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凡间异闻手册 > 第三卷 花下墓
第六章 租房
作者:流浪的扫把  |  字数:2714  |  更新时间:2021-08-03 17:31:08 全文阅读

这个地方年轻人不多,土地基本上是当地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有大把的空房子出租,但也因此,导致我迟迟没有选定位置,因为大多房东是南方人,操着一水的粤语,我压根听不懂,也有几个会普通话的,但一听我只租两个月,便接连摇头。

到了晚上十点,才在距离骆欣洁三站地的位置找到了一个叫‘青年公寓’的小区,这小区外装也不错,从外面看虽然有年代感,但无一例外透漏着青春的气息,何苦一个好好的小区被搞成公寓了?经与管理处了解才知道,这小区原本是当地几户人家的地皮,几户人家见做房地产赚钱,于是贷款建了这个楼盘,本想往外出售,结果正赶上经济发展的浪潮,所有的年轻人都跑到外地工作、定居去了,再加上这附近一没有景观景点,二没有大型游乐场,压根没有人愿意过来,因此,彻底砸手里了!没有办法,这几户人家一合计,贱卖给一个小房产商,房产商接收之后,便重新刷漆改造,改造成了长期短期出租公寓,虽然地势偏僻一点,但好在租房的都是市里的年轻人,再加上家私齐全,车程也不算太远,大多数人都能接受,房租也不贵,850一个月!

交了两个月的房租,签了租房合同,拿到钥匙,便进了小区,小区绿化一笔带过,在五楼出了电梯,脚下是红色的地毯,地毯配着走廊旁边的灰色墙面显得格格不入,再往前走,一个转弯,便看见这小区整个房子的结构外全是老式公寓结构,红色地毯已经到头,取而代之的是马赛克地砖,走廊延伸开来,左边是房间,右边是露台。整个走廊有八户人家,房门正对露台。正往前走,忽然看见走廊最头的那一户房间的门被打开,一身着紧身背心,穿着沙滩裤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

这男子右手刷牙,左手拿着杯子,看见了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我也友好的微笑了一下,便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拿出钥匙推开了门,耳边却听得杯子落地的声音,我没有理会,借着外面打进来的月光找寻房间的开关,打开了灯,便顺手关上了门。

这才环视一下房间内的摆设,房间一进门,左手边是厨房的位置,里面是装修好的橱柜之类的东西,很新,显然是很少人在使用,再往前,就是客厅,客厅左侧放着木质沙发,在沙发对面的墙上悬挂着一台24寸电视,在电视和沙发之间,放着一个和沙发同颜色的茶几,茶几下面垫着一块毛毯,整个毛毯已经发出深褐色,有一些年代感。

往里面走,有一厕所和浴室,两个地方是用墙隔开的,估计应该是怕返潮,再往里面,就是一个卧室了,卧室大约有十几平米大,有一个嵌入墙壁的衣柜,和一张1.5米的床,床上放着席梦思。

按照管理处的指示,打开衣柜的门,果然看见在衣柜隔间里摆放着用真空包好的褥子和被子,下层隔间里摆放着尚未拆封的一次性水杯及烧水壶,还有电视遥控器,电池被退出来,放在旁边。拿起水壶去厨房接水之后便开始烧水,生怕这壶里有灰尘不干净,因此第一壶的水只能洗脚用,是万万不敢喝的。

厨房烧着水,这才回到卧室,打开真空包装,低头闻了一闻,被褥虽然微微有些霉味,但不影响晚上休息,只等着明天把被褥放在外面晾一下便可以了。这房间里没有毛巾和牙刷,好在我自己自带了,至于沐浴液、洗发水之类的,还要明天有空再去采购。

洗漱完毕后,喝了点水,便躺在床上,今天一天被骆欣洁折腾的够呛,于是眼睛一闭,便早早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才由打定第二个注意,一定要出去买个窗帘,南方的太阳太大,早上刚刚七点,太阳便从外面直射进来,照的我睁不开眼睛,起身擦了把脸,讲被褥晾在门口,便出了门。

刚到武馆的旁边,正看见骆欣洁正蹲在门口吃早餐,看见我大老远走了过来,骆欣洁三口两口吃了一干二净,看见她那小气的样子,我心中不由的好像,在远处调笑着说:“骆大馆长,我昨天租上房子了,那地儿家具被褥齐全,一个月才要我850,看来你不老实啊!”

