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疑2021 > 正文
48. 通知
作者:80不惑  |  字数:6587  |  更新时间:2021-08-27 22:10:20 全文阅读

饭店,包厢内灯光明亮,照如白昼,圆桌上山珍海味、玉盘珍羞,坐席上两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喜笑颜开,好不热闹。

就看一方不断地起身举杯敬酒:“霍厂长,请!”

“哈哈……客气,客气……”阿心感觉不知是自己多疑,还是怎么的,现在的体态好像变得年轻了不少,说话声音也底气十足——这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

似乎前几天还在公司里忍气吞声、低头哈腰,但这会却是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股强烈的自信——天呐,记得以前的自己好像就是这样啊,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不,或者说是什么时候开始失去的,阿心突然觉得有一段记忆模糊了……

但即使是头脑清醒的现在,也架不住大杯、大杯的敬酒,眼看自己脸上发烧、酒劲上头,阿心立即放下了酒杯,身体往后一靠,举起左手,缓缓摆动,喃喃说道:“不行了,不行了,喝得太多了,喝得太多了……”

对方大笑:“哎,这点酒怎么够呢……待会还有其他活动呢,哈哈……”

“真的不行了……”阿心也大笑回复,“你这把我灌醉了,余兴活动还怎么开展呐……”

对方一听,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立即放下酒杯,开始举筷往阿心的碗里夹菜:“是啊,是啊,还是霍厂长脑子灵光,真是年少有为啊,来来来,多吃点菜,解解酒……”

“哎……少来了……”就这还脑袋灵光,年少有为呐?不就是想取代现有供货商给我们工厂供货嘛,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阿心不管酒醉还是清醒都不喜欢听奉承话,尤其是那种一听就很假的奉承话,于是,单刀直入,“不就是供货的事情嘛,只要质量价格都有优势,肯定有机会的嘛……”

“啊……哈哈……”对方的那位供货商代表听得有点尴尬,但马上继续附和道,“是是是……还是霍老板说话实在……”

“实在啥呀……”阿心摆摆手,该谈的都谈了,现在也酒足饭饱了,差不多该动身了吧,然而,对面的供货商代表却站在原地没有挪步,而且始终面带微笑拿着筷子,嘴里不断地重复着:实在、实在、实在……

唔?什么情况?这人……阿心定睛看了看供货商代表,怎么回事,这人怎么变成复读机了,还有这面容表情……怎么感觉像影像定格一样没有变化了?

“喂……”阿心顿觉奇怪,起身走到供货商代表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老兄,你怎么了?”

可是,对方还是两眼发直,表情依旧,口中继续重复同一个单词——不会是中风了吧?阿心想想不对,中风的话,人早就倒下了,怎么还会是这种状态,再看看四下无人,于是伸出手,轻轻拍击对方脸颊。

“喂,喂,你没事吧?”

拍了几下,对方不但没有反应,重复的话语反而变得越发低沉,而且速度还越来越快,最终,居然变成了一种极其诡异的杂声。

怎么回事?这声音——怎么变得如此刺耳?停下,快停下!阿心双手紧紧捂住耳朵,却丝毫没能减轻自己的痛苦,他感到头晕目眩,天旋地转,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之后,他又努力想重新站起,但不知为何,居然感到有一股无形压力把自己压得死死,动弹不得,再看看周围——渐渐地,一切都在坠入黑暗,隐约中又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用着蔑视的口吻发出了如钟经理一样的声音:“傻子,你就是个傻子……”

“啊!”阿心瞬间从噩梦中惊醒。

天呐,原来刚刚是在做梦……阿心缓缓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是躺在一张床上,再看看天花板和四周——都是白色的。

我这是在哪?刚刚想起身,才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吊着点滴——我这是在医院吗?怎么来医院了?诧异间,病房门一开,进来一位换药的护士,看了看睁开眼睛的阿心,略有些吃惊,但还是很平静地走到病床前替阿心更换了点滴药水。

“护士……请问我这是……”见此情况,阿心忍不住主动询问,然而,此时的他发现自己的嗓音很是嘶哑。

“你因为昏迷被送到医院。”护士也没有停手,便换药水边做回答,“你先别动,我去找医生过来。”

就这样,护士匆匆离开了,只剩下一头雾水的阿心躺在病床上七上八下——我昏迷了?天呐,想了想,之前不是还在参加那个倒闭客户的大会吗,怎么会……中间发生了什么?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正想着,病房门再度打开,一位中年女医生带着听诊器走了进来。

