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往生楼 > 正文
第130章 团宠林昭
作者:沐匣子  |  字数:3173  |  更新时间:2021-08-10 13:13:44 全文阅读

一边是发狂的祁夜,另一边是手握羽菖命门的焱,而他们的同一目标羽菖,此刻却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我的喊叫声充耳不闻,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于是放声大叫道,“羽菖,你若还是旁若无人,那就不要怪我不念幼时情分,林昭一命,我必向你讨回,你听到没有。”

这一句,我喊出了浑身的力气,焱停下手上的动作,与祁夜一般红着眼看向我,对我说道,“我以为你不在乎林昭的生命,只在乎羽菖这个骗子呢。”

“我没有不在乎林昭的生命。”我连忙解释道,“我只是觉得羽菖不是亡故人命的人,也许林昭还有的救呢。”

可是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果然我还是说服不了祁夜和焱,祁夜冷哼一声,狠狠将我推开,一个箭步窜到焱身边,躲过焱手里的命蛊,恶狠狠的说道,“让我来。”

说着就要捏爆羽菖的命蛊,我脚下立刻像生根了一样,根本挪不动脚步,闭上眼不去看,心想,“羽菖,对不起了,在我心里,林昭比你重要。”

接着我就唤出长剑,对祁夜说道,“加我一个。”

“加你一个干嘛。”关键时刻,沉默许久的羽菖终于开口说话,她看着身旁恶狠狠的祁夜和焱,缓缓说道,“你们想干嘛,杀我?”

“你说对了。”祁夜扬起手中的命蛊,对羽菖说道,“你害死林昭,我虽不知这命蛊到底能不能知你于死地,但既然是命蛊,想必伤你是一定的,偿命吧。”说着就两手捏住命蛊,奋力往两边撕扯起来。

羽菖闷哼一声,口中念起咒语,唤出密密麻麻的蛊虫,即刻间将祁夜和焱束缚起来,一把躲过祁夜手中的命蛊,祁夜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蛊虫,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恶狠狠的盯着羽菖,不停地咒骂宣泄不满。

我扬起手中的长剑,直指羽菖眉心,犹豫着还是下不了手,羽菖眼神复杂的看着我,对我说道,“晏殊,你也想杀我吗。”

我不敢跟羽菖对视,别过头对她说道,“你我只是幼时玩耍的情谊,远不及林昭日日与我相伴的感情,如今他死在你手里,我必须为他报仇,即便是我打不过你,但我宁可自损一千也要换你八百。”

“呵呵呵。”羽菖突然笑了起来,走到我面前,眼神闪过一丝失望,缓缓说道,“当真只是幼时情谊?”

“姑奶奶,你还跟她啰嗦什么,大不了一站罢了。”焱在一旁愤怒的吼着,奈何根本挣脱不了蛊虫的束缚,只能不停跟我说,让我赶紧杀了羽菖。

羽菖看了一眼焱,转头再次问我,“当真只是幼时情谊。?”言语间淡然如水,不带一点情绪,我看着她面若冰霜的脸庞,重重点头说道,“是,那么就不要废话了,出手吧。”

我举起长剑,做好了迎战的架势,羽菖却久久没有动,拿出一对瓷瓶交到我手上,淡淡的说道,“你们的林昭没死,他只是因为与赤魂阴蛊还未完全融入好,才会暂时脱气,等他醒来,你将其中一瓶忘川蛊给他服下,另一瓶给梼杌服下,这样恶魔之心的邪气就不会再影响林昭了,记住,恶魔之心因为赤魂阴蛊的原因,与林昭浑然一体,万不可取出,否则性命不保。”

“什么?这么说林昭真的没死,你.........”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明明祁夜试了各种办法都探不到林昭的生机,林昭怎么会还活着,羽菖看了我一眼,就背过身去,淡淡的说道,“先服下忘川蛊的为主,后入为辅,你想让他们谁做主人就给谁服下。”说完一挥手,唤回祁夜和焱身上的蛊虫,离开凉亭。

临走之前留下一句,“晏殊,你记住,我永远不会害你,这一次就当是交易吧,我该做的做完了,我要找的人,叫徐薇君,有消息你不必找我,我自会寻你。”说完瞬间消失,留下我们三人面面相觑。

等我终于缓过神来的时候,祁夜和焱早就回到林昭身边守着了,见祁夜情绪似乎冷静了许多,我拿着羽菖留给我的忘川蛊,对他说道,“这个.........是羽菖留下的,要不要给林昭服下,你做主吧。”说着我就把忘川蛊塞到祁夜怀里。

