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疑2021 > 正文
10. 深夜的雨
作者:80不惑  |  字数:3458  |  更新时间:2021-07-15 20:18:11 全文阅读

午夜时分,春雨萧瑟,夜幕凄凉,阿心独自一人,颤颤巍巍,立于路边,哈着寒气,身心疲惫……

酒局,终于结束了,在无奈喝下领导说的最后一大杯啤酒后,阿心瞬间反胃,一路踉跄,捂着嘴巴,硬撑着冲进了卫生间……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里面待了多久,能感知的,就是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融化,能看到的,就是黄汤胃液如同泄洪……直到门口响起了大姐的声音:“小霍啊,你还好吗?”

这才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卫生间,虽然脑袋发胀,浑身难受,但所幸有大姐在边上不断的劝慰,这让阿心感到一丝暖意,还好有好同事在,这点与以前的环境不同,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显得自己娇弱,自己是男人,也是闯荡过社会的中年男人,一定要咬紧牙关,挺住!

呼吸正常后,阿心马上示意自己没事,继续挺起胸膛走回了包房,而迎接他的是钟经理为首的第二轮祝酒,理由是阿心肚子放空了,可以继续再喝了,即使边上有大姐在,除了让自己可以略微慢点喝完外,其他没有任何帮助,当阿心提出自己已经喝醉的时候,众人又提出了不醉不归,总之,这个新人欢迎会一直喝到了午夜,阿心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喝了多少,卫生间又去了几次,只有那几个男人的狂笑声,响彻脑海……

直到外面下起了雨,在大姐的提醒下,钟经理才宣布为了避免回家不便,欢迎会就此结束,浑身酒气的众人这才收拾好物品,离开饭店。

街面冷清,冷雨肃然,寒意带来几丝清醒,阿心想起平时为了有备无患,总会备把小伞放在包里,这会正好用上,而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都纷纷冒雨打车,阿心也是有社会经验的人,立即走向钟经理,准备为他遮风挡雨,而始终扶着钟经理的军官一看阿心有伞,马上吩咐程老板去接应一下,于是,程老板上前说了一句:“心哥,谢谢你啊!”就把伞一把夺走,一路小跑,跑到军官面前,然后军官立即满脸堆笑,躬身为钟经理撑伞,并且口中还不断说道:“老大,还是你厉害,你选的心哥不错,你看都预先准备雨伞了……”

他边说,还边对着阿心点头致意,只留下阿心在雨中诧异。

好容易出租车到了,理所当然是让领导先走,但阿心却看着军官收起伞,拉开车门,像送外国总统一般,小心翼翼的将钟经理送进车厢,之后居然自己也钻进了车内,边关车门边对阿心说:“心哥,老大喝多了,我送他回家,下车后你的伞还用得到,就先借我们用用了,明天还你,谢谢啊,谢谢啊!”

这是这一整天来,军官唯一次对阿心的笑脸,但很快就随着汽车消逝在夜幕之中,不久,又来了一辆,程老板当即拍板让大姐先走,大姐上车时嘱咐了几句,叫剩下的两人早点休息,也踏上了归途。

雨,没有停,程老板和阿心缩颈藏头,等待车辆到来,春雨的浇灌,让阿心的酒意去掉了不少,为了避免等待的枯燥,阿心主动与程老板攀谈起来,程老板倒也不见生,告诉了阿心,他们的这位钟经理是海外总公司派来,深得中国区董事长信任,中国区的总经理也得让他三分,而大姐其实是加入外国国籍的华裔,而且还在欧美待过,也是双外语水平,说到军官,其实他比阿心也就早半月进公司,但深受钟经理好评,至于程老板自己,其实他倒是真正第一个跟着钟经理的,只是年纪太轻,虽然海外去过,但又中途辍学,所以现在还是马仔阶段,反倒是阿心相当于空降,将来肯定委以重任,所以程老板还不断的说要请阿心今后多多提携,阿心知道这个程老板年纪不大,但也是社会经验丰富,现在人家说的只是客套话,不但不能当真,还得礼尚往来回敬对方,不过,自己才刚刚开口,出租车已到,还在攀谈的程老板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入车内,只留下一句话:“心哥,我先走了,你自己也当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阿心独自一人,哈着寒气,在雨中瑟瑟发抖……

好在今晚的出租车比较争气,没过多久网约车就如期而至,终于能有个暖和点的地方了,一钻进车厢,阿心瞬间疲劳感上升,上下眼皮立即合拢。

“先生,这么辛苦啊,深更半夜还加班啊?”

谁啊,没看“劳资”已经闭眼休息了吗?才刚刚闭眼,就得被迫睁开眼睛,阿心心里十分不痛快,但太疲劳了,现在的眼睛只能眯开一条缝,在朦胧中看到是开车司机正在说话。

“先生,你也是做业务的吧,是陪客户应酬吧?”

