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往生楼 > 正文
第60章 恶婴
作者:沐匣子  |  字数:2944  |  更新时间:2021-07-14 12:22:14 全文阅读

爱花母子大仇得报,鬼打墙也不复存在,还没走到老端公家,就看见他愁容满面的远远看着村里,不用想,他一定是听到了昨晚村里炼狱般的尖叫声。

走到老端公身边,发现他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原本还剩下的即丝黑发,如今也是不见了踪迹,我叹了口气,把昨晚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老端公。

“现在村里除了咱俩,没有一个活口了,秀,你怕吗。”老端公罕见的没有对我疾言厉色,可见昨晚的事对他打击很大,我摇摇头表示不怕,老端公就不再言语。

“老端公,你看,是爱花。”

老端公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一看,大声怒斥道,“爱花,你即已经报过血仇深恨,还来找我做什么。”

爱花瞬间身影消失再原地,下一秒就突然出现在我和老端公面前,淡然的对老端公说道,“害我们母子的畜生已死,我没牵绊了,我是来求老端公助我儿解脱的,拜托了。”爱花跪在老端公面前,抱拳乞求。

此时的爱花完全变了模样,不再是一副村姑模样,言语间对老端公甚是尊重,我上前扶起爱花,对她说道,“你这是何苦呢。”

爱花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就继续转头看着老端公,她在等老端公点头。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劝老端公帮爱花这个忙,毕竟昨晚她和孩子,杀了全村的人,一个活口都没留下,虽说是报仇,实在还是太过残忍。

老端公沉默了很久,终于还是心软的答应了,对爱花说,“你和孩子昨晚造了那么多杀孽,孩子已经没了投胎为人的机会,但如果你肯牺牲,承担了那份罪孽,或许..........或许吧,还能投个马畜牛羊。”

爱花听了老端公的话,笑颜如花,她看着远处轻轻的说道,“做人太累了,当个畜生短短一生,却也不用受那人间六道凄苦,比做人好,老端公就拜托你了。”

“你可想清楚了,当了畜生一辈子辛辛苦苦,到头来落个为人食物的下场。”老端公没想到爱花那么洒脱,不由的又向爱花确认了一遍,见爱花点头点的坚决,这才松口,“好吧,走,跟我回屋。”

我搀着爱花跟在老端公后面,小声问她,“你真的想好了吗,你担了罪,可就再也遇不到孩子了。”爱花拍拍我的手,笑着点头,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好美,眼角眉梢中尽是风情,媚而不妖。

到了屋内,老端公拿出一沓符纸,和一个手掌大小的木雕,再三斟酌之后对爱花说道,“等会儿我会把孩子的魂魄引到这个木雕之上,把罪孽转嫁到你身上,过程会很痛苦,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是,有劳老端公了。”此刻的爱花举手投足间,隐隐透着一股大家闺秀的风范,与我平日里相熟的那个爱花,简直就是两个人,也许是被我一直盯的不舒服了,爱花转头笑着告诉我,“嫂子,我本出身书香门第,奈何..........为了活下去,我只能变成你们看到粗俗模样,还请嫂子见谅。”

“见谅,见谅,呵,呵呵。”我尴尬的敷衍了一下,就看到老端公已经准备好,只等我们了,于是我自觉的站到旁边,不再多嘴。

老端公拿着符咒,对爱花严肃的说道,“现在我要把符贴在你的七巧之上,引出孩子,你忍着点,会很痛。”

爱花点点头就闭上了眼睛,老端公不再迟疑,拿起一张符纸,口中念念有词,符纸一接触到爱花,就呲呲的散发出黑气,爱花痛的满头大汗,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接着就是第二张,第三张,..........每一张符纸打在爱花身上,她就更痛一分,直到最后一张,爱花终于支撑不住,闷哼了一声,老端公立即叫我,“秀,把木雕拿过来。”

“哎,哎。”我不敢耽搁,赶紧双手托住木雕站到老端公身边,只见一股黑气慢慢从爱花身体里出来,凝结成一孩子模样,见状,老端公大喝一声,“引。”孩子模样的黑气就挣扎着被完全吸入木雕之中。

手中的木雕开始不安分起来,剧烈的抖动着从我手中逃脱,我连忙扑上去,用身体的重量摁住它,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些吃力,“老端公,这孩子不老实啊,我快要摁不住了。”

