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梦蝶仙枭 > 第一卷 漫漫仙途,初踏修行
第一章 重生,再见佳人
作者:老僧入定  |  字数:4330  |  更新时间:2021-10-05 09:17:37 全文阅读

寒月高悬,孤鸿独鸣,丁勉捂着胸前不断渗血的刀口,踉踉跄跄地朝倒在血泊中的俊美妇人走去。

“彩儿,黄泉路上有我为你掌灯,咳咳…想必这阴曹地府之路会光亮些许。若有来生,我定八抬仙轿迎你过门,咳咳…让你做一位高贵的天官夫人!”

丁勉艰难地握住俊美妇人的手,瞳孔猛然涣散,没了生机……

“这…这是在哪啊?” 丁勉缓缓睁开双眼, 盯着头顶上方的破旧瓦片,一时之间脑袋有些发懵。

“醒了!” 突然 ,一道冰冷的声音陡然传入他的耳中。

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与亲切,宛若九天仙女之音,初听高不攀,再听心动甚速、骨酥心猿。

丁勉闻声,忽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扭头朝声音的主人看去,画面定格在了一张精致如画,头挽发髻,身着黑色劲装的武士身上,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妙龄女子。

尤其那双寒星般的眼眸,冷漠中夹杂温情,眉黛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忧伤,盈盈细腰可堪一握,可谓是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绝色佳人。

“彩儿?” 丁勉表情瞬间一滞,随即撑起虚弱的身子骨下床向女子快步走去,“彩儿,真…真的是你吗?”

丁勉颤抖地伸出右手,有些不敢确信的朝女子的脸颊摸去。

突然,“呛啷”一声,拔剑之声骤起,一柄薄如蝉翼的三尺青锋眨眼间便架在了丁勉脖子上。

“彩儿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吗?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我割掉你的舌头!”

女子说完,收剑入鞘,鄙视的瞥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丁勉,语气冰冷的说道,“本以为救了一位文质彬彬的儒生,原来是个放荡不羁的登徒子,哼…果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看着眼前这位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子,两行清泪顺着丁勉的眼角缓缓流下。

半晌之后,他才缓过神来,爱怜的看了女子一眼,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都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此刻,丁勉心中早已泛起了惊涛骇浪。

丁家一十三口,惨遭灭门之事,恍若昨日。

若不是那痛入肺腑的刀口以及红颜渐衰的面孔,似乎都印证着那一切不是噩梦,而是真的,他很难确信自己竟然会重生到了十八年前。

此时的他,正是在经历了一场火灾之后,为前世的夫人所救,而其脚下所踩得这片土地便是青吟镇的山神庙。

上一世的丁勉也是从这一刻起,身子骨才开始逐渐变得羸弱不堪的,最可怕的是每当夜幕降临,总会有梦魇侵扰他,夜夜如此,从不间断。

若是换做别人,早神智崩溃沦为失心疯了。这其中的辛酸与无奈,恐怕也只有他一人知晓。

四处求医换来的结果却是众医们的束手无策,以致于很长一段时间,丁勉都误认为自己真的得了失心疯,不过时间长了他也便习惯了。

然则梦魇终究是梦魇,旭日东升乃恒古不变之则,黑暗终归会被驱散。

偶然的一次际遇,丁勉结识了一位云游和尚。

此人佛法精湛,从其口中他才得知自己三魂之一的幽精,七魄之一的非毒,已经完全消散于天地间了,因此他的身体才会每况愈下,夜夜遭受梦魇侵扰。

只是补魂填魄之法,太过虚无缥缈。纵然是为其解惑的高僧,也只是听闻世间有此法存在,却不知法在何处。

即使有,那也应该存在于底蕴雄厚的仙门之中,他乃一介凡俗之人,又无富可敌国的银两,哪里会有如此机缘。

是矣,丁勉也只能听天由命,此事他对自己的夫人彩儿也未曾提及半分。

凝彩是李秋盈的表字,平素里丁勉皆是称其为彩儿。

他这位夫人乃是南唐三品大员,天阀司司主李东旭的掌上明珠,而其生性好动,不喜女红好刀枪。

整个南唐国有两位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一位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研的侍中令周宗之长女,周娥皇,世人皆称其为才女;另一位则是他前世的夫人,侠女李秋盈。

这二人皆是他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周娥皇曾为他洗脱罪名,助他一步步踏上仕途巅峰;而李秋盈却是与他朝夕相伴,照顾他的衣食起居。

