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罪恶边缘 > 第1案:孔雀与黄鹂鸟
第257章 鬼门关
作者:秦幕遮  |  字数:3013  |  更新时间:2021-09-25 18:00:01 全文阅读

在这将近一周的时间里,根据那个计划的指示,松田达也做得最多的事,就是默默地在暗中观察长谷川春奈的言行举止和兴趣爱好,力求了解她更多一些。

当时,根据北原夏树的情报,长谷川春奈和夏树的侄女松田沙纪之间发生了某种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就搬离了她们一起合租的房子,彻底搬到这个小区里来长住了。

这个突发状况倒是给松田达也的观察工作带来了不小的便利,他还会经常查看监控视频的回放,将长谷川春奈出入小区的时间记录下来,希望可以从中找到一些规律。

另外,松田达也还开始尽可能地在自己的同事们面前,表现出与长谷川春奈的熟络来。向来不近女色的他突然之间有了如此大的转变,让那些安保室的同事们都感到很是诧异。不过在长谷川春奈看来,这个突然对自己很热情的大叔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在她身边,这种献殷勤的男人可太多了。

另外,松田达也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开始练习,如何在电梯井内快速地上下攀爬。而每次上夜班的时候,住户们基本都不会再使用电梯,正是他做实验的好机会。

不过,松田达也的身体状况虽然在同龄人中还算不错,但是毕竟也是个中年人了,再不错也有限。他第一次进入电梯井的时候,正值一个乌云密布的深夜,天上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又冷又湿。

那时正是凌晨三点,住宅区里所有的灯光几乎已经全部灭了,大多数的住户都已经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那一次实验,很明显是一个极其失败的尝试。没有任何经验的松田达也低估了电梯曳引绳的粗糙度,刚进入电梯井没多久,他手上戴的薄款化纤手套就被磨破了。

他一向自诩顽强,怎么都不会想到,用磨破后的手掌牢牢抓住绳索,疼痛的程度居然可以轻易就突破了自己能忍受的最高阙值。

当时,松田达也不过才下了两层楼而已,但是他已是痛得浑身发抖,再也不能动弹了。

他抬起头,看了看上方不过几米开外的电梯井口,但是却有了一种“自己有可能会死在这里”的不详预感。看着看着,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趴在井口,正在向下看。

周围没有什么灯光,所以松田达也看不清他的脸,也描述不出那人的形体特征,但奇怪的是,他却能看到一双带着嘲讽的黑亮眼睛。

见松田达也直直地看着自己,那人夸张地笑了一下,露出了一口森森的白牙:“松田达也,你这个傻帽可算是上钩了,实话告诉你,我的计划不是为了杀别人,而是为了杀你。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而这个电梯井,就是你的葬身之处!”

那怪异的音调和冰冷的话语让松田达也双手猛地一激灵,差一点就掉了下去。他努力定了定神,再抬头一看,井口哪有什么人影?刚刚发生的一切,原来全部都是他的幻觉而已。

尽管如此,手掌和大腿内侧因为摩擦而产生的剧烈疼痛还是让松田达也无心恋战,萌生了退缩之意。他努力地用大腿勾住了曳引绳,堪堪稳住了身形,然后将上身的牛仔外套脱下,紧紧地包住了两只手。这样做虽然会让手使不上劲,但至少掌心的伤势不会再加重了。

那两层楼的高度到底爬了多久,松田达也已经不记得了。他只知道,当自己的手好不容易攀到电梯井口的边沿时,眼泪立刻就不受控制地打湿了眼眶。等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爬出了井口,发软的双腿实实在在地站在了坚硬的地上时,自己竟像一个孩子一样抽泣了两声。

原来,这就是濒临死亡的感觉。

用语言很难描述这种感觉的可怕之处。就像一条无形的蝮蛇。你知道它就盘桓在自己的身上,也能感觉到它的重量,它的眼睛正冷冷地看着你的脖颈,就好像冷不丁就要冲上来咬上一口。突然,它猛地张开了嘴,虽然你看不见,但是那腥臭难闻的蛇口所散发出的死亡气息,你却真真切切地感知到了。

在这一刻,所有的语言和决心都是苍白的。松田达也转过头,直直地看着那个井口,那条蛇就在里面,等待着他的下一次到来。

自己真的还要再下去吗?松田达也不由得问自己。在那个男人的计划里,要想顺着电梯井上下楼好像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所以自己也就忽略了它的困难程度。其实仔细想来,要想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徒手在曳引绳上攀爬,不但要爬下,还要爬上,这真的是自己这种普通人能做到的事吗?