“医生,我这是什么情况?”阿心一见医生,立即整了整嗓音,迫不及待的发出了询问。

“你醒啦……”医生虽然戴着口罩,但从声音中听得出一丝喜悦,她走到阿心面前,十分温和地说,“你知道吗,你是因为血糖过低导致人昏迷不醒,被你单位的人送到医院了。”

“啊?血糖过低?”阿心一边接受医生的身体检查,一边抓住机会继续问道,“我……怎么会血糖低……我以前可从来没出现过这情况……”

医生并没有立即回答,但在检查的间隙中还是开了口:“还没这种情况呢,你可是昏迷了一整天了,你们上班也太拼了吧,光惦记赚钱,连命都不要啦?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哎……医生是略带调侃,但却刺中了阿心的内心,要钱不要命……可我现在只是在求生存呐……等等,阿心突然注意到一个重要信息——一整天?昏迷了一整天?我的妈呀,阿心瞬间慌了神:“一整天?天呐,那……那我的东西……”

“都在呢,都在呢……”医生指了指床边的便利柜,“放心吧,你单位的同事都不错,都帮你拿来了,当然了具体是否有缺失,这个我们可不知道,你同事拿来多少,就在柜子里摆放了多少……”

同事?不对啊,阿心看了一眼那个柜子,难道我已经被送回来了?这么说,钟经理他们已经知道了?还想继续提问,却被医生要求张嘴测量体温,无奈只能口含体温计看着医生离开。

要不就乘现在看看柜子里有些什么东西吧?希望自己的物品没有遗失,阿心略加思索后,便用手试探性地撑了下床边,感觉手上有点力气后,就开始缓缓坐起,并慢慢挪动身体,直到双脚着地。

看来还行,自己的恢复能力还是不错的嘛!于是,阿心蹲下来打开便利柜,首先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衣物被叠放整齐放在柜内,上面还有一张纸条:

霍先生,非常抱歉,我公司的业务原因给您带来了如此大的不便,现在我司已经呼叫了救护车把您紧急送到了医院,一切费用均由我司承担,请不必担心。

您随身所携带的公文包等贵重物品以及衣服等均已放置在医院的该便利柜中并已和医生护士打好招呼,如您身体康复,以及还有其它需求,请及时与我司联系。

再看看落款——就是那家开大会的工厂,不过,那个联系人的名字和电话倒是没见过,应该是现在的接收方吧。正想着,外面脚步声传来,阿心立马一个翻身重新在床上躺好。

病房门一开,医生再度进来,取下了阿心口含的温度计,仔细看了看。

“非常好……”即使隔着口罩,也能从医生的眼神上看出她那满意的微笑。

哦?看来自己真的恢复了?那差不多得赶紧回去复命了,想到这阿心便开口问道:“医生,那您看看,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想什么呢……”医生立即打断了阿心,“你虽然恢复得不错,但还不足以马上出院,还需要静养!”

这……阿心不由眉头一皱,立即问道:“那您看我还需要待几天?”

“这个可不好说哦!”医生拍了拍阿心的肩膀,“你现在还有点虚弱,需要再观察一段日子……”

“啊?”阿心瞬间叫了起来,“不行啊,医生,我得赶回去啊,这样的话老板非开了我不可!”

医生慢慢锁起了眉头,语气中略带了些不满说道:“……什么样的单位啊,员工都住院了,还要开除?这也太不人道了吧?符合法律吗?”

“不不不……”阿心连忙辩解道,“毕竟事发突然,我总得给单位一个交代,对吧……”

“哎哟……”医生打断了阿心,用略带嘲弄的口吻说,“倒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好员工嘛,看来老板平时对你不错吧……”

老板对你不错,哎……这句话再次刺中了阿心的心窝,正打算解释,病房门一开,走进一人,看着有点面熟,阿心仔细想了想,这位不是那个主持会议的工厂代表吗?

“哎呦,霍先生,您醒啦!”工厂代表看到阿心已经苏醒,不由眼睛发亮,立即快步走到床头,一脸殷勤地不断说着,很好、很好。

此时,医生也差不多要起身离开,看到工厂代表到来,便把嘲讽转移到了对方身上:“我说你们这位同事可真敬业啊,才刚刚醒来就想着要复工呢,你们老板可得好好奖励奖励他哦!”

