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疑2021 > 正文
13. 疑惑(下)
作者:80不惑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21-07-18 17:34:35 全文阅读

“我们可是开拓部,我们的客户,月销售额不是千万级以上的,我都懒得去接手……”钟经理在会议室里挥着手势,昂着头,春风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所以,你们看看,我们这次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大的!”

然后,他专门把脸对着阿心说:“这次我们出差两天,搞定的可是一个销售额月入过亿的客户,军官、程老板他们厉害吧!”

阿心这两天经历了匪夷所思的事,头脑才刚刚恢复清醒,同时又对钟经理他们的这笔业务梗概知之甚少,所以只能勉强点头应付。

“哎呀,我们厉害什么啊,最后还得看大哥的!”军官马上接上话,翘起大拇指,“那帮客户,一个比一个能喝,上来就直接喝白酒,我和程老板都挡不住,关键时刻还是大哥出马,把他们摆平,还是大哥最牛!”

说完,军官还看了看边上的程老板,程老板马上附和:“是的,是的,我们大哥最厉害了!”

“哪有,哪有。”钟经理得意的仰起脸,摇了摇手,“也全靠兄弟们一块顶嘛!”又专门对阿心说:“心哥,我告诉啊,这次的客户,他们都是把白酒倒在一个特制的烧杯里,然后一个烧杯接着一个烧杯,他们当地人管这个叫‘炸地雷’,这种时候,你看看,都得靠兄弟,因为我们部门是一个整体,我一遇到‘情况’,我的兄弟们是绝对不会退缩的,都会冲在前面!”

“军官厉害,还有程老板也厉害!”阿心马上举起大拇指,微笑着向军官和程老板致意。

“是啊,他们是厉害的。”钟经理接着说,“所以,心哥,你也要快点成长起来,以后也要独当一面。”

阿心马上点头表达决心,同时也心中默默的给自己鼓劲,虽然这两天过得有些难以描述,但毕竟,现在头脑清醒了,工作还是第一位,看,现在领导都对自己寄予厚望了,还不得卖卖力气!

会后,军官主动走到阿心座位旁,归还了雨伞,还非常客气的表示了感谢,这个举动确实有点出乎意外,阿心想了想,也许这人就这脾气,混熟了,大家就好打交道了吧。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今后建立良好同事氛围的重要基础。

接着,钟经理又给了阿心一本行业杂志,并嘱咐多看看,多学习学习,阿心一看,里面不光有业内企业信息,更有很多涉及技术类的参考资料,这个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毕竟,身为销售,首先得对产品了解,同时也得对市场有所了解,这样才能有的放矢。

晚上,回到家里,阿心虽然还对白天的事情心有余悸,但由于自己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也只能自我劝慰,算了,毕竟,生活还得继续,好歹自己工作上还没出什么纰漏,也算是万幸,接下来是得多做做体育锻炼,也许真的是因为自己体质不佳,上周末稍微有点劳累,才造成了间歇性的失忆吧……

正想着,手机响起,接起来一听,是自己老母亲的声音:“儿子啊,总算和你接通了,培训回来了?怎么没给家里来电话啊?”

培训?我有去过吗?难道是上周双休发生的?阿心带着疑惑,轻声重复了一下“培训”两字,老母亲马上又说:“你不是上礼拜六早上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说双休日有培训,还是封闭式的,要周日晚上才结束,所以就不过来了嘛。”

哦?我还给家里打过电话?怎么一点都记不起来?难道只是那晚酒喝的太多,影响大脑了?阿心心里有些不安,但又不想让家人担心,只能在电话里简单说几句:“抱歉,抱歉,老妈,今天是一周的第一天,事情一多,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哎哟,你都这个岁数了,怎么还那么不让人省心啊。”老妈以责怪的口吻说,“因为你那天说培训是什么封闭式的,我和你爸觉得不会是外面说的传销什么的吧,要你到时候,有机会给我们来个电话,你说培训期间不能用电话,要到周日结束后才行,可到了周日,我们还是没接到你消息,你的房子么又没座机,我们从昨晚开始打你手机,一直打到今天白天,可电话里就是一直说不能拨通,我和你老爸急死了,还真以为你出来什么事。准备过来一趟呢。还好,现在总算打通了……”

“哦哦……”这两天还发生了这些事?老妈提到了手机——阿心立即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确实至今处于静音状态,再翻了一下最近通话清单——周六还真有一个向爸妈家拨出的电话,但来电方面,一个信息也没有,也许确实是那个想不起来的培训原因?嗯……先和老妈打个招呼,把她安抚下来——这个才是当下最重要的,“抱歉啊,老妈,我手机一直静音,忘了调回来了,另外,可能是信号不好吧,我真没收到电话,也许就是因为封闭式培训吧……总之,现在好了,我手机也调回来了,没事了,你放心吧!”

