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背叛
作者:搬砖之王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21-06-17 10:30:55 全文阅读

一群海鸥在某不知名的小岛上飞来飞去,蔚蓝色的天空中掠过,留下一些咕咕的叫声。海面上波涛汹涌,浪花层层叠叠,翻滚着,就像一群精灵在海上互相追逐嬉戏。

不时有波浪冲上沙滩,轻轻地拍著软软的细沙,浪花荡漾,好似一条玉带,盘绕著整个海岸。

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陆阳和其他犯人被狱警押着,缓缓穿过监狱的放风场。

接着还是和电影一样,水枪冲刷身体,喷撒消毒粉,领监狱注意手册,床上囚服…

身穿囚服的陆阳被带到四楼的一间关押室,看守对他说:“这就是你的监舍。”

陆阳想到这里,头一次坐牢,竟被朋友出卖,他不禁苦笑一声。

此时,一个身材高大的白人站到了他的面前,他叫何高达的同室狱友。何高达一脸横肉,一米九多高,比陆阳上的人足足高出一头。它站在陆阳面前,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怒气冲冲地说:“嗨!小瘦子,你是怎麽进来的?”

小瘦子?陆阳抬起头,微微一笑,看着何高达说:“你才当了几天人,就忘了你是猪的嘛?”何高达握紧拳头,露出凶恶的表情,他真没有想到一个瘦高个儿的年轻人居然敢这样和他说话。要知道,他以前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地痞流氓。随后,何高达边喊边挥舞着拳头:“给你点颜色看看”。

何高达的拳头还没伸出来,它的下巴就给一拳打中了,猛地一拳砸在了他身上,他跌倒了。陆阳迅若闪电的探爪而出,转瞬即逝勾起了它的颈项。

何高达立刻感到肚子里有一股钻心的疼痛,由于剧烈的疼痛,它的脸已经变了形,弯着腰趴在地上,恶心极了。

陆阳伸出手,一把锁喉掐住了何高达的颈动脉。如猛兽一样盯着何高达的眼睛。

何高达立刻感觉到了一丝寒意,那种眼神,不是街斗,而是真的杀戮,一种只经历过尸山血海的人可以爆发出来的眼神!

何高达的双手死命地拍打着陆阳的手臂,卡在气管上的气管已经无法呼吸,张大嘴巴徒劳地伸出舌头,双眼像死鱼一样慢慢地向外凸出。

何高达绝望的时候,陆阳慢慢地松开了手,他虽然心情很坏,但还没有发疯,要在监狱里杀人。

何高达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他的脸就像死灰一样,别过了身,再也不敢多看陆阳一眼。

陆阳满意地拍手,将新买的床单随意铺在水泥床上,便鱼跃龙门,纵身一跃而上。

不久陆阳就进入了香甜的梦乡,而旁边坐着的何高达却看着这个像地狱里的恶魔,彻底的睡去了。

起床广播响起时,囚犯们懒洋洋地散开肩膀上的毛巾,手拿牙刷和脸盆,准备去洗澡。

陆阳走进水房,一位排队等待洗漱的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满脸的胡子拉碴。身体略微有点走样,神色疲倦,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但就这样,陆阳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身上残存的军人本色。

这是一个单手盆,腰肢微挺,含胸拔背,左臂还有一只衔着船锚的白头鹰。

战场上长时间的经验使周任比伯的神经异常敏锐,他立刻感到有人在偷偷地盯着他,于是他立刻扭头看!

狼脸上的肌肉微微颤动了一下,因为他可以看到,在水房门口注视着他的那张脸,同时也是一名经历过血战的战士!它身上透露出了一种狠辣,甚至比它自己的还厚!

一队狱警手持巡逻棍,挥舞着大摆的长棍,数完犯人的人数后,偷懒地跑到旁边的吸烟室休息。

陆地拿着自己的脸盆,靠近周任,对周任说:“你在看我吗?”

狼转过头,略显吃惊地说:"你以前是雇佣军?"

陆阳不置可否,点点头,周任立刻又主动伸出手来:“我叫周任,但是每个人都叫我蜥蜴,我以前是F国外军的教官。”

"周任?这个名字真好听,挺合适的。陆阳一边和周任握着手,一边用手指指着他的手臂,说道:“你是海豚啊?在那里训练时,我和我的小分队看了一遍你们那里的精英们对纹章的喜爱。”

周任立刻紧张起来,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道:“海豚基地受训?你们是鬼魂军团吗?”然后,他盯着陆阳那白里透红的脸,不停地叹息道:“听说你们要雇佣两千万美元,这次算是见到真人了。”

"两千万?这是友谊价。”陆阳看到前面的犯人已经洗漱好了,便马上走上去开始刷牙漱口。

周任的脸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马上又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来这儿?”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一只满是拳头茧的手,重重的搁在洗脸池里,刚接好的热水和干净的毛巾撒了一地。

一位骨瘦如柴的东南亚男人轻轻地揉着手腕,张大了嘴,露出了一颗黄牙说:“孩子,我们来玩好吗?”

