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凡间异闻手册 > 第三卷 花下墓
第七章 客厅有‘人’
作者:流浪的扫把  |  字数:2897  |  更新时间:2021-08-05 13:03:24 全文阅读

‘哗啦啦’一阵流水的声音将我从梦中拉回现实,洗澡的时候忘记关水了?就在我还微微发困思考的时候,流水的声音赫然而止,这下终于让我清醒了过来,紧接着,一阵走路的声音从卧室门外传来,就好像一个人从浴室出来,走到了客厅一样。

伴随着一阵短暂的寂静,忽然电视的声音再次从客厅响起,电视被打开了,躺在卧室,能清楚的听见卧室传来电视换台的声音,和手伸出零食袋发出了‘刺啦刺啦’的声音,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门外这个东西,不知道是‘人’还是‘鬼’总而言之,就好像是在自己的家里一样,真是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摇了摇头,慢慢的穿上衣服,手放在卧室的门把手上,当我开始扭动把手的时候,门外忽然陷入了一片寂静,就好像刚才我在床上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幻听一样。推开了门,客厅一片漆黑,往前走了两步,打开了客厅的开关,客厅又陷入明亮之中。

我仔细在客厅里观看起来,发现整个客厅的摆设和我睡着前的摆设一样,压根不像是有人动过,我在沙发上坐下,摸了摸遥控器,果然,在遥控器的背面有微微的湿润感,就好像被刚刚洗完手的‘人’握过一样。我又拿起了零食袋子,果然少了一袋,我买的是膨化食品,这膨化食品无一例外的就是在进食的时候,会掉下一些碎渣,这是不可避免的。

轻轻的在地上用食指摸了一圈,果然,手指头上沾染了一些碎渣,摇了摇头,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就在我关门的那一瞬间,外面又响起了脚步声,那个‘人’显然又回来了。

我害怕吗?心中有一点,但天蝎座天生的属性就是引鬼,这只能强逼着我不能害怕鬼,再加上高中学校时的经历,我心中的也认为再恶的鬼我也是见过了,打一个比方,把一个害怕狗的人和狗一起关上几个月,同吃同住,等这人出来之后,日后若碰见再凶恶的狗,也会上前摸一把。

我虽然是驱灵人,但我认为鬼和人一样,有善有恶,有的人作恶起来,比鬼还可怕,《聊斋》里面也有鬼,但里面的鬼大部分都报着一个信念,那就是和人睡觉。有些跑题,回到我屋子里的这个鬼,它所做的事情就只不过是洗手、看电视、吃零食,压根没有要害人的打算,我不能因为它打扰我休息了,就要把它置之于死地,这也太不讲道理。很可能是我闯进了它的房子呢?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像往常一样白天去找骆欣洁练功,先开始的时候,骆欣洁还整天为我提心吊胆,后来见我面色如常,也就见怪不怪了又回到了原先那尖酸刻薄的状态上去,至于房间里的鬼,每天晚上回来,我睡我的,它玩它的,有的时候还会特意给它买些‘吃食’,渐渐的还发现它的口味,那就是只吃甜食,辣的一概不碰,就好像在家里养了一个宠物一样,虽然这个宠物听起来有些渗人。

整整扎马步扎了十五天,早上一进武馆,便看见骆欣洁和往常不一样,换上了一身白色练功服,双手背后表情严肃的站在我面前,在骆欣洁的旁边,放着一个香案,香案上放着香炉!

我看的好奇:“今天什么节日啊?”

骆欣洁压根没有兴趣和我说笑话,反而义正言辞的说:“过来!”

我慢慢的走向骆欣洁,才发现,那香案正摆放在洛老爷子遗像下面,我心中顿时明白这是要举行拜师大典啊,看来骆欣洁要传我真功夫了,心中既是兴奋也是高兴,庄重的往前走了几步,在香案前双腿跪地。

耳边传来骆欣洁的声音:“站着就行!”

我只能晃晃悠悠的又站了起来,随后看向骆欣洁一样,这丫头腮帮子鼓着,正憋着笑呢,显然是看我出丑之后才开口提醒,这毒舌的本质是改变不了,骆欣洁站在我和香案之间,看着我问:“习武之后,不得恃强凌弱,能否做到?”

“能!”我点了点头,骆欣洁抽出一根香放在我的面前,我连忙毕恭毕敬的接了过去。

骆欣洁又抽出一根香放在我面前:“习武之后,不求锄强扶弱,但凡遇见不平之事,能出手则出手,能否做到?”

