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怪诞诡谈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欺凌者
作者:倦梦还  |  字数:2985  |  更新时间:2021-08-29 18:27:44 全文阅读

  没有人知道答错的后果是什么,但也没有人愿意坐以待毙。

  在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每一个人内心的善与恶都会得以展现。

  在众人错愕也眼神中,一名少年猛的把前面的同学推向无头女,自己转而开门逃跑。

  无头女没有行动,而是立在原地,空荡荡的头颅好像是在注视我们。

  有人开了头以后,剩下的人也就无所畏惧了。

  一个,两个,三个。

  甚至选择正确的也选择了离开。

  无头女还是没有动。

  突然有一个带着眼镜的少女尖声说道:“大家都别出去!她在等人出去!”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这么理智。

  又有几个失去理智的人跑了出去。

  无头女依旧没有行动。

  最后下课铃声响起,选择错了的人也没有发生任何事。

  当我们走出教室后,教室的门便自动关上,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也从门缝里传出。

  通过刚才的课,我明白了一件事,在这里上下课没有时间限制,而是要通过触发一定的条件。

  身为男人的我从来没进过女厕所,或者说我本就不应该进。

  但为了查清那两个躲在厕所的人是怎么消失的,我也不得不在一众人鄙夷的目光走进女厕所。

  “沃德发。”

  震惊我的并不是与男厕所不同的装潢,而是这里破败的模样。

  虽然这所学校才废校了两年,但这里的建筑却都是真材实料。

  锈迹斑斑的镜子满是灰尘,洗手池里都是黑糊糊的东西,而厕所隔间的门却都是完好无损的。

  正所谓事出突然必有妖,我左手持着手电筒,后手朝着腰间摸去。

  一步,两步。

  我的手放在门上猛的一拉,一个人正坐在那里盯着我,好像她早就知道我要来一样。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女孩的生理结构,但我还是道了个歉准备退回去。

  可没想到她竟然伸出手拉住了我的衣服。

  我精神一震,掏出腰间的匕首划去。

  见状女孩收回手张开嘴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现在出去。”

  “为什么?”

  女孩指了指外面。

  我不解,侧着身子防止女孩突然发难,一边透过门的夹缝看着外面。

  这里的灯是声控灯,并且这里的门也没有做隔音,按理来说我刚才制造的声响不至于会让外面的灯熄灭。

  转过头去,女孩把胳膊杵在腿上并用双手支着脑袋看着我。

  “开始了。”

  我刚想询问什么开始了,门外就传来难听的辱骂声。

  辱骂的不仅越来越刻薄过分,甚至还出现了殴打的声音。

  “住手!”

  我在隔间里叫着,但是外面的人似乎根本听不见我的声音。

  我望着女孩质问道:“是你搞的鬼?”

  女孩摇了摇头饶有兴致的盯着我问道:“你想怎么做?”

  看着她的神色我脑海闪过一个念头。

  “外面都是假的?”

  “是真的。”

  对于女孩说的话我并不打算全部相信,但我知道外面应该不会闹出人命,所以我选择了静观其变。

  毫无征兆的,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冷水迸溅在隔间的各个位置。

  水流沿着隔间的门流向洗手间中间的地漏。

  门外女生嘻嘻哈哈的笑着,而门里我和女孩浑身湿透的盯着对方。

  女孩抹去脸上的水渐渐消失,只留下我独自一人在这狭小的空间。

  门外的欺凌声并未停止,但我却没有听到求饶的声音。

  我不能无动于衷。

  推开门后,两个人正恶毒的把一个女孩的头摁在蓄满水的洗手池里。

  “你们在干什么!”

  听到我的声音,那俩人猛的放开手,跳到一旁无辜的看着我,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与她们无关。

  “咳……咳。”

  没有人摁着的女孩从洗手池的逃了出来,狼狈的跪坐在地上咳着水。

  而那两人却丝毫不在意。

  对于校园欺凌来说,如果只是找老师告家长,那并不能阻止欺凌,反而会因怨恨让欺凌变的更加为所欲为。

  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以暴制暴。

  把洗手池的水塞塞住,把水龙头拧到最大。

  急促的水流声吸引了女孩的目光,让她连咳嗽都忘记。

  看着女孩眼神里的闪过的慌张的恐惧,我心里的怒火更加旺盛。

  一个人以为我也要加入她们的游戏,自来熟的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见我没有把手打走,她脸上的笑意更浓,凑上来向我传授着“心得”。

  “这水不能蓄的太慢,不然挣扎的时候容易把水弄到身上。”

  “还有一定要两个人一起弄,不然容易让她挣脱。”

  “是吗?”

