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疑2021 > 正文
9. 最后认识的同事
作者:80不惑  |  字数:3574  |  更新时间:2021-07-14 10:45:47 全文阅读

公司的会议室里,阿心把手机调到了静音,并翻了个面,放在电脑旁,这会终于可以心无旁骛的开会了……

自那天推介会的晚宴结束后,老王因一时酒醉,为了他表妹的事情,说了些胡话,阿心便干脆坦言了自己的心声,说实话,自己如果事业有成,也许早就把自己的人生大事给办了,或者干脆自己就是差劲到极点,那么也就彻底放弃一切追求,从此踏踏实实吃饭睡觉,两点一线混吃等死算了,可倒霉就倒霉在自己不上不下,你说和那些好学校,好专业,好职业的比不上吧,却又比那些吃低保的经济条件好,你说公司比不上五百强吧,但好歹也是外企,以前还多次公派赴海外出差见习,可就是行业不景气,另外,企业的性质也决定了就是这么点死收入,再说说家庭条件,婚房倒是早就准备了,但却是无电梯的那种老公房,你说没竞争力吧,却被划入了学区房,再说说个人条件,如果真的是社会公知的那种中年猥琐油腻秃头大叔,那也就活该被姑娘们疏远,可自己至今与那些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小伙子们站在一起,还分不出长幼,所以自己也很无奈,各方面条件太好的姑娘,自己有自知之明,不会强求,但只是想将就一下的,自己又接受不了,何况,现在的妹子也不会给你随便将就,最终,只能被周围的人们客气的评论为要求太高,其中辛酸苦辣也就自己知道。

然而,老王却并没有体会阿心的难处,仿佛自己以前经历的“快乐单身汉”的记忆,随着自己的“升级”,全部都被删档了。

既然已经话不投机,那也没必要多费口舌,而且人到中年,双方的思维都已经固化,再说下去,只会加深矛盾,还好千钧一发之际,迟迟不到的出租车现身了,这才化解尴尬局面,但至此,在之后的几天里,老王再也没有打过电话,包括手机信息也没有,搞得阿心一时也有点不太习惯,不过,至少不会再受骚扰了,那就真正的集中精力,在新公司大干一场吧!

不过,因为才进公司一个礼拜,暂时还没到满负荷状态,倒是今天部门里那位一直出差的同事回来了,于是钟经理就把所有人凑齐,拉到会议室进行个部门会议。

“来,‘心哥’,先见过我们的‘军官’!”不知不觉间,钟经理已经把阿心的绰号也起好了。

“‘军官’好!”作为新人,阿心非常懂得论资排辈,所以马上起身,面带笑容向“军官”打招呼。

“嗯,客气,客气……”同坐一排的“军官”坐在座位上侧过脸,慢慢仰起头,回应道,“我嘛,姓张,以后嘛,多多关照啊。”

他与阿心年纪相仿,也就高度略高,不过,一看就知道是有家室的人,所以明显看上去要比阿心老成很多,比较奇特的是,他的头发虽多,却故意把两鬓全部剃掉,只在刘海处留了一撮长头发,倒梳起来,经头顶贴在后脑,十分引人注目,此外,他的话还带着浓重的远郊乡村口音,使得这个人与其他团队人员不太相称。

不过,语言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工具,商务公司,关键是要做得出业务,坐在主席位的钟经理马上接过话题,阐述了他的观点,并且还说道:“我们这位‘军官’,你新来可能还不太清楚,业务能力可强了,你也看过客户清单了,那个排行第一位的客户,就是他负责的,第二位的那个外企客户,也是他负责的,两家的销售额加起来一个月就几千万了,厉害吧!”

钟经理看了一眼“军官”,点了点头,继续说:“你要论外语水平,‘军官’并不行,这个大家都公认的,但是,人家拿得到单子,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哎呀,大哥!”“军官”一听领导在夸他,脸上马上绽放笑容,一瞬间,脸上的所有肌肉似乎都挤在了一起,就看他略微欠身,挥了挥手说,“还不是大哥带的好嘛,我进来时,妈的狗屁不懂,要不是大哥您不嫌弃,那会有我今天啊!”

钟经理闻言也得意的笑了笑,和阿心说:“我告诉你,我们部门相当于军队里的精英部队,可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能进的,能被我看中的,可都是有一技之长的。”

阿心听后有些吃惊,但心中也有些暗喜,十多年了,总算遇到伯乐了,就听钟经理接着说:“商场如战场,好的将军就要会用兵……”

然后,他一指“程老板”:“除了‘军官’,还有我们的‘程老板’,当初在销售部门不被重用,还深受排挤,几乎都要走了,是我——正好要组建开拓部,要人,而那帮外籍部长就把他丢给我,也是故意想给我难堪,但是结果呢……他现在负责一家民营企业,是我们部门第一个月销售额超过千万!所以我们大家就叫‘程老板’。”

说完,钟经理也看了“程老板”一眼,“程老板”马上插话:“这个全靠大哥,我只是跟跟单而已……”

钟经理再次点点头,对阿心说:“‘心哥’,你新人乍到,就好好跟着他们两位学学……”

又意味深长的补充了一句:“我们部门才刚刚成立,现在还有很多事,得靠我冲在前面,但以后肯定要确立个基础干部来具体负责,所以好好干,今后的空间还是很大哟!”

