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如水剑道 > 第一卷 邙山学道
第1章 蓟州之乱
作者:花淡茶浓  |  字数:2292  |  更新时间:2021-06-14 00:36:22 全文阅读

【楔子】

水似剑般韧,剑似水般柔。

爱恨随剑舞,情仇逐水流。

……

中都或可为,还鞘复登丘。

孤刃何能尔?吾剑斥王候!

此为《如水剑歌》,自蓟州之乱开始,从洛阳城中流出,渐为世人所知。传言为嵇康嵇叔夜景元二年赴洛阳时所作,然众说芸芸,终湮没不可考,亦无人穷根究底。

更离奇的是另一则传言:得如水剑者,可证得剑道,成不世之功!

真伪尚不可辨,但江湖却又多了一个彼此杀伐的藉口。于是,上至天听、下至方外、近涉宇内、远及四海……官、道、僧、儒、侠、匪、妖等各流,纷纷被裹挟其间,引出无数血雨腥风……

————————————————————————————————————————

洛阳城陷。

天宝十四载腊月十二日,自蓟州汹汹而来的二十万叛军,从洛阳城东面强攻而入。如豺狼闯入羊群,宣告了肆意抢掠与无尽杀戮的开始。

早前驰援而来封常青将军,在武牢关与叛军交战失利后,一路西退,直退至洛阳城上东门,再战,又败。只得率余部退入城中,从宫苑西门破墙而出,往西边去了。

宫城皇苑内已是乱作一团。宫人如受惊的雀群般四下逃窜。从东城奔逃而来的百姓,满身满脸的血污,与慌乱的宫人门冲撞在一起,场面更是混乱。

“贼兵来了!贼兵来了——!”有的百姓惊恐地大声呼号,但跑着跑着,却一头栽倒,再也不动了。背上似利器捅出来的窟窿,赫然在目,正汩汩地涌出黑红的液体。

于是宫人们开始明确地知道,叛军已从东面杀过来。纷纷统一方向,望西边涌去……

皇城西侧,上阳宫里,曾经宠极一时的梅妃江采萍,斜靠在一口井旁,襦裙淡雅,素面无妆,身上和臂弯里缠着一道宽宽的白绫,没有半分的慌乱。

身边的宫人已跑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个小宫女还在锲而不舍地拉拽着她:“娘娘!叛军已经进城了!咱们再不跑,就跑不了了!”

江采萍满目萧索,有些失焦的眼神望了过去:“是秋娘吗?我不走,圣人让我在这里等他。等那个妒妇消停了,就接我回长安。趁着身子还灵巧,再跳一曲惊鸿舞……”

陆秋娘这时才注意到白绫,顿时大急:“娘娘——!快跑吧!现在还说这些作什么!叛军是要杀人的,娘娘得先活命才行!”

江采萍似乎回过神来,双眸亮了一下,像是做了某种决定,把身畔的一个锦缎裹成的小包袱,塞到秋娘手中:“秋娘快走吧!若是去得长安,把这个还给圣人。就说……梅精是清白的,没有落到叛军中……”语毕,突然倒入身旁的水井中,刺耳的水声响了几下,便被遥遥而来的喊杀声、惨叫声湮没。

陆秋娘眼中噙泪:“娘娘——”顾不上难过,陆秋娘抹了把眼泪,心知从宫门逃出,已然来不及。于是找到上阳宫里一条通往宫外的河渠,踩着坚冰,钻出了宫城,向着大约西北的方向跑。

大部分叛军此时正都忙着冲进洛阳城抢掠,金银、粮畜、女人……自然要比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要有吸引力。因此陆秋娘跑了许久,也没有被零散的叛军追过来。直到实在跑累了,才寻了处高一些蒿草丛,一头钻进去,大口喘着气。

蒿草丛不远处,稀拉拉地站着几棵槐树。因为是严冬,枝头光秃秃,仅有十来只不知名的鸟雀,“吱吱喳喳”地立在枝头歇脚聊天。

陆秋娘感觉到有些饥饿,在随身的灰布包袱里摸了半晌,却摸出一吊开元通宝的大钱和一些碎银子,偏没有半口吃的。再摸去,触手丝滑,却是梅妃娘娘投井前交代的那个小包袱,念及此,不觉又流下泪来。

哭了一会,陆秋娘把小包袱又塞进自己的灰布包袱,斜挎上肩。正欲起身,只听得槐树那边,传来一阵“扑簌簌”的声响。侧脸望过去,鸟雀已经化成天幕上的黑点,很快就消失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夹着马蹄声,由远及近,在那棵槐树边停了下来。一人顺手将马拴好,另一人则取了水袋,仰颈狂饮。

两人将长槊在树上靠好,继续说了起来。语言胡汉夹杂,听不甚分明。陆秋娘高度紧张之下,反而听出了点讯息:匪首安禄山让叛军火速入城,要求叛军们尽数上交搜刮到的金银、粮草,以供军需调度。并下令全力搜捕平日住在洛阳城的百官及宫人。

听到这些,陆秋娘心中一片凉意,浑身也都软了半截,不自觉地抖动起来。“什么人!”其中一名机警的贼兵已经把头转向这边,厉声喝道,随即向身边的同伙使了个眼色。陆秋娘更加不敢动弹,抱着头,把身子蜷得又紧了一些。

另一名贼兵已经取了长槊,向陆秋娘这头摸索着过来,一面走、一面用长槊在蒿草丛中乱刺。眼见长槊就要刺中秋娘,忽听见槐树下一声惨叫,这贼兵立即折返回去,只看到同伙倒在马下,头上不知被什么东西砸得血肉模糊。正待呵斥几句,突然头上也是一下剧痛,仿佛天穹压下来一般,眼前一黑,也软倒了下去。

惊魂甫定,陆秋娘才确信自己还活着。半坐在地上,拨开眼前的蒿草,只见一个身着黄麻袍服的粗健汉子,立在贼兵倒下的地方,双手还攥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胳膊还在微微地颤抖:显然刚才的“壮举”,他也是鼓足了勇气的。

汉子冲着蒿草丛这边侧过头来:“你不打紧吧?可以出来了,贼兵被俺打昏了。”

陆秋娘这才站起身子,向汉子行了一礼:“多谢恩公相救,婢子这厢有礼了。”

却见那汉子倒头便拜:“原来是位神仙娘娘!小人冲撞,娘娘没事吧?”

陆秋娘粲然:“哪里有什么娘娘?只是宫中的一名婢女罢了。恩公赶快起来,咱们逃命要紧!”

汉子也知不是行虚礼的时候,忙取走两名贼兵的两根长槊,一东一西,远远地扔进蒿草丛中。并将贼兵的贴身银钱、短刀卸下,集中到一匹马的褡裢里。突然问道:“娘娘……姑娘骑得了马不?”陆秋娘摇摇头。

汉子就将另一匹马则解开了缰绳,一棍子抽在马臀上。马儿吃了痛,便向着一个方向跑掉了。汉子有些笨拙地爬上马,向陆秋娘咧嘴一笑:“以前骑过两三回,不大顺手。姑娘赶紧上来,须得先寻个去处躲一躲。”

陆秋娘犹疑了一下,看汉子说得实在,也放下心来,拽住汉子的胳膊骑在了马后面。两人一马,与几处不大的村落擦肩而过后,向着洛阳城北的邙山而去。

花淡茶浓
作者的话

新书首秀,感谢关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