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疑2021 > 正文
19. 信息
作者:80不惑  |  字数:3508  |  更新时间:2021-07-24 20:31:06 全文阅读

董事长继续借着酒劲和女同事搂搂抱抱,推推嚷嚷,不时爆发出刺耳的喜悦笑声,宛如战时神剧里的某些场景再现,但在另一个角落,时间宛如凝固,面对钟经理犀利的目光,以及军官、程老板冰冷的眼神,阿心的鬓角流下了冷汗。

没想到,从没想到过……只是一次正常的公司内部活动,只是一次总经理正常的邀请,为何会被自己的直系上司如此在意……好像自己是做了什么作奸犯科之事,正在接受警方质询似的……

“没……没说什么啊……”阿心在诧异中,慢慢开口,虽然通过一个多月的接触,阿心对自己部门的成员已经有所了解,但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其实只是管中窥豹,现在看来,平时的插科打诨,戏谑低俗,只是他们的冰山一角。

钟经理没说任何话,只是又咪了一口酒,继续面无表情的看着阿心,好像在等待着阿心的后续补充,此时的他,瞪着溜圆的眼珠,习惯性的用半侧脸看着阿心,使他的眼睛明显呈雌雄眼,大小不一状态,还真别说,这张脸,进单位以来,阿心还是第一次见到。

“就是随便聊聊,没有什么特别的……”阿心想了想,觉的自己明明就是光明正大,为何现在要被当作贼似的,再说今晚又是酒局应酬,又是外出找店,购买熟食,熬到现在,大脑早就处于半晕状态,几小时前那些闲聊的话,哪里还记得住,再留神看了看军官和程老板两人,前者冷眼斜视着自己——还真是紧跟领导,这时候,连看人的腔调都是一致的,后者完全相反,才与自己一对视,就马上避开目光,低头嚼着手里的肉块,但阿心看得到,程老板再低头是时,眼珠悄悄转了转——果然,这小子才是最有心机的。

钟经理继续喝了一口酒,还是斜眼看着阿心,两只大小不一的眼睛里透着幽暗的光芒,好像认定了阿心与总经理之间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那他到底是想如何呢?阿心百思不解,但也知道自己没做什么亏心事,辩解过多,反而适得其反,干脆保持沉默,与钟经理对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毕竟是下属,还是避免表现得太过激进,所以仅几秒钟后,阿心急中生智,找到了一个缓解气氛的契机——他快速伸手拍了下程老板,以玩笑口吻说道,自己忙了一晚上,还没尝过熟肉的味道,于是,边说边从程老板那里夺了一块碎肉往嘴里一扔,边嚼边称赞自己买的熟肉味道如何鲜美,再马上拿起一块,向钟经理面前一递:“老大,你吃过没?也吃呐……”

“我尝过了,味道不错……”看了看眼前的肉块,钟经理终于发声了。

“这个味道还可以吧?”阿心顺势展开话题,企图破解当前局面。

“我这个部门,都是靠兄弟之间互相照应着的……”钟经理并没有接续阿心的话题,而是缓缓的打开了自己的模式。

也好,至少场面不会想刚刚那样尴尬了,且听听看,他到底想表达什么,阿心边思考着边集中注意力,聆听自己上司教诲。

就听钟经理用着嘶哑的嗓音,缓缓的讲述了自己如何一个人奋斗,如何得到当时总经理的赏识,经过多年积累,自己终于可以独立开拓业务等等……等等,真的得等一下,这套台词,怎么感觉似曾相识啊?不是在之前的出差时已经说过了嘛?老实说,今晚嗨得这么晚,你嗓子都哑成这样了,就别再浪费口舌,把别人已经知道的事情,再重复来,重复去了,听的人也累啊,阿心本来就疲惫不堪,再加上听了半天又找不到钟经理说话的重点,而身后又是董事长和几个女同事的嬉闹,噪音噪声此起彼伏,宛如无数蚊蝇,围绕周身,久久不散,搞得阿心头脑发胀,昏昏欲睡,可又得强打精神,努力支撑,为了不给上司挑出毛病,阿心只能悄悄掐自己大腿,即便如此,还是控制不住两眼皮打架。

“钟君!”董事长突然高声一吼,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同时惊走了阿心的困意。

钟经理一个箭步,窜到董事长面前,董事长亮了亮自己的手机,看来他刚刚应该接到了一封工作相关的电子邮件,内容可能比较重要吧,使得钟经理看后,也沉默了半响,随后表情严肃的又和董事长说了几句,好像提到了公司资金,信用程度等等问题,但声音过轻,阿心看了看身边的军官和程老板,他俩现在低头不语,埋头吃肉,一副完全事不关己的样子,当然,实际他们肯定是在侧耳聆听关键信息,阿心心里冷笑了一下,而自己因刚才的情况,自然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听取上司的对话,于是,和这两人一样,甚至做得还过——始终保持自己原来的坐姿,以彰显自己安分守己,非礼勿听,不过,良好的外语基础,还是让他能抓听到一些关键信息。

