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罪恶边缘 > 第1案:孔雀与黄鹂鸟
第262章 一封信
作者:秦幕遮  |  字数:3013  |  更新时间:2021-09-28 09:00:01 全文阅读

这句话,已经不是暗戳戳的提醒,而是明晃晃放在台面上的威胁了。不过,这人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算他不威胁自己,自己为了夏树的安全,也是绝不可能将他的情况向警方说出来的。

不过松田达也也懒得与他争论什么,因为他在自首之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要想办法通知北原夏树一声,自己决定要去自首了。

在一番操作过后,自己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警方的法眼。但是不要紧,夏树的大仇得报,老师不用担心再出什么“意外”,也没有人会惦记他的所谓“遗产”,应该可以安全地度过余生。

所以自己还是要想办法向夏树作一个告别的。她并不知道现在林真一他们已经掌握了自己杀害长谷川春奈的整个过程,所以自然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去自首,要提前通知她一声,让她有个心理准备才好。

想到这里,松田达也突然开口道:“先生,我能再拜托你做一件事吗?我想给夏树写一封信,请你想办法转交给她。”

那人听到他的要求不禁一愣,倒也没有直接拒绝,而是饶有兴致地问道:“哦?你要写一封信给北原夏树?那你要怎么把信给我,我又怎么去交给她呢?

松田达也,我实话告诉你吧,你家附近可是有不少便衣蹲点的,根据我的观察,至少有3到5名,如果我现在来找你的话,岂不是自投罗网?”

原来自己真的已经插翅难飞了么?松田达也的心中不禁涌起一阵苦闷,他突然觉得,自己这半年来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不过是个笑话。早知如此,他还不如直接去给长谷川春奈一刀,然后直接去自首,岂不是更干净利落?

电话对面的那个男人会选上自己,无非就是想证明,他的本事比林真一要大罢了。所以,他揣度了自己和夏树的心思,把他们一步步拉进了自己的陷阱中。如果没有这个人的突然出现,松田达也根本就不会花那个心思去实施什么计划。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自己和夏树对生命的渴望,却引来了一条恶狼。松田达也这样想着,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勇气来:“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我,你以前也说过,你的计划是有售后服务的,不能说话不算话。”

那人也没想到松田达也竟敢这样和自己说话,愣了几秒后,不禁桀桀怪笑起来:“松田达也,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有这个义务要帮你呢?怎么,我看起来很像一个做慈善的人吗?

你的这单生意,我早就已经完成了,我今天打电话过来,一是告诉你到时候自首了,二是警告你,不该说的别说。除此之外,我可没想过还要做你的跑腿小弟啊,你想多了吧?”

松田达也把胸口的那阵愤懑之气生生压了下去,自己现在是有求于人,不得不做小伏低,便只能轻声恳求道:“不是,先生,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送封信给夏树,告诉她我准备去自首,让她做好思想准备而已。

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们两个,除了你之外,我是真的找不到什么人来帮忙了。而且你这么神通广大,送封信真的只是小事情,是不是?”

那人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半真半假地回答道:“哎,我这个人呢,心肠就是有点软,看不得别人来求我。松田先生,不是我说你,买张匿名电话卡就能搞定的事情,你非说有风险,让你打网络电话,你又说自己学不会。现在好了,关键时候居然还要用写信这么古老的通讯方式。

行吧,我就帮你跑这一回,不过呢……”那人停顿了一会儿,又说道:“你的那封信,我还是得看一遍的,如果写了什么不该写的,我就会直接扔掉。怎么样,稍稍窥探一下松田先生的小小隐私,你不会生气吧?”