老端公狠狠咬住中指,把血滴在符纸上,不带一丝拖沓,大喊“秀,让开。”我顺势往旁边一滚,那木雕就抖动着飞到半空,老端公纵身一跃,一张符纸正正的打在木雕之上,啪嗒一声,木雕不再躁动,掉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有些忌惮那个木雕,侧了侧身子。问老端公,“接下来怎么办。”

“你走远点就是。”

老端公捡起木雕,把它放在供桌上,点了三炷香,还没拜呢,木雕就又不安分的抖动起来,老端公赶紧扔掉香就伸手去抓木雕,可是这一次,老端公扑了空,木雕凭空浮在半空,传出阵阵婴儿的哭声。

木雕抖动越来越厉害,婴儿的哭声也变得尖锐起来,我忍不住捂住耳朵,只听见爱花撕心裂肺的叫喊着,“孩子,别这样,你会回不了头的。”

话音刚落,就听见砰的一声,木雕炸开了,一个小小的婴儿浑身光秃秃的站在我们面前了,它得意的看着我们每一个人,露出一口尖锐的牙齿,说道,“想毁了我?你们还不够资格。”

“不要。”爱花尖叫一声。

孩子完全无视了爱花的哀求,径直冲向老端公,老端公立即侧躲开了孩子的攻击,可只是一秒的时间,老端公就直直的向后倒去,爱花崩溃的大哭起来。

我清楚的看到,老端公的胸口缺了一块,而缺少的那块,正被爱花的孩子紧紧捏在手中,恐惧再次袭来,老端公已经倒下了,我彻底失去依仗,面如死灰的跌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一步一步走到我面前。

他扔掉手里的心脏,阴笑着说道,“你是下一个,桀桀桀。”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就杵到了我胸口面前,我绝望的抱住头,“不要啊。”

“你敢拦我。你也要死。”

我并没没有感觉到痛苦,反而听见那孩子愤怒的声音,于是我眯着眼小心看了一眼,爱花正死死的抱着孩子,满脸泪水不停的说道,“收手吧孩子,收手吧。”

可那孩子完全不顾自己母亲的劝阻,双眼瞬间变红,只一下就震开了爱花,爱花倒在地上,不可思议的问孩子,“我是你妈妈啊,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妈妈?你也配,要不是你没用,我怎么会夭折,偿命吧。”

我瞬间瞪大眼睛,爱花笑着张开怀抱,孩子一冲过去,她就紧紧束缚住孩子,腾出一只手,摁在孩子头顶上,温柔的说道,“孩子,等我吸走你的怨气,你就可以解脱了。”

那孩子痛苦的大叫着,却始终挣脱不了爱花的束缚,一股股黑气源源不断的被爱花吸进自己体内,渐渐的,孩子小脸恢复了正常,双眼也有了瞳孔,趴在爱花身边哇哇大哭,完全一副正常孩子的模样。

“嫂子,你用老端公供桌上的木剑杀了我,我快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什么,我不敢啊。”我从小连鸡都没杀过,现在却要我杀人,啊不,杀鬼,这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怯懦的往门口缩了缩身子,一个劲的摇头。

爱花见状,焦急的对我大喊,“快啊,你想被我杀了吗,还想再经历一次昨晚的事吗,快啊。”

我不想再看到昨晚那炼狱般的情景,一咬牙,跑进屋抓起木剑就往爱花身上捅了进去,“嫂子,谢谢你。”爱花解脱了。

我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久久不能平静下来,转头看了一眼哇哇大哭的孩子,心生不忍,艰难的爬起来,伸手摸了一下孩子,“热的,这孩子活了 ?”

“他活了,爱花却还没死。”老端公虚弱的声音传入耳中。

我惊喜的抱着孩子,跑到端公身边,“老端公你还活着,太好了。”看老端公面无血色的样子,我又赶紧说道,“你先别说话,我找个板车送你去医院,你等我啊。”

可老端公拒绝了,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附在我耳边说了句话,就重重倒下,没了气息。

原本热闹的村子,如今只剩下我和怀里的孩子,爱花拼了性命才留下的孩子,我看了一眼浑身正在长出红毛的爱花,心一横,照老端公说的,贴了一张符纸暂时抑制住红毛的生长,就朝着老端公所说的地方走去,那里有能彻底杀死爱花的方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