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墟城暗杀 > 正文
016.重逢
作者:苟延  |  字数:2791  |  更新时间:2021-07-28 15:31:34 全文阅读

漫长的旅途随着精彩绝伦的炸聊结束了,夏木槿跳下车来,弟兄们全都一股脑淌了下车来。

与司机师傅摇摇手作别,“一路上小心啊!”夏木槿朝着疾驰而远的车后拖声高呼。

一个女孩身后尾随着十个男生,就快来到夏凌桑的卖部。

“哥哥,我回来了!”人未至而声先觉,夏凌桑连忙穿上衣服,塞双拖鞋,出门迎接。

众弟兄一见夏凌桑,各自举手敬礼,“大哥好!”

“小槿?槿槿啊,你可想死我了。”夏凌桑扑上前去,夏木槿冲身去迎拥。

三年了,这一刻,兄妹的拥抱,让夏凌桑又感觉到家的温暖,“怎么才回来?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不说了,先进屋歇歇,这太阳太毒了,晒得我们都糊了!”夏木槿搭着哥哥的手,踱进屋去。

夏凌桑扭脸对十个男生:“你们是槿槿的朋友吧?冰柜里有冰镇饮料,自己去拿,想喝什么自己拿。”

“好嘞!”白真兴奋得跳了起来,第一个冲到冰柜旁边,掏出来一瓶脉动,拧开盖竖起来就灌。

梁元弟和郁剑南要他慢点喝,给他们也拿一瓶。

弟兄几个在夏凌桑家里住下,一连一个星期吃穿用度,让夏凌桑压力骤升。

柳烟州比较敏感,察觉到了夏凌桑的情绪变化,他在深夜掏出一支随身携带的短笛,对着幽闷的荒野吹奏。

时不时几缕清风拂过,催动着门前的榆钱林哗哗作响。

大家都在里屋吃完饭打牌,夏木槿很快发现柳烟州不在人列,于是奔门四处张望。

循着笛声,她被引到对面的小山丘上,柳烟州躲在树丛下的石墩,心事重重的样子,吹奏着轻灵抓耳的笛子,苦闷与哀愁的思绪交融在这凄婉迷人的笛声中。

“烟州的笛子吹的真棒!”突如其来的一声打断了柳烟州的吹奏,他扭身回看,“是大姐啊!”

夏木槿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没什么,想起来一点家里的事情。” 柳烟州对着朦胧的月光,撇了笛子插在身前的插包。

“你想家了?”眼见柳烟州没有作声,夏木槿凑身过去与他并坐,“你出来闯荡也有好多年了?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我一个残疾的爷爷,父母都在我五岁的时候被谋财害命了,他们抢走了我家所有的值钱东西。”柳烟州垂脸沉默三秒,“我读书没读好,觉得对不起爷爷的养育之恩,我发誓要闯出一片天地,让我爷爷过上好的生活。可现在五年了,爷爷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只有一条右腿,我很害怕回去他人已经不在了。”

“别胡思乱想,你爷爷一定是个顽强不屈的人,他一定一切安好,在家等着你回去!”夏木槿柔声安慰着。

“我真的想报仇,把那些人全都杀死,然后抛尸荒野,让他们腐烂,被蛆虫咬食干净......”柳烟州握紧拳头,抵在自己的额头。

“警察没有抓获他们吗,这么凶残的杀人谋财案件?”夏木槿满腹怨气。

“大姐,你应该也能够猜到,他们完全就是摆设,欺压我们普通贫民时毫不手软,对于缉凶都是搪塞敷衍,不了了之。”

“想来也是如此,这个世界正义与邪恶已经不再分明了,已经没有谁能够真正站出来主持公道。”夏木槿仰月悲叹。

“你哥哥是个好人,我看得出来你们兄妹二人相依为命的深厚感情,我很羡慕你们。”柳烟州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塞,只能用“羡慕”来答复。

“不用羡慕,你们和我哥一样,都是一家人,虽然我们不是亲生姐弟,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能够在人海茫茫中相遇即是缘。”夏木槿搂着柳烟州的脖子,“不要想太多,我哥哥本心并不是坏的,我这么多年一直相信他,他经历过坎坷心酸的过去,如果你能对他说出你的故事,他只会与你同病相怜。”

