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罪恶边缘 > 第2案:血忌
第17章 挑衅
作者:秦幕遮  |  字数:3347  |  更新时间:2021-10-20 23:56:33 全文阅读

看着手里的询问笔录,日暮俊介本来还比较平静的情绪突然有了变化,他眯了眯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恶狠狠地攥紧了拳头,咬了咬牙:“高桥刚吾那个小王八蛋,油腔滑调,嘴巴又臭。要不是审讯室和大门口有监控,我早把他揍得满地找牙了。以后他最好不要在街上被我看见,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说完,他把那本询问笔录胡乱地往林真一的怀里一塞,转身就走。

高桥刚吾不是个善茬这件事,林真一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是一个敢去买卖违禁品的人,也就是说,他既有不知道出处的违禁品货源,又有敢散货的胆子,也算得上某种意义的“有本事”了。而且在藤原阳菜的描述中,这家伙就连脾气也很暴躁,在普通人眼中,可以算得上是全方面的不好惹。

不过高桥刚吾居然能让经验丰富,性格强硬的日暮俊介都吃瘪的话,倒是真的有两把刷子,林真一自从进警视厅工作以来,能让日暮俊介都吃不消的男人,有且仅有白鸟秀中一个人。至于其他犯人,不论他们多么穷凶极恶,在气势上也绝对压不过他,更不会让他生隔夜气。

那小子到底说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会让日暮警部这么生气?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呢?林真一不由得有些好奇,他拿起询问笔录翻了两页,这冷冰冰的文字,自然无法完全将昨晚审讯室里发生的一切都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

想到这里,林真一抬起头,朝着日暮俊介的办公室方向看了看。此时,那扇门正紧紧地关着,日暮俊介应该就在里面吞云吐雾生闷气,短时间内不会出来。

他连忙凑到一旁的铃木光彦身边,轻声问道:“ 铃木君,昨天晚上的询问不顺利吗?高桥刚吾那小子说什么了,把老大气成这个样子?”

铃木光彦一愣,挠着头想了想后,坚定地摇了摇头:“没,没有啊,你也看到高桥刚吾的这个笔录了,才这么薄薄几张纸。不论问他什么,他都说‘我不知道’,‘我没有’。这小子毕竟只是来警视厅协助调查的,昨天晚上那场也不是讯问,所以我们拿他没办法,才问了半个小时,就放他走了。”

那就奇怪了,看来不是在询问过程时发生的事。林真一皱起眉头想了一会儿,又问道:“那,你们昨天去高桥刚吾家接他,还有把他送走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吗?”

还没等铃木光彦回答,中村真纪正好施施然地走进了办公室。铃木光彦看到她,突然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道:“去接人的时候我在,走的时候是日暮警部和中村小姐送的,我不太清楚。你要问的话,还是问中村小姐吧,她比较了解一些……”

说罢,他悄悄凑到了林真一的耳边,用更低的声音说道:“真一大哥,问中村小姐的时候要避开小岛那家伙,否则下次高桥刚吾来,小岛那小子可能要把他当成沙包打了。”说罢,他又看了看中村真纪的方向,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这下,连林真一的心里也有点火了,铃木光彦话里的意思他随便猜一猜就明白了,高桥刚吾真是不怕死,都被拎到警视厅来了,还色胆包天,敢去骚扰中村真纪,居然还是当着日暮俊介的面?

中村真纪是他们1系唯一的一个女孩子,长得漂亮不说,性格也大方可爱,组里的大男人们都把她当成小妹妹。日暮俊介结婚后生了一个女儿,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见不了面,自然在心中对比他女儿大不了多少的中村真纪多了一份喜爱。

想到这里,林真一也顾不上唐突,走到中村真纪身边轻声问道:“中村小姐,昨天晚上高桥刚吾那个家伙是不是对你不礼貌了?你别害怕,告诉我,我去给他点颜色瞧瞧。”

中村真纪一愣,脸刷得红了,但是出乎林真一意料的是,接下来她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啊真一大哥,在来警视厅的路上,高桥刚吾确实对我有点不礼貌,他问我要不要去他的酒吧当兼职什么的,其他也没说什么。”

什么,就这么点事?林真一不禁有些无语,日暮俊介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这也值得发这么大的火吗?他拿出手机,笑着调侃道:“我懂了,我们的日暮警部需要买点凝神静气的药补一补了,脾气一直这么大可不好,容易伤肝。”

中村真纪低头笑了笑,轻声解释道:“其实,日暮警部生气并不是为了我。昨天,我们给高桥刚吾做完笔录,就把他送到了警视厅门口。

本来按照程序,这么晚了,我们应该开车送高桥刚吾回家才对。但是因为在来的路上有些不愉快,做询问笔录的时候,他也很不配合,一问三不知的,日暮警部就有点生气,让他自己想办法回家。

高桥刚吾倒是不以为然,还在缠着我问,愿不愿意去他的酒吧做兼职,可以给我三倍工资什么的,看我不同意,他又问我,问我愿不愿意当他女朋友,保证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日暮警部在一边听到就发火了,说高桥刚吾这种男人,除了有几个臭钱之外一无是处,就连做个笔录都想着要找人消遣,让他马上滚蛋。”

林真一点点头,这倒是日暮俊介会说的话,但是高桥刚吾那种二流子说话自然是口没遮拦,听过也就算了,怎么还当真了呢?

