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鬼契鬼仆 > 正文
第十章:暗杀
作者:百变香蕉人  |  字数:4957  |  更新时间:2021-10-23 03:39:05 全文阅读

  只是还没等他再想下去,那只怪物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巨大无比的蜈蚣,浑身被刻有赤色花纹的黑色鳞片覆盖泛着赤光,萦绕着阵阵诡异的黑色烟雾,已然朝他们猛扑而来,嘴巴张开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那里面没有尖利的獠牙而是如同黑洞般深不见底,

  下一刻数条触手从里面喷涌而出,带来无数飞溅的黑色脓汁以及一股像是尸体腐烂了以后散发出的臭味宛若毒蛇一般直逼而来,伯格曼只觉得那味道极为浓烈,胃里更是一阵翻江倒海,熏得他几乎要窒息,

  唐德利恩却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似的,抱着他四处躲避着那触手的攻击,那只黑甲蜈蚣虽是仍旧静静趴在原地没有移动半分,触手已然延伸到了数百米长,不管他们如何躲闪总是在身后紧追不舍,

  而他身上毕竟没有武器,更没有对付着东西的办法,只是最近的帝都之内怎么会接二连三的出现这种怪物?难道和刚刚在街上见到的与伊莉斯站在一起的两名穿和服的少年以及身着和服的少女有关?

  其中一名身着天蓝色带有湖蓝色花纹和服的少年当时明显不想连累到周遭的行人才没有和他动手,而是说那一番话很显然也不会是前几次任由那些怪物肆意杀害普通人类的罪魁祸首,而此刻突然出现并且攻击他们的怪物究竟和对方有没有关系?

  而伯格曼却是已经十分肯定,必然是那三个人因为自己想要让伊莉斯留在自己的身边而怀恨在心,所以现在才会借机报复,为的就是将他们置诸死地,永远都没有办法再打伊莉斯的主意,只不过有唐德利恩在就凭他们想要除掉自己恐怕还没那么简单,

  虽然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三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怎么可能使唤得动这种怪物,但是除了他们,伯格曼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了。

  正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有三条黢黑的触手已经蜿蜒着朝他们飞袭而来,吗暗红色的脓汁混合着雨水一滴滴的滴落下来更不断地有树木从根部开始发黑然后迅速枯萎很快便成了一堆灰烬,触手移动的速度突然变得极快,伯格曼刚一抬眼便已然近在咫尺,就连上面密密麻麻的白色绒毛甚至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尖端泛着赤光,明显是含有剧毒的,

  那触手的尖端即将碰到他的脸的时候,眼前倏忽一道银光闪下,那三条触手被齐根揽腰斩断,而突然出手救他们的正是伊莉斯身边的那三个仆人其中的一个,也就是一刀砍断唐德利恩右臂的银发少年,

  贝里·唐德利恩先是一愣,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立刻抱着伯格曼飞身来到一处相较安全的区域只是那只黑甲蜈蚣既然是血族专门用来猎杀人类的工具,自然是因为伯格曼身上那一股人类的气息才会出现在这里,所以不管唐德利恩带着他跑到哪里那些触手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西泽清司看到数条触手正朝着伯格曼他们两个的方向袭去,速度迅捷,不过片刻已离他们不到几厘米的距离,顿时扬起满地尘土而起,便立刻朝他们赶了过去只是还没跑几步却又一条触手猝不及防挡在身前,他急忙后撤一步避了过去触尖在他的脖颈之处划过一道血口,带出几滴鲜血飞溅,

  在看到唐德利恩抱着他及时闪避过去,眉头这才微微舒展开来,心下稍稍一松,即便他对伯格曼没有半点好感,却也不能置他的生死于不顾,无论如何都要保证他能够平安无事的回到伯格曼宅邸,这是他身为一名猎鬼骑士的责任,

  而先前被他揽腰斩断的三条触手已经重新生长出来已然朝他直逼而来,西泽清司身子快速向后倒去旋而又向着左边一个翻跃,在一一避开了朝他突袭而来的触手的同时,一边朝着那黑甲蜈蚣的方向逼近,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速度更是快得宛如闪电,

  原本攻向伯格曼的数十条触手此时转而向着他袭击而来他猛然一个旋身避开了那本来攻向他咽喉的触手,顺势一刀平着刺穿触手的中部,将它从中端切成了两半,随即一把抽出长刀,不断地有雨水从刀身之上滴落下来,刀身萦绕起紫蓝色青烟从带出一缕薄烟蜿蜒着飘散而出,

