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疯狂视界 > 第三卷,崩塌
第216章 疫变之巢
作者:缚骨斋  |  字数:3067  |  更新时间:2022-03-05 22:35:56 全文阅读

江海到底是繁华的一线城市,虽然已经到了夜里八九点的时间,此刻也依旧是车水马龙,灯火通明。到处是闪烁的霓虹灯光,路上行人来来往往,或是成双成对,或是行色匆匆。

高大的建筑上流光溢彩,玻璃幕墙在这个时候格外别致。似乎与周围的闪亮发光不同,带着阴暗的黑,这并不是玻璃的黑,而是来自大厦内部的黑暗,但又反射着外界的光,你也能在其中看到你模糊的倒影。

才是初春了,天气依旧很冷,但大街上走过的女孩子仍旧穿着丝袜短裙,似乎对于她们来说,美丽的外表真的是比身体健康还要重要的事情。

陆思诚是不能理解这些的,他也不想去理解,刚刚与师兄吃完了饭,但他的心情反而很糟糕。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心情就变得很差很差,一顿饭吃了没多久,就找借口离开了。

师兄挑了挑眉,但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他本身也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这种追根究底,安慰人的事情,从来不会是他来做。他以前不会安慰人,以后也不会。

而陆思诚独自离开后,本着既然没办法从源头来解决,那就用其他的方法来调节心情的想法,出了校门。

也正是如此,他才会破天荒的没有回到宿舍中宅起来,看书或者是继续修炼,而是漫步在这大街上,就好像是一个正在散步的普通人一样,但实际上他并没有目的地,只是漫无目的的游走。

并不刻意的向哪个地方走去,只是单纯的向前走,到了岔路口随便找一个方向,继续向前。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会走到哪里,人流中,他可能是在逆行,可能是顺流而行,但这都没有什么区别。没有人会在意一个除了相貌不错之外,没什么其他出众地方的路人。

是的,只是路人而已,人生在世,朋友会很多,也可能会很少,但永远是没有交集的人更多,他们行色匆匆,也许一辈子只会和你擦肩而过一次。

陆思诚对于那些行色匆匆的人来说,同样也只是擦肩而过的路人而已,可能因为好奇看两眼,之后便继续走自己的路。

当然,也免不了会有一些搭讪,出色的皮囊总会能吸引异性的目光,漂亮的异性面前,大部分人都会变得很主动。这一点在女孩子身上同样适用。

陆思诚对此只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当然,他能够感觉到,有个小尾巴一直跟在他身后,对于每一个想要试图得到他电话号码的,或者是请他喝一杯的女孩子都会被警告。

陆思诚并不在意这些,意气之争而已。

不过对于这个小尾巴来说,兴许是遇到了中意的男人吧。

陆思诚没有理会,仍旧漫步在夜色中,忽然间,有点凉意飘落在他的额头上,陆思诚抬头看了看天空,伸出手,细细的雨丝飘落下来,落在手心里,带来一点濡湿。

“下雨了啊……”陆思诚擦了擦额头,转头走进路边的一家便利店。

他打算买一把雨伞。

雨中漫步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为了防止雨下大,准备一把雨伞,还是很有必要的。细密的雨丝可以是温柔的,可以是浪漫的,但是如果在瓢泼大雨当中还行走在街头,让自己变成一个落汤鸡,那就不是浪漫了,那是狼狈,是傻子。

拿着雨伞,陆思诚并没有急着打开,现在的雨并不大,与其说是雨,不如说是一片片细密的水雾,或者是棉纱。陆思诚继续向前走,发现了一家奶茶店。

这东西他曾经很喜欢,后来慢慢的觉得腻味了,觉得味道太浓太甜,过于呛人了。

曾经他的女神也喜欢喝奶茶,这或许是陆思诚喜欢喝奶茶的原因之一。

不过现在嘛……陆思诚驻足了片刻,走进奶茶店。片刻之后,手里拎着两杯果茶出来了。果茶是柠檬味的,有些酸,也有甜。

陆思诚拿出一根吸管开始喝果茶,继续他的旅程,只是这样单纯漫无目的闲逛,放空思维,什么都不想,只是跟随着本能往下走。这是一件很轻松很愉快的事情,看见什么有兴趣的东西就玩一玩,或者买下来,看见有什么好吃的就尝一尝,一切都是兴趣使然,一切都是为了愉快。

