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摸金笔谈 > 野牛古冢
第三十二章:身渡黄泉,结束亦是开始!
作者:百灵相助  |  字数:4856  |  更新时间:2021-08-05 16:16:58 全文阅读

我心中顿时一紧,不是吧,又来!我赶忙跑到山洞里将背包里的装备检查好,背上背包走出山洞。我看了一眼李四,发现本来哪怕是黑凶鬼车也不会为外物所动的他竟然也开始紧张起来。

我们两个背靠背戒备看着远处的黑暗,咽了口吐沫,手中的龙鳞刀握得更紧了一些。

不多会,脚下的山崖下传来了一阵羽翼拍打空气的声音,发出阵阵音爆。在手电筒的光照耀下,灯光里显现出一双双血红色的眼睛,同样的,在那双血红色眼睛下的身子上面,还有八个鸟脸。

我和李四我们两个看到眼前这一幕,也是傻了眼,想到过不可能只有一只鬼车,但我们俩实属没想到会有一群鬼车。

我们两个当时想的是鬼车的数量只要不超过十只,凭我们俩的身手和我剩余的弹药,解决七个八个那还是完全没问题的,但眼前这数量别说一个我,就是再来十个也不够人塞牙缝的。

我们俩虽然对当前的境地感到绝望,但是我们俩也没打算束手就擒,就在刚才我们两个商量好了,就算是死也要死的男人一点,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这个时候我也是放弃了热武器枪支弹药,毕竟这么多的鬼车,最差也是重机枪才能对整个鸟群造成伤害,单凭我手上这把82式9mm冲锋枪而言根本对鸟群造成不了多大伤害。

我把龙鳞刀死死握在手里,眼神直直盯着眼前的鸟群。李四也是将呲铁剑死死握在手中。

呲铁剑也就是牛舌剑,当时为了好记我们形象称呼他为牛舌剑,后来在山洞里我和李四交谈时李四告诉我牛舌剑的真正名字叫 呲铁剑才对,当时他为了藏拙默认了这个名字,既然现在我们已经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他就把 呲铁剑真正的名字告诉了我。

“传闻中呲铁又叫啮鉄,其状如水牛,浑身漆黑,有一对巨角,刀剑不可伤,喜食生铁原矿,排泄出的粪便也坚不可摧,是最顶尖的锻器材料,乃是种极其珍稀的上古异兽。”

当时我还好奇为什呲铁剑会是黑色,现在知道了他的来历后我就知道了他是什么意思,也不难怪剑柄上又有一个弯弯大角,一切都是因为呲铁剑是根据呲铁兽打造的。

然而令我们两个没有想到的是,哪怕鬼车鸟群眼神多么怨毒的盯着我们两个,眼神多么愤恨,它们都没有上前一步,就像是在恐惧什么东西一样,亦或者它们要遵守什么规则。

整个鬼车鸟群冲着我们发出愤恨的鸣叫,虽然它们没有攻击我们,但我们两个依旧没有放松警惕,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最终整个鸟群就像是对攻击我们给同伴报仇这件事情上放弃了挣扎一样,在领头鸟的带头下离开了这里。

我和李四等确定整个鸟群真正离开以后,才彻底放松下心神来,临走前整个鸟群怨毒的目光依旧是彷如当时,那从骨子里迸发出的怨恨不是作假的,但至于为什么放过我们两个我们俩依旧没有头绪,直到后来下墓,我才知道了一切的原委,当然这是后话,此处暂且不提。

我们两个瘫软的坐在地上,等摸了一把因为鬼车鸟群而出的冷汗,只感慨劫后余生,哪怕是黑暗的四周也感觉充满着光明。

歇了一小会,我和李四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检查好没有落下什么东西,我们两个朝着大队长他们的位置追了过去。

我们碰到大队长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在和黑凶尸群战斗,一具黑凶倒下会有另一具黑凶站起来,我和李四加入战斗之后依旧没有什么好转。但幸运的是这些黑凶并没有之前的黑凶那么凶厉,他们的身体也不如之前那头黑凶坚硬。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专门催化出来的一样,没有正常变异的感觉。

说是黑凶,不如说是粽子更为合适,如果把他们身上黑色的毛发去掉,他们就可以称之为粽子了。但与传统粽子相比,他们凶狠程度更强,身体的坚韧程度也更为强大。

当我们六个费劲心思将整个凶群解决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只见一轮血月升起,地上的凶群也一个个歪歪扭扭站了起来,除了那些被砍掉头颅砍断双腿的黑凶,剩下的黑凶全部得到了进化一样,他们的獠牙凸起,指甲变长,黑毛丛生。他们现在的样子和之前那头黑凶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看着眼前的除了没有之前那头黑凶身上那身盔甲的凶群,我们六个咽了口唾沫,对视过去发现所有人眼里都充满着错愕。

