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疑2021 > 正文
18. 夜宵时分
作者:80不惑  |  字数:3786  |  更新时间:2021-07-23 21:15:38 全文阅读

单位集体晚宴大约在十点后结束,但后面就如阿心的预料那样,钟经理果然要求自己部门的所有人员一律不许离开,因为他还要专门为董事长进行第二场酒会,他的口号就是,董事长想嗨到几点,我们就陪到几点,不要说什么位置距离,只许接受,不许推脱!

得,今晚又得熬通宵了,阿心略微皱了下眉头,没办法,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自己自然得服从安排,不过,意外的是,当钟经理主动上前,殷勤相邀董事长赴第二场酒会时,董事长虽然非常高兴,但还是认为,今天一路鞍马劳顿,不宜走得太远,想直接回宾馆休息。

钟经理不愧是社会人精,董事长话音刚落,他马上就想出了应对方案——那就直接陪董事长回酒店——哎哟,要这样的话,今晚不是可以轻松回家了嘛!阿心心中暗喜,于是紧跟队伍,积极参与,甚至一度还走到董事长旁边,与他聊了几句,董事长倒是意外的和蔼,没什么太大的架子。在路上,还遇到两个同路的女同事,在钟经理的“热情”要求下,两位女同事也半推半就的加入了陪同队伍。

就这样,前后八人进入宾馆,在只能容纳两人并肩而行的通道上鱼贯而行,走出了浩浩荡荡的气势,然后又挤进了一间大床房,三三两两地把各自的公文包、挎包放在能找到的空地上,阿心正暗自琢磨何时可以撤离,钟经理已经发话,程老板出去买酒,阿心负责出去买点熟食小吃。

啥?没听错吧,都这个点了,还要喝?董事长刚刚不是说要早点休息吗?而且这个点出去买熟食?我上哪去找啊?阿心不由面露难色,但看到程老板已经快速行动起来,自己也不甘示弱,立即跟上,进入了电梯。

这时阿心一看电梯内,也没其他人,就悄悄问身边程老板:“程老板,老大说的熟食,是指?”

“就是下酒小菜。”程老板倒没含糊,直接脱口而出,“就是随便选点火腿肠啊,牛肉干什么都行。”

“哦?没讲究?”阿心问道。

“放心吧,都这个点了,谁讲究啊。”程老板回答,“我跟你说,就是些‘狗东西’。”

“哈?‘狗东西’?”阿心都禁不住笑道。

“对,对,就是狗吃的东西,保证人吃不死的。”程老板边说着边出了电梯。

看来,程老板也带了情绪,果然钟经理这做派,也不是每个人都赞同的,但同样,身为马仔的普通员工也只能忍气吞声,最多偶尔人后发发牢骚,其他也别无他法,阿心一边想一边走出了旅馆。

深夜里,原来车水马龙的主干街道,现在黯然幽静,甚至没有什么生气,让人有置身于异度空间之感,仿佛平日里,自己的所见所闻都是一个幻丽的彩泡,只有在夜幕之下,才能看到真实,一种诡异的真实……

阿心看着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的马路,一时没了方向,虽然有程老板提点,具体什么类型的熟食有了,但这深更半夜,我上哪去买呢?干脆就在外面转两圈,回去就说大半夜商店都关门了,我买不到东西吧……不行,就今天看,钟经理是个为了自己面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尤其又是在董事长面前,如果自己就这样空手而归,岂能被他所容,怎么办呢……对哦!阿心急中生智,想到刚刚来宾馆的路上,经过地铁车站,那里应该还有点市口吧,虽然有一小段路,就试试看吧,于是,一路小跑,跑到了地铁站。

地铁站四通八达,连接各种地下商圈,平日里商品琳琅满目,往来顾客川流不息,但这会寂静无声,光影黯淡,看来即使是体现“夜经济”的地铁商圈,也没法支持到深更半夜呐,阿心不由皱起了眉头……等等——转了一圈,一无所获,就在自己几乎要放弃的时候,阿心突然注意到在一个不起眼的拐角处有着微弱的灯光,也许那里还有个商铺在通宵营业呐,想罢,他立刻加快速度,奔了过去。

果然,苍天不负有心人,确实是有一家商铺还在营业,而且还是一家销售火腿、香肠类的熟食店——太棒了!阿心几乎要喊了出来。

“你这……熟食……怎么卖?”阿心顾不上喘气,抓紧时间开始采购。

“我们卖的是这些……”营业员是位微胖,带着外地口音的中年妇女,面对阿心上气不接下气的急躁,她却是面无表情,节奏缓慢的抬起手,指了指墙上的火腿。

一只火腿标价四百八……我的妈呀,这个即使我买的起,怎么带过去啊,阿心急忙摇头:“不不不……这个,太大了……有加工好的吗?”

“我们可以把它切碎……”营业员还是慢条斯理,一字一顿的回复。

“额……”阿心不禁额上划过三条黑线,这位是多想把这整只火腿卖掉啊……要不再去别的店铺?可这深根半夜的,能找到这个店已经很不容易了,再找还不得找到天亮了!嗯……还是再交涉下吧,来都来了,不要就这么放弃,于是,他又开口,“师傅,我这要吃的人没那么多,就几个人,你有其他的吗?哪怕是你平时切肉加工后的碎肉也行……”

得,真的应了程老板说的那个“狗东西”了,说到这里,阿心自己都觉得好笑,但没想到的是,营业员居然回答:“有的……”

哇啊,谢天谢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就来它个三斤吧,其实到底要多少份量才够,阿心自己心里也没数,现在他只根据自己大脑的第一反应作出参照,而他的第一反应是——《水浒传》里的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三斤,三百多……”营业员稳稳当当地把碎肉包好,再往电子秤上一放,液晶屏马上显示了总价。

“三百多……”阿心瞪大了眼睛,好好看了看,“怎么这么贵?”