“那么,你那个培训什么,到底培训什么啊?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老妈还是不太高兴,“不会真的是传销吧?要报警吗?”

“唉,老妈,不用啦……我不是回来了嘛……”阿心尴尬的笑了笑,虽然现在一时想不起来那个所谓的培训是怎么回事,但眼下还是先把老人家应付过去吧,“这个培训……这个培训嘛,反正就这样嘛,这个……毕竟是新时代嘛,单位流行的,你们老年人没经历过,可能一时理解不了……呵呵……”

“我们是理解不了,算了,算了……反正现在也和你联系上了,我们就不过来了,你老爸本身腿脚就不太方便,你也知道的……记得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要及时给家里来电话啊。我告诉你,本来是你爸要来骂你的,还是我坚决要先打电话,你自己以后要多注意啊……”

在接二连三的道歉安抚中,阿心总算把老妈给应付过去了,但令他感到愧疚的是,自己人到中年,怎么还会做出这种不靠谱的事呢,可更令自己感到疑惑的是,根据老妈的话看,双休日自己是在接受某种培训,还是封闭式的,由于这个原因,再加上手机静音,所以才收不到家人电话,可是……为何自己还是想不起来?这可是整整两天,不对,还有今天的整个上午,合计两天半,到底发生了什么?要不明天去问问同事看?培训的话,一般都是单位行为,也许从他们那里能知道点什么。

带着忐忑,阿心一个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他睡眼惺忪的进了公司,按照惯例,公司每天早上会开早会,然后,各个部门员工听取领导布置工作,因为自己依旧是个新人,所以主要还是观察部门其他员工如何向上司进行汇报,虽然在钟经理的风格影响下,工作汇报变得像群体脱口秀,但今天这些对阿心的感染力并不强,早会后,就是查查邮件,处理一些业务杂事,一切平平常常,没有波澜。

到了中午午休,阿心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看到大姐已经吃好饭正在网上海淘,于是,小心翼翼的开始与大姐搭话,他以了解自己这个新公司的企业文化为切入口,再一步步把范围缩小到现在的分公司,进而具体到自己的部门,当他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便开口试探,上周末单位部门是否有过什么类似内部培训的活动,然而,大姐听后却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阿心,事实上,由于阿心刚刚一直在她身边絮絮叨叨,影响了她的海淘体验,大姐已经有些不太耐烦,现在居然还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便立马回复:“哪有什么培训,我们公司从来就没搞过什么培训活动,你年纪不大,不会是记忆错乱了吧。”

虽然,后面半句带有一点点玩笑的意味,但因为还带着些烦躁的情绪在,因此大姐回复的声音有点响,以至于刚刚吃好饭回来的军官和程老板也听见了。两人上前询问了下大姐,大姐把情况大致一说,两人立即大笑,尤其军官,尽显戏谑之态,用着浓重的口音大声调侃道:“心哥,你傻子啊,双休日哪来什么培训不培训的,你不动动脑子想想,我们和大哥都是周六专门赶路出差的,要搞培训也搞不起来嘛,傻子嘛!”

阿心被臊得满脸通红,这个是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事情没问成,还被搞得人尽皆知,现在颇有无地自容之感。

算了,咬咬牙,先别多啰嗦,毕竟也是自己问题造成的,等这家伙笑够了,也就过去了!然而,在嘲讽关系中,一方越是沉默,另一方就越认为好欺负,阿心越是不为所动,军官就说得越起劲,最后还是大姐觉得为这种小事情,搞得小题大做,满城风雨对自己部门的影响会不利,才阻止了军官,但即使如此,军官还是特别告诉了最后回来的钟经理,引得后者嗤笑不止。

没办法,谁叫自己还在试用期呢,考虑长远,对同事都只能迁就,何况是自己的上司,忍着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