“心哥,过来下。”正听着,钟经理把脸转向阿心,要他过来,阿心不敢怠慢,马上赶到,这次钟经理正面面对阿心,表情严肃的说,“那家客户的信用调查报告出来了……”

等等,这么没头没脑的开口就来,我怎么知道在说哪家客户啊?但结合刚刚的情形,好像不太适合提出询问,否则起码要被老板挑理,说自己工作不认真,没办法,只有靠自己努力来思考了,于是,阿心不得不一边聆听上司关于那家客户的资产评估,行业评估等信息转述,一边再结合现有的信息去分析老板说的到底是哪家客户,终于,老天保佑,在暗暗分析了几分钟后,阿心终于明白自己老板现在说的是上周去出过差的那个工厂,也就是今天白天销售会议上钟经理提到的那家新客户。

哎,还好自己脑子还没迷糊,但以防万一,借机再确认下吧,于是,阿心瞅准时机,在钟经理提到该客户资产信用方面,还没达到顶级时,插了一句:“不会吧,我们上周去出差时,看他们规模不是很大嘛,就这都没被评到顶级信用?”

“不不不……”钟经理并没表现出异常,而是正面回复道,“他们那个规模不算真的大,在行业也就是中小水平……”

哟呵,自己连猜带蒙还蒙对了,阿心暗中长出一口气,算是涉险过关,既然过关了,那就仔细听听老板的要求吧。

就听钟经理说道:“现在这家公司的资产信用调查报告已经出来了,虽然没想象的好,但生意还是可以做的,你明天一上班,就和他们的窗口联系一下,问他们要些公司证照副本的资料,然后在我们的系统上建一个账号。”

“哦……”阿心皱了皱眉头,“老大……这个建立客户账号的工作,我还没做过……”

“这个明天叫大姐教你。”钟经理马上给了大姐一个眼神,大姐马上走过来,钟经理便对她说,“明天,你教下心哥如何建立账号,好吧?”-

“哦?那个工厂,算是要开始做了?”大姐表情严肃地问了句。

“是的……”钟经理答复,然后又与大姐说了些和这个客户公司相关的话,但在一边的阿心却没完全听懂,自己分析了下,好像牵涉到了和那个客户相关的一些商务以及人际关系,似乎在这笔业务的背后,还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而且之前觉得大姐明明就没管过这个业务,但现在听起来,她却好像知道的远比自己想象的多,也可能是自己刚刚进单位,而他们这个团队早就开始与该客户接洽了吧,不过,想起上周出差时,自己看到的情况,看来这里面的水,很深呢……但是,话说回来,自己就一个打工的,无职无权,连试用期都没过,想再多又有何用呢,不如就先好好干吧,毕竟有了业务,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

而且,现在这笔业务已经给阿心带来了最实惠的好处——董事长因为有了工作邮件,立即收敛了嬉笑宣泄状态,和钟经理嘱咐了几句,就提出可以散了——哎哟,妈呀,谢天谢地,总算等到这句话了,阿心内心一万个阿弥陀佛,看来不管怎么说,人家董事长工作上还是丝毫不含糊的,你看,都这么大年纪了,即使深更半夜,只要一接到重要工作,立即就能转换状态,这点还是值得敬佩的!

阿心边想边和拖着疲惫身心的其他同事们三三两两走出了酒店,在优先让女同事们先坐上出租车后,钟经理又开始了说教模式——说实话,阿心一开始根本没注意到上司是在对自己说话,因为这个时候,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替老板打车上,只觉得钟经理的嘴巴一直没停,隐约好像听到个别单词,比如他和董事长关系如何,总经理是什么时候来华赴任等等,其实,这些对阿心一点都不重要,尤其是现在,拜托,您精神好,我可没那体能,您就别像个唐僧一样唠叨不停了,求您了——阿心虽然在叫车过程中,时不时地微笑面对上司,但实际内心是奔溃的。

不过,好在这时出租车停了,军官和程老板一如既往地扶着自己的顶头上司上了车,虽然还是只留下阿心一人殿后,但此时,阿心的内心是欢呼雀跃的,毕竟可以一个人清净清净了,而且最高兴的是,接下来有真正的具体工作任务了,这年头,凡是个打工的,都不敢轻易让自己停下来,停下来,就意味着太空,太空就代表没有工作好做,那么其结局——已入不惑之年的阿心这些年一直在经历经济低迷,行业不振之殇,其给自己身心带来的刺痛,岂是一两句话就能概况的……

一步步向前走吧,当阿心也坐上出租车,踏上归途时,他长出了口气,现在再回想下刚刚叫车时,钟经理那喋喋不休的说教内容,把那些听到的碎片整理下,他得出了一个惊人信息——现在的直系上司钟经理与公司现地一把手总经理关系不和!

哎,难怪总经理在餐会上,会特意要求自己坐在身边,而钟经理又特别在意这个举动,看来双方都在暗中博弈啊,而棋子却是——自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