力量涌现,由内自外爆发,带动的血气,就犹如滔滔洪流一般,滚动虚空时发出的轰鸣之音,似是在彰显其可怖的力量。

殷骄猛的察觉,第一时间运转力量,稳固禁锢。

下一刻,滔滔的血色漩涡猛的爆发,其威其声骇人,顷刻间变做怒海狂涛,猛烈冲击着禁锢的力量。

这一幕,让殷骄不由得皱起了眉,元婴修为,爆发起来,却让渡劫修为的力量一阵颤抖,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了。

不过,元婴的力量终究有限,血色漩涡的冲击自然不会持续太久。

果然,莫约半个时辰后,漩涡便开始逐渐减弱了,同时也露出“凌傲”此时的真身。

就见此刻的“凌傲”,脸色苍白,混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腰腹位置,一个二指宽的伤口贯穿前后。

浑身气息消耗殆尽,微弱至极,整个人陷入极度空虚,仿佛风吹就能将其吹倒一般。

它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但在它的脸上,却能看到溢于言表的喜色。

“哼!”

见到这一幕,殷骄忽的发出一声冷哼,鼻中喷出一道吐息。

变作人形了又如何?仍然不会耽误行刑!

可随即,它那双硕大的龙瞳中,掠过惊疑和不解,因为它发现,自己无法锁定它!

“很意外?”

“凌傲”抬眸,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虽是一副虚弱模样,却给人感觉,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你是怎么做到的?”

殷骄沉声问,这一变故,极大程度的出乎了它的意料,专为行刑施展的锁龙术,竟无法锁住龙的身形!

“我为何要告诉你。”

“凌傲”恶趣味的说着,你就自己慢慢猜去吧!

说完,它抬高视线,落在殷骄头上站立的苏宸,微眯眼眸,片刻后带着深意说道:“苏枪皇,我就知道是你。”

说着,它指了指腰腹上的伤口,“这讨人厌的枪意,除了你,我想不出还能有谁。”

龙头上,苏宸凝眸注视,听这语气,对方竟将自己给认出来了。

很显然,这“鸠占鹊巢”的家伙,极有可能是同与自己一个时期的存在。

“你是谁?”

他发声问。

“凌傲”眼里,失望之色浮现,又似是有些失落的道:“真是扎心呐,还以为你能认出我来,千载的伏杀,对你而言,只不过是无尽道途中,不值得扬道的寻常一栗么?”

苏宸听这么一说,一段尘封的记忆,顿时犹如潮水般席卷上头,一个熟悉却又悠久远去了的名字,脱口而出。

“邪帝?”

“你是邪帝!?”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一个早就该死的人,如今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眼前。

见苏宸认出自己,“凌傲”咧嘴嘿嘿一笑,“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

但回应它的,就只有苏宸的冷漠,“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你出现,就是为了让我再杀你一次?”

说起邪帝和苏宸之间的恩怨,就要追溯到元年之前,那时两人都已经是屹立于天外天的志强者,各负盛名。

当然,盛名是两个极端。

苏宸作为枪皇,庇佑一方,受世人修仙者敬仰。

而邪帝,如他的名号一样,为祸一方,受世间修仙者唾弃,以及唯恐避之不及。

想起来之后,苏宸便想到,血祭生灵,不就是邪帝的修炼秘法吗!

当年,邪帝为了修炼,欲将一城修仙者化作血食,以供自己修炼。

但好巧不巧,那座城,与枪皇苏玄殷,也就是苏宸有渊源,受他的庇佑。

两人恩怨便就此结下,在那之后,苏宸对邪帝展开了长达千年的追杀,伏击。

最终,邪帝死于苏宸枪下。

一切如此发展,却又并非如此发展。

邪帝死了,但他又活了。

在他所会的术法中,就有这样一种,而黑龙凌傲,便使用过。

“故人再见,这是多么令人感动涕零的幸事,过去的恩怨,难道不应该随着我那一次,死于你枪下,而化作尘埃飞散吗?”

邪帝表现得非常平静,虽是虚弱笼罩全身,但它却是一副和老朋友再见叙旧的样子。

苏宸没有再言语,而是身姿挺立,如同一杆长枪,锋锐枪意破体而出。

其意已经非常明显,哪怕时隔无数年之后,即便是同处一个时期的存在,依然只有一个选择!

看到这一幕,邪帝神色并不意外,只是轻叹一声,“哎,好好的故人相见,却变成这般样子,可惜,可叹呐!”

而殷骄,自始至终都表现得很安静,或者说,它很懵,同时也很震撼。

这突如其来的震撼,震得它头脑发懵。

直到此刻,它脑海里,都还盘旋着一个念头。

“他…真的是枪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