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疑2021 > 正文
2. 古道边
作者:80不惑  |  字数:3294  |  更新时间:2021-07-08 09:14:51 全文阅读

印象中的古镇,有交错的青石板路,邻列的弄堂小巷,置身其中,仿佛进入喧嚣都市里的一片绿洲,沉静似水,似水年华……

然而,随着摄像师在吵闹人群中的一声高呼,阿心被猛然拉回了现实,哪还有什么宁静、古朴,在商业化的背景和拥挤不堪的人群下,书里的古镇,只剩下一副被现代技术修饰过的框架,哪怕是自己强行带入,最后还得面对现实!

“伴郎过来,对,就走到这里……别动!”拍摄外景的摄像师兢兢业业的扛着摄像机,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做着指挥。

阿心身着正装,戴着领带,抹着发蜡的头发在阳光照耀下,锃光瓦亮。那晚,阿心与久违的老同学联系上后,立即就被告知具体的时间地点,以及注意事项,但有关介绍对象方面,老同学只是说了句——到时候见面聊。

虽然电话后,阿心对老同学的做法,略有所思,但想想久违二十多年的老朋友能想到让自己当伴郎,这本身就代表人家看得起自己,而结婚又是人生大事,现在一定忙的不亦乐乎,反正到时候就能知道了。

再艰难,也不能让人看扁,即使现在待业在家,外出还是要打扮的三清水绿,人说职场失意,情场得意——希望这次能沾到点喜气吧!阿心不露声色,举止大方的与老同学见了面,老同学眼前一亮,嬉笑了一句:“伙计,你今天是来‘砸场子’的吧……”

平心而论,两人年龄相同,但一个已是发际退化,大肚油腻的中年大叔,而阿心依旧保持着体型均衡,头发繁茂,再加上自幼家教关系,以及踏上社会后的工作成长环境原因,阿心俊朗的外表下还透着一种传统文人的气质,然而,这——未必符合现在的潮流,阿心心里非常明白这点,所以立即回复道:“哪里,哪里,老同学,今天你是主角,我这破落屌丝可没那个胆子。”

“老弟,你瞎说啥啊”老同学拍了下他肩,“说实话,你保养的真够好的,想想大家多久没见了,我居然一眼就认出你了,还是当年的‘小帅哥’……”

“帅啥啊,你都说‘小’了……” 阿心无奈的笑了笑,“现在啊,没有高度,一切都免谈……”

“你还行啊……”

“行啥啊,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标准吗?没有一七五,都是残废,现在啊,水涨船高,不到一八零的都是二等残废……”

“哎……”老同学也叹了口气,“这也就是说说,也不是所有女生都这样,你看我,论高度,咱们还不都是难兄难弟,但,这不……还是遇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嘛……”

说话间,新郎一行人来到了新娘的娘家——接新娘活动开始,在喧闹,嬉笑中,阿心看到了老同学生命中的另一半,今天婚礼的另一位重要人物——新娘子。

说句实话,这位新娘体态丰腴,长相平平,好在有化妆师的修饰和婚纱的衬托,还是能尽显成熟女性魅力,不过,能让阿心有兴趣的是新娘子边上的伴娘,这位伴娘,皮肤白皙,眼睛很大,一笑两酒窝,而且身材饱满,青春气息十足,让阿心禁不住的多看了几眼。

这位伴娘可是个大美女呀,不过……阿心心中略微盘算了一下,看她年龄应该是二十六、七的样子,而且论身高,伴娘妹子目测是一六三……哎呀,老王要是介绍的是这位……说实话,自己是没啥问题,但人家姑娘可未必看得中自己吧,毕竟有年龄和身高,这两大障碍在……

“哎,老弟,想啥呢?”新郎官老王看到阿心有点分心,便用手肘轻轻碰了下他。

阿心回过神来,轻声问道:“老王,这位伴娘是你家那位的闺蜜?看上去挺年轻的哦……”

“呵呵。”老王听出了阿心的试探语气,回复,“这位年纪太轻了,实际才二十五,而且她男朋友是练健美的。”

“哦……”阿心心中暗暗吃了一惊,不过,好在自己也算是社会打拼多年的中年人士,早就练出了处变不惊的本事,马上转移话题,“话说,待会还要去拍外景的吧……”

老王点点头,但想了想,还是凑过来,悄悄给阿心补充了一句:“老弟,你放心,待会婚礼上的一位,是我专门帮你物色好的,和你肯定般配!”