  短短几分钟之内便已经将那有胳膊那样粗的触手全部斩断,离那黑甲蜈蚣也不过三步之远,西泽清司左手反握刀柄太刀横砍而去,一刀劈开它的嘴角,它身上的鳞甲与刀身擦出一阵激烈的火花,接连不断的有黑色的脓汁喷溅而出,遽然间便将那身长五米的怪物从中砍向成了两半,蜈蚣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嚎成了一堆灰烬消失得一干二净,

  西泽清司身上的蓝白色军服外套已经满是脏污,早已破得不成样子,浑身上下更是被雨淋湿,唐德利恩的身上虽然也已经湿透了,但和他比起来不知好了多少,伯格曼除了脸上有些脏以外倒也没有受什么影响,

  将太刀收入刀鞘后西泽清司正准备转身离开,不曾想原本站在一旁的艾伦·伯格曼此时突然疾步上前张开双臂挡在了他的身前,不得不停住了脚步,见他面上神情冰冷,不禁扬起眉头语气冷淡的问道:“伯格曼少爷,你还有什么事吗?”

  “你别以为你今天出手救了我们,我就会感激你,”伯格曼那湛蓝色的眸子冷冷得盯着他,就算刚刚已经见识到他的实力,并且也的确多亏了他自己才能死里逃生,可是言语之中却是没有半点对西泽清司的感激,反倒含着毫不掩饰的不屑,“就算没有你,我的执事贝里照样能够解决掉那只怪物!”

  西泽清司听他这一番话倒是半点的不生气,目光平静的看着他,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赤眸之中没有半点波澜,眉眼十分沉静,只觉得像他这种人若是没有这么一个执事在身边保护着,

  没有一个强大的家族罩着,早就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遍了,口中冷笑一声道:“伯格曼少爷似乎误会了什么,我只是完成我的职责而已,可不是专程过来救你的。”,言罢,不再理他绕过他快步朝前走去。

  伯格曼猛然转过身去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缓缓隐没在黑暗之中的身影,他完全没想到对方既然都知道他的身份,居然还敢用那种语气和他讲话,这时候,唐德利恩看他面色阴沉只望着西泽清司离去的方向许久都没有说话,便缓步来到他的身侧轻声说道:“少爷,时间不早,咱们该回宅邸了……”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脸上就猛地挨了对方一个狠狠的耳光不禁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伯格曼就已经怒声道:“贝里你可是我的执事,你刚刚就在一旁看着那个人那样跟我讲话却不帮我讲话?”

  唐德利恩只觉得他这个迁怒简直是莫名其妙,心里更是十分不满,但面上却是半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垂下头去低声道:“少爷,我知道错了,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伯格曼不再理他,只是冷冷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率先转身快步离去,他自然没有办法对付西泽清司和秋原幸司他们三个,但不代表唐德利恩没有办法,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就算用绑的也一定要让自己的未婚妻爱丽丝·伊莉斯待在自己的身边,

  宅邸之中,伊莉斯惊讶看着从外头回来,满身狼狈的西泽清司,疑惑的问道:“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她原本是起床想要上厕所,结果就看到他银色长发散乱的样子,脸上和衣服上到处都是黑一块白一块,身上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水,又恰好站在明暗的交界处,就仿佛一只水鬼站在那儿着实将她吓了一跳,虽然他本来就是鬼。

  西泽清司意识到自己吓到了对方,狼狈却仍旧俊美至极的面容之上便立刻露出一抹不好意思的笑容回答道:“刚刚只是去执行任务了而已。”,随后快步回到自己的卧室之中,

  先是从衣柜里了拿了睡衣出了房间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此时的伊莉斯已经回到了她自己的卧室内,他走进了浴室内锁上了门,脱下身上的脏衣服,露出那属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应该有的体型,因为经常舞刀弄剑的关系,身材竟也保持得十分匀称,那线条也是更是格外美好,

  缓缓躺进了已经放满了热水的浴缸之中,随即轻轻闭上了眼睛,水漫过他的胸口,热气缭绕之中他的面容变得朦朦胧胧,就在这时,只觉得有一只放在自己的头顶上,不由吃了一惊立刻睁开了眼睛,

  那只手按住他的头顶正准备将他往水里摁,却不知道怎么弄的,他的手下突然一空,紧接着便是一个失力,整个人一下子向前倒去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尖叫,顿时向前栽进了浴缸之中,一下子水花四溅。

  西泽清司此时已经穿好了睡衣落在了五步之外,正在系着上面的绑带,旋即几步上前一把抓住那黑衣人的头发将他从水里拽起来冷声问道:“是谁派你来的?”,许是怕打扰到正在休息的伊莉斯,特意将声音压得极低,含着丝丝怒意,

  虽然他心里已经怀疑的对象,只是吸血鬼可以排除在外别墅的附近布满了魔法结界,他们一靠近便会被那上面的焰火灼伤更别说是进来了,但它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对人类没有影响,不管是不是带有恶意靠近这座别墅,

