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罪恶边缘 > 第1案:孔雀与黄鹂鸟
第110章 猫鼠游戏
作者:秦幕遮  |  字数:2013  |  更新时间:2021-08-06 08:00:01 全文阅读

林真一的话音未落,正在仔细倾听的日暮俊介却在这时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不不不,林君,有一点我还是要提出异议,那就是红木衣柜上涂的丙烯酰胺丙酮溶液,这个东西,真的是长谷川春奈亲手涂的吗?

北原苍介的口供里也说到了,他让长谷川春奈涂的明明就是丙烯酰胺水溶液,因为丙烯酰胺溶于水后,溶液无色无味,就不会被北原夏树发现。他在去年十月,给北原夏树的卧室里涂刷的,也是丙烯酰胺水溶液。

所以说,长谷川春奈是绝不可能私自去换成丙酮这种带有刺激性气味的溶剂的。

而且要不是丙酮的气味闻起来太过于奇怪,林君和小岛君也不会想到要对衣柜做什么理化检验。

另外,长谷川春奈在6月12号下午,特地从学校申领了全套的防护用品,也都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

综合以上三点,红木衣柜上涂刷好的丙烯酰胺丙酮溶液,大概率根本不是长谷川春奈下手涂的。凶手只是反过来利用了他们的下毒计划,让我们警方将注意力转移到衣柜下毒这个破案的思路上去。”

林真一听到这里,也赞同地说道:“不错,日暮警部说得有道理。北原苍介作的口供里还有一点可以证明您的观点:长谷川春奈在电话里和他说过,会在6月13号晚上进行涂刷作业。

而且衣柜已经定下是14号寄出,长谷川春奈既然明白丙烯酰胺的毒性,肯定是计划着越晚涂刷越好,她选择的下手时间应该是6月13号才对。”

听了两个上司的推断,小岛瑛太对北原夏树有些佩服了起来:“那这样说的话,6月12号晚上这个杀害长谷川春奈的作案时间真的是不早不晚,刚刚好。

而且这个衣柜下毒的手法,也是高度还原了北原苍介和长谷川春奈毒害北原夏树的作案手法。北原夏树能够从去年十月的卧室下毒案中,查到所有的细节,举一反三,反过来利用了他们两个,实在是聪明极了。”

这时,一直在一边倾听的中村真纪却突然开了口:“但是,我还有一个疑问。

那就是在红木衣柜搬到长谷川春奈家后,为什么北原夏树会突然向北原苍介提出,要把衣柜放在外面,让味道散一散再搬回家呢?结果这一放,就是整整一个月。”

小岛瑛太笑着回答:“这不是很正常吗?如果不是这样说的话,他们两个怎么会把衣柜搬到长谷川春奈家去呢?很有可能就一直放在家具店里了。”

中村真纪瞄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可是在北原夏树打电话前,那个衣柜已经搬到长谷川春奈家了不是吗?她何必要等上一个月呢,半个月也行啊。

衣柜下毒是北原夏树给北原苍介和长谷川春奈下的一个圈套,一旦他们上钩,就能将他们二人一网打尽。

但是北原夏树硬生生地又多忍了一个月,明明马上就能报仇了,难道她就不心急吗?她这么做,会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如果单纯就是为了在杀人时,保证北原苍介不在长谷川春奈身边,办法有很多啊,她约北原苍介吃个饭就可以了。”

这个问题可问不倒小岛瑛太,他挠了挠头,笑嘻嘻地说道:“我懂了,那个衣柜放在那里,明显就影响到了长谷川春奈卧室的舒适度,她不是和北原苍介说过吗,她看到那个衣柜,心里害怕得很,说里面说不定藏了什么吸血鬼。

北原夏树的目的,当然是不想让这个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仇人日子这么好过,把自己的衣柜放在长谷川春奈的卧室里,膈应膈应她也好。”

小岛瑛太本来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没想到中村真纪听完他的理论,居然呆呆地点了点头说:“小岛君,你的说法好像也有点道理,我如果有情敌,用这个办法让她心烦,也是有可能的。”

铃木光彦见这两个人又开始有了一点奇怪的趋势,连忙插了一脚进去:“我觉得还有一个可能。那片住宅区的监控,保留时间为30天,超过30天的视频会被新的监控视频自动覆盖。

如果我们提前在监控里看到了衣柜被搬去长谷川春奈家的情形,就有可能会对衣柜这条线进行提前调查,这样的话,就会提前揪出北原苍介来。

那么北原千夜的意外身亡案,可能就没有人会花精力去查了,这不就完全打乱了北原夏树的全盘计划吗?”

日暮俊介在一边听着,渐渐皱起了眉头。其实这两种说法各有各的道理,包括小岛瑛太那个看似荒谬的想法。北原夏树极度厌恶长谷川春奈,想办法让对方心里难受一些,确实是完全有可能的。

但是,北原夏树的复仇计划从去年十月开始算起,已经筹划了很久。现在有一个大好机会摆在她面前,她为什么会停了下来?

北原苍介和长谷川春奈毕竟是与她不死不休的仇人,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轻易地就停下复仇的脚步。

林真一拿起桌上北原夏树的照片,这是一张普普通通的证件照,照片里的她面无表情,双眼坚定地看着前方。他再一次为自己对她的刻板印象感到懊恼,其实,摄影师拍到的这个北原夏树,才是真正的她。

长谷川春奈被杀案查到现在,可谓是案中有案,案情很是错综复杂。

北原苍介和长谷川春奈就好像两只沾沾自喜的老鼠,而北原夏树就是那只将他们翻来覆去玩弄的猫。

那两只老鼠不知死活,伤到了猫的一条腿,所以猫大发雷霆,就要了那两只老鼠的命。其实,在这场战争的一开始,双方的武力值就注定了,老鼠一定会是失败的那一方。

那么现在,当她的对手也变成了猫,北原夏树还有赢的可能么?

如果说长谷川春奈被杀案,北原夏树已经自信有了脱身之法,那她的下一步棋又会怎么走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