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墟城暗杀 > 正文
018.火烧蓝月居
作者:苟延  |  字数:3688  |  更新时间:2021-07-30 12:57:32 全文阅读

左琴斓认为害死连济源的人就是连济泉,相比之下,她更愿意相信都越江,凭着敏锐的直觉,她知道都越江与连济泉貌合神离,各怀鬼胎。

她想借都越江之手解决连济源死亡之迷,于是她将在床底下找到的两串号码交给了都越江,都越江则转手交给了手下人送去警局的兄弟林岸亭那里。

“大嫂尽管放心,一有消息我会把结果通知你,这两串号码归属地并不是本地,也不是你家里人的号码,我也很陌生,看起来隐藏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都越江的手下将纸条送到了神府区刑警队那里,说都总经理交给林局长的。

林岸亭拿到纸条,立刻发现号码很不寻常,归属地一个是海龙区,一个是天河区,并且都是13位数,近几年抓获的黑幕势力雇佣杀手都是这种号码。

于是,林岸亭借了门卫大爷手机一用,在侦查室试拨了其中一个号9999974110484,过了5秒,用连济泉的复制声音打招呼,那边有人接了:“连老板,明夜动手什么时候等你联络,现在打电话是等不及了吗?放心吧,我们按你说的做。”随后那头挂了电话,再拨回去发现已是空号。

林岸亭把电话录音保存下来,调查结果都发给都越江那边,都越江把录音放给左琴斓听,左琴斓一听就感觉到了大事不妙,“我兄弟说了,这两号码应该都是一次性的备用号,而且疑似黑幕杀手专用,目前看起来有一点能够确认,二老板与黑幕杀手组织有来往,并且明晚将会有重大行动,大嫂你真是捡了条命啊!”

左琴斓摇摇头:“都经理,你不觉得你自己也处在危险之中吗?连济泉这几日来已经对我们的私下交往开始心生芥蒂了,他这次要做什么,我现在能够断定济源就是被他勾结黑幕杀手害死的!”

“也许吧,但他想勾结黑幕杀手除掉我都越江还太过于自信了,我的手下也不是素的。”都越江一脸无所畏惧的表情,“之前我还犹豫要不要忠心于他,不会觊觎他的产业,看来我的犹豫是多余的。”

“我虽然是个保镖,打杀的事干的不少,但我也懂得义气,像连济泉这种人,我不屑于再与他妥协了。”都越江抽了根白马烟,跟左琴斓告别。

于是都越江联络好林岸亭,部署大半警力埋伏在赌玩大厦的冷藏室,里面储存着很多酒水与碳酸饮料,还有面包,饼干等。

都越江亲自带上20人保镖团,持刀带枪赶赴蓝月居。张幕的探路者根据导航地图寻找到了蓝月亮居的具体位置,然后他找了一间按摩店打发时间。

连济泉在家中翻箱倒柜,发狂一样的寻找遗失的东西,终于在床底下发现了他的两只破旧皮鞋,突然想起之前就是随手藏在鞋底,回来就没想起来取出收好,而是随脚习惯性一脱。

他连忙打开锂离子电筒床下搜寻,照遍了床底,墙角也未发现纸条。他突然感觉大事不妙,许是有人拿走了给都越江报信。

夜幕逐渐吞噬四周,黑色的蝙蝠在周围的半空低徊,废水桥岸的蚊虫嗡嗡奏响。林岸亭又拨了另一个号码,他点开了变音器,用复制连济泉的声音对电话那头的人打招呼:“你们准备好了吗?什么时候来?”

电话那头:“连老板,我们老板说了,这次黑幕杀手是倾巢而出,完全对得起你的诚意,至于你家那两个人我们只要派两个人去就行了,一个杀人,一个放风。”

林岸亭:“那你们把主要人马都派去哪里了?”

电话那头:“你说呢?谁比较难以对付,我们就去解决谁?还有别忘了你答应我们老板那件事!再见!”

连济泉还在家里发疯一样趴在地上搜索着,突然庭院的门开了,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进来,手中握住一把刀,腰里别把手枪。

隔着夜色,看不清连济泉家里的情况。“谁?”连济泉突然从里屋走出大厅,来刺杀的人举着刀对着他的人影。

连济泉点开厅堂吊灯,发现眼前是一位黑色长袖和休闲裤的陌生男子,一手举刀一手摸枪。

“是张老板派你们来的?”连济泉发问。

“你是?连老板?”说着杀手男子放下来了刀,插在刀鞘里。

“话不多说了,计划恐将有变,我们的消息泄露了!”连济泉猛拍额头,杀手男子忙问究竟怎么回事。

“张老板给我的两串电话号码不见了,恐怕被左琴斓这个女人偷走了。”

“难道我们领队今天接到电话,不是你打的?”杀手男子惊异得目瞪鼓圆。

“回来后我根本就没动过,想起来要约定时间我才开始找,果然一直到现在没有发现。都越江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这次的计划,他恐怕早已经埋伏好人手等着你们了!”

