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凡间异闻手册 > 第三卷 花下墓
第五章 骆欣洁
作者:流浪的扫把  |  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21-08-02 17:22:59 全文阅读

我连忙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开口询问:“请问,骆远山先生是住在这里吗?”

女孩直起身子,看了我一眼,换成了南方普通话:“你找他什么事情?”

我连忙说明来意,并拿出大姨书写的信件递给女孩,表示自己没有说谎,女孩一把接过信件,看了看,随后折叠了起来,放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随后对我说:“你随我来!”

跟在女孩的后面,进入到楼门口,就出现一楼梯,上了楼梯,发现两边有六扇铁门,三三相对,女孩走到其中一扇门旁边,使劲的敲了敲门,喊道:“203的,你房租该交了,别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这个月15号,你再不交钱我可就赶人了!”

这女孩泼辣至极,我心中暗暗想着,又跟着女孩上了三楼,一扭头,发现三楼是一正对着的大铁门,正堵在楼梯中间,女孩上前打开铁门,不忘扭头对我说了句:“脱鞋!”

连忙脱了鞋子,进入到三楼,才发现,整个三楼已经被打通,满地铺的都是木地板,大概有两百多个平方,在木地板的另一头,被隔出来了三个房间,女孩赤脚踩在地面上,往前走了几步,随后一扭头对我说:“这就是我爷爷!”

我快步走了过去,这才发现,在整个房间的墙面上,挂着一副黑白照片,照片上下方赫然写着‘骆远山’,骆老爷子去世了?我心中一惊,忙扭头问:“您是骆老爷子的……”

“孙女!骆欣洁”骆欣洁面无表情的说道。

“骆老爷子什么时候去世的?”我问。

“去年这个时候!”骆欣洁回答。

骆老爷子既然和我大姨有交情,我自然也不能不敬,持晚辈礼向着骆老爷子的遗像毕恭毕敬的鞠了三躬,这才抬头对骆欣洁说:“打扰了!”

说罢,扭头就要走,“等等!”骆欣洁忽然开口说:“你不是要学武吗?”

“是啊!但是,骆老爷子不是已经仙去了吗?”我停下脚步扭过头疑惑的问。

骆欣洁指了指自己:“我爷爷虽然去世了,但是我还在啊!”

“你?”我疑惑的看向骆欣洁,说实在的,骆欣洁目前在我心中来看,虽然有些泼辣,但整个身体纤细无比,就好像那种娇滴滴的小姑娘一样,即便练过武功,估计也是半吊子水平。

我心中的疑问还没有打消,这骆欣洁却已经动了,左脚点地,身体一扭,右脚狠狠的向我面部踢来,说起来很繁琐,但却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感觉骆欣洁的脚心带着阵阵气流停在了距离我鼻尖不过几厘米的位置,右脚带起的气流就跟电影里拍的一样将我的头发吹的有些摆动。

骆欣洁收回右脚,两手抱拳对我说:“骆家形意拳第十二代传人,骆欣洁!”

“你刚才使得是跆拳道吧?”我问。

这会轮到骆欣洁不好意思了:“大家互相学习嘛!总之,我爷爷一身能耐我学了八九成,你今日若不学,日后想要这么正宗的拳法,再也找不到第二家了!”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刚才骆欣洁那一脚,虽然使的是跆拳道,但发力收力干净利索,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大姨性格外柔内刚,是个谁都不服的主儿,既然大姨如此推崇骆老爷子,也肯定有的她的原因,如果按照骆欣洁的说法,有她爷爷的八九成能耐,日后即便是学了也不至于吃亏,毕竟是现代社会,谁也不会玩命的打打杀杀不是?更关键的是,这骆欣洁长的还算漂亮,天天对着这么一个小美女,总比对那些大老爷们要好的多不是?

想到此处,我这才点头:“好吧,我学!”

骆欣洁听了我的话后,如释重负,右手一伸:“给钱!”

这回轮到我懵了:“什么钱?”

骆欣洁眼睛眯了起来,看向了我:“武馆,什么叫武馆?我这又不是慈善堂,你要想学本事,自然要给学费,现在小孩学个溜冰都要收钱,我凭什么不能收钱?”

“多少钱?”我问。

骆欣洁五根纤细的手指来回上下拨弄:“两千!”

我小心翼翼的掏出钱包,骆欣洁一把将钱包抢了过去,数出了两千块钱,然后将钱包扔还给了我:“咱们是江湖中人,讲究的是明码标价,我也不明抢你的,说是两千,就是两千!”

