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疑2021 > 正文
14. 纸条
作者:80不惑  |  字数:3725  |  更新时间:2021-07-19 16:11:07 全文阅读

“心哥,明天和我们一起出差啊,早上九点火车站出发!”隔着两个位子,军官头都没动,就这么突然来一句。

正在写邮件的阿心马上放下手中的事,立即在自己工作手册上写上一笔,同时出于习惯,口中再重复了一下刚刚军官的话:“是明早九点对吧……”

军官带着鄙夷的眼光,慢慢把头转向阿心:“你傻子啊,这话都记不住?”

自打阿心因为记忆问题的丑事被军官等人知道后,这些天以来,他们几乎天天都以此为乐,而“傻子”的称呼也马上变成了阿心的第二外号,虽然大姐曾经有过一次提出他们这样不太好,但钟经理亲自出来说话,表示这个只是在自己部门内部叫叫,就大家图个乐,并且还嬉皮笑脸的专门告诉阿心,与其被其他部门的人冷嘲热讽,不如自己部门的人先说在他们前面,这样其他部门的人也就没理由说啥了,至于自己部门的人嘛,都是自己人,都是一家人,被自家人说说,总好过被外面人说,对不?而且正因为是一家人,你的丑事也就变成了咱们部门的糗事,现在大家也是变相的在为阿心分担这份丑事的后果呐,阿心应该心存感激才对嘛!

虽然对钟经理的这个概念逻辑不太明白,但阿心知道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官大一级压死人,没办法,自己的顶头上司都乐此不疲,纵有万千怨念,也只能忍气吞声,不过,今天军官这态度,阿心有点挂不住,本以为这人有点欺生,但混熟了,也许就能和睦相处,可事实发现,这就是一个傲慢无礼,言行粗陋之人,而且搞不懂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他了,和别人说话都客客气气,和领导讲话,甚至还会卑躬屈膝,尽显趋附之态,只有和自己讲话时,完完全全的态度生硬,宛如阿心是欠债不还。而且现在还作为始作俑者,对阿心的记忆丑事冷嘲热讽,自己不是没想过反击回去,但以这么多年闯荡江湖的经验来分析,因为这个人平时和别人说话没有毛病,所以即使自己提出抗议,甚至与其发生口角,那么别人肯定没法相信这位“好好先生”居然待人接物实行了双标,而且,最关键的是,他有领导撑腰——这段时间以来,阿心看得很清楚,军官深得钟经理的赏识,他的每句话都能让钟经理眯开眼笑,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这个最晚进公司的部门新人即使与军官发生矛盾,毋庸置疑,领导肯定会偏向对方,为了平稳度过试用期,自己只有继续咬牙坚忍。相信笑话重复一百遍,再好笑也会变得索然无味,如果一百遍不行,那就等一千遍,一万遍!

但说得简单,做起来难,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没心没肺,没脊梁骨的,如果是去询问一些工作事宜,阿心也就忍了,毕竟自己刚刚来,对单位很多事情还不清楚,得去问别人,得去求别人,自己就咬咬牙忍一下,反正等自己熟悉后,就不用怕被别人嘲弄了,但现在连正常的确认,都被军官有意无意的羞辱一下,这个就有点难以承受了,阿心心说,虽然自己的事业至今不算风顺,但毕竟也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了,以前也是如此确认一下重要事项的,之前的老板,上司也从没像他这般傲慢无礼,何况这家伙也就比自己早不了多久,大家又都是平级,凭什么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

正想开口,边上的程老板倒是插上了话:“军官,心哥人家那是认真嘛……”

“是嘛?”军官的音调向上一吊,发出类似电视剧中那些净身之人的声音,“我怎么觉得他这种人就是要么脑子不好,要么就是老觉得别人在骗他呢?”

“没有,没有。”程老板悄悄看了阿心一眼,用很恳切的语气说,“你可真的想多了,军官。”

在一旁的阿心脸色严肃地看着两人,如果不是刚刚程老板还算好心,替自己解围说明,阿心真的有点忍无可忍,想不计一切的进行反击。但既然程老板开了口,这点面子总得给人家,除非军官不识好歹,还继续嘴巴不干不净,那可真要开口,反击回去了!阿心做好了“办公室一战”的准备,但是……哎,事与愿违,军官在程老板的两句话后,倒是默不做声了。

好吧,既然他不多啰嗦了,就算了,以大局为重,阿心因此继续精力集中处理自己工作。

第二天,钟经理带领军官,程老板,阿心一行坐上高铁,搭上轿车,来到了一个中小民营企业,老板看上去四十多岁,戴副眼镜,身材瘦高,一看到钟经理满脸笑容,十分客气,双方直接去了会议室,畅谈了眼下的市场,行业情况,虽然两位领导谈得很投机,但老实说,阿心并没听出有些什么实质性的项目信息,但即使如此,他还在努力的记着会谈记录,虽然很难总结出有用的信息资料。再看看一同参加会议的军官,这人不但什么都没记,反而还在时不时的摆着官腔,要求阿心好好记录。

如此“闲聊式”会谈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饭点已到,对方老板强烈要求钟经理一行去他们厂里的自建食堂尝尝美食,钟经理一个劲儿的推脱,但身体却是在不断的向前移动,直到对方老板亲手打开贵宾包厢房门,一桌鸡鸭鱼肉,外加十几瓶红酒,钟经理立即坐上座位,还招呼属下不要客气,快点落座。

