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被AI寄生了 > 正文
序章 三个锦盒
作者:沈星羽  |  字数:3632  |  更新时间:2021-05-30 11:37:13 全文阅读

公元前210年(秦王政三十七年)五月,东海之滨。

——

在一处临海的山崖上,始皇帝嬴政居高远眺,海风灌满了他的衣袍。

“陛下,此处风大,不如先回大帐等候?”赵高在始皇帝身后小心翼翼地请示。

始皇帝没有理他,而是向身后的丞相李斯问道:“离约定之日还有几天?”

“还有三天。”李斯答道,说完和始皇帝一样把目光投向了远处的海面。

远处,在始皇帝目不能及的海面上,徐福正和他的手下乘风破浪,归心似箭。徐福的手上捧着一只锦盒,锦盒上漆着九条祥龙,看上去非常贵重。

不知锦盒里装的是何物,非但徐福本人双手紧握,片刻不离,就连他边上的几名黑衣甲士也都手握剑柄,屏息凝神,小心戒备。

“快了,快了!”徐福嘴里小声念叨着,看着天上的海鸟,他知道已经离海岸不远了。

突然,船身猛烈地一震,徐福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亏得边上的黑衣甲士伸手把他扶住,不过那些黑衣甲士更想扶的似乎是那个锦盒。

“为何——”徐福惊魂未定刚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只说出了两个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只见他嘴巴张到了最大,直愣愣地看着船首的方向,眼珠几乎要从眼眶中瞪出来一样,惊讶之情无以复加。

不仅是徐福,船上的其他人也都是这个表情。

之所以他们会这么惊讶,是因为他们看见了一副从未见过的景象,

一条无比巨大的“大鱼”咬住了他们的船首,导致他们的船瞬间停了下来。

徐福紧紧抱着锦盒,一动都不敢动,黑衣甲士们已经挡在了徐福身前,利刃出鞘,随时准备迎战。

那条“大鱼”咬住船首后就一动不动,通体黑色,泛着特有的金属光芒。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此物本非世间所有,尔等何苦如此执着?”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出现在“大鱼”的头顶,居高临下俯视着徐福等人。

听到这句话,徐福神色大变,脸上写满了恐惧。

徐福似乎知道此人是谁,他抬起头,看着站在“大鱼”头顶的那人,颤颤巍巍地问道:“茫茫大海,上仙何以寻得此处?”

那人微微一笑,伸出食指向上指了指,答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

徐福听完面露疑色,他并不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正待详细询问,但边上的那几个黑衣甲士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多说无益,上!”领头的黑衣甲士已经纵身一跃,跳上“大鱼”头顶,向那人扑了过去,其他黑衣甲士也纷纷跟上。

看到黑衣甲士们动手,徐福想出声阻止已经晚了,他面如死灰地看着那些黑衣甲士如“飞蛾扑火”一样自寻死路。

面对那些勇猛的黑衣甲士,那人摇了摇头,只开口喝出一个字:“滚!”

话音未落,一股无形的力量从那人身上迸发而出,扫过那些黑衣甲士。

所有黑衣甲士都“噗——”的一声,口喷鲜血,向后倒飞而出,落入海中生死不明。

三日后,徐福空手而归,始皇帝大怒。

徐福据实禀告,回程遇到巨大的鲛鱼阻碍,长生不老药被夺,要求增派射手对付鲛鱼。始皇帝应允,派遣射手射杀了一头大鱼,后徐福再度率众出海。

不过,徐福知道再次找到长生不老药的希望渺茫,便一去不返,在东瀛自立为王。

——

公元705年(大周神龙元年)正月二十二日,神都洛阳。

——

张柬之、崔玄暐、桓彦范与左威卫将军薛思行等人率领左右羽林兵五百余人带着太子李显来到玄武门,斩断门闩进入迎仙宫。

此刻的李显和张柬之他们并不知道,麟台监张易之和春官侍郎张昌宗正在迎仙宫地下的密道中穿行。

“五郎,陛下为何自己不走,却要我们兄弟俩带着这个锦盒出宫?”张昌宗边走边问。

“你懂什么?这个锦盒中装的可是仙家至宝,陛下年过八十还能青春常驻,靠的就是这盒中之物。”张易之答道。

张昌宗眼睛一亮,问道:“何物如此神奇?难道是传说中的长生不老之药?”

张易之点头说道:“虽不中亦不远矣。”

张昌宗听了大喜过望,兴奋地说道:“那我们兄弟只要带着这锦盒远走高飞,岂不是能够长生不老,永享仙福了?”