骆欣洁听了我的话后,大眼睛微微一愣,刚要反驳,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张口就问:“你莫不是租到了‘青年公寓’?”

我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

“废话!”骆欣洁说:“这方圆十里的租房房源我都打听过了,除了‘青年公寓’还有哪一家比我的要强?但也不对啊,你那小区抢手的很呢,你算是走了狗屎运了,这漏都能让你抢上?”

我顿时不爱搭理骆欣洁了,本来挺高兴的事情,被骆欣洁三两句说的人只想翻白眼,骆欣洁转身往楼上走去,我紧跟其后,两人向三楼的训练场走去,骆欣洁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忽然扭过头对我说:“你租的莫不是502房间?”

我心中纳闷:“你是怎么知道的?”

骆欣洁不再说话,反而面色有些阴沉,转身继续往上走去。整整一天,我和昨天一样,依旧在扎马步,骆欣洁就默默的坐在我的旁边,时不时看看我,又时不时托着自己的腮帮子发呆,一句话也不说。

中午在楼下随便解决了点,下午又是枯燥的扎马步,只是和平时不一样,需要将两条胳膊笔直的伸出来,用骆欣洁的话说,这叫‘沉肩坠肘’,用来锻炼上肢是再好不过的。

日头逐渐向西,骆欣洁终于宣布完成今日的训练,在我准备告别的时候,骆欣洁忽然开口:“张亦凡,你等一下!”

我扭过头莫名其妙的看向骆欣洁。

骆欣洁迟疑了一下,随后像是打定注意才抬起头:“本来不应该我说,有点背后说同行坏话的嫌疑,但你大姨毕竟和我爷爷是故交,凭着这层关系我也得提醒一下你!”

“你说!”

骆欣洁咽了口口水,这才正色的说:“我建议,你还是换一房子吧!”

“为什么?”我问。

“青年公寓,502,不干净!”骆欣洁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多说了。

虽然和骆欣洁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我知道,这是个很有个人原则的姑娘,她不愿意告诉你的事情,不论你怎么追问,都绝对不会说。

谢过了骆欣洁,我在附近找了点吃的,算是解决了晚饭,去旁边的百货商店买了点洗头液、沐浴液,以及一些零食之类的东西,便顺着马路慢慢的走回了青年公寓。

到了楼下,正碰见电梯换换闭合,立马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抢身进了电梯,一进电梯,发现电梯里正站着昨天晚上在外面刷牙的那个哥们,那哥们显然也认出了我,脸色微微一变:“你没有事?”

这话说的,让我不由的好气又好笑,正常两人见面,若是脸熟,最多说一句‘您好’算是打过招呼了,但一开口就问‘你没有事?’这句话,不是咒人吗?若是换做脾气暴的,估计当场就动手了。

此时,脑海中忽然回想起骆欣洁的话‘那房子,不干净 ’,再想起昨天晚上杯子落地的声音,显然是那哥们看见我进到502公寓里面吓的,此时再加上这哥们说的‘你没有事’这句话,显然,这哥们肯定是知道事情因果的。

五楼一到,那哥们率先出了电梯,快走几步,‘碰’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显示是不想和我多说话,我无奈的提着自己的东西,回到了502公寓里面。整个公寓和昨天晚上一样,压根看不出来有‘不干净’的东西,坐在客厅里面,看着电视,将零食摊在桌面之上,吃了一点,等自己犯困的时候,这才关掉了电视,洗漱完毕后,躺在自己的床上,眼睛微闭,睡了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