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莫名其妙
作者:道爷爱梦游  |  字数:3510  |  更新时间:2021-05-30 22:14:37 全文阅读

山若是海,山海之南是锦绣,林合秀水古道,古迹斑斑;山海之北是浩瀚,天接无尽草原,碧绿苍苍。

有一支队伍从北至南而行,我们姑且算他们是支队伍吧!

是衣衫褴褛裹着的老弱病残,带着死气沉沉走到这临近冬日的山里,腹内是空空,眼里是茫茫,就和这草原的天一样,灰蒙蒙的,一般这时候的草原人总是想着青草,或是温暖,尤其是在这寂灭的冷里,幻想的温暖让他们不自觉的朝南边看。

而南方是熏人醉暖风,所以这群人眼里还是有些希望。但今年的冬天来的格外的早,也格外的冷。

我们不知道这批人究竟遭遇了什么,但我们可以不断打开思绪,看者别说不信,生活总给人不幸,我们有幸看到的人就少说那些不幸。

是肩挑手扛,很少有人能够坐上牛马拉的车,古稀老者若还有力,也得跟着队伍后头,背着简单的东西,祈求跟上队伍,或者就是走过的路边的欢坟老骨。

对了,人坐在牛马上,它们坐在人上。

这批人不像是真正的草原人,从服饰上来看是属于某个文明之地的遗民,记住这是些遗民,一群被遗留下来的人。

有一个诗人曾经说:“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今天遗留下的人要回去了。

“鬼知道,打了这些年,那些大人物是怎么想的”

“哎,少说几句吧,不是有人来这了吗?”

“给了那么一大片土,就他们...”

这是一段每天发生在这批遗民堆里的交谈,只不过那个中年人不敢继续说下去,面带恐惧的看着前方的几个坐在马上的甲士。

一双清澈的眼睛看向他们,又朝他们看向的地方望去,像是在思索什么,又转眼间消失,朝前方跑去,看到一个坐在牛车上老人,取出怀里的水囊。

“唐爷爷,喝水”原来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个小孩,一个丁点大的小东西。

“哦,小荒,好的”老人没有拒绝,接过水囊,只是小小的一口,将水含在干瘪的嘴里细细品味,就还给孩子,此时已入冬,此地大寒,这些水多是这个孩子用体温化冰而来。

唐三里看着孩子因为营养不良而枯黄的脸,和瘦小的身体,很是感慨,这绝对是一个长得比女娃子漂亮的孩子,若是自己也有这样一个知道孝顺孙子也挺好,不过也算有些关系,两人多姓唐,这也是他带着这个快病死的孩子走了这么远路的原因。

唐这个姓在这个国度,可以追溯的很久远,并且很荣耀,是刻在百姓语言里的敬畏,刻在心里的崇敬。

而他唐三里,据说血脉上跟那个存在有些关系,虽说微薄的忽略不计,可这样一想心里总是有些底气,自己年轻的时候也算那个小城里说的上话的人物,可是人老了,没几个亲人在身边,还有些彻底留在那边,唐三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小荒啊!没事别乱跑啊!马上要进林子里了,据说里面不知道有什么鬼东西”

“知道了,唐爷爷,草原那么危险咱们多过来了,还差这点”小孩子挺开朗的笑,看的总是那么让人心里一喜。

“不愧是姓唐,多是那么有种”唐三里很是满意,人总是要对生活有些希望的不是吗?

“来,这个给你穿上”唐三里从一旁拿出一件破羊皮缝补的小衣服,不过总是保暖“天这么冷了,别冻着了,快穿上。”看着孩子滑溜溜的穿上的劲儿,他不住的感慨不错不错。

他其实是有这个想法的,到了那边就认了这个孙子,虽然不算真正的亲,可路上这么久,到时候再把小孙女一嫁给他,亲上加亲。看着小孩跑去的身影,唐三里就越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

有时候老人总是要狡黠的防老。

这个时候在一群孩子堆里,唐荒看着这群同龄人,他是这样一个人,总是带着一些老成,可这毕竟不是这个年纪的天性,而天性又抵不过这些年的经历,所以唐荒每当看见这群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子,总是觉得别扭。

熊孩子们,总是莫名其妙的玩成一个圈,而在这个圈里,有两个异类,唐荒算其中一个,而另一个异类就在刚刚与他擦肩而过,看着发呆的唐荒,这个大孩子,一挥衣袖,与腰间佩戴的玉佩,一脸疑惑,一脸嫌弃。

唐荒当然不会在意这些东西,他的脑子里在想:“我的天,这几年真的不是人过的日子,好歹苦日子熬到头了,就要去那个地方了,他们说,有粮,有地,有漂亮媳妇。”

“哎呀,真好”

此时在一个不经意的角落,当然在这么一群人中,哪里多是不经意的角落,可却比那个翩翩如玉的少年更吸引唐荒的眼睛,因为这里才是唐荒的世界。

一群年龄偏大的小子,在踢打着一个身影,哦,是个小姑娘,被踢打成一个麻袋子咯,唐荒是从细节推算出这一系列,还是他曾经也遭遇过这样的事情,反正他清楚这是什么事。

眼珠子转了转,从地上捡了块石头,颠了颠,看着这群小子。

为首的一个,头上还包着块破布,面带残忍的看着这个小姑娘,顺带着扒着她的衣服,本来衣服就破,那么一拉扯,这半打小子兴奋了。

瞧瞧看,这是个禽兽,这一群坏种。

嘭的一声,一块石头,砸向他的眼前,那坏小子给吓的一激灵,这一个人脑袋大小的石头,要是砸中了,那可真的是脑瓜浆子爆出来,当然更让他恐惧的是,头上曾经给这玩意儿开一个瓢,是被一个姓唐的混蛋给弄的。

看着又捡起石头,若无其事的玩着的那个身影出现在眼前,坏小子连带着他的那群人,跳着往后退了一步。

“唐荒,你干嘛!”

