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墟城暗杀 > 正文
019.弩末
作者:苟延  |  字数:2437  |  更新时间:2021-07-30 01:39:55 全文阅读

林岸亭撒开的一张铺天巨网形同虚设,三十位警员被叶穿剩下的杀手精英全歼,纷纷坠落大厦楼下,叶穿以外还剩十九名杀手与都越江还有剩下的七名名保镖混战,而林岸亭早已见势不妙偷偷撤离现场,腿部被叶穿开枪打了一个血孔,流血不止。

林岸亭紧急呼救,要求警署立即增援,于是警署那边登时派出三架直升飞机前来增援,直升机上架着机枪,对着二十一层的玻璃门疯狂射击。

弹尽,都越江与叶穿等人正用武器搏杀,忽然一梭子子弹扫穿玻璃门,碎片哗啦啦一堆一堆散落而下,都越江见事不好带领七名保镖赶紧撤离现场,排在最后的一名保镖被叶穿的杀手一刀飞倒在地。

叶穿等人趴在地上躲避扫射而来的机枪弹,也追着都越江保镖们的身后下了楼去,电梯到了一层,叶穿带领残余杀手冲杀出人群,砍死击伤者无数,场面触目惊心:缺肢断头者比比皆是,还有被慌乱人群踩踏致死伤者哀嚎惨叫一片。

都越江的保镖团队又被叶穿的残余杀手挥刀砍倒三名,而残余杀手中也被都越江用飞钉反击干掉三个。

叶穿带领十六名幸存者逃到十字路口,迅速跳上三辆汽车的顶上离开现场。

都越江身后跟着三名保镖,血污满身,他亲自揪着林岸亭的领子,一拳一拳地打,“你害的我们全军覆没,你为什么不去死啊?”

林岸亭惊恐万状,伏地求饶,“都哥我错了,我没想到他们这么厉害,我以为都哥能对付得了他们。”

“你这个败类,带了一群乌合之众,差点害死老子!要不要请示一下孟老,让他通知警署撤了你这个局长?”都越江擦了擦身上的伤口,和满脸的汗水与血渍,将林岸亭一脚踹开。

林岸亭连忙一瘸一拐地躺上救护车,“警察过来洗地了,咱们走!”都越江也带领三名幸存保镖撤离现场。

叶穿捂着血汩汩的右臂,与十六名杀手劫持了三辆车将车主扔下马路,躲避后面六辆警车的追踪,赶往神府区边界的暗中接应处。

第二天清晨,新闻报纸各大头条都是“赌玩大厦警匪大战”、“赌玩大厦恶性凶杀案”、“大厦老总蓝月居谋杀案”等霸栏。

“叶穿”这个名字一跃成为能够与路星刀相媲美的杀手名号,张幕出于对他实力的足够信任才派遣他来完成这次任务,但很显然,黑幕杀手团几乎差点团灭,这是令张幕很不满意的结果。

“你能活着回来,很好,能活着就是英雄!”张幕拍着叶穿的胳膊,触碰伤处让叶穿一阵剧痛颤抖。

“伤的很厉害?”张幕关切地问,叶穿摆手说无碍。

“你虽然折损了我很多人力,他们是我精心挑选培养出来的精英,我虽然有点心疼,但是你不是还给我留了十六名吗?再说,你将包围的警察全歼,都越江都差点死在你手里,这也不算一无所获。”张幕沏茶准备与叶穿对饮。

“我很惭愧!这次不是受了连济泉的累赘,我们不会如此惨败!”叶穿满腹怒气,张幕搁下了茶杯。

“连济泉他如何泄露了我给予他的联络号码?”张幕发问。

“我也不知道,是我派去一个杀左琴斓的手下弟兄告诉我的。说我之前联络的人并不是连济泉本人,而是都越江他们。”叶穿顿了顿饮口茶,“他说连济泉已经泄露了号码,并且被都越江知晓,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要我们迅速撤离。可惜为时已晚,两边计划是几乎同时进行的,我们已经带领人一层一层搜寻到了二十一层,这才发现都越江早已埋伏好人手正等我们送上门来。”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号码泄露出去,被都越江交给了警署,然后他们的侦查小组模仿成连济泉声音骗了你,然后你们还以为是连济泉在与你们联系,故而造成这次计划失败。”张幕的思路清晰,似乎整个事件来龙去脉一手掌握。

“这个左琴斓真是个害群之马!日后一定要解决这个女人,留着比都越江更加危险!”叶穿劝张幕尽快除掉这个女人。

“不不,现在他们应该早已严加防范了,我们再去,只会中了圈套。咱们这次与连济泉的计划是杀了都越江与左琴斓,但很显然左琴斓事先提高警惕,让我们的人去蓝月居扑了一个空。”张幕举起茶杯,“我现在很乱,很多事情需要理清思绪,不能意气用事,这次失误,我要好好检讨自己。”

“那你休息吧,老板再见!”叶穿起身离开,张幕起身在两名随从的掩护下退回地下密室。

海龙区鬼雾山中的农庄,路星刀躺着一张大床上,燕沙泷陪着他看着电影,旁边叠满了一层层的康师傅酱香牛肉面桶,一顶吊扇在房子上中间转动。

“老姐姐,我就断了根手指,怎么弄得跟残废了一样?”路星刀嘲弄自己一番。

“你以为是断了一根头发吗?你的手指现在应该都被蛆吃完了!”燕沙泷睁大眼睛,把路星刀吓得掩面回避。

“你为什么不让我试试为你接指?你现在后悔了吗?”燕沙泷摆手,“后悔也晚了!过了这么久了,早已经来不及了。”

“虽然断了的手指长不出来,但我还是想给你安装一根义肢!”

“什么义肢?”

“新的小拇指。”燕沙泷用一片纸卷在小拇指上,绕一圈后形成一个小纸筒比划给路星刀看。

“挺好,但是义肢不能跟纸一样,不然一泡水就湿烂了。”路星刀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做工方面,肯定会精细,力求以假乱真。”燕沙泷张开手掌,模仿着路星刀弹刀片的动作,逗得路星刀一阵一阵的狂笑。

海龙区的电视台已经各个栏目播放了好几天的珊海县民区灭门惨案,路星刀得意洋洋地欣赏自己的“杰作”,有时候也默默地闭眼长叹,神情落寞。

电视播放新闻中的镜头中,推门而入那一瞬间的惊悚场景,让路星刀接连好几天凌晨从噩梦中惊醒,燕沙泷见状只好陪他说话,让他稳定心神。

“能告诉我你做了什么梦吗?”燕沙泷关切地说道。“我梦见羊女峰只剩一颗头颅,仍然朝我飞过来,要咬我的手,要啃食我的肉!”

“你在说鬼片吗?阴魂不散一样!听得我头皮有点发麻。”燕沙泷挠了一圈头发,将指甲抠了下眼角,“这流出来血,变成女鬼,你害怕吗?”她顺着做了一个鬼脸,龇牙咧嘴。

“不怕。”路星刀呵呵一笑。

“为什么?”燕沙泷追问。

“你就算变成鬼,出现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害怕,因为你不会害我。”路星刀左手贴在燕沙泷的手掌上,燕沙泷垂头将额头抵在路星刀额上然后起身离开床前。

张幕用临时号码给燕沙泷发了一条信息,询问路星刀的近况。燕沙泷诓骗他,正在筹划暗杀孟萝中。

而路星刀却还在沉睡之中,燕沙泷虽然很舍不得离开,但暗杀孟萝的计划已经不能再拖了,于是她决定将路星刀安顿妥当,亲自去刺杀孟萝,完成路星刀暂时无法完成的任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