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鬼契鬼仆 > 正文
第十二章:人造人——夏尔·布莱特
作者:百变香蕉人  |  字数:4119  |  更新时间:2021-10-23 03:48:11 全文阅读

  上鹤彻不禁暗暗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刚刚险些被他发现了,随后便从枯树的树枝之上一跃而下很快便消失在了暗夜之中,

  此时秋原幸司已经跟着伊莉斯一起走进了茶室,就看到绫音正拿着西泽清司的流苏扇子在把玩,那是把白色带有银色滚边的扇子,上面还有两只带着奇怪面具的黑狐,扇柄的位置是一条淡金色的流苏吊坠,

  秋原幸司记得那是西泽清司原本是要给绫音的生日礼物却没想到现在就拿出来了,这所谓的生日自然以他们还是人类的时候的死亡日期来算的,他和伊莉斯一起在茶几前只到脚踝处的软圆凳上跪坐下来,绫音看到他以后立刻跪着直起身子手掌猛地拍在几案之上惊得茶杯都跳了一跳,伊莉斯几个都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都十分疑惑的看着她,绫音却是突然凑近秋原幸司开口问道:“哥哥,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应该还记得吧?”,笑容带着期待,一双眼睛都在发着光,闻言还不等他回答,已经圆凳上跳了起来跑到他的身边,更是二话不说一双手在他身上的衣服内翻找,像是能找到对方藏起来的礼物似的,

  但,令她失望的是,什么都没有找到,不由得抓起他的手臂,还没等秋原幸司从她一连串的举动之中反应过来,对方一张嘴便隔着衣服狠狠咬住了自己的手臂,下口丝毫不留情,只觉得一阵剧痛传来,她那两颗尖牙竟是将袖子都咬出了两个洞来白皙的手臂上渗出血,两道鲜血顿时手臂之上淌下,

  实际上,他也的确忘记了今天是她的生日,也难怪绫音会这样生气,伊莉斯在一旁几乎看傻了眼,西泽清司却是显得不以为然横竖绫音已经不是第一次咬秋原幸司了,再者他也遭过殃,虽然心里也觉得她这一次咬得的确有些狠,

  但他仍旧气定神闲的站起身来走过去伸出手抓住她的后领,将满口鲜血的她如同拎小鸡一样从秋原幸司的身上提了起来,

  秋原幸司抬起左手轻抚了一下右臂上的伤口,只见手臂上的伤口已然消失,只剩下袖子上的两个破洞以及还有未干鲜血还在以外,显然早已经被咬习惯了,笑着开口说道:“也不是没有给你准备礼物在我卧室里,”,他自然不会说自己忘记了她的生日现在才想起来,所以才临时准备得礼物,

  听到这一番话,原本被西泽清司提到半空中气急败坏的绫音此时不禁一怔,心里不知不觉多了一丝愧疚,挣扎的动作也停了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他已经走出了茶室,快步朝着他自己的卧室的方向走去,

  不过多时,便看到他从卧室之中出来,就是手里不知道多了些什么,西泽清司这才将她放下来,绫音却只是站在原地只看着自己的脚尖,毕竟刚刚才咬过他,这次更是因为自己理亏,在看到秋原幸司的时候自然有些心虚,

  此时,秋原幸司已经拿着临时准备的礼物,走到伊莉斯的身前,打开礼物盒的盖子,那里面放着的并非是什么珠宝首饰,而是一个蝴蝶胸针,这是三只以红色宝玉雕刻而成蝴蝶,

  并且精致到细节,不仅仅是触角,就连翅膀上的花纹都是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看起来栩栩如生,在灯光下泛着美丽的色泽,虽然红玉在鬼族随处可见,在帝都却是价值不菲绫音忙不迭的戴上胸针,显得十分喜欢,就算对方送的就是一根不值钱的羽毛,她也会非常喜欢,

  已经是晚上六点多,到了该吃晚餐的时候,一辆带有伯格曼家族族徽的棕色马车穿过幽深的森林一路朝着外面行驶而去,驾驶马车的正是伯格曼家族的家主——艾伦·伯格曼伯爵身边的恶魔执事,周遭长满了苍天大树树叶极为茂密几乎遮蔽了大半的月光,森林之中更显得阴气森森,

