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罪恶边缘 > 第1案:孔雀与黄鹂鸟
第266章 纵火
作者:秦幕遮  |  字数:3397  |  更新时间:2021-09-30 10:35:07 全文阅读

松田达也的家门此时已经被长长的隔离带拦住,不允许任何无关人员进出。

在门口探头探脑的邻居们一看到林真一他们三个,立刻就开始七嘴八舌地抱怨了起来,说这里出了个杀人犯,上了社会头版头条,他们已经够倒霉的了,那家伙居然还会被人放火烧屋,还波及到了周围邻居的家里,真不知道那个灾星是惹到了哪门子的瘟神,警方能不能替他们做主之类的。

林真一只能匆匆地安抚了他们几句,跨进了隔离带后,转身便将房门关上,这才拦住了屋外那些探寻的目光和嘈杂的声音。

松田达也的家里有一股很浓烈的汽油味,怪不得这么快就被确定为人为纵火,闻多了之后人都开始发晕。林真一三人连忙取出口罩戴上,才算是勉强可以继续呼吸。

正如小岛瑛太之前所说,整个房子里,烧得最厉害的地方是书房。松田达也的书房里藏书极为丰富,光木质的高书架就有两个,保守估计藏书量应该有上千本。

但是现在,书架上已经找不到哪怕一本完好的书了,只剩下两个烧得发黑的架子,以及地上洒落一地的黑色纸屑,拿起一小张用手指轻轻一捻,便立刻成为了焦炭。

实在是有些奇怪。纵火犯用了汽油这种这么明显的纵火方式,就为了烧松田达也的书房?林真一警惕着环顾四周,可是书房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即使事先真的藏了什么东西,也是没办法查到什么关键线索了。

小岛瑛太见他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便开口劝道:“嗐,真一大哥,你也别想不通了,我估计吧,纵火的人很有可能是长谷川春奈的什么爱慕者。

你想啊,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被人杀了,虽然长谷川春奈那丫头算是罪有应得吧,但保不齐有些男人爱她爱得深沉,他心里还是很仇恨松田达也这个杀人犯的,所以想着要报仇,可那人又找不到松田达也,所以只能放火把他家给烧了。

你看他选择的助燃剂,居然是汽油这种东西,也就是说摆明了是人为纵火,都没有想伪装成意外失火,说明这个人想事情还是比较冲动的,也不计后果,更不怕在浇汽油的过程中,汽油挥发,沾在他的衣服和皮肤上,把他自己也烧伤。

我看啊,八成是个毛头小伙子,很有可能就是长谷川春奈的同学。这案子很好查的,说不定明天就能查到他的真实身份了。”

长谷川春奈的爱慕者,是吗?可是,如果真的是爱慕者干的,洒汽油的地方应该是很平均的,屋内每个地方都会或多或少撒上一点。

但是从燃烧的轨迹来看,那位纵火犯从家门闯入后,直接就拿着汽油桶去了书房。他将大部分汽油都撒在了书房的书架和书桌上后,才走了出去,然后在客厅的沙发和卧室的榻榻米上倒了少量的汽油。

很明显,书房就是那个纵火犯的第一,也是首要目标,可是他特地去烧书房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

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自己了。

林真一回到警视厅后,立刻就提审了松田达也。由于长谷川春奈的案件还有最后一些收尾工作,所以松田达也暂时还在警视厅的拘留室关押着,再过几天才会移交给监狱。

自从上次在法庭上,林真一作为检方证人出庭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松田达也了。不过对方倒是没有他想象中的颓败,也没有明显的发胖或变瘦,精神状态虽然算不上神采奕奕,但是也算平静祥和。看来,这一段被扣押失去自由的生活似乎并没有给松田达也造成什么很大的影响。

见林真一正上下打量着自己,松田达也表面只是淡定地用微笑来回应,但心里却有些忐忑。这个年轻人的本事,自己还是领教过的,但是长谷川春奈的案子已经尘埃落定,离结案只剩下一步之遥。就算林真一本事再大,又能翻起什么浪来呢?

林真一也没有多余的心思与他弄些弯弯道道,开门见山地问道:“松田先生,我今天来找你是想问,你家的书房里面,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没有被我们警方发现的?”

松田达也心里不由一惊,对方怎么会突然问起了这个?