松田达也既然决定让他送信,当然不会在意什么隐私不隐私的,便答应了:“好,你可以审查一遍。放心吧,我除了叮咛她几句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写。

今天正好是周二,每周的这一天下午一点,我都会和夏树相约在浅草寺碰头。如果要把我的信转交给她,今天正好是个好机会,浅草寺里人也多,不容易被发现。”

那人想了一会儿后,倒也同意了。

于是他们两个约定好,今天中午十二点,松田达也可以拿着写好的信,提前去浅草寺和北原夏树约着见面的老地方。进入浅草寺后,需要松田达也把信折得越小越好,攥在自己的右手中,然后会有人和他联系,并想办法取走他手中的信封,随后松田达也便可以先行离开。

等那个取件人看过信件的内容,确定没有问题后,他会在浅草寺等北原夏树来,如果她能在下午一点准时到达的话,那人便会想办法把信交给她。

目前,松田达也已经被严密监视起来,更有甚者,大概率浅草寺都安插有便衣。所以说,这个移花接木的办法,确实是最有效,最简单的交接形式了。

松田达也挂断了电话,抬头看看时钟,现在已经到了上午十点,到时间该写信了。他定了定神,走到书桌前走下,拿出了信纸和钢笔,深呼吸几次后,便提笔写了起来。

“吾妹夏树:

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我们好久没有见到面了,不知你和老师最近身体如何?他老是贪凉,爱喝冷的饮料,你一定要嘱咐野口太太一声,千万要多看着点。老师虽已是耄耋之年,但初心依旧,还保有一颗童心,不愿受束缚,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大哥就将他托付给你了。

夏树,据我所知,林真一他们已经把长谷川被杀的案子查清楚了,很快就会来逮捕我。与其被他们抓住,还不如我去自首,说不定能减轻一点刑期。

你不用担心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我虽然身体素质一般,但是尚算撑得住,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夏树,我常常在想,人生过得太快了。尤其是这一年来,能与你重修旧好,更是让我觉得时光飞逝。你不用替我难过,生命的质量在于它的宽度,而非长度,大哥能最后为你和老师尽一份力,已经死而无憾。

接下来千万不要到警视厅来找我,在那个男人编的‘故事’里,我们是仇人,不是朋友,更不是亲人。但是这都没有关系,你只要记住,不管我在哪里,有着什么样的身份,我的心和意志都是不会改变的。

好了,时间很紧急,我就写到这儿。你看完之后,牢牢记得我的话,然后记得把信烧了。

愚兄松田达也敬上。”

松田达也匆匆忙忙地把信写完,又通读了一遍。他原本打算先写个简单的草稿,但是后来想了想,既然是和自己的妹妹写信,也就不需要考虑太多细枝末节的东西了。这封信有多处删改,遣词造句也不怎么连贯,但是这些也都无所谓,能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就好。

等到纸上的墨迹变干,松田达也将信纸仔细地叠好,塞进了一个极小的信封里,然后随便收拾了一下自己,便直接出了门。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阳光明媚,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少。下楼的时候,他走到书报亭买了一瓶矿泉水,然后装作喝水的样子,用眼睛的余光特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这两天,家附近确实出现了一些不曾见过的生面孔,而且大多是三四十岁的中青年男性。如果那人不提醒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注意,今天稍稍留心看了一下,就看出了端倪。

这种级别的监视到底是从何时开始的,松田达也心中一点谱都没有。时间紧迫,送完信之后,自己就该去自首了,否则真的会来不及。

他摸了摸裤兜里的那封信,确保它还在,然后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出发去了浅草寺。他不用看也知道,过了没多久,那些生面孔就会跟着他的车一起离开。

这样想着,松田达也倒也平静了下来。既然他们只是监视,不是抓捕的话,说明警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裤兜里的这封信应该还能安全地送到夏树的手里。

浅草寺很快就到了,松田达也从车上下来,装作无意地看了看四周,这时他才惊讶地发现,刚刚还在他家楼下潜伏的好几张面孔,居然又突然在这里出现了。看来,警方早就发现了,自己和夏树交换情报的场所正是在浅草寺内部,所以刚刚一看到他扬手招出租车,那几个便衣就直接将车开到了这里。

松田达也的心不禁悬了起来,他再一次佩服起林真一他们几个的本事来,自己能被这样能干的刑警抓住,倒也不算太丢人。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右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就像一个普通游客一样,悠闲地朝着浅草寺里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