骆欣洁说着,转身进了其中一扇房间内,正在我纳闷的时候,就看见骆欣洁已经出来了,换了一身碎花连衣裙,将修长的身材衬托的更加淋漓尽致,盘起来的头发放了下来,头发微卷,脸上画了淡妆,显得整个人更加漂亮了几分。

这明显是要出门的打扮啊,我终于忍不住了:“你要干嘛去?”

骆欣洁头也不抬:“出门!”随后,像是才想到我:“对了,我先看看你扎马步如何,你先扎个马步!”

“扎马步?”我愣了一下。

“马步!马步你都不会扎吗?”骆欣洁上前对我掰拳掰腿,口中继续说:“所谓入门先站三年桩,我也不要求你三年,只是通过马步看看你身体素质如何,该如何培训,你上学的时候,不还是有摸底考试吗?”骆欣洁一顿话说完,显然想起了她爷爷让她练功的情形,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呼出一口气:“真爽!”

此时,我双拳紧贴腰间,被摆出标准的马步的状态,此时只觉的自己腰费力无比,两条腿微微发紧,骆欣洁拿出三炷香,又拿出一个香炉,点燃第一炷香插上,对我说:“马步,三炷香,不能移动,每炷香燃完后可以休息十分钟!我回来检查,不可以偷懒,反正你是给自己练的!日后若达不到标准不要说我的水平不到家!”

骆欣洁交代完后,就挎着自己的包包出门了,我只能按照骆欣洁的交代老老实实的扎着马步,不到一会儿时间,便觉得双腿酸胀无比,浑身微微的打着摆子,平时看电影的时候,觉得马步不过如此,和小伙伴玩闹的时候,也动不动扎个马步示意自己乃‘武林中人’,但真正有人指点了,才发觉原来马步非同小可!

一炷香烧完之后,只觉的自己浑身上下酸痛无比,好在前面一直锻炼,身体底子是打下来了,第二炷香烧完后,只觉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颓废的瘫在地面上,瞅着放在旁边的第三炷香发呆,正在迟疑之间,门一开,骆欣洁走了进来,手里面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右手捏着一份臭豆腐,明显还可以看见,骆欣洁做了美甲了。骆欣洁看我趴在地上,又看了看香炉旁边的一根香,问:“练完了?两根?”

我点了点头,伸出两根手指,此时我已经没有力气和骆欣洁说话了,骆欣洁十分欣喜,将手中的东西一股脑的仍在地上,‘蹬蹬蹬’向我跑了过来,俯下身子在我背上拍了一下:“你小子身体素质可以啊!我刚练的时候,能站满一根香已经算是到头了!”

没好气的翻了白眼,合着这姑娘一直在涮我呢,在地上又躺了一会儿,发现已经恢复了力气,这才靠坐在地上,看着骆欣洁:“接下来干什么?”

骆欣洁此时注意力完全在新买的衣服、物件上,也不看我,摆了摆手:“继续马步,你以为马步好练啊?根基打不好,你楼建的再高也没有用!”说罢,骆欣洁抬起头看了看窗外:“天色不早了,明天一早再练吧!”

“好咧!”我从地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酸痛的双腿:“晚上我住哪?”

“住哪?”骆欣洁睁大眼睛,像听见了奇怪的事情一般:“你爱住哪住哪儿,跟我又什么关系?”

“我不住你这儿吗?”我有些纳闷。

“拜托!”骆欣洁起来,指着三个房间:“一个厕所,一个厨房,还有我的卧室!你要住哪一间?你听说过报滑冰班,人家还管你食宿的吗?”

我还没来到及说话,骆欣洁又开口说:“倒是楼下几间房子出租,不过已经住满了,203这个月15号如果没有交房租,我倒是会让他搬走,不过你要住,我也不欺负你,一个月1200!”

“1200?”我睁大眼睛:“这么贵?”骆欣洁住的这个城市顶头也就算个二线城市,还是在偏远郊区,一个月1200不和明抢一样?

听见我随口说了一句,骆欣洁显然不愿意了,掐着腰说:“怎么贵了?怎么贵了?外面有便宜的房子,一个月800,空房,涂料撑死就是拿一些垃圾材料简装一下,你住进去不出三个月要是不得病你来找我,我这一个月1200,装修材料用的都是大牌子,家电齐全,家电也都是能叫的上名字的,下楼出门就是公交站,每天早上6点半开始,往市里发车,十五分钟一趟,还不堵车,你说说,这1200一个月贵吗?”

看着骆欣洁絮絮叨叨了一堆,我连忙苦笑,本来也没打算在骆欣洁这租房子,连忙告饶离开了骆欣洁的家,出了门找寻住宿的地方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