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罪恶边缘 > 第2案:血忌
第7章 认尸
作者:秦幕遮  |  字数:3319  |  更新时间:2021-10-10 14:47:30 全文阅读

中年女人茫然地看向了丈夫,直到这时,她才突然意识到原因。丈夫和儿子长着同一张如同复制黏贴出来的脸,难道说,难道说那具尸体,真的是儿子?

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阵深深的惧怕,连连后退了几步,这是人类面对巨大打击时才会有的条件反射和躲避心理。她的异常反应让身边的丈夫和那个年轻女人都有些惊讶,男人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袖问道:“悠亚,你这是要去哪里?”

女人嗫嚅着,就连身体都开始轻轻发抖起来:“我,我突然不想去认尸体了,我有点害怕,看了之后晚上一定会做噩梦的。老公,那具尸体一定不会是英矢,我们别去认了。再过一段时间,他一定就毫发无伤地回家了。我们也回家,好不好,我好累,想好好睡个觉。”

这时,那个站在她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年轻女人挽住了她的胳膊,轻声安慰道:“阿姨,我也觉得这个人绝对不是神之木君,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得去认啊,认完也就安心一点了。您如果觉得害怕的话,就让我和叔叔进停尸房好了,您就在外面休息一会儿。”

中年女人用沮丧的眼神朝着面前这对坚持的男女看了两眼后,竟掩面哭泣了起来。虽然那两个人看起来更加不明所以了,但是林真一却明白她此时内心深处的恐惧和担心。

并不是每一个受害人的家属都是坚强勇敢,想要求一个明白的。有许多家属,尤其是女性或者老年人,面对这种极端打击都会产生逃避心理。他们觉得,一旦确认了尸体就是自己的亲人后,心里唯一的那一丝侥幸就会荡然无存。

人在一生之中,也许会面对许多死亡,亲人朋友因为生病和意外离世,是绝大多数人生命中都会遇到的历练。但是来停尸房认尸绝对是不一样的体验,那种冰冷的环境,以及未知的绝望,足以打倒一个心智坚强的成年人,更不用说平时就不怎么坚强的人了。

尤其对这对夫妇而言,这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极端痛苦,女人想要逃离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想到这里,林真一走上前去,轻声对着中年男人建议道:“先生,既然太太不想去认尸,那就不要勉强她了。按照警视厅的认尸程序,人数上只需要两个亲戚或朋友就可以,您和这位小姐如果愿意同往的话,我马上去安排。至于您的太太,可以在我们的会客室休息一会儿。”

男人感激地点点头,笑着说了一句谢谢。林真一看着他笑起来和松田隆史更为相似的面容,心中不禁叹了一口气。他和死者的长相极为相似,而且他失踪的儿子在身高、体型、失踪时间等各方面应该都和死者差不多,否则他也不会特地找来警视厅了。在这种情况下,认尸程序甚至都有些多余。

林真一小心地没有露出惋惜的表情,用门卫室的内线电话打给办公室的属下,让他们尽快下来帮忙。一听到有人来警视厅认尸,日暮俊介也顾不上和白鸟秀中吵架了,跟着一起急急忙忙地下了楼。

见有三四个人一起跑了下来,那三个访客明显愈加手足无措起来。林真一安抚地对着他们笑了笑,让中村真纪带着中年女人去会客室休息;小岛瑛太去法医部找樱田鸣,找到后立刻去停尸房;而他自己、日暮俊介和铃木光彦则带着中年男人和年轻女子,缓步朝着停尸房走去。

中年男人看了看日暮俊介胸口佩戴的证件,知道他应该就是这群年轻人的上司,便小心翼翼地走到他旁边问道:“您是日暮警部对吗?我想问,问一下那具尸体,他死前,死前有没有受什么折磨?那个凶手,有没有让他走得爽快一些?”

见日暮俊介转过头来看了自己一眼,男人悲哀地笑了起来:“对不起,您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但是我真的想知道,他走得是不是安详。等一下看到了他的尸体,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问出口来。”

日暮俊介看着男人带着皱纹的面庞和明显染过颜色,黑得不正常的头发,心里也是一酸。他自己也有女儿,自然明白父母的心情,如果孩子的死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作为父母而言,最迫切的希望其实并不是要抓到凶手,而是希望孩子死去的时候,不要感知到太多的痛苦就好。

但是,日暮俊介想了想那具尸体的模样,看来这个男人的愿望只能落空了。即使不让他看见尸体身上的累累伤疤和消瘦到极致的身体,光是那张瘦得只剩下一张脸皮的面孔,都可以想象到死者生前受到了多大的折磨。

他叹了口气,自己口笨嘴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面前这个憔悴的父亲。男人看着他面露难色,心里也有了思想准备,眼眶瞬间酸涩了起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跟在他后面的年轻女人低呼一声,连忙走上前去,扶住了男人的手臂,关心地问道:“叔叔,您,您没事吧?要不要也去会客室里休息一下?”