我们趁着凶群没有完全站起来,三刀一剑频频出手砍断还在继续变异当中黑凶的腿,眼见黑凶能站起来的全部站起来,我们四个只能后退。

到了退无可退的时候,王五率先出手,只见他手中的祖传发丘天官镇尸尺一拍,手起尺落就是一头黑凶倒地,看到大发神威的王五,我和大队长他们激动万分,毕竟我们也有镇尸尺啊。

我扭过头看向李四,他摆了摆手,告诉我,他们师徒两个没有镇尸尺这种东西,就在我询问要不要用我们龙鳞刀的时候,他和他徒弟张三十分淡定的从口袋摸出一枚铜印,铜印上刻着一只噬食鬼魅,脚踩群尸的白虎。

没等我多问,他们师徒两个辗转腾挪间就是一个铜印印在尸群的头上,被铜印印在额头上的黑凶顿时瘫软如泥一般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这一幕只看的我嘴角抽搐。他么的你们两个有这种神物不早用,之前那头黑凶可是把我们累的够呛,当然我也理解他们的做法,毕竟大家当时都是陌生人,留有底牌在所难免。

看到李四他们三个都已经出手,我们三个也不甘落后,拔出大五帝钱镇尸尺对着黑凶群就是一顿暴揍,然而尸群却在短暂的停顿以后再次加入的战斗。看着在王五李四他们手下一个个如下雨般倒地的黑凶,我们三个傻了眼。

通过观察他们三个和我们三个镇尸的区别,我看到他们三个镇尸的时候,无论是尺子还是铜印与黑凶碰撞的时候都会有一道青烟从黑凶体内飘出来,而我们三个却没有这种情况。

我一遍应付黑凶一遍思考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仔细观察王五的镇尸尺,发现他的镇尸尺与黑凶碰撞时有金光乍现。我终于搞明白我来的时候感觉不对的地方在哪里了,我们的镇尸尺没开光。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李四他们让他们帮我们拖延一下时间,来不及长时间开光,我们三个只能忍痛将罗盘中心的太极印破坏掉,然后问王五借了个火折子,将火折子的光通过罗盘孔聚集到镇尸尺上,当我们三个全部开光,再出手,效果果然就不一样了。

我们六个将所有异变的黑凶镇压,喘了口气气接着往下走,接着走路的时间我问李四他们手里的铜印有什么讲究,他告诉我这是从古时传下来的四灵镇尸印之一的白虎镇尸印,据他所说还有青龙镇尸印,朱雀镇尸印,玄武镇尸印。

但另外三种镇尸印他也只听过没见过,就像是“天棺”一样,只闻其声不见其物。看到他们师徒俩手里的神物,再想到我们毁掉的罗盘,我心中一片黑暗。

往前走了有五十米,眼前已经没有路,有的只是一条不见头尾云雾缭绕的黄泉,我知道这应该就是梦中的那条黄泉,既然有黄泉,那么震门应该也在附近,一发照明弹过后,果然云雾深处耸立着一道巨门。

看着巨门上的四个象形字,我喃喃自语:“永镇黄泉!”

浩子好奇的凑近:“旭哥,什么永镇黄泉啊,你能看懂门那四个大字的意思吗?”

看着周围五个人疑惑的眼神,我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感觉那个四个字意思就是永镇黄泉!”

李四和王五好像知道了什么,没有说话,他们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没理会他们的眼神,照明弹的光芒下,我们和震门之间有着一条诡异的石桥,石桥下面没有任何一个支撑桥的石柱却诡异的挺立的黄泉上,我上前使劲跺了跺脚,竟然没有丝毫影响。

踏上桥的时候我心底一直有一个声音让我去桥的对面,我知道这应该和梦中关于李阳说的封禁震门有关。我遵循心底的指示踏上石桥,大队长浩子他们想要跟我一起行动,李四一把拉住了他们。

“你们忘了我之前说的话了吗?这地宫第五层只有周旭才能过去,你们不能去!”