这个司机,可真是“洞察一切”!就这么想得客户好评?算了,别去理他,这么晚,又吐了不少,疲乏不堪,谁还有心思闲聊!想到这,阿心慢慢又合上了双眼。

“哎呀,现在做业务不容易啊,得陪喝酒,陪笑脸,还得陪娱乐,不过收入也高啊……”

得,这人,还没完了!谁告诉你“劳资”是在陪客户的啊!阿心现在已经开始恼火,立即开口:“不是客户!”

阿心故意提高了点声音,本想表达下自己的不满,但没想到,司机发现乘客有回应了,反而变得更加热情,继续说:“不是客户?那是不是公司内部活动啊?应该是陪领导吧?”

啊?这人,还真什么都知道,眯缝着眼睛的阿心不禁问道:“没错,你说的对……你怎么知道的?”

天哪,我问这个问题干嘛,阿心本想应付两句就算了,但自己不经意间的这一问,话匣子肯定关不上了,果然,司机发现有发挥的地方,立即兴高采烈的进行了说明:“看您的穿着——正装,大衣,一看就是商务人士,再仔细看看面相,一看就是大学生,受过高等教育,那么就不是那种搞搞线对线投资金融什么专骗人家老人钱的,这样的话,那多数是做业务的,这么晚还在叫车,那么基本就是陪同客户,或者就是单位团建……”

嘿,看不出,这位司机还真不一般,不过,他们这种常年在外面跑,和人打交道的,能有这观察力,也算正常,而且也没一下子就猜中,毕竟,教育程度的原因,水平也就那样了,想罢,阿心再次慢慢合上了双眼,脸上不经意间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说了句:“眼光还行,不过,都没说对。”

“哦?那您这是……”

算了,这趟路是别想眯了,反正再过会就要到家了,就聊几句吧:“我这是新进单位,部门搞‘欢迎会’活动。”

“哦哦,知道知道,这个是外企特色,我以前在市西地块,经常遇到的……哎呀,先生,说明领导器重您啊,还是你们受过高等教育厉害啊,真让人羡慕啊!”

哎,羡慕啥啊……如果知道刚刚被灌了多少酒,估计是谁也不会羡慕的,阿心轻微的叹了口气:“有什么好羡慕的,都是为人打工的命……”

“话不能这么说,同样是打工,您年轻,在外企工作,肯定也懂外语,属于人才,即使是打工,也是打高级工,到哪都吃香,一个单位做得不爽还能换,哪像我,书读得少,只能开开车,一辈子都甩不掉……”

“别看表面,何况表面也不是真的那么光鲜……”司机说者无心,但却有点刺到了此时此刻的阿心,“大家都是打工的命,换哪里都一样,何况现在工作也没想象的那么好换……”

“哪能呢,您还年轻嘛,还有机会……”

“我可不年轻了!”阿心提高了点嗓音,打断了司机,“我可是快四十的人了!”

司机在看了一眼反光镜,沉默了一秒钟后,突然爆发出感叹:“哇!您保养的真好啊!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我一直以为您是九零后,还不是九零,是九几的那种……”

“呵呵……”阿心苦笑一声,“所以这个年龄段,不太方便跳了,除了一些特别情况,一般三十五岁就已经是个尴尬之年,何况我都是四十了。”

“哪能呢,您是人才……”

“什么人才不人才的,大家都是普通人……都一样在打拼……”

“那还是您好啊,您是不知道,我家侄子刚刚毕业,去年到现在快半年了,还待在家里呢,我们大人那个急啊!”

“是小伙子眼高手低吧……”阿心酒劲未过,不假思索就接上了话题,“年纪轻,还没得到历练,还不知道社会的残酷性,等碰到钉子就知道了,这个社会哪有可以一步登天的,还不都是从零开始,现在经济大势不好,能找到一份像样工作已经蛮好了,还挑什么挑!”

“哎呀,您说的对啊,我们家里人也这么想的……”

“你看看我们,大家都是一把岁数了,还不是照样在拼……你看,我刚刚进这个公司不久,第一场应酬就是要喝酒,还得白的、红的、黄的一起混着喝,吐了好几次,但还得坚持……不喝,可能被认为你身体不行,以后怎么跑业务……为了工作,或者说是为了生存,只能逼着自己喝!”

“哎哟,那您这可是伤身呐!”

“没办法啊,不是以前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那时觉得环境不好,自己不能受委屈,一个不乐意就跳槽,现在你倒是去跳,老板马上换毕业生,工资低,成本便宜,分分秒秒就把你给换了……”

司机终于沉默了,车内也寂静了,在最后的引擎制动声中,车子到达了阿心的小区。

车门打开,阿心仰天长吁了一口气,刚刚的话仿佛也是在说给自己听,权当是酒后宣泄,再加自我警示吧,时间也不早了,得快点洗洗睡了,边想着边走向居住大楼,这时从远处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夜深人静,十分清晰,由远及近,还是高跟鞋的声音。

这么晚了,还有单独的女士在外行走?管他呢,先回家,毕竟明天要上班的,此时的阿心只想着快点回家睡觉,便拿出了门禁卡,准备进楼。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