陆阳扭头一看,一个瘦弱的男人正对着自己说着日语。接着,又有五六个人跟上来,其中就有被他昨晚打得头破血流的何高达。

周任一把挡住了想要袭击的陆阳,凑了过来,低声说:“不要冲动!它们与看守的关系很好。”水房里正在洗漱的犯人们,看到这一幕,顿时惊慌失措的拿起自己的面盆就跑。

这个日本男人,长着一张大黄牙,看起来有点胆小,陆阳也不敢轻视他。它拍了一下水池,笑道:“喂,孩子,你跪着给我磕个头,我可以考虑让你休息一下。对啊,我提醒你一句,老子过去是打地下黑手,打人是进来的,所以,你最好放聪明点。”

虽然陆阳听不懂黄板牙在说些什么,但还是笑着拍了拍周任的手,表示没事。他打开水龙头漱口,好像要把口腔里的牙膏泡沫漱干净。

可是没想到,陆阳忽然腮帮一鼓,嗖的一声,带着一股牙膏泡泡的水箭激射到了黄牙脸上,带着泡泡的漱口水喷了他一脸!

"我看你应该装作机灵的才对。"陆阳微笑着,脸上露出鬼魅的神情。

“找死,啊……”黄板牙立刻额上冒出个青筋暴起,瞬间抬腿挟着凌厉的风声冲向了陆阳。

"正好!"陆阳弯下腰躲闪,随即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脚裸,又拧腰翻背,一场美丽的摔跤,将他摔在湿透的水泥地上!

那黄牙还没想清楚怎么回事,就已经挨了一拳,只觉得全身骨头好像都摔散了。然而,他不愧是黑手党出身,当即忍痛翻身,爬起来,又想要一场战斗。可是他立刻脸色大变,只见眼前这个瘦弱人已经高高跳起!

陆阳一跃而下,凌空一只飞膝前顶,右膝狠狠地磕了一头黄板牙的前胸,一串鲜血淋漓的口水从黄毛的嘴里瞬间喷出。

立刻被这一招的强大杀伤力,黄板牙直起腰来,跌倒在地,仿佛失去了知觉。

在陆阳面前,何高达的脸像死灰一样僵硬,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叫来的帮手会这样不堪一击,立刻吓得小便失禁,尿了一条裤子。

突然传来一声尖利的哨声,外面接到风声的监狱看守手持巡逻棍冲了进来,厉声喝道:“蹲!蹲下来!”。

一边拿着巡逻棒,一边在门口看着闹事的人头上没头没脸地挥舞。

陆阳和周任自然也不愿意碰这霉头,当即也跟着蹲了下来,老实地用双手抱着头。

一片混乱后,中队长扛着高级徽章,跨着方步,来到了陆阳面前,他怒气冲冲地说:“起立。”

陆阳抬起头来看着这个高傲的中队长,慢慢地站了起来。

船长拍了拍陆阳的肩膀,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突然一拳打在陆阳的小腹上,迅如惊雷,事先完全没有征兆!然而,在陆阳的眼中,这一切似乎太过缓慢,他蓄势待发,腹肌瞬间绷紧,硬是把这一拳接住了!

一声嘭的闷响,中队长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觉得这一击像是重重的一击,坚硬的腹肌竟然抵挡住了他拳头上的力量,他甩了甩中泛肿的拳头,连声叫好。

陆阳看着中队长狼狈的样子,心里暗暗发笑,凭你还敢揍老子?

面对这硬茬,中队长皱着眉头,随即操起警棍指向陆阳,问道:“为什么要打架?”

“我没有打斗,我只是自卫而已。”陆阳微微一笑。

看着躺在半死半活的黄板牙上的中队长,握着他的巡逻队棍棒似的冷言冷语说:“看来我要给你换个地方,让你明白这是什么地方”

西区缓缓地拉开了一扇厚重的钢大门,中队长阴沉着脸对里面的两个狱警说:“给他分个好房间”

"是,长官!"监狱长啪地一声,向中队长敬礼。

西区,岛内监狱的重刑犯拘留所,这里关押着的囚犯都是罪大恶极的罪犯。例如身负十多条人命的杀人犯、连环杀人的淫魔、虐杀的心理变态、贩毒数百公斤以上的大毒枭、贪得无厌的武器商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