哇哦,这个已经不是暗示了,几乎是明示了,阿心暗暗大吃一惊,看来这次的单位,真的是来对了!回想下之前的公司,管理层保守懈怠,不思进取,即使继续留在那里,今后肯定也是得过且过,混吃等死,倒是现在的新公司,正值部门创建之初,用人之际,这不正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大展拳脚的平台嘛,现在自己反而庆幸,正是因为被前面公司的劝退,才有了现在的机遇,真的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想罢阿心马上想上司表示,自己肯定鞠躬尽瘁,效犬马之力,钟经理听了很高兴,决定趁今天部门人员正好都在,而且又是周末,就今晚,部门聚餐,也同时给阿心进行一个“新人欢迎会”,于是,大家兴高采烈的散了会,大姐第一个出会议室去定酒店包房,钟经理边走还边嘱咐阿心几句今后的工作事项,所以“军官”和“程老板”便从阿心身旁走过,先行一步离开会议室。阿心依次用两笑脸与两位打个招呼,但却发现“军官”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奇怪……他这个是什么意思,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吧……阿心略微皱了下眉头,但没有作声,算了,新单位这才刚刚开始,还是先考虑下长远吧……

夕阳西下,新规开拓部门的五人已经进入了酒店包厢,刚刚落座,“程老板”轻声问了阿心一句:“‘心哥’,你平时喝什么酒?”

其实阿心平时洁身自好,既不抽烟,也不喝酒,最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为了助兴适当的喝一点点而已,但自从踏上工作后,出于业务应酬,不得不一年四季酒杯傍身,以至于大冬天时,还得陪着上司喝冰啤酒,最后落下胃炎,花了几年功夫修身养性,这才刚刚恢复正常,眼下却要重开“酒精”模式,不由得让阿心心里犯怵,不过,想想也就一顿饭,酒能喝多少呢,何况毕竟是身处外企,各方面应该比较正规,于是就回复,大概也就能喝一点点啤酒而已。

而“程老板”听罢,立刻与服务员说道:“先来两箱啤酒!”

阿心一听大惊:“兄弟,两箱?这谁喝得掉啊,不行,不行。”

钟经理听到后也马上说:“两箱太多了,就先几瓶吧……”

阿心这才放下心,但还没长出一口气,就听经理又说:“再来点黄酒,红酒,对了别忘了看看还有没有好点的白酒。”

妈呀,他们这个是要喝混酒啊,一般外面说混三种的就被称为“三中全会”,而他们这里一下子就是四种,这个……算了,咬咬牙,先撑过去再说,这不才第一关嘛,今天这关都过不过去,今后怎么办!于是,阿心下定决心,硬着头皮参与到了上司同事的交杯把盏之中,就见杯杯见底,琼浆横流,玉液泛滥,人影零乱,只喝得对影成三人,影徒随我身,他们每杯都要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又马上倒满,这个实在吃不消,阿心渐渐力不从心,慢慢躺在椅子上,想休息一下,喘一口气,而半醉的“军官”却提着啤酒瓶,拿着酒杯跑过来,一口气又给阿心倒满,他嘴里就一个字——喝!

阿心头晕眼花的摆了摆手,表示真的喝不了了,但“军官”却不依不饶,并用浓重的口音说道:“装什么装,已经照顾你,让你喝喝啤酒,又不是大不了的事,你个新人,怎么不抓紧表现表现?搞搞清楚,今天是为你专门开宴,难道是不想给我们大哥面子?”

这人怎么这么说话,阿心再头晕脑涨,有关职场人际关系方面的话题,还是能瞬间清醒的,这个人在白天开会时,就有点傲慢,会议结束时,又狠瞪了我一眼,现在又说出这种话,算是什么居心?我哪里惹到他了吗?仗着酒精作用,阿心一扬脸,准备开口反驳,这时,在一边的大姐插话了:“哎呀,‘军官’啊,你喝醉了吧,瞎说什么呢,小霍他是真喝不了了,他才刚来,哪像你们,整天跟着你们大哥到处应酬,酒量都练出来了。”

“算了,算了,‘军官’……他不行,你就别给他灌了……”部门老大钟经理也开口了,阿心这才暗自长出一口气,似乎还是自己领导和大姐明事理,然而,刚刚把准备说的话咽下去,领导马上笑嘻嘻的又补充了一句,“‘心哥’,你就把‘军官’的这杯喝掉就行了。”

还喝啊……阿心原本还在暗自感激上司,但这句话一来,瞬间又感觉自己跌入了无底深渊,哎!没办法,还是那句话,这才第一关!到这个岁数,不拼也得拼!

“咕咚……咕咚……咕咚……”管他是有多凉,现在的季节有多冷,阿心站起身,两眼一闭,按照上司的要求,一口气一饮而尽,空酒杯桌面一摆,众人鼓掌叫好。

这回可以消停点了吧,阿心还没来得及落座,就听钟经理兴奋的叫道:“‘心哥’,你还是可以喝的嘛,来,再走一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