天台上的风刮得越发猛烈,细密的雨丝将松田达也身上的衣服淋了个半湿,这让刚刚才从电梯井里爬出来,贴身的衣物都被完全汗湿的松田达也狠狠地打了两个冷战。

手掌上的伤口也愈发疼痛起来,他只能站起身来,像一只灰溜溜的丧家之犬一般从消防通道往楼下走去。此刻的松田达也只觉得自己又冷又累又疼,急需要一口热酒来驱一驱身体内部的寒气才行。

但是,在病毒面前,再烈的酒都束手无策。第二天早上,当松田达也披着疲惫的身躯下班回到家时,他掌心的伤口已经开始化脓。他自然是不敢去医院进行治疗的,只能随便涂上了一些消炎药了事。

但是,他还是小看了这些伤口。在榻榻米上休息了没多久,他就觉得浑身的骨骼开始酸痛起来,随后便是一场持续了三天的高烧。

松田达也的身体一贯强壮,极少会生病,所以一旦生起病来,就会尤其严重。三天后,高烧终于降了下去,他也瘦了一大圈,站在镜子前时,就连他自己都会被镜子里那个胡子拉碴,憔悴消瘦的男人吓一跳。

在和北原夏树的这次见面前,松田达也的身体才刚刚恢复了健康。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来到五重塔前的椅子上坐下的原因,因为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如果跪在观音堂,极有可能会虚弱地晕过去。

松田达也自然不会把这些悲惨遭遇告诉北原夏树让她担心,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这些天,我试了一次在电梯井里的攀爬实验。老实说,困难确实不小,但是没关系的,我会经常去试,熟能生巧嘛对不对?”

北原夏树看着他那明显瘦了一大圈的脸和身体,只能强忍着泪意点了点头。她自然不会想到,松田达也是因为伤口化脓发了高烧,才会显得这么憔悴,而是以为对方的癌症已经进入了晚期,所以被病痛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见她默不作声,松田达也觉得有些奇怪,便笑着问道:“那你呢?你这个礼拜做了些什么?北原苍介那家伙没来找你的麻烦吧?”

北原夏树回过神,尽力露出一个微笑来:“当然没有,他来找过我几次,都被我用各式各样的理由推掉了。你的计划上面有写,让我一定要避开北原苍介,让他没办法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

这很容易做到的,他现在没有我家的钥匙,我只要在回家的时候观察一下四周环境,他不在就行了。不过好在北原苍介很少来家门口堵我,毕竟他不敢进去,怕自己也中毒嘛,可以理解是不是?”

北原夏树说完,自己都觉得好笑,便皱着鼻子笑了起来:“松田大哥,你说北原苍介这个人是不是很可笑?他明明这么珍惜自己的那条狗命,却不把我和爸爸的人命当回事,一个劲地想把我们父女俩置于死地。真是恶心死人了。”

松田达也本想出言安慰她几句,但是话到嘴边还没说出口,他自己也笑了起来。是啊,人性真的是很奇妙的一样东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短短的八个字,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呢?

时间过得很快,松田达也看了看手表,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和北原夏树两个人坐在一起,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不过很奇怪,在这个星期中,他走了一次鬼门关,还生了一次不小的病,但是所有的疲倦和辛苦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里,居然通通都不见了。

松田达也并不是一个圣人,其实在他发着高烧躺在榻榻米上,整个人处于一种脆弱无依的状态下时,也曾问过自己,他做的这一切,都值得吗?

但是今天和北原夏树见面了之后,松田达也就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值得,因为老师和夏树都是安全的,这就足够了。

想到这里,松田达也再一次对着北原夏树笑了笑,柔声说道:“夏树,如果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你再坐一会儿,和我错开一下时间吧。”说完他站起身来,不着痕迹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看向自己之后,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