“因为,我们卖的是火腿肉……”营业员还是那样不惊不忙地回答。

阿心再次皱起了眉头,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算了,咬咬牙吧,也就偶尔这么一次,何况……兴许领导一高兴,还会允许自己把这个报销了呢……嗯……阿心经过快速思索后,下定决心,张开嘴巴,斩钉截铁地说道:“给我——还是来一斤吧……”

是的,就现在的单位,尤其是自己部门的环境看,还是不要有太多的幻想,自己也是替别人打打工,赚点固定工资不容易,但现在的这个公司,工作已经占用了太多的私人时间,就没必要再让自己倒贴太多的金钱吧,阿心边思索边支付钱款,接过包装袋。

那位营业员也满奇怪的,从头到尾,她都波澜不惊,没有半点表情,搞得像个机器人一样,哎,说到底,大家不都一样嘛,都是打工的命,为了生活都得被迫工作到深更半夜,阿心心中一边暗暗感叹,一边快步走出了地铁站。

嘟——嘟——,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划破黑夜的沉寂,从远到近,快速传来,阿心还没来得及回头,一辆消防车已经快速从自己身边驶过。

唔?这深更半夜的,是哪里出了事故?现在过点普通日子也都不容易啊,还是珍惜现在吧,哎……阿心看着远去的消防车,又联想到自己现在,乃至这些年的处境,也不由心生感慨,自己以前也踌躇满志,也想靠自己双手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然而,在历经多年,看清这个残酷现实之后,阿心已不再做梦,他也开始相信,很多事情,都是早已命中注定,理想这种事,还是让给那些二十出头,刚刚踏上社会的年轻人吧,现在自己已经步入中年,却还要时时刻刻,提心吊胆,考虑生计,还是先想想如何熬过今晚吧……

边想边走,也没注意花了多久,阿心终于返回了酒店。一推开门,发现里面的七个人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七倒八歪,而董事长本人却还兴致勃勃,借着半疯半醉,还拉了个女同事,抱在一起,跳着没有音乐伴奏的贴面舞,而女同事虽然紧锁眉头,却还面带微笑紧跟节奏,颇有传说中的嘴上不乐意,身体却很诚实之态。在边上的钟经理手持半瓶啤酒,躺在大床的边缘,正醉醺醺的和军官,以及早一步回来的钟老板信口闲聊,一会中文,一会外语,又一会方言,乱七八糟混在一起,反正也听不懂聊天内容,只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带着浓重酒精味道的噪音。

也许是阿心推门进来时,带来了一些新鲜空气,也或是钟经理感觉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说,十分无趣,当董事长笑眯眯抱着女同事漫步至大床正面时,钟经理一个力挺,窜下大床,然后恶作剧般的在董事长背后一推,董事长看似没有怎么留意,整个人就顺势直挺挺倒下,怀中的女同事舞伴则被重重的压在他身下,这下女同事着急了,满脸涨红,咧开大口,爆发尖叫,床上的其他人在董事长倒下的一刹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跳离,宛如猿猴,又立即爆发出轰天笑声,场面极度戏谑。

阿心见状,马上提高嗓音,叫了一声,老大,我回来了,随即,双手一抬,一包带着香气的熟肉出现在众人眼前,众人的注意力立即受到牵引,再加上嗨到半夜,腹中空空,所有人不由分说,直接上来,东一块,西一块,空手一抓,拿来就塞,须臾片刻,阿心手中熟肉只剩下寥寥无几,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非洲草原,而上司同事们那狼吞虎咽之姿,也颇具鬣狗之态,此情此景,场面真可谓壮观!

突然,阿心感到后脑被拍了一下,扭头一看,原来是董事长早已站在身后,因为动作慢了,挤不进人群,只能等众人散后再来觅食。

阿心见状,努力抑制后脑的疼痛感,尽量挤出点笑容和董事长打招呼,董事长依旧眯缝着双眼,却伸手一把夺走了整个纸包,此时,纸包上只有几片碎肉,阿心尴尬不已,下意识的跟上去一步,想询问下董事长这点份量是否要紧,但才开口,董事长转过身来,又对阿心额头拍了一下,并带有点戏谑的口吻说,叫你小子,这么晚到……

看来,这老头酒喝多了,妹子也抱了,豆腐也吃了,算是不计较这种小事了,阿心撸了撸额头,刚想找个地方坐一下,就听钟经理招呼,快点过来,一起来吃吃喝喝,而且钟经理还主动叫军长、程老板留点熟肉给自己,阿心自然欣然加入。

因为顶头上司主动招呼,军官立刻也变得亲切起来,主动递酒,主动送肉,甚至一度还担心阿心辛苦劳累为大家采购,饥肠辘辘吃不饱,干脆直接手把手将肉往阿心嘴里塞,被一个大老爷们这么对待,阿心活到不惑之年,还是人生头一遭,急忙挥手阻止,而边上的钟经理只是淡淡的笑了一声,举起瓶子,咪了口酒后,开口问道:“心哥,今晚总经理叫你坐主席桌那里,谈了点什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