丁家追溯到丁勉祖父那一代,堪称青吟镇的大户。一门七琴师,更是在南唐国被列为一段佳话。

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家道是一落千丈,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当今世界已然没了往昔的峥嵘。

痴迷长生之道的王公贵族,比比皆是。

再加上南唐赋税一年重于一年,百姓勉强可堪果腹,除了那些玩世不恭的公子哥,没事去天音阁喝喝花酒,听听情曲,谁还会有闲心雅兴去欣赏纯正的琴瑟之道。

可以说,琴瑟之道以及一些传承久远的技艺和国学,走向没落是必然。至于精修真正儒道之人,如今整个南唐国恐怕也超不过一巴掌。

现在的儒生习文,胸中装的尽是些黄白之物,那些匡扶社稷,文死谏的儒义早被挖坑填埋于废墟之中了。毕竟当今风貌如此,为之奈何。

丁勉的父亲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立之年便郁郁寡欢而逝,其母也在他父亲去世半年之后,思念成疾,离他而去。

至此,整个丁家也只剩下了丁勉的叔父丁春来,以及丁勉这两脉。

有道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他这个叔父平素里非但不帮衬于他,反而处处算计于他。

丁勉此次重伤昏迷,三间茅草房被烧了个精光,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他叔父所为,其目的便是为了图谋丁勉父亲留下来的那把尾部被烧黑的古琴。

此事,也是在丁勉进入翰林院任职之后,才得已知晓,只不过当时的丁春来官阶比他高出了不止一筹,丁勉也只能忍气吞声,不敢旧事重提。

前世,在丁勉被李秋盈所救之后,丁春来一家好像人间蒸发了般不见了踪迹。等丁勉再见他之时,丁春来已然成了南唐国的户部尚书,而其也更名为了丁修儒。

丁修儒能有如此平坦官途,靠得便是那把尾部被烧黑的古琴,焦尾琴。

此琴乃天汉年间,蔡文姬当年所用的那把绝世名琴。

琴身取材于火凤之木,琴弦则是用龙筋所勾布,若是落入五音不全之人手中,与一把烧火棍无异。

倘若被一位凝结出琴胆之人所得,那意义便不一样了。

据说,当时的蔡文姬凭借这把焦尾琴,一曲灭了匈奴整整三十万大军,实乃一方逆天杀器。

丁修儒将此琴献给了上代南唐国主李璟,李璟龙颜大悦,随即封其为户部员外郎,位列正七品,此后丁修儒的官路可谓是平步青云。

李璟在太子李煜大婚之日,将之送给了当时的太子妃周娥皇。周娥皇红颜薄命、香消玉殒之后,这把古琴便陪葬在了皇陵。

倘若不是丁勉在翰林院无意之中翻看到那本古籍《天汉奇宝录》,他断然不会铤而走险夜闯皇陵,上一世的灭门惨案自然也不会发生。

因为这《天汉奇宝录》中记载着补魂填魄之法的下落。

书曰 :