祁夜盯着瓶子看了好一会儿,见林昭胸口开始平稳有力的起伏,才缓缓说道,“我原本不想再相信她的,可是想想我们刚刚那么对她,她都没有对我们下杀手,是我冲动了,也许她是真的想要救林昭。”

我看见祁夜脸上的愧疚,心里五味陈杂,明白是我们冤枉了羽菖,她刚刚背过身对我说话,一定是对我失望透顶了,我有心想要对羽菖说一声抱歉,却怎么也迈不出步子去找她。

一时间,我们各怀心事,默契的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直到林昭努力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我们,“你们都怎么了,怎么心事重重的。”我们才欣喜若狂的围到林昭身边。

“昭,你看看身上有没有那里不舒服的。”

“林昭,你终于醒了。”

“林昭,你还疼不疼,要不要喝水。”

...................

我们你也一言我一语的围着林昭,让他有些呆愣,只听林昭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这样,我有些不太适应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就记得我很疼,想要找你们,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是我的蛊没解掉吗。”

“解了,你的蛊,解了。”祁夜扶起林昭,然他坐到凳子上,才慢慢告诉林昭,“不光是蛊解掉了,你也恢复了血肉之躯,你快感受一下,有没有哪里不适应,或者不舒服的。”

“我恢复血肉之躯了?”林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见我们纷纷点头,林昭才慢慢拉开衣领,看见那道已经结痂的伤疤,小心抠下来一块,血液慢慢渗出,林昭惊喜不已,手舞足蹈的说道,“我真的恢复了,我真的恢复了,夜哥,现在快给我换心把,换了心,我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不用换心了。”祁夜突然面带不悦,说完就背过身去,自顾自的喝起茶来,再不搭理林昭。

林昭顿时丈二和尚一样摸不着头脑,愣愣的问我,“姐,夜哥这是怎么了,难道他反悔,不想给我换心了?我没招他啊。”

我心说,我哪知道你怎么招他了,不过看祁夜那副失望的表情,我大概猜到一点,便告诉林昭,“羽菖的蛊虫帮你恢复了血肉之躯,但是也因为赤魂阴蛊的原因,恶魔之心已经完全跟你融为一体了,不能取,否则,你会死。”

“啊?”林昭听完我的解释,瞬间摆出一张和祁夜一般失望的表情,搞的我有些哭笑不得,感情少受回罪还成了坏事一样,难不成林昭喜欢被虐?不会这么贱吧。

看着他俩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真是想不通,便让祁夜把羽菖给的忘川蛊拿出来,反正林昭已经醒了,要不要喝下,让他们两个自己商量去吧。

我则拉着焱在院子里闲逛了起来,眼睛却不停的到处看,说到底我还是想要跟羽菖道个歉的,毕竟她一心帮我们救林昭,到头来还被我用剑指着眉心,换做其他人早就打起来了,可是转了一圈,我愣是没有看到院子里有其他的屋子,甚至连羽菖的身影都没有看到。

“姑奶奶,你别找了,,刚刚我们那样对人家,只怕是早就气的想要绝交了。”焱这家伙真是不会聊天,本来我就因为误会羽菖而内疚,好不容易找个借口在院子里找她,想着偶遇一下顺便道歉的,这一下子被他说了出来,万一羽菖在暗地里听见,那我多没面子。

于是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慌忙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找羽菖了,走了,回去看看林昭他们怎么样了。”说完我就自顾自走了,听到焱在身后嘀咕,也无心搭理。

回到凉亭,见林昭面前放着一个空瓶子,就猜到他已经喝下忘川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二人的脸色看起来都不太开心的样子,难不成林昭又嘴贱惹祁夜生气了?

我走到林昭身边,对他说道,“你是不是又惹祁夜了,是不是又嘴贱了。”

“我哪有。”林昭拖着下巴,看都没看我,直接说道,“我哪里敢惹夜哥啊,上次被揍的淤青都还没消呢。”说完趁祁夜不注意,快速的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这一幕刚好被焱看到,小家伙想都没想,立马为祁夜打抱不平道,“林昭,你怎么好意思对夜哥哥翻白眼啊,你知不知道,刚刚你假死的时候,夜哥哥差点疯掉,都要杀人了。”

“有这事。”林昭刚刚还一脸阴郁,听了焱的话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拉着焱问道,“你说夜哥为了我差点杀人?小家伙,你别骗我啊。”

“骗你干嘛,你.............”

我看见祁夜目光不善的盯着焱,赶紧捂住焱的嘴,对他说道,“大人的事,小孩少掺和,走了走了,回家。”小家伙挣扎着还想说什么,被我一巴掌打在脑袋上,这才安静下来,我看了看身后的林昭和祁夜,小声告诉焱,“以后没事别乱说话,知道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