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都市异鬼 > 正文
章48:死亡来临
作者:无聊工作者  |  字数:3184  |  更新时间:2021-08-25 01:17:07 全文阅读

有两只钻进了周解语的耳朵里,堵上了他的听觉。

周解语继续自言自语:“对,神就是得这样,就是得有点儿爱心,就是得帮帮可怜人,对,我是神!我可是……不行,我还得杀他,不然不能证明我是主宰别人生命的神,不对不对!神就是人,不是强大,是深远,只是人类头顶的星光。”周解语突然自顾自笑起来,“我可以不杀他,我可以帮他,因为我可以杀了他的父母!它们该死!对,我说的,它们该死!”

周解语不纠结了,他开始放肆地笑,眼睛也兴奋的充血,一只蠕动的肉块爬上他的眼睛,在脸上扭动着,像纹身——恶鬼的纹身。

小男孩儿奋力地边哭边叫,他抓着身上的肉块往下扔,但太多了根本扔不完,他喊着周解语的名字,却只能听见他笑。

还有身后那个眼睛完全睁开的列车长,它也在笑。

王子玉从最后的车窗玻璃上往外面看,他张开双臂像欢迎一个人的拥抱那样敞开了身体,他也笑。

笑声中,“轰”鸣的列车开向最后的终点,那是一片深渊般黑色的水面,一望无际的水面上不出现一点波纹。

列车长破开最后的那道门,他巨大的身躯让车厢胖了一圈,那圆睁的双眼外凸而大,挤满了血丝。

它在大笑,大笑着露出獠牙。但周解语已经听不见,他站在那,无数只蠕动腐烂的肉块爬满了他的身上,那些被掠夺的只剩残渣的垃圾,不多的思维里只剩下对完整人体的渴望,它们想钻进周解语的里面去,钻进肉里骨头里每一寸好的活着的皮肤里,它们想要他。

车外的风在吼叫着,冲破黑暗冲破地底冲破隧道,像什么巨大的喘息,像什么濒死的悲鸣。

列车长狰狞的笑着把小男孩吓哭,吓得他一直往后退。

活人就在眼前,只要列车长一抬手,一个生命就可离去,它正享受这种感觉。

享受任何人的痛苦,乃至自己的儿子。

将死的周解语突然从小丘一样的蠕虫里伸出一只手,他拿开了眼睛上的一块腐肉。

“真恶心!”周解语挣扎着从腐肉里往外爬。

列车长一愣,立刻追上来,他庞大的身体也像蠕动的虫子一样挤满着车厢,然后蠕动着,破坏着,拧断扶手,压毁座椅。

“我说的是你!”周解语向他身后比了个中指,“让人作呕的恶心父母,不配作为人类存活下去,想杀我吗?对别人怨恨对吗?因为你知道你根本就是个比别人低下的,只在自己孩子面前才敢抬起头的下等人,所以你恨其他所有人对吗?所以你想杀了其他所有人对吗?不好意思呢,你也只能想想了!”

周解语说到那怪物的痛处,引得他愤怒地大吼一声,不管不顾地往前爬。车厢里破碎的铁片和其他尖锐物插进他臃肿的身体,把那身恶心的皮肤割得鲜血横流。

但它已被怒火充满的眼睛里哪里还管得了这些,只一心想把周解语撕碎:“住口!你给我住口!”

“你知道为什么隧道里会有风声吗?地下可是半密封的环境呢,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风声?它从哪里来?就好像在深渊里有一只巨_物在呼吸一样。”

周解语把后背最后一块腐肉拿掉:“哇哦!瞧瞧我刚才怎么了,从心里跑出来一个怪物?太可怕了,你想杀我吗?好啊,我就在这呢,看我看我,一位神明,肯定比大多数人都要可口的多!”周解语张开双臂舒展身体,“闻闻吧,我简直香气四溢!”

在最后一节车厢的王子玉愣住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突然变的像个小孩子的青年男人,企图从他身上看见一些人类该有的本质,比如愚昧,比如自私,比如对别人痛苦视而不见的旁观作态,但所见的,却只是一个捉摸不透的样子。

一个与危险共舞的姿态,他想干什么?

周解语回头跟王子玉笑:“你的愿望我听见了,真的,那么强烈的强烈到可以当成这次旅行的奖赏,王子玉!我太喜欢你了,所以我觉得我应该为你做些什么,冒点风险什么的。”

周解语打开车门:“知道吗?不要在最后一站下车!”

在庞大怪物伸头咬他的时候,周解语跳下去,向着那一望无际的黑色海洋,向着危险。

失去理智的庞然大物跟随着这块美_肉,它口涎飞溅,牙齿距离周解语只有几公分。

但周解语一只手扒住了车门把自己挂在旁边。

在惯性的冲力下,没有刹住脚步的怪物半个身体已经掉出车门。

周解语很是贴心地用脚使劲踹。

“你逃不掉的!”怪物挣着头去咬他,“我要撕了你!”