说完,还眨了下眼睛,阿心一听,眼珠快速的转了一下,马上脸上带出礼仪般的微笑,并轻轻拍了下老王后背,轻声表达了感谢,毕竟经历过那么多次介绍、相亲,介绍人口中说的和实际看到的差异性,阿心还是有心理准备的,反正外景拍好后就能知晓了,就先干正事吧,阿心想完,便精力投入到配合拍摄之中。

这时天上突然下起了蒙蒙细雨,虽然不影响拍摄,但爱妻心切的新郎官还是坚持要求先暂停拍摄,找地方躲雨。

于是,大家不约而同的走到了最近的避雨之处——一条古道旁,这时阿心才注意到,水雾起时,烟花杏雨,又伴随着落花残叶,颇有一种肃然之美,不过,此时此刻如果用画面来描述的话,它更像是一幅背景,虽然美,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正思索着,雨突然又停了,云雾尚未散尽,但太阳已经再现云端,地上细雨洒过,一股凋零气息扑面而来。

“这天气,怎么搞的像黄梅天?”摄影师看着忽隐忽现的太阳说,“不过也好,我们又能拍了,来,来,大家抓紧,赶时间!”

随即,一行人员立刻行动起来,搞造型的搞造型,找角度的找角度,忙得不亦乐乎,终于,外景拍完,准备再度起程赶往新郎住处,七手八脚之时,新郎发现有东西遗忘在刚刚的古道旁,阿心一向对自己朋友都很热心,见状立即主动请缨去找,一路小跑的奔回古道,索性老天帮忙,仅仅几分钟就找到了遗留物,正准备转身回去,无意间却瞥见,古道的尽头,一位身材修长的红衣女子走过,长发飘逸,影影灼灼,给细雨过后的朦胧古道增色不少——就是这种感觉!阿心心中暗叹,之前觉得水雾朦胧的古道虽然秀美如画,但还是只能充当背景,但如今这位不相识的红衣美女出现,正是起到了点睛之笔,如此,这幅画才真正的完美,好想把此时此刻的画面给画下来啊,但用什么风格好呢?

“嘀嘀——!”一声汽车鸣笛猛然把阿心从思索中拉回,回头一看整车人都在等着他,脸上略显羞愧,不由分说立即快速跑回车队。

“老弟,想什么呢?”新郎官老王皱了皱眉头对阿心说,“刚刚下雨已经耽误时间了,我们要抓紧哦!”

“抱歉,抱歉!”阿心忙打招呼,再找位置坐下,随即,车队出发,离开古镇,再放眼向刚刚的古道望去,红衣美女早就不见踪影。

可惜啊,人生也许会有很多机遇,但往往都是在不经意间出现,稍纵即逝,哪怕是偶遇的一个街景,也是如此……阿心暗自感叹,也许是最近的失业,给了他很大的打击,阿心总会无意间,因为一些事联想到过去,比如,在事业上他曾经也有所作为,甚至还有一定资源,然而,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稳稳当当,太太平平的打工吃饭,在感情上,校园时代,自己也曾受到过几个女同学的青睐,但他最后依旧坚持一心只读圣贤书,结果至今……哎,算了,先不想这些了,阿心一看车队再度停下,就知道新目的地——新郎住处已到,还是先办好人家交待的事情吧,阿心暗暗提醒了一下自己,于是,立即跟随迎亲队伍下车,瞬间,外面电子鞭炮大作,喧嚣整天。

“老兄啊,你这个电子鞭炮不错啊!”阿心在新郎背后大声的夸奖了一句。

新郎官老王怕吵到自己爱妻,于是用双手捂住了她的耳朵,然后,稍微侧个脸回复道:“是啊,不错吧,专门在某宝上买的,这个效果的价格还不菲呢,没办法,现在还不得响应国家号召,搞绿色环保嘛!”

“可以啊!”阿心笑答,“你也算是跟上潮流了!”

……就这样,在欢天喜地,热热闹闹中,新郎陪着新娘完成了上门大礼,摄影师也完成了录像工作,再接着,就是本次婚礼的最后一站——婚宴礼堂。

马上就能一睹老王同学所推荐的那位姑娘的庐山真相了,阿心想着。然而,婚宴正式开始前的彩排,嘉宾的签到,再到正式婚宴时,戒指交换仪式,台上台下的娱乐互动,以及后面的各桌敬酒,别说新人,就算是跟在后面的伴郎伴娘也都忙得晕头转向,哪还有时间,专门来私下介绍对象,即便如此,一些老人还对敬酒、敬烟提出了“传统要求”,比如,新人去女方桌,新郎因为是外人,所以要负责敬烟,新娘负责敬酒,而新人去了男方桌,则相反,女方敬烟,男方敬酒,已经昏头昏脑的新人完全力不从心,最后,还是丈母娘一声令下,哪管什么婆婿,全部统一——男方敬酒,女方敬烟,这才涉险过关。

回到主席桌后,阿心不禁对新郎官感慨,结个婚可真不容易,但新郎官因为自己的新娘子在,则立拍胸脯,表示这点阵仗,毫无困色,如此嬉笑中,终于迎来了婚宴的尾声,这时,新郎官老王总算想起来,对身边的阿心说:“哎呀,老弟,抱歉,今天还是忙了点,差点把你的事忘了,我和你说的,那位适合你的姑娘,就是那位……”

于是,阿心顺着老王手指的方向看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