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往生楼 > 正文
第104章 无赖卖刀
作者:沐匣子  |  字数:2264  |  更新时间:2021-07-30 15:52:36 全文阅读

陈三照着老板给的地址,一路辗转来到一个比自己家还破的房子门前,抱着砍刀止步不前,絮絮叨叨说道,“这么破,能是什么有钱人家,这老板忒不厚道了。”

说着就要往回走,刚一转身迎面就跟一个中年人撞了满怀,陈三没好气的骂道,“没长眼啊,往你爷爷身上撞,赔钱。”陈三头也不抬的伸手向对面的人要钱,简直无赖到了极致。

“没有,滚开。”不料对面的人冷冷的说了一句,就直接绕开陈三进了身后的那间破屋子,陈三立即大叫起来,“喂,你撞到我不赔钱就想走?站住。”

陈三说着就伸手去抓那人的肩膀,谁知眨眼的功夫,就被那人反手抓住手腕,陈三疼的不行,呲牙咧嘴的说道,“放放放,我不要钱了,放开我。”

“你怀里的是什么。”那人没有放开陈三,反而盯着陈三怀里的砍刀说道,“那个开当铺的叫你来的?你跟我进来。”说着就松开陈三的手,自顾自走进屋子。

陈三吃痛的揉这手腕,小声骂道,“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叫爷爷进爷爷就进了?呸。”紧了紧怀里的砍刀就准备回去找典当行的老板,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那个人的声音,“有钱。”

陈三眼珠子一转,立马换上一副殷勤的嘴脸,大声说着,“哎哟,您早说不是,我就是为这事来的。”迈着小碎步就进到屋子里面。

屋里昏暗的很,却十分整洁,两边的货架上摆放着满满当当的古董,随便拿出来一件,都够陈三挥霍一辈子了,陈三看的目瞪口呆,满眼贪婪,对着那个人赞叹道,“你可真有钱啊,你屋里这些都够我吃几辈子的了。”

“把你怀里的东西给我看看。”那个人没有理会陈三的吹捧,直接伸出手对陈三说道,“如果我看的上眼,价钱随你开。”陈三一听,那还等什么,立即掏出砍刀,双手递到那个人手上。

那个人接过砍刀就不说话了,陈三觉得无聊,便在屋子里四处转了起来,越看心里越是惊叹,穷了半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值钱的东西,陈三走到角落里,悄悄观察了一会儿那个人,趁着人家不注意,快速拿起一个小巧的铜杯藏到裤裆里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那个人面前催促道,“你看好了没有,看好了给钱,我这还有事呢。”

“这刀,你从哪得来的。”那个人没有理会陈三,而是问了跟典当行老板一样的问题,陈三裆里藏着顺来的东西,心虚的不行,只得赶紧将应付老板那一套说辞,原封不动的告诉面前的人,想着快点拿钱走人。

可谁知,那个人听完陈三的话,定定看着陈三说道,“你撒谎,如果不说真话,那这刀你带走吧。”说着就把砍刀还给了陈三,临了还指着陈三的裆部说道,“那个,不值钱。”

原来陈三刚刚的小动作,早就被看穿了,陈三尴尬的掏出铜杯说道,“别啊,偷东西是我不对,我还你就是了,老板说了这刀就你能收,我家有大事等着用钱呢,要不然我也舍不得拿出来卖啊。”

“你且告诉我,这刀你到底怎么来的,说实话我不但给你钱,而且这刀我也还给你。”

陈三一听,心里泛起嘀咕,“这人怕不是傻子吧,白给钱的事也做,不对,肯定有什么目的。”于是陈三问那个人,“你别框我,这世上哪有白给钱的傻子,你到底想干嘛。”

“哈哈,谁说的我白给了。”那人笑了笑说道,“我只是说不要这刀,但我没说不要其他的啊。”

其他的?陈三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干脆耍起了无赖,“我家就这么个之前的物件,哦,对了还有个破棺材,你就看你看得上哪个吧,其他的我也没有了。”

“我也不要棺材。”那人摆摆手告诉陈三,“我只要你死后的魂魄就行了。”

陈三一听,大笑起来,“那你可有的等了,我小时候算过命,那可是长寿相福星命呢。”心里却暗笑,这个人怕不是有病,这人死了什么都没 了,还魂魄,混蛋吧。

“这么说你同意了。”那个人没有笑,反而严肃的对陈三说道,“一旦你同意了,那可就是不能反悔的了。”

这人这么还来劲了,陈三当即就说道,“神经病,耽误大爷发财。”抓起砍刀就往门外走去,那人见状也不阻拦陈三,只是给了陈三一张名片,淡淡的说道,“有需要就来找我。”

陈三看了一眼名片就随意往裤兜里一放,抱着砍刀回到典当行老板这里,把刚刚发生的事给老板说了一遍,也不管老板厌烦的将他往外赶,抱着门槛死皮赖脸的说道,“你给我介绍这么一个疯子,耽误我挣钱,还不收我的刀,不行你得赔钱,不赔钱我就不走了。”

老板无奈,叫来了官家的人,可谁料陈三一看到官家的人,掏出砍刀往脖子上一横,无赖的说道,“今天要么叫他给钱,要么你们把我尸体抬走,我要让大家都看看你们怎么逼死良家百姓的。”

陈三的无赖,官家也没有办法,眼见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老板无奈,依着陈三的要求,给了他一沓现金,陈三这才将砍刀收了起来,笑眯眯的坐在门槛上数钱,老板遣散了围观的人,走到陈三身边,对他说道,“拿着这钱找个正经事做吧,这刀,你哪来的送回去,要不我怕你没命花这些钱了。”

“你这是嫉妒。”陈三拿着厚厚一沓钱,在老板脸上拍了几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典当行,心想,“这法子可比卖东西好多了,以后没钱我就来找这老板要。”

有了钱,陈三当然不想再回陈家庄,一时忘了家里还有口棺材,满心欢喜的找了一家他认为还不错的酒店住了下来,殊不知他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酒足饭饱,陈三躺在干净整洁的大床上,抽着平时根本买不起的烟,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简直不要太快活了,他拿出砍刀,解开包裹住砍刀的衣服,自言自语道,“这玩意儿到底是干嘛使的,切菜嫌大,难道真是用来杀猪的吗。”

“是砍头用的。”

“谁。”陈三被一个突兀的声音吓的直接从床上弹起来,举着砍刀四处乱看,“谁在装神弄鬼。”

但是诺达的房间只有陈三自己,陈三贼精精的打开房门伸出脖子往外看了看,什么人都没有,嘭的一声,重重关上房门,把砍刀放在枕头边,就睡了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砍刀隐隐散发着黑气,正在一点点侵入他的身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