我向大队长他们挥了挥手告别,让他们等我回来,我一个人走在石桥上,耳边传来阵阵鬼哭鬼笑声,听道这些声音,我感觉自己上半身变得滚烫起来,脱掉上衣系在腰间,通过手电筒的光我看到本来消失的金龙纹身又显现出来,没理会身上发生的变化,我继续往下走去。

我每往前走一步,就感觉眼前有重重人影若隐若现,他们就像是在阻拦我前进一样,我感觉心中有股怒火从心底涌到嘴边。

我不由自主大吼一声:“滚!”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喊出那声“滚”的时候竟然听道了一声龙吟,与此同时我周围的鬼影和鬼声也消失不见了,就像是被我那声“滚”吓跑了一样。

没理会周围的变化,在我继续走了一段时间过后,我来到了石门之前。眼前的石门足有十多米高,石门前有一堆皑皑白骨,白骨上的磷火还在燃烧,散发妖异的光芒。

不知道是有失必有得还是什么,石门前竟然有三个刻着龙虎的罗盘,一龙双虎,想到我们三个毁掉的罗盘,我把这三个罗盘装进背包里。

收起罗盘后,我来到了李阳口中所谓的震门前,只见这个所谓的震门开着一条裂缝,门缝初还有缕缕鬼声传来,透过门缝我看到了门内的景象,知道了门后面的秘密。

当我从桥上走回去,被大队长他们唤醒的时候。当大队长他们问我经历了什么的时候。我只记得我自己好像在石门前掐了一阵手印,我随掐着手印随拍击石门,石门在我鬼使神差的:几组手印过后,在我没有看到机关的情况下竟然自己慢慢关上了。

我好像看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

没有继续想石门的事情,我开始思考怎么度过黄泉,想到那个诡异梦里李阳说的话,我低头考虑过河的方法,根据王五所推测,我们还有一天的时间从地宫里出去,超出时间就出不去了,只能等下一次地宫开起。

“地宫,阴阳,尸桥,黑凶。”

“阴阳颠倒,五行轮转,八卦移位!”

“身渡黄泉,魂渡彼岸!”

“我知道了,是尸体”我猛的一拍大腿。

我将自己的的猜测告诉了李四他们,他们听道我的话,想到我之前去过石门,于是死马当活马医回到刚才镇压尸群的地方拖过来六具黑凶尸体,将他们抛入黄泉里。在我们目光注视之下,尸体不仅没有沉下去反而超理的聚集在一起,变成了一个能容纳六个站立的尸船。

这个时候就不想着脚下是尸船这件事情了,我们六个跳到尸船发,感受到他的坚不可破,我们放下了心神。

我们正要用刀剑划船的时候,整个尸船自己无风动了起来,我趁着这时候将两个虎盘交给了大队长和浩子,看到他俩眼中的惊喜,就算是我把石门中的所见忘了个一干二净,只此三个罗盘就值得我这次冒险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出现一道亮光紧接着就是一股强烈的推力,我们六个从黄泉中被推了出来,当我们六个恢复意识的时候,我们六个已经躺在一条小溪里了。

眺望四周,哪里还有黄泉的影子,我问了一下李四他们这是不是他们来的地方,李四看了周围的事物告诉我,他们也不是从这里进去的。

休息了一会,吃掉剩余的食物,我问李四他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李四摇了摇头说和我们一起说不清自己的来历,我们约好了之后见面的时间地点之后,他们就先行一步走了。

等李四他们走了一个多小时以后,我和大队长浩子他们两个将剩余的照明弹打到天上,虽然不如在黑暗中亮眼,但也在白天也能看到缕缕白烟。

坐在地上等了好长一会,我们看到了军用皮卡到来,来的人不是之前带我们进来的那个人。他告诉我们他是749局的,我们可以把我们想说的一切告诉他,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除了我自身的变化和李四他的事情没有告诉他,其余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听道我说的一切,他就是像是经历过一样,一点也不惊讶,后来我打听了一下这个749局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宠辱不惊,原来这个749局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们三个将身上所有剩余军用物资交还给749局的来人,他派人把我们直接送回家里,回到家的时候我看了看时间,发现仅仅过去了五天,而在地下,我却是感觉最少过去了半个月。

在床上想着想着一不留神就睡着了,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收到大学舍友的聚餐电话,我马不停蹄的订好票去他们商量的地方。

等他们都来了,我们开吃的时候想到血玉的事情我连忙追问为什么罗帆没有来。再舍友奇怪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茫然,他们开口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背后满是冷汗。

李明好奇的:看着“我说老周啊,咱们宿舍就咱们五个,哪来的罗帆,你是毕业毕傻了吗?”

看着明宇他们眼睛不似玩笑的神情,我愣住了,怎么可能没有罗帆,可能是看到了我的迷茫,李明打开手机相册让我看,我一看顿时心跳都慢了半拍,只见相册的照片中没有罗帆这个人。

我打开自己的相册一看,发现我的相册里面竟然也没有罗帆,可是血玉是真的存在的啊!

我迷茫看向窗外喃喃自语:“罗帆你究竟是谁?”

————————————————————

野牛沟的故事结束了,明天开始新的篇章,因为昨天晚上手机码字码着码着就睡着了,今天更新4800字大章,感谢您的支持。

(∗ᵒ̶̶̷̀ω˂̶́∗)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