“谢谢大姐,但我也明白,亲疏有别,别人再怎么可怜,尽管能博取同情,但也永远取代不了自己亲人的位置。”柳烟州扯开夏木槿的手,“你哥哥最近对我们弟兄几个很是反感,对于白吃白喝的难民,换成谁也不会无休止的同情施舍。”

“大姐,还有,我看得出来弟兄几个都对你马首是瞻,大家都很相信你,还有罗敢他很喜欢你,白真虽然年纪尚小,也对大姐抱有一种隐约倾慕之感。”

“你不要胡说,我可没有对你们之中的任何人有过想法,我们只是兄弟。”夏木槿,“我已经27岁了,比大家都大,就算罗敢也比我小七个月。况且我要找也是我哥那种类型的,成熟稳重。”

夏木槿回想这三年来的经历,不知不觉的偶然心悸与刺激。 三年,足以改变一个人很多很多的,方方面面,由外而内的质变。夏木槿虽然从来没有成功杀过一个人,但她自从进入杀行闯荡以来,一直矢志不渝地坚持不懈。

“槿槿啊,我问你最近这三年在干什么?还有这伙年轻人,看起来都像是不务正业的地痞流氓。”夏凌桑单独与夏木槿密谈。

“没干什么,我们在做保镖,神府区车水马龙商城的,保镖!”夏木槿不敢直视哥哥的眼睛。

“你在撒谎,连我也要欺骗吗?我看得出来,你这三年一直都在生死边缘徘徊,你是入了杀行吧?”夏凌桑取出来一张报纸,上面有登着她的被捕照片。

“一年前,神府区魔术寨刺杀缉凶现场,你在其中,不过那次很多派别势力杀手鱼龙混杂,把刺杀事件搅得一团糟,你们携带了武器而被警察扣押,因为警方没有确凿证据,你们在拘留十四天后被释放。”夏凌桑似乎对一切外界事情洞察秋毫。

夏木槿一言不发,夏凌桑握住她的手,“槿槿,收手吧!我不反感家里多养几个闲人,我只希望你和这帮人撇清关系,不要受到牵连,让我在家不要再为你而忧心忡忡,你要理解我的一片苦心。”

“这几个人我看得出来,很听你的话,你带着他们千万不要卷入任何商业江湖势力的争斗,万一一朝不慎,后悔莫及啊!”夏凌桑满脸恳切与隐悲的神情,夏木槿从他隐悲的神情中似乎读懂了更多的无奈心酸。

“哥哥,你的话我都懂,难道我们一直都要在这片荒野浑浑噩噩度过一辈子吗?”夏木槿捏着哥哥的手,“哥哥想过没有,现在的坏人势力并不只在上层,在我们身边也存在这样的隐患,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安分守己并不能一直安然无恙。还有你喜欢的程姐,你知道她去哪了吗?她已经被杀了!”

夏凌桑听完有如晴天霹雳,“什么?她怎么被杀的?”

“二年前,程焰菱在清风理发店遭遇抢劫,是面庄的房产商勾结杀手干的,因为她在这里生意太好,但是不愿去讨好房产商与他的朋友,拒绝支付高价地皮费,引来杀身之祸。这件事情是我的同行朋友告诉我的,然而他在一年前被人暗杀了,死因尚且未能查明。”

“程姐已经死了?”夏凌桑像泄了气的气球,“我的眼睛只能看见门前的事,以及电视新闻报纸的事,但程姐的事,我是一字未闻。连当地警方都没有调查,好像死了一只猫一样,没人关心在乎,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哥哥,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关注不上平民的生死。程姐的死,跟那些连年遇害的普通人群一样,都在新闻报纸中一句带过了,并没有提及具体姓名性别与身份。”夏木槿对着哥哥一阵警醒的说道。

“罢了罢了,阴阳相隔了,我已经很久没去面庄了,或许现在换了新的老板。”夏凌桑托额怅然若失。

“哥哥的意中人被害了,难道不想为她做点什么?”

“能做什么?我又不能帮她报仇,连她的墓都不知道在哪,又不能去祭拜。”夏凌桑闷着头抽了口烟。

“我们成立一个帮派势力,招纳更多的人加入我们,你听说过张幕吗?是现在各大区的幕后大佬。”

“没兴趣,又不能打能杀的,这种圈子不适合我这种读书人,只能在家看家糊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