男人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拍了拍女人的手背:“我没事。藤原小姐,倒是你,确定要跟着我一起去认尸吗?不知道那具尸体现在是什么情况,万一……你确定自己真的不会被吓到?”

“不,我要去。”女人坚定地看着男人的眼睛说道:“我相信这具尸体一定不是神之木君,但是我只有亲眼看到过,才能安心。”

男人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这个姑娘,倒也是个痴人。可惜,儿子不争气,也不懂得珍惜。

等他们一众人走到停尸房时,小岛瑛太和樱田鸣已经等候在里面了。两人明显刚刚又口嗨吵了一场,现在是谁都不理谁。

当然,这种互不理睬是小岛瑛太单方面的认知,樱田鸣根本就不以为意。他见林真一一行人进来,又带着两名陌生人,便走上前来问道:“这两位,就是来认尸的吗?你们好,我是给这具尸体做解剖工作的法医樱田鸣。

有一点我要先说清楚,死者现在的样子,与他生前会有很大的区别,请你们二位做好思想准备。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告诉我,我们可以开始认尸程序。”

这番话让中年男人和年轻女人面面相觑,刚刚就有些忐忑的心情愈发沉重起来。男人稍稍平静了一下心绪,做了几次深呼吸,用眼神朝着年轻女人示意了一下后,对着法医点了点头:“樱田法医,我和藤原小姐都做好准备了,请,请您让我们看一看那具尸体吧。”

樱田鸣淡然地嗯了一声,走到存放尸体的冷柜抽屉前,仔细辨认了一下标签后,握住其中一个抽屉的把手,将它用力拉了出来。

冷柜的温度极低,在抽屉被拉出的过程中,发出了一阵碎冰破裂,以及轮滑滚动的声音。众人凝神静气,连呼吸声都很轻微,更显得这声音如轰隆隆的雷鸣一般。

尸体的上方用一块床单样的白布牢牢盖住,从头到尾没有露出一寸皮肤来。白布上有着一些淡淡的,黄褐色的斑点,让人控制不住去想象,这些斑点是来自于哪里。

樱田鸣抬头看了二人一眼,见他们一脸怔忪,便最后一次提醒道:“你们真的准备好了吗?我现在要把布揭开了。”

中年男人咽了一口唾沫,抬头看向樱田鸣,坚定地开口道:“请您动手吧!”

樱田鸣点点头,便伸出手,将那块布全部拿了下来。

随着白布被取下,一阵凉气升腾而起,将所有人的脸都笼罩了进来。男人轻轻打了个寒颤,闭上眼吐出了一口气后,鼓起勇气低下头,朝着尸体的面部看了过去。

尸体的面部凹陷,就连太阳穴的部位都深深凹了进去,整张脸上除了一张面皮,其他部位就像一具骷髅的头一般。

乍一看到这张脸时,男人的心中不合时宜地升起了一阵狂喜来。这具尸体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儿子,英矢虽然平日里吊儿郎当的,但是论相貌,那是公认一等一的好。而且他虽然瘦,但是经常跑到健身房锻炼,全身肌肉也算发达。可是这具尸体瘦就像个难民一样,不可能,这绝对不是英矢!

男人那探究中带着喜悦的表情,林真一看得一清二楚,看来,死者的容貌与他生前的差别巨大,就连他的父亲都无法确定。

可这下要怎么办?林真一不禁觉得有些头疼,他把头转向那个年轻女子,见她正呆呆地看着尸体的面容,便开口问道:“这位小姐,你能认出来吗?”

女人这才仿佛如梦初醒。她抬起头局促地看了看林真一,又扭头看了看那个中年男人,轻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英矢。他是绝对没有那么消瘦的,可是我仔细看了一会儿,又觉得五官和眉形似乎又有那么一点相似。”

这种似是而非的回答自然是不能作为尸源认定的依据的。这时,樱田鸣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两个人发问道:“请问二位,你们来认的那个人,他的身上有什么特征吗?随便什么都可以,比如痣,纹身,疤痕之类的。”

中年男人茫然地摇了摇头,女人倒是脸一红说道:“我也不知道那个算不算是特征,英矢的肩胛附近有一个很小的海鸥状纹身,上次我们出去旅行的时候被我看到了,好像是刚纹没多久的。”

肩胛处的纹身?林真一和日暮俊介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涌起了一阵兴奋。这样的话,凶手在死者死后才用烟头将死者肩胛处的皮肤烫坏倒是找到了原因。凶手并不是要掩盖死者的身份,而是要掩盖自己的身份,这处海鸥纹身,一定是一个关键线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