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执剑当随心 > 正文
第五章-情动入梦
作者:知凡平易  |  字数:1977  |  更新时间:2021-06-21 13:25:50 全文阅读

“这疯婆娘,怎的这般不要命,竟施展用以修换命的剑术,差点连筑基都稳不住了。”

“这金丹魔修也是够头铁的,竟然妄想以小成血魔体近身,”

“唔……不过好像除了近身厮杀,他好像也不会别进攻的术法,而且这血魔秘剑的确只能近身才有机会摄取剑修的魂魄,不过以他对血气的掌握程度怕是要直接手抵天灵盖才行。”

——少年用一丝真气检查了一下。

“嘶~这疯婆娘好生彪悍,和一个金丹魔道体修以伤换伤,这身上也没一处完好的,除了……不对不对,救人要紧。”

直到黑衣女子伤势大致稳定,少年方才收回真气,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还得去寻些药草食物来,这疯婆娘也不知何时能醒。思忖一二,在洞前设了敛息阵法便出。

柏林之地煞气浓厚,更时最盛,未入夜便已浊雾弥漫。临近戌时,布衣方归。扛着一只野山鸡,揣着一大把各色各样的药草,悠悠然道“林深雾起时,布衣把猎归;饭点稍稍过,干饭没灵魂,糟了,给她烧水了!”

只亮着一小堆篝火的山洞内,少年将五块火行灵石绕浴桶摆好,口中默念,“天地五行,炎上作苦……emmm,以火烧水,起!”

五块灵石瞬间燃了一寸高的火苗,又见少年用手胡乱撮了几下药草,直接一坨扔进浴桶。

“放鸡血,剃鸡毛,看我来一手草包烤鸡!”,少年熟练地捣鼓着,不多时便从火堆中传出阵阵烤肉香味。少年欲伸手捞出,却忽觉后颈有一丝冰凉,“感觉怎么样?”耳边响起一阵幽幽的声音,少年咽了咽口水。

“那个,我说我是闭着眼睛脱的你信吗?”

“真是辛苦你了哦,要不我好好报答一下你?”

“怎么能呢,为姐姐老苦是我剑人的荣幸!”冰凉感瞬间消去,少年还未来得及欢喜,一道猛力从腰背袭来,只听“哎哟!”一声,少年半个身子嵌进了石壁。持剑女子收拳伫立,篝火火焰随风摇曳。

莹莹的火光下,少年双手抱膝,直直地盯看着火堆,时不时咽口口水,身旁坐着一个大口咀嚼鸡肉的散发女子。耳边咀嚼声突然停止,少年偷偷瞥了一眼,却瞧见一个冰冷的眼神,“水。”

“ 好嘞,师姐您慢着吃,我不跟您抢”少年心中大敕,连爬带滚得去取剩下的烧开的水。

咕嘟咕嘟,少年木楞地看着身侧这个吃相比男人还男人的女子,女中豪杰概莫如是,也难怪在筑基期就有五把本命飞剑。

吃饱喝足,女子拭去嘴油,惬意地闭了闭眼睛,扬了扬乌黑的长发,女子似乎心情不错,英眉翘鼻的脸一如反常地挂着微微笑意。

“这疯婆娘笑起来也挺好看的嘛,”少年低声喃喃道。

“你在说什么?”女子眉目弯弯地盯着少年,皮笑肉不笑。

“啊,我是说……是说师姐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令小弟汗颜。”少年抱拳拱手,毕恭毕敬道。

“那你说说,本姑娘英姿在哪了啊?”

“冷师姐对敌勇猛无畏,以伤换伤,即便受重伤后修养半日便恢复了七七八八……”少年越说越小声,最后细若蚊鸣。马屁拍起劲来可真是误人误己,话已出口,反悔不及。

“这么说,那个血道魔修你见过了吧,最后如何了?”

“诚禀姐姐,小弟来时便见路上一个发狂入魔的魔修,嗯……只不过好像在自残,撞了几颗大树后便倒去,八成死了。”少年一脸真诚的样子。却不知女子内心是半点不信,除了魔修身死。她最后一剑还夹带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剑意,方便日后感知魔修气息。自古以来,剑修都是最不好惹,其凶威,尤甚邪魔外道,一旦与剑修结下梁子,便是生死相向,不死不休。故此浩渺大陆修士间流传这么个说法“宁杀邪修一千个,不摸剑修一根毛。”

“那就好,此次之行有劳剑人师弟了,这是我剑阁的特殊信物,若有难处可持此牌寻我剑阁各处执事即可。”

冷雪的令牌看似并无独特之处,令牌背面是青萍两大字,字形锋锐如剑,正面则是八片四叶草绕圆相接,还缺了一片就能成一个圈了。少年没把令牌藏进储物袋,反而是揣进了布衣胸处的内置口袋,这让向来看不惯这个淫徒的黑衣女子素眉一挑。

夜入三更间,山洞两无言。黑衣女子背靠石壁打坐,细细回顾着这场厮杀的得失之处。如果这个魔修多会些血魔术法,最后不被贪心蒙蔽理智,而是继续耗下去,自己怕是已被摄魂抽魄。北域魔修稀少,此次第一次与魔修交手便失了先机,五把本命飞剑相继失灵,最终身陷死地,不得已使出剑阁秘术命剑诀第一式-阴阳一瞬。至于那个重伤而逃的魔修,八成死在了这个看似天真又弱小的少年。一个实打实的金丹,却命绝于刚踏入练气期的修士,也算是令人耳目一新,金丹修士寿至六百载,内丹炉鼎初成,有丹气护体,血道魔修的血气比寻常丹气更难打破,饶是她作为剑阁金丹之下第一人都以本命飞剑寻求破防之机。即便是重伤的金丹修士,也不是一个初入练气期的修士能斩杀的,这个少年身上地秘密还真不少呢!

黑衣女子隐隐有些好奇,如果这个少年真进了剑阁,那又会是怎样一番风景。她丝毫不在意剑阁内多出一个能与她同境争锋的,她还巴不得有人能和她放开身脚打一架。至于这个少年有啥坏心思她也无所谓,凭她的直觉,这个少年偷奸耍滑、泼皮无赖,可对她并无恶意或歹念,反而让她心里有一丝踏实。女子也不太在意,只是感到有点奇怪。

少年背对火堆,呼噜声渐起,已然入梦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