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墟城暗杀 > 正文
017.扭曲
作者:苟延  |  字数:2629  |  更新时间:2021-07-29 14:25:05 全文阅读

连济泉从暗门死里逃生后,一连好几天噩梦中惊醒。

偶然半夜中看见嫂子左琴斓起床梦游,在大哥的遗像前停留,并且直到天亮才回床休息。

“济泉,你大哥究竟是怎么死的?”左琴斓偶然间质问连济泉,让连济泉色变震恐。

“不是被一个叫燕沙泷的杀手刺杀了吗?”连济泉搪塞,“放心好了,嫂子我既然继承大哥的产业,一定会为他报仇的,迟早抓住这个凶手,还大哥一个公道。”

“不要瞒我,济源死了对谁最有好处?标子还小,只有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因此你的嫌疑也最大。”左琴斓已将八分的嫌疑推到连济泉的身上。

“嫂子你怎么会怀疑我?就因为我继承了大哥的产业吗?还是接纳了你和标子?”连济泉一直试图洗脱自己。

“从济源死之后我一直在反思,究竟是什么人最有可能下手,排除了种种原因,如今想来也没有别人了!”左琴斓似乎已经肯定了连济泉的谋杀真相。

“如果我不继承大哥的产业,那产业就会被阴谋刺杀大哥的那帮势力的人夺走!指望你和标子吗?孤儿寡母如何与他们对抗?”连济泉声色俱厉,一脸不悦。

“在事情真相还没调查结果出来,要我完全相信你,实在是很勉强!”左琴斓说完就去学校看孩子去了。

连济泉望着这个女人的背影渐去渐远,他已经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忌惮感,久而久之一定会揭露他的阴谋,如果她告诉了都越江这件事情,后果将不堪设想,一定会找来警局的人调查他,所以他想提前做好准备,先下手为强。

都越江一直都想将神府区的所有自己名下产业据为己有,表面上对着他这个董事俯首帖耳,实际上都越江已经想要夺走他手里这块肥肉,只可惜没有等到时机罢了。

似乎都越江当时故意放松警惕,让杀手有机可乘,然后坐视连济源死于非命,只可惜下一个杀手刺杀他这个楼盘大佬的意外时机还没有到来,都越江不好亲自下手,容易惹火上身。

这些都是连济泉看穿在眼里的事,难道都越江没有怀疑过自己吗?自己杀了自己的亲兄弟,为了坐上这个宝座,在他们看来也不是很难理解。

都越江究竟在等什么?引狼入室,让自己也意外死亡?还是暗中刺杀自己,连济泉想到这里不由得一身冷汗。

多日以来,左琴斓与都越江私下交往甚密,如果他俩勾结起来,自己的处境恐怕越来越失利。

连济泉暗中联络了张幕的手下,请求与他相见,表示需要他的帮助。

经过异常隐秘的联系之后,连济泉化作一位“买了么”快递员去往一个叫“风化城”的地方。

“ 风化城”,顾名思义也是一片废墟楼区,常年废弃,年久失修,风吹日晒,已经损毁殆尽。

那里的风很大,因为处于北方高海拔地区,张幕经常易装去外地密游。

经过蜿蜒起伏的陡峭山路,终于到了第一层风化楼底下,张幕站在最高处几个身下旁边,跟手下们一样打扮,难以区分出来。

终于爬上了最高第九层楼顶,山风呼呼吹着人们的衣服。

“张老板,出来一会?”连济泉向着几个人呼唤,鞠了一躬。

然后其中两个人过来搜身,上下前后左右都搜摸了一通,只搜到了一包没抽完的紫陵香烟。

张幕这才从几个人中走了出来,取下脸罩,“老弟这番来,有什么指教?”