懒洋洋的抬起脑袋,手中的石头,虽然不和比例,但脸上也无所谓,一条细细的胳膊,一块大大的石头,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

唐荒并不理这几个人,而是自顾自的拿着石头,这边走走,那边晃一晃,这几个人绕成了一个圈,不敢上前一步,按照戏文里说的那样,这叫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不过,唐荒显然没有这样的觉悟。

而是伸手抓了抓裤裆,把那个手对着那颗曾经被他砸过的脑袋,竖起了个不雅的手势,意思是“你有个毬用”。

少年人本就血气方刚,虽然碍于顽石之威,但也深信少壮乱拳打师傅之理,气氛剑拔弩张,今天不断个胳膊腿,流个一地血,这事情结束不了。

这种情况没人管吗?几个月前还真的没人管,可几个月好歹也文明了,路过一队军士,他们看着这有趣的一幕,一个毛孩子对一群人,这可真的有看头啊!管,当然管啊!打了就可以管了。

就在唐荒踌躇应该用什么姿势,丢一个漂亮的石头的时候,从一旁传来一个啼笑皆非的声音,他听后无奈的笑一笑,来的真的是时候啊!

“唐小兄台,这不雅啊!”

“陆大先生,你觉得你严肃吗?”

唐荒不客气的,看着一个破旧文人衣的穷酸青年,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也许是被绊了一脚,或者说是不善于活动,总之就是摔了一跤,两只胳膊展开,活脱脱一只乱毛的鸟,扑倒了几个小子,然后不偏不倚的滚到唐荒前面,这才止住身子,滑稽的整理着衣服,嘴里还喊着罪过,罪过。

“我觉得你这真的不严肃啊!”看到这个人,唐荒有些开心了。

“我觉得我们这些君子要学着雅,看你还举着石头干嘛,以德服人呀!”

两个人在拌着嘴,场面更加的不严肃了,唐荒随手丢了石头,将一个砸的直愣愣的一挺,又在地上捡了一块,在讨论雅和不雅,严肃不雅俗,以德不服人的话里又丢了过去。

“唐荒啊!你跟我呆了这么久了,咋还没有学会雅这个字,这真的是,哎,其实稍微砸一下就行了”陆大先生面露孺子不可教也的惋惜,看着唐荒底下脑袋,一脸的沮丧,以为这小鬼悟出了什么,自己在加重言语那可真的是不雅。

“呜呜呜,没石头了”唐荒在地上看了一圈,很是苦恼,也不理这位大先生了,而是找了根木头棍子,蹦蹦跶跶的朝几个人走去,“一只狗,两只狗,三只狗,打。”

陆大先生也算习惯这孩子的思维方式,瞥了瞥那地上的小姑娘,自己的教育总算不算失败“留手啊!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

那个为首的布包头小子怂了,当初自己就是抢了唐荒的一个窝窝头,被他打了几里路,不过他像是在祈祷,活脱脱的像一只找主人的狗。

唐荒眼睛对着地上,不去看忽然出现在眼前的锦衣身影,“一只狗,两只狗,三只狗,狗主人,大狗,打。”

听到这话,赵白轩面色很不好看,冷冷的盯着这个让他讨厌的小子,也许是估计所谓以大欺小的名声,可在唐荒的棒子敲向他脑袋时,赵白轩才想起这种想法的愚蠢。

“干什么,停下”一个威严的声音,从甲士堆里想起,是一位将军打扮的人,声音一出是一种千军万马血染的威慑,让众人背后一冷,那群看好戏的甲士一个个面露苦色。

棒子停了下来,唐荒一丢,面露不好意思的表情,无辜的好像什么事情多没有发生,看着那个将军走来,伸手压在肩膀上,肩膀顿了顿,一滴冷汗滑下面庞。

将军越发的狐疑,看着唐荒,拍了拍,替他整了整肩头的衣服,面露可惜,回头看着赵白轩,行了一礼,又面露不耐烦的说:“我希望在到达之前,别给我惹事。”

又朝陆大先生拱手“陆靖先生,有时间来大帐一叙。”

陆靖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人,面露神秘一笑:“可,就一群小孩子打架,没事,没事。”

将军在走时看着那群旁观者的甲士,冷哼一声:“多散了吧!”

人群散去,一切的一切是多么的莫名其妙,看不明白。

所有人离去,唐荒扭了扭脖子,“力气真大呀!”他朝女孩子走过去,其实是盯着女孩子手上的果子去的。

就在这时,原本半死不活的小丫头,突然间蹦起来,撞到了唐荒,唐荒愣愣的看着她一溜烟的跑远,自己被阴了,这真的是莫名其妙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