他在书房里放的除了书和笔记本电脑,还能有什么呢?自己写过的计划,向那人买的医疗纠纷资料,就连一些只写了两三个字的纸,都在他来警视厅自首前全部烧掉了;而那台笔记本电脑,也早就被他砸碎,拆分成许多零部件扔掉了。

难道林真一对夏树逃脱法网这件事还是不死心,想来讹一下自己?想到这里,松田达也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林警官,我的书房里就只有书,最多就是放了一组茶具,看书看到无聊时会喝喝茶罢了。长谷川春奈的案件已经板上钉钉,我也没有任何线索可以给你了……”

还没等他说完,就被林真一打断了:“我知道,我今天来不是为了长谷川春奈的事。松田先生,可能你还不知道,昨天晚上,你的家里发生了非常严重的火灾,而且已经被确定为是人为纵火,犯人使用的助燃剂是汽油。

不仅如此,你家里烧得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书房。尤其是书桌和书架,被泼洒了大量的汽油,所有的纸张都已经碳化。

松田先生,这件纵火案,和长谷川春奈案有关吗?如果无关,那你到底是惹到了谁,才会被人这样肆意报复?”

火灾,而且还是被人泼了汽油之后放火烧的?松田达也怔怔地看着林真一,他不明白对方这又是玩得哪一出?可是林真一的脸色很凝重,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说谎。

松田达也思来想去,会放火把他家烧掉的人,有且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卖给他复仇计划的年轻男人。对方为什么会这样做的原因倒也不难猜,无非是想要斩草除根罢了。

那人担心自己的家里有一些不该留的东西,日后会被警方发现,或者被自己当做什么把柄握在手里,素性一把火烧了干净。

但是这个做法,老实说并不聪明,而且有些矛盾。

若是那人害怕自己会留下什么证据,这把火是不是烧得有些太晚了?警方早就将自己的房子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东西翻不出来呢?

而且自己已经坐牢了,20年的刑期,就算减去假期和减刑,至少也有15年的牢要坐,把柄握在手里有什么用?

这把火,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不成?

林真一明显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盯着松田达也的眼睛,男人的眼神有些呆滞,显然也在思考着什么。林真一不禁在心里升起了一个疑问:松田达也,你到底还有什么秘密没有对警方说的?

但是松田达也想了一会儿后,却仍然牢牢地闭着嘴。林真一原本还在等待他主动交代,此刻却再也忍不住了:“松田先生,这个纵火的人,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要烧掉你的家,而是要给你一个警告,是不是?你到底和什么人有了纠葛?

你有没有想过,他们这一次只是放火烧你的房子,下一次呢?他们有可能会找人潜进监狱中来,直接伤害你;又或者,或者他们知道你对松田父女的在乎,转而向他们动手。

没有了你的庇护,那对父女是完全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对吧?”

林真一说的,松田达也又何尝不知道,他甚至比对方想得更深,更远。那人明知道自己的家已经不可能留下什么证据,却特地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去放了一把火,烧的还是书房,未免太刻意了。

这是在向自己传达什么讯息呢?

自己平时在书房里的时间确实比较久,他是一个标准的宅男,除了上班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家里。而看书,喝茶,在纸上写写画画,用笔记本电脑上网之类的娱乐活动,无一例外都是在书房里进行的。

这时,松田达也想起了笔记本电脑上方的内置摄像头。

以那人或者他背后团队的黑客技术,控制那个摄像头的拍摄应该不难。也就是说,在自己使用笔记本电脑,第一次登陆那人发送过来的网址时,自己已经开始处于他们的监视之下了,或者说,他们对自己书房内的监视,比那个时候还要早得多。

松田达也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惶恐。那个人派手下将自己的家付之一炬,其中饱含的深意,他现在已经可以猜到七八分,可是……

他放在桌下的双手开始纠结地扭来扭去。自己真的要这样做吗?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了吗?

林真一发现对方的表情,似乎有点被自己说动的意思,赶紧趁热打铁地劝道:“松田先生,前几天我看到北原太太,她的状态不是很好,你被判刑这件事,给她的打击还是很大的,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松田达也惊讶地站了起来。即使立刻就被身后的警监按回到椅子上,他仍然不依不饶地质问道:“你,你见过夏树,是什么时候?你们说了什么?林警官,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长谷川春奈的事情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不要再去骚扰她了行不行?”

林真一在他这急赤白脸的诘问下也有些发火了:“不好意思松田先生,不是我找的北原太太,是北原太太找的我。她是来问我,为什么你没有被取保候审,或者保外就医,所以我告诉她,你的病根本就是三年前的一次医疗误诊。

我和她就说了这么多,难道有什么问题吗?你没病这件事,她早晚会知道的不是吗?”

松田达也怔怔地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站起身来,对着林真一勉强地笑了笑:“林警官,我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些累,想休息了。”说完,还没等林真一反应过来,他便转过身,在警监的陪同下离开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