  伯格曼是来带伊莉斯出去玩的,既然她今天有事情要办所以才没有办法去参加他的宴会,而他又是整个伯格曼家之中最悠闲的那个人,伯格曼公司的生意有父亲和兄长,更何况他也不想去操心这些,

  马车径直朝着伊莉斯宅邸的方向行驶而去,而就在马车即将驶出森林之时,数只发青发黑的手指钻出地面死死的握住那马车的车轮,那手指如同枯柴一般,有几根已经露出几节青黑色的骨头,却是力大无比,使得马车根本没有办法移动半分,轮子更是将地面压出了四道凹痕,

  伯格曼立刻察觉到了什么不由皱起眉头,高声问道:“贝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他话刚刚问完,就听到车顶一声巨响,他立刻抬头向上望去,惊讶的发现往日坚硬到连一支箭戳不穿的马车的顶上此刻却柔软得如同一块布,竟然一点点往下陷,隐隐可见是两道手部的轮廓,

  然后是脸部和五官,到最后整个人形,他已经是惊恐至极,一张脸苍白得几乎发青,张嘴想喊喉咙却像是被什么死死抓着,嘴巴张了半天愣是一丁点儿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怔怔望着车顶之处的人形,整个人仿佛一下子成了一只木偶一般,

  接着,只觉得脚踝处传来一阵湿涼冰冷之感,就像是被蛇缠住了似的,低头一瞧,就看到那缠住自己的脚踝的竟是两条紫到发黑的舌头,马车的地板的四个角均有黑色液体渗出,伯格曼如梦初醒一般口中登时大声起来,

  叫声在这阴森的森林显得极为凄厉而又瘆人,此时的贝里·唐德利恩正在疑惑,为什么马车突然动不了了就听到从车厢内传来伯格曼的叫声,但尖叫声顿时戛然而止,他立刻从车驾之上跳下,打开车门里面早已没有了他家主人的身影,

  地上都是木头碎片,车顶还破了一个大洞,他显然是在马车忽然动不了的时候被什么怪物抓走的,可是为什么他一开始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貌似和上次突然袭击他们的怪物一样只攻击人类,

  这就清楚为什么怪物首先攻击的对象都是坐在马车内的艾伦·伯格曼,纵然他是恶魔,也没有能够和怪物交手的能力而且他连怪物的位置在哪里都不知道,往日伯格曼在哪里他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感知到,要么对方主动用契约召唤他,现在居然怎么也找不到,仿佛一下子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时候,就感觉到了背脊传来一股寒意,刚一回头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左脸戴着半边黑银色鬼面具,半边则是薄得几乎能够看清血管的面孔,不由得吃了一惊还没反应过来他那如枯柴般的手已经带着一股劲风朝着自己的脸上抓来,

  眼前忽然一道银光闪过,一刀便将那只手臂从胳膊肘的位置砍断,而这双手握着太刀挡在自己身前,身穿杏红色和服的少年不正是主人的未婚妻爱丽丝·伊莉斯身边的另一名随从吗?不禁皱起眉头,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自己一只恶魔竟然连续两次都被年仅十几岁的少年出手救下,

  但是自己的确是没有铲除这些怪物的能力,只是很快他就没有心情再顾及这些了,因为就在那面具人攻过来的瞬间伯格曼整个人从半空之中跌落下来,唐德利恩立即飞身上前在他即将跌落在地的瞬间接住了他随即横抱着他到了一处安全的区域,

  然而双足刚刚落地,就看到地面生长数根藤苗一起绕着着面具人的脚顺着脚踝向上盘旋而去,更有无数藤苗从他的体内钻出,不断朝他的身上爬去,从口鼻处钻进,不过片刻树藤便已爬满了他的全身,

  唐德利恩自从和伯格曼签订契约以后处理的事情和普通执事没有任何区别,自然不会去了解有关与魔法师,血族和鬼族以及妖族的一切,便也没有见到过像眼前这种怪物,心中惊骇之时,数根树藤从半空的黑暗之中陡然朝他们两个的方向涌来,

  秋原幸司右手反握住刀柄面容冷凝,这也是被血族从人类改造而成的人造人——夏尔·布莱特,原本是帝都布莱特村之中的一名木匠,村子内意外爆发一场鼠疫, 整个村子已经死了一大半,剩下的十几人被皇室的人强行砍了四肢,带到荒山野岭和那些因为瘟疫死了的人活埋在一起,