  艾伦·伯格曼现在可是费尽心思的想要让伊莉斯和他在一起,对他们三个更是有的敌意,不光光是因为今天在街上伊莉斯主动喂秋原幸司饼干无意间被他撞见,而他自己作为她的未婚夫却一直受到这个少女的冷落,看到一个仆人都能得到他没有的待遇,

  更因为伊莉斯他们三个的态度和善,总是满脸笑容,对他则是极为冷漠,说不定对大少爷也是这样,所以伯格曼心里自然感觉到不舒服,对他们三个自然而然的会有很大的偏见,觉得一定是他们三个挑拨离间才会让伊莉斯对他的态度这样冷漠,所以才会派怎么一个黑衣人想要除掉自己,

  只是西泽清司现在手上没有确实的证据能够证明就是对方做的,虽然直接收拾掉他也不是太困难,却会违反到猎鬼骑士团之中不可以对人类下杀手的规定,

  黑衣人眼珠子转了转,敢肯定现在二少爷一定是带着人在赶来的路上,只要自己抵死不认他也拿自己没办法,对方还要留着自己交代出指派自己来的人当然不会轻易动手杀了他,便冷笑一声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西泽清司却是皱起了眉头,要让他招认说实话十分简单只是怕惨叫声太大会吵到伊莉斯就是了,想了几秒钟便一把抓起黑衣人的后脖领将他整个人从地上提了起来,来到窗户前打开窗门带着他从窗口一跃而出来到后院的一间废弃已久的仓库,

  一进去就锁上门,抬手拉了一下灯绳,原本暗沉沉的仓库之内顿时亮起昏黄的灯光,一抬手便将人随意的丢在了一边,那黑衣人重重的跌落在地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被摔散架了,不禁疼得龇牙咧嘴还没缓过一口气,

  西泽清司已经抬起右腿,顿然一脚踩住他的心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双赤眸在灯光下微微发着一阵幽光缓声说道:“你还指望着派你来的人来救你不成?他派你来就是为了除掉我,为了没有必要的麻烦,你不管有没有成功除掉我都希望你就此消失,更何况你现在任务失败了,他就更加不想让你活着更不会特地跑过来救你,如果你坦白了,我就可以放了你,否则你回去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仔细想想,”

  他没有必要骗他,一来、鬼族的规定在先,二来、对方也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三来、自己是灵鬼,伯格曼就算再派多少的杀手来也等于白搭,所以还没有到非要动手杀了他的地步,但教训是一定要给的,

  黑衣人当然清楚自己任务失败二少爷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可是这个人呢?嘴上说着不会杀了他万一自己这边刚一坦白,对方就会立刻翻脸,那他不就怎么样都得死?这些贵族不都是这样的吗?想到这里,嘴上不屑的道:“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只是话音刚落,忽然一道寒光闪下,他的右腿从膝盖处被生生斩断,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仓库内到处都是斑斑的血迹膝盖的断裂处还在滴滴答答淌着鲜血,黑衣人口中顿时惨叫出声,

  西泽清司眉头凝起一丝怒意,脸色逐渐变得冰冷,他的耐心即将被他耗尽,右手紧紧握住太刀血珠从刀尖之上滴落下来,声音变得低沉,“我只是问完想知道的,你交代了自然能活着离开,我杀了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黑衣人早已经疼得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但还是仔细的观察着他面上的神情,看他的确没有半点开玩笑的一丝,更不像是在骗他,这才犹犹豫豫的开口说道:“是伯格曼家的二少爷艾伦·伯格曼出钱雇我来的,至于其他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果然是伯格曼,西泽清司验证了心里的猜测,脸色立刻缓和下来,右手利落收起了太刀,随后蹲下身来捡起那一条断腿将它重新接回对方右腿的断裂处就连切口都奇迹般的消失不见了,从地上站起身来,打开仓库的门,冷声道:“我说话算话,你可以离开了。”

  那黑衣人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肯放自己离开,像是怕他反悔一样,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如蒙大赦一般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可还没等他跑出多远,突然“砰”的一声枪声响起,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整个人俨然栽倒在地,已然没了呼吸,鲜血从他的头部在地上疾溶蔓延开来,

  西泽清司显然也听到了枪声,等他从仓库内出来的时候就只看到倒在血泊之中早已死了的黑衣人,抿了抿唇,俊美的面容之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仿佛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一样,就算自己饶他一命,伯格曼为了不留下这么一个麻烦,也会动手要了他的命,

  说实话,这虽然看起来很正常,但这会不会就是伊莉斯厌恶伯格曼的原因?从他们认识伊莉斯以来,她都动手没有杀过一个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缓步朝着别墅的方向走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