哎哟,没想到又是酒局,而且还是中午,看来外企中午不饮酒的不成文规定,在钟经理那里行不通,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阿心皱了皱眉头,与军官和对方老板的属下一起落座。

接着,杯杯灌满,瓶瓶空底,真的是一两二两像漱口,三两四两不算酒,喝的众人头晕眼花,走路扶墙。

阿心本来就没有酒量,而且也不爱酗酒,因此有意无意间喝得很慢,别人一瓶一瓶的酒瓶见底,他倒是半天才一杯两杯,但即使如此阿心也已经满脸赤红,但相对比别人多一份清醒,不过,这很快引起了在场人员的注意,对方老板看是钟经理带来的人,自然礼遇有加,以初次见面,今后要互相提携为祝词,提起酒杯就是一个一口闷,阿心不得不回敬对方,但不曾想到,刚刚放下酒杯,边上的程老板突然开口说,阿心觉得刚刚一杯不够,应该再来一杯,方显大家感情深厚。

嘿!这臭小子,平时看他话不多,怎么今天就给我来这一手,我什么时候说过,又何时要你小子代替我说?阿心心里十分不快,但再看钟经理在那里兴高采烈的招呼自己快点干杯,哎,没办法,上吧!——一杯灌下。

刚刚一屁股坐下,程老板又开口说:“我们心哥还想替我们老大敬您老板一杯!”

阿心私下皱了皱眉头,但马上又硬挤出点笑容喝掉了一杯。这回连坐都没坐下,程老板就再次开了口:“你坐下干嘛,你都替老大敬了,后面的军官咋办呐,不要一一敬过吗?”

好啊!对方老板大笑,钟经理起哄,军官得意洋洋。

还没完了?现在轮到这小子来故意整我了?不行,其他事情上忍让忍让也就算了,但在酒精问题上,牵涉到了自己的身体健康,不能就这么逆来顺受,虽然自己是刚刚入职的新人,但毕竟也是在外工作多年,一把岁数了,你小子不但不给予正常的尊重,还想借机往“劳资”头上爬?——绝不能开这个口子!

想罢,阿心斟满酒杯,面带笑容,向对方老板敬酒:“我们程老板说了,代替军官得我们两人一起上!”

说完双眼一闭,在众人的欢呼下,一口气灌下满满一杯,接着,又给自己酒杯倒满,再度站起说道:“我和我们程老板还要代表我们公司敬一下贵公司!”

又是在众人的叫好中,阿心一饮而尽,再接着,阿心再以联合程老板的名义,敬对方公司的全体职员,全体工厂人员,全体食堂人员等等,一口气连饮数杯,引得在场人员连连叫好,却也吓得程老板连忙起身阻止。

“你疯啦,敬酒哪有这么敬的!”程老板慌忙抢过阿心手中的酒瓶,“心哥,看不出,你平时一直说不胜酒力,没想到喝疯起来是这么玩命啊……”

“少废话!”快速灌下这么多杯后,酒精的作用开始显现,阿心开始头重脚轻,但同时自我的约束也开始松懈,就见面红耳赤的他一反常态,将手往程老板肩上一搭:“程老板,怎么?不给面子?是不给人家客户老板面子,还是不给我们老大面子?”

“说什么呢,你喝多了吧!”程老板面色开始凝重,一边想摆脱阿心的纠缠,一边尴尬而又警觉的看着众人,还好众人这时酒劲未退,在阿心的煽风点火下,不断地跟风起哄,直到程老板放弃“抵抗”,拿起酒瓶乖乖就范……

后面的事情,阿心也记不太清楚了,唯一知道的是,当自己连连恶心,蹒跚走向盥洗室时,包厢内还在欢呼雀跃,酒精肆意。

这会可以舒坦一下了,阿心在盥洗室里把该放的都放干净,然后再双手汲水,给自己脸上连泼几下,“呼!”一声长吁,抬起头,双眼直愣愣地看着面台上方镜子里的自己,真没想到啊……现在这个单位的企业文化居然是酒文化,餐桌文化,这与往日截然不同,难道就是因为他们是做贸易的?看来今后的酒局不会少,自己的身体能否扛得住呢?

正想着,包厢那边由远到近传来了众人含糊不清的声音,侧脸一看,是对方老板,钟经理为首的包厢众人全部离席,摇摇晃晃地走进盥洗室,做了下清理,满脸微醺的钟经理对阿心说了句,五分钟后要重回会议室。

还真看不出,自己这个新上司酒量确实不一般,军官,程老板都喝得有点跌跌撞撞,他实际却还保持着清醒头脑,阿心不得不暗自佩服,想罢,马上从兜里拿出纸巾,擦拭脸上水滴,不过,刚刚泼得太湿,一张不够,那就再拿一张吧,唔?怎么没多余了?阿心一皱眉,马上在别的兜里查找了一番,可还是没有。哎哟,这可不行,多失态啊,再找找吧,乘着还有时间,阿心浑身上下又好好找了一番,最后还是没找到一张多余,却在内侧口袋里翻出了一小张广告纸条,该纸条的大部分因为曾和衣服一起洗涤而破损消磨,但剩下的这一小部分,仔细一看,还能看到上面写着某地点的地址,阿心为此都没太在意,现在外面发传单的多了,也许是之前什么时候,自己在路上无意间拿到,后又忘了扔的吧,不过,当他准备把该残破纸条扔进垃圾箱时,无意间看到,地址上面还保留着日期的信息——正是上周的双休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