  却不想这个人意外被那些吸血鬼带到血族之中,改造成了人造人,他在想这些的时候,已然飞袭而去一下子拔出太刀顿然带出一道寒光砍向树藤刀尖却被一道银光生生击偏了刀刃只在树藤之上划出一道浅浅的划痕,

  在看到突然插手的正是吸血鬼上鹤彻,秋原幸司不由皱起了眉头,那么刚刚自己在宅邸的窗户看到的怕不是他,虽然他当时只瞥了一眼,再加上天色暗沉又隔着窗户看不真切就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再加上,魔法结界并没有消失,吸血鬼不可能穿过结界靠近宅邸,在宅邸之中看到的恐怕只是一只穿了他的衣服的木偶才对,为的就是想要将自己引出宅邸,

  “秋原幸司,这下终于将你引出了宅邸,”上鹤彻一双赤眸紧紧的盯着他,太刀死死将他的长刀压在了下面,手臂和手背之处的青筋暴起,就像是蚯蚓一样扭动,薄唇却是向上扬起,连眉梢眼角都透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

  “今天一定要将你带回血族之中,一群本性吃人的灵鬼竟然被猎鬼骑士团强行敛去鬼性成为什么猎鬼骑士,”,既然他们在别墅的周围设下魔法结界想将他们吸血鬼隔绝在外,那他就想办法将对方引出别墅,

  树藤上那浅浅的划痕很快便消失了,丝毫没有停顿地朝着贝里·唐德利恩他们两个所在的方向飞去,他抱紧怀里已经陷入昏迷的伯格曼几乎擦着藤尖朝着左边的方向而去,双足离开地面的瞬间数道藤影陡然闪下,

  顿然激起漫天浓烟滚滚而起,树藤齐齐钻入地下,地面崩裂开数道纵横的裂缝,在地下分为数路朝着他们两个追击而去,速度比起在地面要快上十倍,

  秋原幸司右手猛然一个用力在瞬间便已经隔开了他的太刀,瞬间擦出一阵激烈的火花,右手反握住刀柄尖长的指甲有丝丝金色轻烟飘散而出,缭绕于太刀之上,左腿向后撤一步的同时微微向前顷身,一层金色薄雾从刀尖之上迅速在刀身上弥散开来,

  如闪电般攻向面前的上鹤彻,此时的上鹤彻都已经做好了迎击的准备,可原本攻向自己的灵鬼在到了跟前却突然一个闪身朝着自己的身后飞去带起一阵风,速度一时间快到让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与此同时,那数条原本在地下穿行的树藤纷纷破土而出如同十几条小蛇一般在森林之中爬行着朝唐德利恩他们追杀而去,

  秋原幸司却是没急着去救唐德利恩他们两个,转而朝着夏尔·布莱特的方向而去,贝里·唐德利恩再怎么说也是一只恶魔虽然抱着伯格曼但想必不会那么快被那些藤条追上才是只有铲除那个人造人,那些藤蔓才会停止攻击,这念头刚起他已然在转瞬间已经来到布莱特的跟前,

  而他已然被那些藤条吸取体内所有血液,本就是一个染了鼠疫并且断手断脚的将死之人,而现在更是一具,没有自己的意识的空壳,自然不会懂得避开秋原幸司的追杀,

  上鹤彻几乎在一瞬间便明白这只灵鬼想要做什么,便自然不会让他靠近夏尔·布莱特半分,弹指间便已经和他不过三步之远,右手紧紧握在了太刀之上旋即猛然抽出长刀带出一道摄人的寒光,两道青紫色的暗光从刀刃之上在刀锋之处凝聚成了一团光雾,如同摇曳的火苗一般,快速的在银白的刀身之上弥漫开来,

  朝着他的脖颈横砍而去,秋原幸司立刻感觉到身后逼迫而来的一股寒气,刚一回头劈面而来的却是一道青紫色的光刃,眸底一丝诧异一闪而过,但很快便反应过来,速度敏捷的一个俯身避开了这一道寒光,继而身形急转抬起右腿,一脚踹向他的心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