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真不想长生啊 > 正文
第一章 黄泉路遥
作者:八千妖孽  |  字数:3287  |  更新时间:2021-07-12 10:37:54 全文阅读

雪下了一上午。

陈禅和老张并排坐在石料堆旁。

老张烟瘾极大,叼着烟卷不要命一般抽着。

陈禅也点着烟,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老张比陈禅来工地做活的时间要早很多,饱经沧桑的面容写满了风吹日晒的平凡故事,皲裂的皮肤犹如树皮一般。

他右手扶着额头,猛吸了两口烟,然后重重的吐出烟雾,浑浊的双眼透露浓浓的疲惫。

白色的烟向上升,气氛有些怪异。

沉默了许久,他终于开了腔。

“村子挺偏僻的,大概有一两百户,地也不是多好,丰收的时候也只能刚刚吃饱……”

“通了电有了电视后,村子里的后生觉得外面的世界好,发疯一样向外跑,其中就有一个年轻后生叫刘三,赚了钱回了村,不仅置办了地翻新了房子,还开了家小卖部。”

“村里的人都知道他有钱,那时候我老婆得病了,县里的老大夫说,再不去城里做手术,她就没的救了……”

“五万块钱,做手术得五万块钱。”

雪越下越大。

老张是个老烟枪,此时他又猛吸了口,像是在平复剧烈波动的心情,然后神情忽然一变。

变得……

有些狰狞。

他压低了嗓子说道:“我大女儿学习好,在县初中读书,马上要中考了,班主任跟我说她应该考学去城里读高中,不然白瞎这么个学习苗子,顺便……顺便让我准备好学费。”

“唉。”

“没办法啊,这有什么办法嘛!我是个庄稼汉,老婆躺在床上动不了,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吧?!”

烟烧到了滤嘴,眼看着烫了手,老张低头看了看,仿佛没有感觉到烧灼,他狠狠丢开烟蒂,重新抽出一根叼进嘴里,陈禅伸手帮他点上,然后等着他继续说话。

“所以……所以我就去借钱,村里能借的亲戚早就借遍了,平日看到我都躲着走,唉,没办法。我就厚着脸皮去跟刘三借钱,当场立了字据,我不识字,刘三以前在村子里是个老实孩子,我信他,他写,我按手印,他一份,我一份。”

棚子外的雪吹进来,飘到坐在老张对面年轻人的膝盖上,老张递给他一根烟,顺便帮他拍去雪花。

陈禅给自己点上,学老张猛吸了口,让烟在肺里打转,呛得直咳嗽,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陈禅的模样瞧着普普通通,是那种扔进人群里,绝对不会注意到的普通,但他笑着的时候,看起来却有些超尘脱俗。

老张说到这儿,止住话,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着陈禅皱眉道:“小陈,你借大小姐的一百万打算怎么还啊?”

“我啊,今天就是来还钱的。”陈禅道。

“嗯,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大小姐可发话了,到了约定好的日子还不了,‘陈禅欠钱不还,拉去喂狗’!哈哈……这句话咱工地传遍了!不过你别太害怕,大小姐看起来外冷内热,今天还不了你多说几句好话,求她放宽些日子,肯定会答应的。”

陈禅点点头。

“小陈你不是一般人,工地上这些人从来都不拿正眼看我,就你把爷们当个人。”

陈禅站起身,“活了这么多年,总得有点看人的眼力见不是?”

“咱们啊算是同病相怜,都来人间还债的。”老张感慨,“好不容易有个说话的人了,别怪我话多。”

“你说,我听着呢。”

几句话的功夫,第二根烟抽完了,老张觉得不过瘾,抽出烟盒里最后一根,这次自己给自己点上。

“后来我发觉,自己上当了!”

他顿时咬牙切齿,“那刘三去了外面学坏了!学坏了!!学……坏了!!!”

老张双眼血红,忍不住双手握成拳头,空烟盒被攥成了团,捏在拳头里。

“他给我立的字据和嘴上说的不一样,大女儿回家看到了字据,告诉我被骗了,他写的字据岂止是让我还借来的五万啊,是让我还五万加房子和田地啊!还不起就将我女儿卖进窑子还钱!”

老陈垂头使劲捶打自己的脑袋。

“我去找他理论,被狗腿子们打了一顿,然后他们满村子的宣传,说我张志和欠债不还,损了阴德才让老婆大病!!他们还要去别的村子宣传,让我的名声彻底臭掉!”

老张吼道。

转瞬。

他双眼流下血泪,身上穿的衣服顷刻破碎,全身一下子缭绕起了黑雾。

“小陈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老张家在村里老实巴交规规矩矩几十年了,是不是不能在我张志和的手里把名声给毁了?!”

“你说,你给我说!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陈禅平静看着老张的癫狂,不发一语。

“所以,所以……”

老张全身哆嗦,松开握住的拳头,把攥的稀碎的烟头往嘴里塞,希冀能再抽一口。

但烟已经灭了。

他攥拳头的姿势犹如握着一柄斧头。

“我就在他下午带人去地头的路上堵我的时候,拿出斧头就这样……就这样!”