“连老板,你这是坑的我们体无完肤啊!如果我们老板在这,他会这么处决你?”杀手男子举起刀来对着连济泉。

“这次的确是我的失误,我向张老板道歉。”连济泉抵着刀,央求的口气。

“我们老板给你号码是让你有急事联络我们,没想到你把这么重要的秘密透露给了别人,如果警局的人要是凭着这号码来抓我们老板怎么办,你自己死了事小,害我们老板事大,我们黑幕杀手从来不空手回去,留着你也是一个祸害!”说完,杀手男子一刀刺入连济泉的胸口,连济泉后仰着倒下身体。

男子处决完现场,泼了几瓶白酒,将蓝月居大厅一把火点了。“留着你也是一个威胁,不如将你解决了,我们老板也省得跟你周旋了。”

大火熊熊,烈焰滔天,两名杀手从火海中奔离现场。

旁边居民看见大火烧起来,火急火燎地去报火警,火警队的人过了几分钟赶到现场,用灌水车喷洒楼层庭院的疯狂肆虐的火舌,不一会儿警局的两辆车也抵达了火场。

费尽一番气力,才将大火扑灭,好在救护车及时赶到现场,在床底下发现了连济泉。

连济泉捂着血流如注的胸口,艰难地喘气,随即被人抬上担架,送往急救中心。

这边赌玩大厦的剑拔弩张正在一触即发时刻,张幕的黑幕杀手已经去了赌玩大厦里面,而这名刚从连济泉家里得到最新消息的杀手,及时告诉领队,计划有变。

黑幕领队发觉情况不对,立即通知其他杀手撤退。不料,都越江凭借敏锐的察觉,已经将他们全部包围,放出话“我们在这等你们多时了!”

杀手领队亮出了武器,一根铁攮与一把手枪。“我当是谁,原来你就是那个叶孔的弟弟,叶穿。”都越江突然认出来此人。

杀手领队心中一凛,心想此人怎么会认得我?

叶穿,杀手叶孔的弟弟,在张幕手下五年,颇得张幕信任。

都越江道:“你的哥哥的确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但是你这么多年也没见掀起什么风浪,我就不信你今夜能逃出生天!”

叶穿:“我能不能逃出生天,要看你们是不是真材实料了!”说完手执铁攮三尺来长,朝身后微扬,俯视地面前方的一排排短筒皮靴。

都越江,推开人群,走向叶穿。“一别十五年,我还以为你死了!”都越江举棍指着叶穿。

“我也是,没想到你还活着!”叶穿徐徐起身,铁攮微微前伸,“可惜在这样的场合见面,不能叙旧了。”

都越江与叶穿是少年时期的武术班同学,二人一直都是竞争对手,但是后来叶穿转校了,都越江失去了对手。

“很好,今天我要看你跟十五年前相比是不是大有长进了!”都越江挥棍砸过去,叶穿退身一闪,铁攮轻掠过都越江腋下。

都越江顿感久违的一阵颤栗,他屏气凝神继续甩棍挥去,另只手备好三枚镀铬G3钉,等叶穿避开身体,趁机追掷,三发全中,但叶穿完好无损地站在一边。

内里穿了防弹甲衣,都越江又飞出三枚杀钉向叶穿头上刺去,被他身边一个杀手用一把铁鳞伞击挡落地。铁鳞伞撑开,可阻挡杀手投掷暗器的伤害。

都越江怒不可遏,招呼所有的人一起攻上去,二十人保镖团手持滑动长刀,飞砍上去,黑幕杀手各展神通,击退了二十人的扑攻。

林岸亭带领一队人在楼下喝酒吃点心,副队王晓泉问他要不要赶紧上去帮忙。

“不用着急,先让都越江抵挡一阵,然后等他们打完我们再上去收拾残局。”林岸亭摇摇手喝了口冰镇葡萄酒。

黑幕杀手团五十五人,被都越江等人杀死二十五人,都越江保镖团折了十位,只剩都越江带领着十人对峙着叶穿与身后二十九名杀手。

“叶穿,这一场,我们都没有用枪,算得上公平决斗吗?”都越江举长棍对着他。

“很公平,五十五对二十一,我们输了不光彩,赢了也胜之不武。”叶穿将铁攮咬在口中,因为受伤的右臂已经无力作战,用左手接过铁攮。

此时此刻,林岸亭搁下酒杯,“时间到了,该捕捉了!”

一队三十人警察跟随林岸亭走电梯来到第二十一层,根据事先约定的场所,林岸亭找到了都越江他们。

玻璃门外的城市楼群的光怪陆离,在这个深沉的夜幕中格外亮眼,林岸亭命手下立即包围了全场。

“都越江,看来我今天是插翅难飞了!”叶穿身后围着二十九员杀手,已经准备作鱼死网破之争。

都越江道:“你别无退路,除非你真能生出翅膀从这二十多层大楼飞下去,束手就擒吧!或者试图同归于尽?”

叶穿侧目了一下脚边的玻璃门外的楼下,不由得瑟瑟发抖,像一处黑不见底的深渊,他又强作镇定,举起枪来,后面的二十九人也一样举起枪来。

“看来我还是来的早了!”林岸亭懊恼不已。

“兄弟,你再来晚一点,我就把他们解决了。”都越江讽刺了林岸亭一句,“你是怕我死不了是吗?”

“哪里,都哥误会,我是想做到万无一失,部署警力封锁现场。”林岸亭连忙解释。

林岸亭与都越江的人全都举起来枪,对着被堵在场所内的叶穿等人。

“拼了吧!”叶穿一个箭步飞身,鸣枪射中两名警员,都越江和林岸亭的人都开枪对着叶穿等人射击,一连五名杀手被击中身体破出玻璃门摔下高楼去。

二十一层的高楼,高耸入云的空中陆续掉下来好多人,有杀手和警队的人,摔在地上,一片血肉模糊,地面立刻开启警报,救护车也赶到楼下,消防队的人也过来准备接坠楼者。

夜市街面上很多人一哄而散,像一团热锅上的蚂蚁。

二十一层上,叶穿和林岸亭都越江等人还在激战,窗户和玻璃门逐片被子弹击碎,血污淋在玻璃碎片,在坠楼的空中凌乱飞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