  按照她俩所说,水并没有蓄的很满。

  女孩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身边,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我轻轻的把她拉到身后,然后猛的捏着一个施暴者的脖颈。

  另一个施暴者愤怒的质问道:“你在干什么!”

  没有理会她俩,我咬着牙把俩人摁进水池。

  果然如她俩所说,挣扎的动作把水弄得四处飞溅,而单手也确实十分吃力。

  可惜,我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而是一个健壮的成年人。

  心里估摸着俩人快撑不下去时,把俩人提了上来。

  两个人刚想求饶,就又被我死死的摁了进去。

  而那名女孩则是在我身后,一句话都不敢说。

  只搞了几次,这两人的脸上就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得意,取而代之的是对我深深的恐惧已经眼底那一抹对我身后那名女孩的怨恨。

  头发的水珠慢慢流下,在我的手指处汇聚成一串,然后沿着我的手臂流了下来。

  我拎着失去反抗能力的俩人,思索着怎么能彻底解决欺凌的问题。

  可是无论怎么翻来覆去的想,一个个想法不断被推翻,我也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或许是我脸上残余的暴戾,又或者是这名少女已经对人情绪的波动尤为敏感,她小心翼翼的凑上来说道:“放了她们吧。”

  我瞥了她一眼,眼里虽然有对我的恐惧,但更多的还是一股感激的神色。

  看来她还并不知道我给她惹了多大的麻烦,但是看着这么天真的人,我终归还是不忍心。

  手指慢慢收缩,用力。

  我的脑袋也越来越混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帮她解决这件事。

  “住手!”

  一声凌厉的女声喝住了我,我大脑一惊,瞬间反应了过来,我连忙松开手。

  而这个时候,这两人已经开始失去意识了。

  在吸入空气后,两人逐渐缓了回来,在看到我不知为何楞在原地时,这两人很有默契的一起逃了出去。

  而发出喝住的女生也搀扶着被欺凌的人离开了这里。

  我楞在原地,手指因用力的而发的青白,湿漉漉的衣袖,周围那股少女的气味都在告诉我,刚才的一切是真实发生了。

  “你干了什么?”

  厕所隔间的门自动打开,那名少女还坐在原地看着我。

  “唉?我什么也没做啊,这都是你自己做的事情啊。”

  我走进隔间,把门关上说道:“这不可能!虽然我的自制力很差,但也不可能做出这么冲动的事!”

  少女轻笑道:“我只不过是让你更加遵从本心而已,难道你心里对刚才的所做所为抱有否定吗?”

  片刻的沉默。

  “但我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情。”

  “我以为你的病已经好了。”

  对于她是怎么知道我的病情我不感兴趣。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少女眨了眨眼睛说道:“因为我需要你去揭发一切啊。”

  “……”

  “虽然外面都知道这里发生了大事故,可是他们对于内情完全是一知半解,或者说他们所知道的,只是他们想让他们知道的。”

  虽然这很像绕口令,但我却听明白了。

  “这背后的一切都是你在操盘?”

  少女摇了摇头:“不不不,这一切与许多人都有关。”

  “既然你知道这是一个局,那你为什么要杀那么多无辜的人!”

  “在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无辜的,包括你和刚才那名少女。”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是你们自己非要走进来。”

  我一时语塞。

  她说的没错,她虽然设计了很多,但来决定来这里确实和她没有关系。

  博士?

  一个讳莫如深的名字在我脑海闪现。

  但如果真的是博士布的局,那么每一个人都是棋子。

  想到这里我不禁笑了出来,明明只见过几次面,我对他的评价就如此之高,那么其他人呢?

  见我莫名其妙笑,少女不解的问道:“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

  “你们……一定要……注意……老………………”

  少女的话突然卡顿,一股危险的气息从少女身上冒了出来。

  感觉不对劲的我撒腿就跑,好在在我跑出来之前,都没什么异样。

  在我见过的这些人里,我的听力绝对算是不出色的,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能听到众人对我的议论。

  杀人犯……暴力狂……闯进女厕的变态……诸如此类的言论络绎不绝。

  两人还真的是不长记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