老张恶狠狠的反复比划。

一下,一下,一下……

“我不敢看,就闭着眼睛一个劲抡斧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们干嘛逼我啊!干嘛逼我?!”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砍到刘三,我就使劲抡,都给我死!都去死!”

“然后,不知怎么了,突然感觉天旋地转,没一会儿我就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等我醒了天也黑了。我不敢去看地上躺的是谁,紧忙跑回家。”

“回了家的时候,娘俩都睡了,我怕连累他们,自己换了身衣服,把最后的一点钱放到女儿枕头底下,趁着天黑跑出来了。”

老张环视左右,茫然道:“我出了门一路往西,走啊走啊走,路上我累了,好像睡了一个很长的觉,再醒过来就在这个工地上。”

“前些天挖的坟包,有一个是你的。”陈禅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老张,突兀说道。

“啊?”

“老张别在这儿了,这不是你该停留的地方,你走吧。”

“往哪走?去哪啊?”老张不解,愣愣的问道。

突然,他的肩膀被陈禅死死按住,重如千钧无法动弹。

只听陈禅一声大喝。

“去轮回!”

“轮回?我轮回什么?小陈你为什么这么讲?!连你也欺负我是不是?!”老张顿时一脸狰狞,睚眦欲裂地怒问!

“老张你不是坏人,你也是走投无路!”

“当年砍的是那刘三的跟班,你天旋地转是因为刘三拿车把你撞死了!你还记得吗!”

“你说谎!我根本就没死!我活的好好的!我还能抽烟,你看!”说着,他把攥着烟头的手掌展开,拿给陈禅看。

风雪吹进工棚,烟头忽然化作灰烬,随风飘散。

“假的!都是假的!我不信!我不信!!我还活着呢!!”

老张嘴巴张开,一团黑雾蓬的一下澎湃而出。

是鬼气!

更是老张的怨气!

凡人一旦触碰到,轻则神志不清,重则性命不保。

“老张别再执拗了,你已经死了!”

“不可能!”

“你说谎!”

“我女儿还没中考呢!我老婆还没看病呢!”

老张彻底失去理智,陈禅的脸庞在他的眼里幻化成了刘三的模样。

“原来是你!!!难怪故作好心和我搭话!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啊啊啊啊啊!!!”

老张凄厉怒吼。

黑雾越积越浓,眼看着要填满整个棚子了。

见无法说通他,陈禅重重叹了口气。

他本不想对老张出手的,生前可怜,死后一口怨气吊着不得安生。

可惜……可惜老张已成半个厉鬼。

再留下去等成了真正的厉鬼,只剩被诛杀一条路了。

他心意已决,拿出一张写着古篆的黄符。

上面仅有一字。

为“祭”。

符箓由黄到黑,像是感知到老张深陷鬼道不可自拔。

漫天大雪下。

在老张的鬼气喷吐出口的那一刻,陈禅迅捷的将符箓贴在他的面庞。

鬼气如雪遇骄阳,刹那间烟消云散。

而老张也已恢复成正常时的样子。

他沉默不语,似是完整记起了自己苦难的一生……

泪流满面。

泣不成声。

“老张,事情已经过去十五年,不要再打扰活着的人了。”

“尘归尘,土归土,误了时辰,这天地间就再无你容身之所了。”

“小陈我求求你,求求您!我……我就想最后亲眼看一眼我的妻女啊!我给你磕头了,我给你磕头!”

“人鬼殊途,六道三界都是有规矩的,惊扰到了生者,你难道想让他们也不得安宁吗?!”

“我不想,但我好想好想见她们啊……听她喊一声爹……喊一声当家的!只是……只是……我找不到她们了,再也找不到她们了,呜呜……”

最伤心事,是听鬼哭。

“……”

陈禅忍不住又叹一口气,暗道,人间为何那么苦呢?!

“老张,我托人打听了。”

“刘三撞死你以后,隔天就被侧翻的泥头车压扁在桑塔纳里,连个完整的尸首都没拼全,千真万确!”

老张沉默泪流。

良久,仿佛想开了,他哽咽道。

“天道好轮回啊!好,好,我走,我走……”

“这辈子活的憋屈,活的荒唐,我的闺女,我的老婆,咱下辈子再聚吧!”

言毕,消失无踪。

捡起掉了的符箓收进口袋里,陈禅仿佛对着已不见踪迹的老张轻轻说道,“黄泉路遥,珍重。”

……

“小陈,你在外面自言自语什么呢?”棚子旁边的屋子,裹着廉价羽绒服打算去厕所的工人朝陈禅大声问道。

陈禅不答。

那工人奇怪的打量几眼,“欠大小姐的一百万,啥时候还啊?”

瞧见陈禅扭头走向大小姐的办公室,打工十几年被磨砺的不在乎人情冷暖的工人冷笑,“大学生就了不起了啊?拽什么拽,还不起钱,看大小姐敢不敢把你剁了喂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