周解语根本没有考虑到他这冒死行为的后果:“所谓冒险,就是把自己置身危险,去感受生命转瞬即逝的那种渺小,人类一直都很渺小,动不动就会伤心,就会失去,就会一无所有,但这也是人类可爱的原因,为一件值得拼命的事去冒险,为一个值得冒险的人格去冒险,我喜欢这样。”

他还乐在其中了。

黑色的水面突然从远处划出一道水线,就像鲨鱼的鱼鳍割开水面,一股庞大深远的气息开始从远处过来。

怪物察觉到了这种东西,它突然脸色大变,像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使劲往后挣扎着身子。

“不不不!你不能跑!”周解语喊,“王子玉不需要你!你也不能继续毁掉一个自由的人格!”

周解语直接跳上怪物的头顶,他居然用脚蹬住车门,然后用手拔住怪物头部想要将它拔出列车!

“睁开眼睛好好看着!你以前的罪恶来找你了!”

怪物惊声大叫:“放开我!你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你想去死,你和我都会去死!”

平静的水面掀开一股圆形的波涛,一个潜伏在水下的东西睁开凝视死亡的眼,裹挟着深埋在恐怖规则最深处的恐怖,它像一个海洋里最具威胁的捕食者,像一只鲸鱼,却是浑身漆黑。

这片水面似乎并不属于“里面”世界,不是王子玉所知道的景象,它来自于一种更加神秘的事物,关于一个传说。

传说最高的天上和最深的地狱都有一片海水,无数灵魂溶解在时空中,流淌了万万年的时间,才会变成这片大海。

是的是的,它来自死亡。

死亡之鱼舞动身体,来拿走它想拿走的。

一张将近两米上下的巨口向着他们扑过来,腥风大作,吼叫之声震彻耳膜,口里锯齿般的牙如一排排研磨骨肉的粉碎机,这东西口器里竟然有几十排的密集牙齿!

周解语见势起跳,抓住车门的上边。

死亡之物咬中乱叫的列车长脑袋,牙齿细密地刺进它的皮肤,然后被倒卷着往死亡之物的胃里吞咽。

它奋力挣扎,直如鳄鱼嘴下的猎物,越陷越深。

最终被拖进那片深渊一般的海洋,水下冒出大量的气泡,不多时,也沉寂了。

周解语跳回车厢,看着这片水面,却什么都不能看见,他感到一种来自内心的平静,但是这种平静下,是死亡之物密集繁杂的生态区,黑色的不透明的水底,藏着无数死亡之物,它们静静等待,等着下一个无知的人过来。

突然平静的水面下浮现出一双眼睛,那死亡之物又回来了。

周解语歪了歪头,与它对视。

但那东西突然开口说了句:“死亡不是终点,没有人可以安静沉眠,你被世界意志欺骗了,去寻找吧,我在死亡的尽头等着你。”

“什么?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周解语喊。

但那个死亡之物并未回话,它重新沉下去,再没有踪影。

那东西肯定认识自己,或者说,它活着的时候是认识自己的,它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它想让我调查什么?世界意志又怎么可能欺骗我?如果说死亡也需要怀疑,那万物生灭的规则难道都是假的?这太不可思议了。

重新回到车厢的周解语决定还是先处理好最近的事,他看向王子玉,然后举起手跟他打招呼:“你好。”

王子玉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的秘密了,你自杀了对不对?”周解语一拍手,“你想考上好的大学然后拜托自己那可悲的父母,但是没有考上,你跪着求他们再给你一次机会,于是复读一年,这一年……你仍然没有考上,所以你决定,没考上就自杀!”

周解语很是自信自己的猜测:“所以我也知道了你为什么想杀掉余小叶,因为他是保送生,因为你想考上那所大学!你觉得如果王子玉死掉了你就能有那个名额了对不对?”

“你愿望的‘外面’是想要考上心仪的大学,但‘里面’的意思确是杀掉王子玉对不对?对!但也不完全对。”周解语看着王子玉,笑了笑,“每个人都会有这种念头的,只是你的更大一些,所以这值得原谅,而现在的站在我眼前的这个‘你’,其实不是‘外面’而是里面的里面,因为这个‘你’怀着一颗向往救赎的心,当我看见警察的时候就知道了,你通过这几位上车的乘客分别向我转述了你的过往,现在和将来,你不想将来成为罪犯,你憧憬正义,憧憬成为救赎别人的警察,同时也在向别人大喊,你再喊救你,你希望被人拯救,所以你找到王子玉,培养感情不单单是利用,更是为了让他救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