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怪诞诡谈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梧桐中学的音乐课
作者:倦梦还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1-09-07 08:59:51 全文阅读

毕竟是年轻人,在面对新鲜事物难免有着好奇的心。

  一开始只是几个人低声私语,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话,他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正当我面对他们一个一个记着人脸时,两个带有地痞形象的人指着我痞笑问道:“你是谁啊?”

  我熟练的摆出笑容,正打算和他们说话时,我骤然发现,他们指的并不是我。

  当我发觉时,后面那阴冷的感觉也在慢慢逼近。

  正当我不知如何解决危险时,那俩人却走了过来。

  他俩嘴里吹着调戏的口哨,粗鲁的推开挡路的人,走到了我的面前。

  看其他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我可以判定这俩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而背后阴冷的感觉也随着俩人的靠近随之消失。

  没有丝毫犹豫,我径直离开了原地。

  “呃”

  俩人搭讪的声音卡在喉咙,此时我也站到了人群的后面。

  回过头去,一个黑色短发,样貌也才初中生模样的少女站在刚才我站的位置上。

  而两个搭讪的人正倒在地上,贯穿脖子的洞和不断抽搐的身体显然超过了这些学生的的承受能力。

  呼喊,尖叫,乱做一团。

  而唯一能离开这里的大门也早已经封死。

  恐惧是人类最原始的情感之一

  而愤怒则是仅有能与之抗衡的情感。

  但是可惜的是,没有人因为这两人的死而获得足够压抑恐惧的愤怒。

  可能是闹剧看够了,那女人慢慢靠近了,或许是生物的本能,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周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女孩脸上露出期待的笑:“你们终于了。”

  见没人理,女孩也不恼火,反而用手指指了指身后的教学楼。

  “你们想要离开这里吧,那么就去那里上课考试吧。”

  最后女孩还“好心”告诉我们:“只有两个人能离开这里。”

  此言一出,众人色变。

  但无奈,我们一行人只好听命的进入教学楼。

  一路上只有脚步声,这些人已经没有刚来这里时那种聊天的情感,心理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这里。

  但经历过几次特异事件的我深知,只是一味的听从并不可能离开,还需要探索更多的线索来解开背后的迷题。

  在指示牌的指引下,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音乐教室。

  正当我准备推门进去时,两双手分别拉住我的两个胳膊。

  “怎么了?”

  只见两人抬起头乞求说道:“我们可以不进去吧。”

  “当然可以。”

  即使是博士与宰相也得臣服于游戏规则,我并不认为我可以逃离规则,但如真能依靠躲避而离开这里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更何况他们是自愿的,不是吗?

  目送两人离开后,我便推开了门。

  教室虽然很大,但一股脑涌进这么多人还是略显拥挤。

  低下头看了看表,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看着周围人也没有交流的念头,于是我自己在脑海里回想着这所学校的资料。

  这所学校的校长是一个富二代,从小便自认为很有艺术细胞,可惜即使到了三十岁也只是一个不入流的人物。

  急切想证明自己的富二代,不顾家里人的劝阻,把家里的财产全部变卖,搞出了这所学校。

  梧桐中学,当初甚至一度被人称之为艺术与体育的天堂。

  这里每三年招一次生,一次只招几个班的人,而且这里学费并不高昂。

  这所学校盯着外界的不看好,家长的鄙夷与不理解,隐忍了三年。

  最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这些人最后无一不成为焦点。

  他成功了。

  但是代价也是昂贵的。

  因为极度奢华的建筑,和不切实际的操作。

  他除了名声外再也没有别的收获了。

  这时一些正为家里孩子发愁的有钱人盯住了这所学校。

  他们挖校长的黑料,导致这所学校的校长成为了没有实权的傀儡。

  小猫的资料到此戛然而止。

  不是我们不想深挖,而是继续深挖时,我们收到了来自黎艳的警告。

  熟悉上课铃响了,正当我好奇是谁来给我们上课时,角落的柜子发出了响声。

  求救声最终还是停止了。

  没有人敢上去帮,也没有人知道那是谁。

  门开了,一个人或者一个死人走了进来。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没有头。

  “上课。”

  一道女声响起,没人知道她是怎么发出声音的。

  “老师好。”

  颤颤巍巍的声音并没有让无头女恼火,在没有眼睛的帮助下,她走向角落的柜子。

  打开柜子,两坨被拧在一起的尸体映入眼帘。

  我忍着胃里的翻滚仔细辨别,是那两个想要逃走的女孩。

  很多人在吐,但那无头女尸并不在意,她反而摸索着那两个女孩的头。

  摸索了一会,她似乎不满意,又重新粗暴的塞入了柜子。

  而此时这个女人的衣服早已经布满了血渍。

  “今天我们来学习唱歌时怎么正确的发声。”

  我皱起了眉头。

  “老师,今天不是应该学习钢琴曲吗?”