也许是看出了林真一的不以为然,中村真纪又开口道:“本来这事也就罢了。我和日暮警部没等高桥刚吾打车离开,就率先转身回办公室了,懒得和他多废话。结果还没走两步,就听到他在我们背后说,说:‘日暮警部,你的家住在哪里?’

日暮警部听了,马上转过身问:‘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高桥刚吾笑了笑,说:‘没想怎么样,只是想去你家看一看。你结婚了吗?像你长得这副德行,真的会有女人愿意嫁给你吗?

话说,你把身边这位中村小姐看得这么紧,难不成是对她有意思?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把年纪了,脸又破了相,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日暮警部被他气得够呛,一言不发,我脑子一热,就脱口而出说,日暮警部不但结婚了,就连孩子都早就有了。

没想到高桥刚吾突然冷笑了起来,说:‘原来你有老婆孩子,那真是太好了。你今天敢这样对我,我拿你没办法,但是你给我小心你的家里人。他们可是手无寸铁,随便找几个人就能把他们打废。怎么样,要试试看吗?’

听了这话,日暮警部突然气得发了狂,抄起草丛里的石头就朝着那个家伙跑过去。结果高桥刚吾只是退后了几步,就转身上了一旁停着的一辆出租车。原来他在说那番话之前,已经招了一辆出租车在旁边等着,说了那番混账话后,他就离开了。”

这一下,林真一终于明白了日暮俊介的心情,高桥刚吾的挑衅事小,但是他的话却引出了日暮俊介心中最深的恐惧。

几年前的一天,自己和日暮警部约着出去喝酒,喝到两个人都醉醺醺的时候,日暮警部对自己说起了一件往事。

几年前,日暮太太曾经出过一次奇怪的车祸:她和往常一样出去买菜,好好地在路上走,却突然被一辆急驶而过的小汽车给撞了,而且驾驶员没有送她去医院的意思,就连车都没下,就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这起意外没有目击者,也没有被监控拍到,那辆小汽车就像是幽灵来车,要不是日暮太太被撞得严重骨折,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的话,这件事简直就像是她的一场梦,没有在现实中发生过一样。

本来他们夫妻只是自认倒霉,但是几天后,日暮警部的手机收到了一个匿名邮件,上面写的几行字让他毛骨悚然:“这一次不过是开胃菜,要是我撞完你老婆后,倒车再碾个几次的话,她现在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我希望你懂我的意思,否则下一个,就是你女儿了!”

日暮俊介把手机牢牢地握在手里,心里惊恐不安。当时,他正在查一件大案,案件性质十分恶劣,而且各方面的阻力都很大。他本想着,不管有多困难,一定要坚持到底,把那个案件查个水落石出,可是当他看见妻子那憔悴的表情,以及打满石膏和绷带的身体时,日暮俊介害怕了。

如果自己当时是孑然一身,自然会不要命地拼,可是现在伤到了妻子,甚至将来有可能还会伤到女儿身上时,日暮俊介却退缩了。

他愁得头发都白了一半,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第二天一早,日暮俊介便把辞职信放在了上司的办公桌上,他没脸提自己要退出专案组,只能直接提了辞职。

最终,那封辞职信没有被批准,领导以为,日暮俊介是因为妻子受伤需要照顾的关系才会提辞职,所以不但主动让他退出了专案组,还给他放了一个月的大假。

而专案组副组长的位置,被他的好朋友苍井和辉顶替了……最后,案子一无所获,成了一件悬案,而苍井和辉,也死了。

这件事,其实是日暮俊介心中最深的痛了。作为刑警,他在面对来自敌人的死亡威胁时,退缩了;作为朋友,他一直认为苍井和辉其实是替自己死的,如果不是自己成了缩头乌龟,苍井就不会变成犯人新的活靶子。

这种挫败感让他彻底地颓废了。要不是那一年里,朋友和亲人的鼓励一直源源不断地安慰着他,日暮俊介可能早就离开警视厅,不干这一行了。

想到这里,林真一不禁在心里替高桥刚吾捏了一把汗,要不是他溜得快,日暮俊介手里的那块石头可是真的会砸上去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