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梦境魔术师 > 正文
第14章 嘘,人偶不会说话(1)
作者:爱撒娇的胖橘  |  字数:2641  |  更新时间:2021-07-22 13:01:43 全文阅读

……

“在黑夜里,如果你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那么,你赶紧溜走,不要回头……”

“……那很有可能,是游荡的怨魂,正在窥探你的肉身。”

……

是夜,很静的夜,天空中不见月和星光,四周也寂静得只听得见脚步声。

荣骆翔顺利进入了小女孩的梦境,他现身的地方是在一处树林之中。

目光所及之处,是暗度不一的树影,树影在不断地变幻,一闪一闪,如同呼吸。周围的树木隔得很远,枝丫无风自动,招摇着,却不发出声音。荣骆翔迈步在这林间,耳畔传来的只有自己轻微的脚步声。

这是完全安静的环境。

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这种环境很容易引起心理上的极大不适感。

荣骆翔沉住心神,忍着不适,坚持着在黑暗中行进。忽在他的手背处,那枚红色的符文散发出微弱的光,红光逐渐散开,照亮了前方的路,同时伴随着一抹温和流淌进了他的心里,安抚了他的情绪。

翔哥一时间没有那么害怕了,他的脑子里开始恢复了正常的思考。

他继续向前走,整座森林只有一条路。

踩着凹凸不平的地面,荣骆翔不禁眉头微皱。

刚才他还没有仔细感受,此刻,他才发现,自己所踩的地面有些不对劲,透过手背的红光,他能模糊地看到地面。

地面反射着红光,是白色的。

可以看到,那踩上去就会发出轻微碎裂声音的小路,铺的却不是石子,而是白色的骨骼,这些骨骼并非人类,而是兽类,有鸡,有狗,有猪……令人恶心的是,很多骨骼不完全是骨头,上面还带有少许肉,里面则有蛆虫爬进爬出,很多地方渗出血液,踩上去湿淋淋的,稍有不慎便会滑倒。

翔哥努力控制身形,让自己不被绊倒。

若是倒在这种腐肉里,即使是没有洁癖的人,都会产生一种精神上的折磨。

奇怪的是,明明是由腐肉铺成的路,却没有传出任何异味。

“像是幻觉,可是这触感很真实,还是说这是一种想象或者掩饰?”荣骆翔在心中分析道。

若结合“梦中所见为现实的缩影”这句话,如此一想……

这或者是,某种象征?

翔哥摇摇头,继续前进。

绕过一片黑色的树影,在他的前方,昏暗里,有一栋建筑亮着惨白的灯光,突兀地存在于树林的空地处。如此鲜明的对比,荣骆翔很轻松就分辨得出,那是一栋标准零零年代的教学楼。

“整个树林都是一样的环境,只有这么一栋教学楼灯火通明,很明显,这个梦境的主要场所便是这个教学楼。”荣骆翔望着这栋教学楼,在心中自言自语道。

“只是……”

惨白的光线,昏暗的墙壁,像荆棘一样围了一圈圈的栅栏,还有这宛如墓地一样的环境衬托,怎么看,此处都非善地。

再联系起腐肉白骨组成的路……

“有点渗得慌啊。”

荣骆翔的脸颊不禁抖了抖,幸好在小魅魔的帮助下,让他的心境恢复了不少,胆量也大了许多,对这个梦境不像一开始那么抵触了。

想要破梦,翔哥还是得硬着头皮走过去才行。

他沉下心神,继续迈开了脚步。

这教学楼的栅栏包围得很严实,里里外外绕了好几层,一圈接着一圈,宛如囚笼。

翔哥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处缺口钻进去。

现在的学校里,已经是没有人了。教学楼上的阴影处印着这个学校的校徽,那是一个类似奥运五环的标志,在校徽下方,则是这个学校的名称,叫做“顺宁第二中学”。

“这个五环,是奥运学校吗?”在这寂寞得令人发毛的气氛里,荣骆翔开阔思维,用别的想法来使自己的精神放松一些。

他走近,渐渐看清了这栋教学楼的样貌。这学校的确很残破,它墙壁上有些粉刷都掉了,看上去年代久远,像是被人废弃了许久。

“这个学校可真有够穷酸的。”