  女人动作一滞。

  “对,我们今天来学习贝多芬的月光曲。”

  我猜的没错,这里东西的自主意识很少,或者是依照某种程序在运行。

  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跳动,贝多芬的月光曲也很娴熟。

  如果忽略掉琴键上的血迹和失去的脑袋,这名教师也算是很出色了。

  那么当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快音乐结束了,我们自然也鼓起了掌。

  但是如果仅是听音乐,这里也就和普通学校没什么大区别了。

  “刚才这首曲子,我弹错了几个音。”

  一片沉默。

  说真的,我虽然很多东西都偶有涉猎,但对于音乐这类艺术却不太感冒。

  而且我相信这些学生大部分也都不会对钢琴曲有多么深造诣。

  这无关于兴趣,只是生活环境所致。

  而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如果不回答我们会不会全军覆没。

  “老师,您弹得太好了,我沉醉在您的音乐里,没感觉到您的音乐里有任何瑕疵。”

  马屁话谁都爱听,就连眼前这位没有头的老师在听了马屁话后,也没有找茬,而是说出了两个选项。

  “我的音乐里是有两处失误,还是三处失误。”

  剩下的选择就是全凭运气了。

  好在我的运气不错,在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中选对了。

  但另一部分人的脸色可就不太好了。

  ——————

   「狂信徒」你选择题答对的概率会大幅度上涨,但大题解答能力会降到小学水平。

  「四面楚歌」考场会增加两名只仅自己可见的监考。

  「孔夫子的智慧」记忆力和诗句解答能力增加百分之十。

  「诸葛亮的计谋」作弊成功概率增加百分之二十,被监考老师发现的几率减少百分之三十。

  「马克思的辩论」选择题不会出现模糊选项。

  「鲁迅的协助」文笔增加百分之三十,书写速度增加百分之二十(仅限作文)。

  「崎岖」所有题目不按难度顺序,且随机排序。

  「光合作用」你的桌子有阳光反射。

  「炙热地狱」考场没有空调电扇,且室内温度随机上涨。

  「酷寒地狱」考场温度随机下降,且风扇全开。

  「倒背如流」整张试卷文字颠倒,且作答时也要颠倒作答。

  「八股文」你的语文答题方式强制使用八股文,且概率触发文字狱当场暴毙。

  「过热思考」你的思考速度在三十秒内增加百分之五十,效果结束后,思考速度在五分钟内降低百分之六十。

  「镜像」文字上下,左右颠倒。

  「数学铅笔」数字计算速度加百分之五,文字书写速度减少百分之五。

  「致命小抄」所有科目答题正确率加百分之二十,一旦被场上老师发现,全科成绩为0。

  「背水一战」临近交卷五分钟时,你的手速增加百分之一百且低概率灵光一闪解开一道大题。

  「掠夺」同考场考生一分钟只有59秒,而自己一分钟61秒。

  「认知感染」当有考生不会的题时,周围人的思考能力下降百分之二十。

  「一丝不苟」你的填空和选择题必须写出过程。

  「压力」当遇到不会做的题时,压力上涨百分之两百。

  「凹凸不平」桌子上有尖锐凸起或一个洞。

  「深思熟虑」选择题正确率提升百分之二十五,做题速度降低百分之二十五。

  「修改的代价」修改答案会停止答题20秒。

  「笔下三思」一张卷子最多可以有三次更改,且草纸只可使用百分之七十五。

  「艰难选择」选择题选项变成六个。

  「说唱」英语听力的阅读速度增加百分之五十。

  「鬼影重重」试卷印刷出现概率重影,重影部分读题难度上升。

  「首战不利」第一道选择题和第一道大题难度上升。

  「单线程」同一时间只能做一件事,(思考,阅读,书写)

  「发散思维」答主观题时,大脑会联想各种事物。

  「“解”答」你的数学大题只能写一个解字,但会获取随机分数。

  「爱国者的信念」当作答与本国有关内容时分数可破格大幅度上涨,当于国外有关时自动为零。

  「物理天才」物理科目的所有常数都为复杂小数,且答案都是复杂数,但物理分数按1.25倍计算。

  「全知」化学科目所涉及的物质不再是常见物质。

  「清除」清除一切效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