很纯粹。

他已经走了很远很远,远到他这个有些微自闭的家伙已经有些不认得路了,似乎曾经是走过,但似乎又是错觉。

这一路上他都是随性走,没有什么规划,也没有刻意去记他来时的路,这个时候自然就迷路了。他可以拿出手机导航,也可以问路。

但他一点都不想去问路,顺其自然就好,他正要想回去的时候自然能够回去,还没听说过一个超凡者会因为迷路就头疼的。

而他现在只是按照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来行走。

走一走,玩一玩,看一看。

“嗯?”陆思诚察觉到雨下大,正打算打起雨伞,忽然发现自己头顶一团阴影笼罩,雨水被隔绝开了。

他扭头一看,是一个年纪看上去比自己稍大的女人,和一般的女人不同,这个女孩不娇气,长相算不上多漂亮,反而有点雌雄莫辨的味道,梳了一根简单的长马尾。

脸上的妆容很淡,和那些化个妆跟装修一样的女孩不一样。

身上的衣着同样和女孩子这个词搭不上什么太大的关系。米色长风衣加牛仔裤,白衬衫加小白鞋,和黑风衣加牛仔裤,黑衬衫和小白鞋的陆思诚简直像是情侣装。

“你好。”

“你好。”

陆思诚看了她一会,没有说话,女孩儿也不说话。

“陆思诚。”

“宁。”

谈话到这里就结束了,陆思诚不打算刨根问底,不打算问对方到底有什么意图,跟着自己干什么,只是笑了笑,向前走去。周桐也笑了笑,撑着伞跟在旁边。

“你的果茶介意分我一杯吗?”宁笑着问道。

“给你。”陆思诚将自己手里提着的,原本打算带回去喝的果茶递给了她。

陆思诚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宁也就同样沉默,只是一边喝着果茶一边撑着伞,跟着庄陌走。

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在雨中漫步,似乎永远不会停下。

……

“有什么收获吗?”

“报告,超凡材料已经被人取走。因为担心对方的感知能力过于强大,我们并未安排专员进行监视,而是在几公里外的大楼上布置了远距离摄像头,来取超凡材料的并不是‘占卜师’本人,而是另一个在榜的掌控者‘白绣女’,目前看来两者存在合作关系。”

会议室里,不少人都叹息了一声。这一点无论是鹰派还是鸽派其实都想知道占卜师的真身,相不相信对方是一回事,有没有针对性做出防范措施又是另一回事。身为这个国家的安全所在,凡事必须以理性做出判断,任何盲目从信感性的行为都是不可取的。

无论这个占卜师究竟是人畜无害还是两幅面孔,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必须以最坏的打算来针对他,制定详细并且可行的处理计划,一旦占卜师倒戈,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将他打掉。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对得起身上的这一身衣服。

也才能对得起他们得到的资源。

事实上,别说是对于占卜师,即便是对那几个早早就和长城合作的家伙,他们都有应对手段,严格防范可能出现的变化变故。

而以占卜师的诡异能力,很难迅速镇压,而对方一旦激烈反抗,将会造成的损失大的惊人,所以想要能够轻松控制事态,就只有挖掘出他的身份,找到他的家人。

当然,这只是做最坏的打算,只要占卜师不触碰到他们的底线,他们都不会动用这个手段。

“行了,这件事情回头再说吧,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处理好所谓的‘疫变之巢’的事情,除了占卜师的预言,还得再做其他的准备,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让研究组那边做一个详细的清单吧,整合资源,全力配合,坚决不能让这件事变成事实。”

众人七嘴八舌,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和占卜师的合作时间还很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挖掘占卜师身份,并不急于一时,但疫变之巢的问题,却是迫在眉睫。一旦失误便是万劫不复。

会议室里吵吵闹闹,只有零号一言不发。

疫变之巢——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占卜师的预言和警告,在他的说法中,这是一个人为制造的,扭曲、无序的神性生命,最多还有一个月就会脱离实验组织的控制,开始自我增殖,污染山川大地、河流江海,带来不可名状的畸变和感染。

“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它在我看到的未来中只存活了十天,便被杀死,当然,我看不清你们是怎么杀死他的,可是这十天的时间,疫变之巢的血液引发了大量的生物第二次进化,只是大部分都是恶性的、扭曲的,甚至连许多人类都畸变成了失去理智的怪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