而且,它只有这一栋教学楼,并没有操场食堂什么的。

这是一个噩梦的梦境。它也很符合噩梦的标准,处处都透着一股宁静而诡异的气氛。

“那么,我该怎么去破除这个梦境呢?”翔哥来到校门外面,摸着下巴,思考道。

既然这是在梦境里,那么能出现这种废弃学校的教学楼就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就是这里是造梦者的一部分记忆,其二就是这是造梦者臆想或者丑化了一栋教学楼。

所以,这教学楼的残破,其实有一定的几率代表了做梦者内心的残破,即做梦者心理的扭曲。

先前入梦的时候,荣骆翔看到了桌子下的那破破烂烂的布偶,倘若那个布偶作为噩梦境的来源,肯定会出现在梦中。

“这样一想,现在破梦的线索是布偶和眼前的教学楼,是要我在这学校里面寻找那个布偶吗?还是其他的什么?”翔哥斟酌道。

既然没有其他思路,可以暂时按照这个思路去想。

反正,不管怎么样,若要破除梦境,那肯定是要走进这座学校里的。

翔哥迎着苍白的光,一步一步走向教学楼。四周安静得出奇,只有风吹动树叶的场景,并无树叶摇动时沙沙的声音。

如果现实里有这么个地方,荣骆翔绝对是打死都不会来的。

他实在被这恐怖的气氛搞得有些难受,即使有小魅魔的帮助,降低了恐惧效果,但翔哥还是浑身难受。

“呼……”

这货深吸了一口气,瞟了一眼那学校的五环校徽,一时间灵感乍现。在这黑天化日之下,为了化解心中恐惧的气氛,我们翔哥决定高歌一曲。

“啊~~~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啊~~~啊~~~,五环,你比六环少一环。终于有一天,你会修到七环,修到七环怎么办?你比五环多两环。”

此为精神胜利法,别说还是挺有用的。

逗比的旋律一出,萦绕在耳间,任你再寂静无声,荣骆翔的心境顿时也变得喜感了起来。心情缓和了不少,再看着周围的树影,翔哥努力地把它们想象成一个个“滑稽表情”。

荣骆翔没有着急进入教学楼,而是围绕着它转了一圈,寻找了好一会儿,可惜没有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果然,还是得进这座教学楼吗?”

这个英勇的男人抬头,犹豫再三,终是下定决心,踏入了这所学校的大门。

进入大门,来到走廊,这里惨白的灯光忽明忽灭,一看就很阴森诡异。那灯光学着小星星一闪一闪的,不断刺激着人的视线,荣骆翔总有一种错觉,自己会在某一次闪烁之后,在走廊里面看到一个黑影。

好吧,又是自己胡思乱想了。

荣骆翔鼓起勇气,从第一层走廊开始穿行。

不知为何,自从走进这栋教学楼,翔哥就一直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可一回头,却空无一人。

随着他的深入,那种心里发毛的感觉,越来越严重。

“真不知道,那么小一个姑娘怎么会做出这么可怕的噩梦。”

很快,翔哥来到了走廊的尽头,那里是上二楼的楼梯。

他咽了一口唾沫,迈步走上了楼梯。

……

很普通的阶梯,翔哥却走的很慢。

一阶,两阶,三阶……七阶,八阶……

他一边走上阶梯,一边数着阶梯的数量。因为翔哥想起一个恐怖的传说:在一栋旧的教学楼里,里面的楼梯白天只有十二阶梯,可一到晚上就会变成十三阶梯,若是有人爬楼梯时挨着数,当他数到第十三阶梯,楼梯就会溢出血迹,那人也会被拉入一个染血的房间,再也出不来。

九阶,十阶……

“哥哥,哥哥……”

嗯,出现幻听了吗?

“哥哥,哥哥……”忽然,声音靠近了,也清晰了许多。

“哥哥,你在做什么呀?”

在荣骆翔的身后,传来这样的问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