然后,又扭头对阿心笑道:“不愧是好员工啊,你们单位把你送到医院后,还有专人来看望,昨天也是这个点来,今天也是这个点,可真够准时的,应该都是大公司吧……”

工厂代表听罢哈哈大笑。如此,在送走医生之后,这位代表坐到了阿心床边,用非常亲切的话语询问阿心现在的身体情况,并请阿心放心,有关正常的医疗费用,都由他们公司负责,还询问有没有看到他留下的那张纸条,上面留的是他的联系方式,可以随时与他沟通。阿心明白这位工厂代表的背后是那位氪金洋葱头,因为自己是在他们厂内开说明会时晕倒的,又时值公司老板新旧更替,此时他们希望的是稳定,而不是节外生枝。

即便如此,阿心也没想着要多贪点免费医疗的便宜,现在的他归心如箭,然而工厂代表却是不断劝说他再留院观察,最后无奈,阿心只能答应再住一天,但得先和自己的老板联络一下,如此才与对方达成一致,待到工厂代表离开后,阿心赶紧翻出手机,直接拨向钟经理。

不知道老大会怎么处置自己呢,忐忑中电话拨通了:“喂,是老大吗?我是阿心啊……”

然而,电话那头没有传来任何话语……是信号不好吗?阿心迟疑了一秒钟,但还是继续说道:“老大,不好意思啊,去工厂那里开会,这个身体不争气住院了,没来得及汇报……”

“我已经知道了……”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钟经理的声音,“你人没什么事吧?”

“还好,还好……”这还是头一次,老大还来关心下我这个下属了?而且说话也没有那么强势,不过,自己说话还是要小心!阿心想了想,马上补充:“不过,老大,这次真的不好意思,那家客户老板是跑路了,换了新老板接手……”

“都知道了……”钟经理还是一样的语气,打断了阿心。

都知道了?难道说工厂方面已经和钟经理他们联系过了?正在阿心的诧异间,钟经理又说道:“你住院后,工厂的人和我们联系过了……这样吧,你身体还行吗?还行的话,就先回来吧。”

原来如此,正如自己所料。而说到出院,正好老大也开口了,算是与自己不谋而合吧,于是,阿心便把自己的情况大致说了下,并提出自己打算明天出院,回来复命,钟经理二话没说,一口答应下来。

真是够意外的,直到出差前,这位老大不是一直说话张扬,气势凌人,还没事喜欢整人,尤其整自己的吗?怎么今天电话里说话倒是好好的,也许是因为自己工作中晕倒住院,也让他产生了些许体恤之情吧,那样也好,也许这件事之后自己团队的气氛可以变得融洽一点呢,阿心一边思考着,一边开始为出院做准备。

第二天,尽管主治医生意见很大,但阿心还是在工厂代表的陪同下办完了全部出院手续,踏上归途的那一刻,阿心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家了!真没想到,这次居然会住院,看来自己是得加强锻炼了!另外,这次回去汇报工作,钟经理真的会继续保持那种态度吗?好反常,该不会是暴风雨前的寂静吧……想到这,阿心有些忐忑不安,没办法,业务上,客户的事实情况就是如此,何况他也知道了,到时候只能看自己能不能过这个关了,毕竟人家是领导,我们自己说了不算……哎,记得自己曾几何时也当过个小领导啊,那时自己也风光过啊……对了,好像自己在医院醒来前做了个梦,那个梦好真实,好像自己以前……

哎哟……阿心突然又感觉头皮发麻,眼晕目眩,宛如大脑缺血的样子,是太累了吧,毕竟自己是提前出院的,估计这一颠簸又让身体不舒服了……算了,自己再怎么想也没办法改变现实,还是先考虑下自己的身体健康吧,阿心边如此思考,边感觉疲劳困意涌来,不知不觉间合上了眼睛。

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喂,心哥……心哥……霍心!”

“啊?”阿心突然回过神来,再看自己居然已经坐在了公司会议室里,对面的是钟经理和公司的外籍总经理,以及军官三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分神了……”也许是本能,看到领导在座,阿心连忙打招呼。

还好,两位领导没有多说什么,除了钟经理脸上露出了一点嫌弃的表情,但还是感觉气氛有些特殊,另外,军官这家伙怎么也在?对哦,人家是头了,不过,说实话,有高级经理级别的领导面谈或会议,居然还能让这家伙也有一席之位……恐怕还是钟经理硬拉进来的吧……算了,与其自己暗想猜忌,不如先想想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总经理也出面了,到底要和自己谈什么……但是,此时阿心感到更诡异的是——自己怎么就突然来上班了,还突然出现在会议室里,记得之前最后的记忆是离开了医院,那后面呢?自己没有回家吗?应该不会啊,可怎么会一点记忆都没?