天竺有僧,名曰会。少时出家破红尘,精佛典,涉天纬,北上建业言身教。世说三害,一曰马陵山上凤,二曰普陀河下蛟,三曰锦帆江上贼。

会闻之,赤脚驱山凤,一苇擒蛟龙,择栖木以龙筋绕之,凤翎饰尾,遂成琴,曰凤尾。后,枯坐江岸七日,琴演佛典,帆贼悔之,弃暗投明。

次年三月,会至洛阳,参禅白马寺,佛法精湛震朝野。大儒蔡邕慕名拜访会,佛儒相同谓之明哲,互引知己,相见恨晚。

会有感战乱不止,藏《安般守意经》于琴,增与蔡邕,以待有缘人。经文有一法,小我舍利托宝法,可补识之缺失。

蔡邕得琴,送于爱女文姬。同年八月,魔王董卓乱纲,琴尾被烧,文姬痛惜,改“凤”为“焦”,以托伤感之情……

丁勉虽为儒生,佛经之类也略有涉猎,而佛家的“识”,指得便是三魂七魄。

权衡再三之后,他决定在周娥皇头七当天,夜探皇陵,将焦尾琴中的东西取出,也只有那天夜里,守陵太监才不会当职。

或许是命运多磨难的缘故,在周娥皇的陵中,他碰到了丁修儒的长子,也就是丁勉的堂弟,丁恒。

这厮竟然也潜入了皇陵,欲亵渎周娥皇的尸身,丁勉心中的愤怒之火顿时燃起,操起古琴与丁恒扭打在一起。

丁恒见色举被发现,本就心生退意,将身子虚弱的丁勉一脚踹倒在地后,这厮仓惶而逃。

丁勉整理好周娥皇的遗容,又将琴中的东西取出后,便回到了家中挑灯阅经。

第二天,丁勉没有去翰林院当职,而是托管家将辞折递交到了吏部,理由便是身体突发隐疾,无力再入朝为官。

他心里很清楚丁恒到底是什么货色,昨晚是他先声夺人暂时镇住了丁恒。

周娥皇在世之时,丁修儒一脉不敢找他的麻烦,毕竟一国之母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可是周娥皇已经故去了,老丈人李东旭也已告老还乡多年,丁修儒收拾他是迟早的事,因此他打算黄昏时分遣散仆人,带着李秋盈退隐山林。

就在他将仆人聚集起来准备遣散众人之时,一伙黑衣人从天而降,武艺之高,世属罕见。

夫人李秋盈不敌贼人,被一剑封喉,其他几人也惨遭贼人杀害。

丁勉胸部中了一刀之后,持刀之人才扯下面罩,是丁恒。

这厮气焰嚣张至极,并声称自己已经拜入了白云观祁山真君的门下,让丁勉到了阴曹地府不要白费口舌,地府的李判是他师傅的至交好友,而祁山真君的身份是天官……

前世种种,恍若昨日,理了理有些凌乱的思绪,丁勉回过心神,既已重生,那么这一世他定要做一个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天官。

“那个登徒子,你要是再敢盯着我看,我挖了你的眼!” 李秋盈不知何时又拔出了她那把三尺青锋,在丁勉的眼前晃了晃,怒气尽显其脸。

对于他这位夫人的脾气,丁勉已经见怪不怪了。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别看这会她拿着把宝剑胡乱比划,那只不过是唬人的把戏。

她一生所杀之人皆是些草菅人命的亡命徒,像此时的丁勉,在她心中虽被列为登徒子行列,但还远没有达到她心中除暴安良的临界点。

世间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我站在你面前,而你却熟视无睹。

丁勉心中不由叹了口气,这其中的心酸也只有他一人能够体会。毕竟重生之事太过荒谬,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搞不好还会被人当成失心疯。

丁勉暗暗压下上前抱住佳人的冲动,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此时,在丁勉心中还压着一块巨石,一块在前世几乎压得他筋骨寸断的巨石。

他要赶在日落之前登临寒山寺,因为那里有两件佛宝关乎到他补魂填魄的计划。若能得之,往后余生则不必再受梦魇侵扰,甚至还能得一桩鱼跃龙门的机缘。

念及此处,丁勉转身向门外走去。

“哼…登徒子就是登徒子,连救命之恩也不道谢。” 李秋盈气得小脚一跺,恶狠狠的瞪着丁勉的背影,说不出的气愤。

李秋盈的性格,丁勉岂能不懂。

“远处一红娘,足有三寸金莲长。为什么这长?横量…” 丁勉信手拈来,一句调侃的词赋随即脱口而出。

“嗯哼…登徒子,姑奶奶我今天非得活劈了你不可!” 身后传来了李秋盈的怒吼声。

丁勉嘴角微微上仰,他可不是什么登徒子,上一世除了自己的夫人以及周娥皇之外,其它的女子在他心中无疑于红粉骷髅,懒得“欣赏”!

既是自己前世的夫人,调戏一下又何妨?

“救命之恩,自当涌泉相报。 我娶你时,天女散花,玉石铺阶;我娶你时,天官抬轿,王公开道。记住,我定会八抬仙轿迎你过门!”

丁勉头也不回地说道,这是他上一世对李秋盈的承诺,既然上天让他重活一世,即使粉身碎骨他也要兌现承诺。

“呸…好大的口风,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哼…姑奶奶我就等着你的八抬仙轿,到时你若不兌现承诺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此言一出,李秋盈才忽然意识到话风有些不对,“呀呸呸呸…谁要嫁给你这个登徒子!”

一抹红云飞速闪现在李秋盈的面颊,她不由伸出双手捂住发烫的脸,轻声细语道,“我这是怎么了?难不成真喜欢上那个登徒子了?怎么会呢?”

偷偷瞄了一眼丁勉远去的背影,李秋盈迅速低下了脑袋,“人品极差,不过背影倒还有几分英武之气…”

寒山寺,我来了!

丁勉深吸了一口气,身影已然消失在了残破的山神庙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