“能!”我伸手接过。

骆欣洁抽出最后一根香:“习得本门武术,方为本门之人,不得叛门,不得忤逆师长,能否做到?”

“能!”我伸手接过,拿起三炷香,点燃之后,插在香炉之上,随后毕恭毕敬的给骆老爷子的遗像磕了三个头。

刚抬起头,就听骆欣洁呼出一口气:“终于完事了,搞得跟武侠似的,让人尴尬死!”

我无奈的看向骆欣洁,骆欣洁大手一挥,指着香案说:“将这些收拾了!”

我刚想反驳,骆欣洁‘嗯’了一声,看向我:“‘不可忤逆师长’你可是立了誓的!”

没有办法,一边心中暗骂着骆欣洁,一边收拾东西,收拾完毕后,骆欣洁才正色的对我说:“形意拳为三大内家拳种,对于形意拳的创始人各有分说,我们这一派更倾向于岳武穆创立的形意拳,形意拳以五行拳和十二形拳为基本拳法,出手如钢锉,落手如钩竿,两肘不离肋,两手不离心,主张头、肩、肘、手、胯、膝、脚七法并用,处处可发”

骆欣洁说完,微微后退了几步,和我拉开一定距离之后,身体猛然而动,宛如灵猴般之跳跃,宛如猛虎之勇猛,宛如飞燕之灵巧,宛如毒蛇之刁钻,骆欣洁的身体荡出了阵阵微风,口中说道:“形意拳要旨,劈、蹦、钻、炮、横,出手要正,攻击为直,无一不包含做人的道理。”

骆欣洁一套打完,站在我面前,将鬓角的长发理到后脑去,看着我:“形意拳后有很多分支,散落在各地,各自开宗立派,我祖上抗日期间逃到这里,开设武馆,将行蝉游踪步融汇到形意拳之内,创立骆氏形意拳,你大姨的来信我也看过,主要教你形意拳中的劈、蹦、钻以及行蝉游踪步,略有小成之后,虽然赶不上江湖一流高手,但自保却绰绰有余。”

我来此习武,本来也不是为了跟人斗狠,只是为了实战‘尾咬’而已,听了骆欣洁的话后,连忙拍手:“这样就好!”

骆欣洁往前走了几步,站在我的面前:“现在,你来打我!”

“打你?”我看了骆欣洁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心想虽然骆欣洁习过武术,但我毕竟是个男的,正所谓一力降十会,若是一拳下去,把骆欣洁打出个好歹来,便得不偿失了。

“打我!”骆欣洁见我一个劲的迟疑,不由又高声叫道。

我这才伸出一拳向骆欣洁的面部打去,但顾念骆欣洁是个女孩,这一拳下去,十分力去了五六分,骆欣洁身体一矮,右手环住我的胳膊,狠狠一个背摔,将我摔倒在地,背部和地板接触,发出沉闷的‘碰’的一声,我只觉的气差点上不来,干咳了几声。

骆欣洁站定,居高临下看着我:“就你出拳的力度,连蚊子都打不死!”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拳狠狠的向骆欣洁的脸部打去,骆欣洁左手隔开我的右拳,右手顺势成拳向我胸口狠狠的击了过来,只觉胸口一阵闷疼,后退几步,想要说话,却指着骆欣洁一阵干咳,骆欣洁:“怎么?我才用了六成力量,你就抵挡不住了?”

我咬了咬牙,又冲了上去,整个下午,与其说是在练武,更恰当的应该说是在挨揍,当夕阳西下的时候,骆欣洁拿出跌打损伤水在我脸上涂抹了几下,又在我脸上贴了一片药膏,将剩余的药膏扔在我的怀中:“身上的伤你回去自己贴,男女授受不亲!”

这姑娘也知道男女授受不清?不是刚才把我压地上锁我喉的时候了,没脾气的白了骆欣洁一眼,将药膏贴身放在怀中,一瘸一拐的出了武馆。

在饭店老板诧异的目光注视下,吃完了晚饭,往家走去,真别说,骆欣洁的药膏还是管用的,原本受伤的地方已经有微微冰凉的感觉,回到家,正准备开门,碰上了刷牙那哥们,这十几天的时间,这哥们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也不怪他,任谁住在闹鬼的房子里十几天还和没事人一样,旁人看他的眼神肯定也透着惊奇。

就在我推开门准备进屋的时候,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