“岂敢,实则是求张老板施以援手。”连济泉夺过打火机,把香烟拿了过来,抽出一支递给张幕,张幕向两名手下示目一番,一个手下就接过来自己点燃抽了。

连济泉接着自己点了一支抽着,试图证明自己没有对香烟做过手脚,打消张幕的疑虑。

等那名手下吸完了烟,安然无恙,张幕这才接过烟盒,抽出一根让手下点上。

张幕轻吸一口,环顾左右,看向苍空,“说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替我做了我嫂子,还有助我除掉都越江!”连济泉直言不讳。

“挺好,老弟你一开口就是见血的事。”张幕将烟头踩熄灭,“这次的酬谢是什么?”

“我自来见你一面,自然早就准备好了!”连济泉掏出一张藏在皮鞋垫子里的支票,递给张幕。

“不要,我有洁癖,你给他们!”张幕嫌恶地扭过头,手挥了挥。

一名手下接过支票,念道:“老板,现金支票9988万元整。”

“老弟果然豪爽,但我并不止对钱感兴趣,我还要在你所在的神府区开一间茶庄!并且你们得给我们免除地皮费!”张幕乘机厉索。

连济泉眉头微皱,但还是强忍着答应下来。他虽然猜不透张幕的心思,却也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因此觉得十分不安。接着张幕递给连济泉一根纸条,“不用打开,回去后你可以借此与我手下联络!”

“好嘞,你们把老弟送走吧。”张幕吩咐手下将连济泉带走,“老弟,路上小心!”

“张老板,后会有期。”连济泉转身就由张幕的人陪同下护送回去。

连济泉 骑着快递运输车,回到买了么驿站将车归还。然后去了大楼车库取出来自己的宾利飞驰W23,回到自己的蓝月亮哥特式居所。

他独坐在大厅正对门的楠木龙纹雕椅上,然后掏出来还没抽完的紫陵烟。

左琴斓还没回来,他猜测在跟都越江一起密谋什么,家里空荡荡的,侄子标子依然没回来。

最近这个13岁的孩子也对他逐渐冷淡,应该是嫂子左琴斓对儿子说了什么,让他开始疏离了这个二叔。

一直等到天黑,家里还是没人回来,他愈发感觉到莫名的恐惧,有种不祥的预感。

左琴斓在都越江在经理办公室密谈了一下午,“老实交代,济源是不是你们杀的?”

“大嫂,你说什么话?大老板是被杀手意外杀的,我们一直在严密调查,况且我们保护不力,才让大老板遭遇不测,确实是我们的错。”都越江展手,“但是我们绝没有参与暗害大老板的事,二老板也是无辜的,他也想替大老板报仇啊!”

左琴斓与都越江不欢而散,于是他去学校领着标子回到了蓝月亮居。

回到家里,连济泉在做饭中,已经做了两个荤,两个素:盐椒鹅翅,香辣鸭肝,苦瓜豆腐,豆角木耳。就等高压电饭煲里面的米饭熟来,一家三口即可共进晚餐。

左琴斓一言不发,连济泉见与嫂子无法沟通,就转而与侄子说话:“标子,在学校学习怎么样?老师教的如何?”标子连连点头,默不作声。

左琴斓收起碗筷就去了厨房,扔在清洗水池里,自己回去房间了。

连济泉俯下头继续扒饭,筷子挑着苦瓜豆腐就着米饭吃,还夹两块鹅翅递给侄儿的碗里。

左琴斓闷闷不乐地想去洗澡,于是俯下身子到床底下找寻拖鞋,意外扒出来一双破旧皮鞋子,在鞋子里发现一根纸条,摊开来上面有两串疑似电话号码的数字,她于是将纸条藏在自己的高跟鞋底。

然后找好衣物,去了浴室里淋浴。连济泉还在吃饭,为了避免与左琴斓交流。心想:反正你也活不久了 ,不如让你不知不觉的消失。

由于近十多年来的暗杀事件如火山爆发,导致人寿保险公司几近乎破产灭绝,而房产车险等其他非人命保险公司也受到严重波及与牵连,逐渐倒闭。所以连济泉一家任何人被杀,家属也得不到一分意外伤亡险,仅有的只能是房屋车险等损毁系列的赔偿。

连济泉准备在张幕的人到来后放把火烧了蓝月亮居,借此能够获得一笔房屋保险赔偿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