“你身体没事吧……”总经理开口了,他面色严肃地看了看阿心,用外语说道,“你这次也辛苦,都住院了,看你精神好像还没完全恢复……”

“还行吧……”阿心暗暗掐了自己一下——不能再分心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开始吧……”总经理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纸,看了一眼,又把视线转回阿心,“霍君,由于你的业务管理失误,导致公司蒙受损失,因此,公司认为你不再适合从事销售工作……”

什么?阿心瞪大了眼睛,差点叫了出来,我这试用期才过了没多久,就要被开除了?而且这个客户不是钟经理找来的吗,我只是跟单啊……

“为此,公司决定把你迁至工厂,负责业务工作。”总经理再停顿了一秒钟后,突然又把话接上了。

老总,我的老总啊,你是故意说半截的吗?阿心瞪大的眼珠这才渐渐恢复了正常,感情我这位总经理喜欢说话大喘气啊,或者就是想摆下官威?不去管他了,总之,没有被开除还算万幸,想到这,背上都有点湿了的阿心暗自长出了一口气。

“这个是正式通知,你看看,没有问题就在上面签字。”总经理把手中的通知文件递给了阿心。

阿心双手接过,仔细一看,文件上不仅有通知,还有自己去的工厂信息,以及自己的薪资待遇——郊区工作,降低百分之四十!

这……阿心看到文件上的核心内容时,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个……我该签吗?

“签吧,蛮好了!”一直沉默不语的钟经理突然开口,用中文对阿心说道,“你知道吗,以你犯的错误,是可以开除的,多亏了我帮你求情,你懂吗?”

他说的时候,还故意将眼神微微向边上的总经理瞥了一眼,似乎是暗示,现在的内容属于我们之间的机密,还好总经理不懂中文,你自己心里知晓即可。

“是啊!”军官也立即搭腔,用着浓重的口音和市井的语气说道,“你知道大哥为了你个傻子操了多少心吗?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啊?”

别人说也就算了,你个马屁精、狗腿子有什么好叫嚣的,阿心平时就烦这种溜须拍马之人,而且军官还是那种低俗的溜须拍马之人,进单位以来,这个屡屡挑衅,针对自己,之前只是为了这份工作,才几度忍让,而现在呢,虽然自己是有点差池,但主要责任实际是钟经理啊,自己这次真的是背黑锅啊!搞了半天自己不顾身体情况,提前出院,到头来就是为了这个决定?难怪钟经理电话里的态度极度反常……阿心心里越想越不顺气,再看看军官的那副嘴脸,心想还忍让他干嘛?于是,头向军官方向一转,眼神瞬间凌厉,冷冷地说了句:“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满?”

意外的是,军官说完之后就一直扭头看着侧墙,似乎在尽可能的回避阿心的目光。也许是总经理通过察言观色发现了现场气氛的微妙变化,又开口说道:“考虑到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这次的决定已经是按照最宽大的方式处理了,也请你理解下公司的立场。”

哎,总经理的话比那个狗腿子是好听点,但也就那么略微一点点,再看看手上的这份通知,阿心知道一切已是既成事实了,怎么办呢?现在全球经济都不好,目前也不是求职旺季,即使旺季,自己的年龄问题……哎!签吧!不就是去郊区嘛,现在交通便利,到处是地铁,再说自己可以租房啊,郊区的租金肯定比市区便宜,而且去了工厂,至少……可以少看那两个人的嘴脸了吧……阿心思考再三,最后,抿了抿嘴,皱了皱眉,终于拿起了笔——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眼前先把这份工作保住,至少比开除又到回家坐吃山空强,之后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机会,伺机而动吧!

唰——唰——大名签上,阿心把笔往桌上一摆,又将文件转了一百八十度,单手往总经理方向一送,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

会议室里沉默了几秒钟,总经理看完了阿心的签字,对钟经理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

于是,室内的中方人员都起身打算离开,这时,总经理突然开口说道:“霍君,麻烦你再留几分钟……”

唔?阿心带着诧异重新落座,待到另外两人离开并关上会议室大门后,总经理一改刚刚的严肃,以一种邻家大叔的语气对阿心说:“其实,我知道这次的主要责任不是你,所以尽管你们部门提出了处理意见,但我还是想办法把你保下来了哦!”

啥?刚刚是钟经理号称自己帮我求情,保留了我在公司的一席之地,而现在这位总经理却又说是他保的我,而且都是暗示对方打算开除我,你们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啊?

看着一脸迷惑的阿心,总经理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我们聊聊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