张易之听到后马上反驳:“哪儿来的仙福?我等要是没了陛下撑腰,就是过街老鼠,欲取吾等性命之人不知凡几。只有在陛下身边,才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张昌宗一听,确实是这个道理,便不再起异心,老老实实地跟着张易之继续前行。

“那陛下在宫里——”张昌宗欲言又止,他有点担心武则天的安危,此刻他已经明白自己兄弟两人的身家性命都系在了武则天身上。

“放心,陛下料定张柬之和李显他们不敢行过分之事,他们困得了陛下一时,困不了一世。只要等风头过了,我们悄悄把这锦盒交还给陛下,凭借着长生不老,熬都把他们熬死了。哈哈哈哈——”张易之仿佛智珠在握,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是这个道理!”张昌宗也跟着笑了起来。

“恐怕没这么容易!”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密道中响起。

“谁——谁在那里?”张昌宗吓出一身冷汗,他凭借着手中火把的光亮,发现密道的正前方出口处有一个人影。

“不好!锦盒!”张易之大叫起来,他感觉手上一松,锦盒就像活过来一样,脱手而出,向那个人影飞了过去。

张易之和张昌宗两兄弟想上前夺回锦盒,却发现自己一步都迈不出去,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抢夺陛下的宝物?这是死罪!”张易之还想用武则天的威严来威胁那人。

“我只是来把它收回而已,当年若不是我可怜武氏,用此物为她续命,她又怎能坐拥江山这么多年?如今她大限已到,是该物归原主了。”那人似乎说出了一段惊天秘闻。

说完那人单手托着锦盒就准备转身从密道出口离开。

“你究竟是谁?可敢报上名来?”张易之问道,既然这人言语中说于武则天有旧,那至少也要问出个名字,去禀报给武则天。

“哼!尔等污秽之人,不配知道!”那人头也不回地说道。

不过那人虽然严词拒绝,但走了几步后又停顿了一下,说道:“武氏若是问起,你们就告诉她,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

说完那人挥了挥手,他身后的密道就开始塌方,无数砖石落下,把整个密道堵得严严实实。

二张失了锦盒,密道又被堵住,只能原路返回,之后被张柬之处死。

武则天听闻后心灰意冷,无力再和张柬之等人周旋,最终把皇位传于太子李显,史称“神龙政变”。

退位后的武则天迁入上阳宫,由于失去“长生不老药”导致容颜快速衰老,也不再梳妆打扮,面容憔悴。

一次,中宗李显入见武则天时,为此大惊。武则天哭泣道:“朕从房陵把你接回神都,固然是要把天下托付于你,而五贼却贪求事功,把朕惊动到这里。”

李显听后,悲泣不已,跪地“拜谢死罪”,并同意了让武三思等武氏族人仍能够参与朝政的要求。

——

公元1548年(明嘉靖二十七年),舟山市。

——

深夜,一艘小船在舟山市佛渡岛双屿港悄悄靠岸,几名黑衣人下船后消失在夜幕中。

一炷香之后,那些黑衣人集中在一栋普通的民宅门口。

“确定是这里?”为首的黑衣人问道。

“回卢大人话,已经核对过锦衣卫的暗记,确认无误。”边上的一个黑衣人答道。那名为首的黑衣人乃是大名鼎鼎的都指挥卢镗,所以其他黑衣人不敢有半分不敬。

得到确认后,卢镗点了下头,对另外两个手下说道:“你们两个跟我进去,其他人分散警戒!”

“遵命!”其他黑衣人纷纷散开,找地方隐蔽了起来。

一阵海风吹过,卢镗突然用鼻子深吸了口气,然后眉头一皱,自言自语了一句:“血腥味?”

突然他脸色大变,低声说道:“不好,快随我进去!”说完卢镗伸手抵住院门,运起内劲一震,“咔嚓”一声,门闩应声而断,然后他推开门就冲了进去。

看到卢镗震断门闩闯入民宅,边上的两个黑衣人齐声惊呼:“卢大人小心!”

两名黑衣人深知作为锦衣卫的重要据点,民宅内肯定戒备森严,卢镗这样贸然硬闯必然会遭到攻击。所以他们已经准备好应对迎面而来的强弩,甚至是火器攻击了。

可是预想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三人顺利地进入了民宅的前院。

一踏入前院,就看见地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人,那两名黑衣人急忙上前查看。就在两名黑衣人蹲下查看倒地的人是死是活的时候,卢镗却急急忙忙地向里屋跑去。

很明显对于卢镗来说,屋子里有比人命更重要的东西。

进入里屋,卢镗发现地上还倒着几个人,不过这时候他已经顾不了这许多了。瞄了一眼锦衣卫的暗记,他一把将前厅墙上的一幅画扯了下来,露出后面的暗格。

打开暗格,卢镗看到一个锦盒静静地躺在里面,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两名黑衣人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向卢镗禀报:“卢大人,检查过了,外面都是锦衣卫的人,无一活口。”

卢镗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在意黑衣人的话,他现在的关注焦点都在那个锦盒上。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捧起锦盒,仔细地检查了一番。

锦盒看上去完好无损,上面还贴着锦衣卫的封条,看到这里,卢镗才放下心来。

可就在这时,只听见“噗”的一声,锦盒底部的木板从卢镗手里滑了出来,“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与此同时,还有一张纸片也从锦盒下方的开口处飘落。

心知大事不好的卢镗用颤抖的手把锦盒翻转过来一看,果然里面空空如也。他弯腰捡起那张纸片,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

“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

都指挥卢镗把长生不老药在双屿港丢失的事情向浙江巡抚朱纨报告后,朱纨大怒,命卢镗率兵进攻双屿港,假借讨伐倭寇之名,搜寻长生不老药,但依然无果。

盛怒之下,朱纨将港口以木石淤塞,用大火烧光整个港口城市,死伤无数。

此举虽然力挫倭寇,但也损害了勾结倭寇的官僚、奸商的利益。同时长生不老药的丢失也惹怒了一心想要长生不老的嘉靖皇帝。

一年后,朱纨遭诬陷罢职,忧愤自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