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鬼契鬼仆 > 正文
第九章:敌意
作者:百变香蕉人  |  字数:4600  |  更新时间:2021-10-23 03:33:51 全文阅读

  她一路上都拿着这个面具看来看去,显得格外的爱不释手,脸上始终都是喜笑颜开,十分高兴的样子,秋原幸司在一旁看着面上便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眸中也染上了丝丝笑意,使得他那俊美的面容之上随即变得温柔起来,他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只不过想到鬼族的规定,他和伊莉斯已经签下了鬼契他们两个只能保持主仆关系,所以秋原幸司便将眸中那丝丝只有对待妹妹才会有的宠溺的情绪压制下去,旋即转开了目光望着前方,

  此时,绫音看到对面街边的一家甜品店,便停下脚步伸出手拉了拉身边西泽清司身上羽织外套的袖子,抬起左手指向朝着那家亮着黄色暖光的甜品店说道:“哥哥,我们去那里吃东西好不好?”

  西泽清司心里着实觉得哭笑不得,明明出来的时候吃过那么多蛋糕,现在居然还想吃甜点,只是看她一双赤眸就像是夜空中的一颗星一样微微泛着亮光,隐隐带着恳求,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便最好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绫音立刻喜出望外拉着伊莉斯朝着那家甜品店跑去,西泽清司两个仍旧散步一般慢慢悠悠的走着,秋原幸司外套右边绣花滚边的位置佩戴的金色八芒星藕荷色流苏上的铃铛发出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和木屐踏在青石板路上发出的嘎达声响成了一片,

  西泽清司羽织外套两边的领子金色流苏上的六芒星在路灯的灯光下泛着着金色的淡光,很快便走到那家甜品店大门前,这时候,绫音和伊莉斯恰好提着几袋甜点从里面走出来在看到他们两个正站在不远处,便快步跑到他们的身前,

  此时,伊莉斯从袋子里拿了一块巧克力味的曲奇,丝毫不管她们之间主仆的关系,也不管现在是什么场合,更加不管绫音和西泽清司还在一旁竟然把那块曲奇饼塞进他的嘴里这一举动直接将两只灵鬼齐齐吓了一跳,皆用着十分惊愕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一幕,

  秋原幸司愣得更彻底,嘴里叼着那块饼干愣愣的看着她足足有好几分钟都反应不过来,伊莉斯却是显得不以为然反倒疑惑他们三个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

  “伊莉斯?”

  这个时候,她听到一道少年熟悉的声音响起,脸上原本还笑容满面,此刻不由沉下来,她不用转头都能知道,来的人不就是伯格曼家族的二少爷——艾伦·伯格曼,也是她未婚夫,纵使她本人从来都没有承认过,是父亲和母亲在没有经过她的同意硬塞给她的,

  只不过,伊莉斯极为厌恶这个人,要不是两家的关系好,她恨不得到死都不要和对方见面,原本以为自己以前已经和他说的很清楚,对他态度冷淡,有好几次为了减少与他见面的次数都会特意回避,却没想到居然还能在这里碰见这个人,

  她立即假装没听到一把拉起秋原幸司的手,语气冷沉的说道:“该回宅邸里!”,他们三个一时间不禁觉得有些奇怪伊莉斯刚刚还笑得十分高兴,怎么现在才玩了没多久就要回去了?而且面上神情变得格外的冰冷,

  不过,也没有多问什么,便跟着她朝前走去,只是还没走几步却突然被两道身影挡住去路,在一瞬间三只灵鬼已经同时拔出了寒光闪闪的太刀,一双眼睛警惕盯着眼前这个少年和他身后站着的身穿黑色燕尾服的年轻男子,显然是怕这两个人会伤害到伊莉斯。

  伊莉斯冷冷的看着挡在他们身前的艾伦·伯格曼秀丽的面容之上变得越发冷凝,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和不耐烦,“艾伦·伯格曼,你故意挡在这里做什么?”

  伯格曼感觉到她对自己异常冷漠的态度,和刚刚对待别人的态度截然相反,他不禁打量起站在她身边的这名银色长发的少年,只见他肤色白皙面容俊美绝伦几近完美,使得一双赤红凤眸像是红宝石一般却是微微泛着色泽,

  一想到伊莉斯刚刚居然还主动喂饼干给他,明明只是一个仆人,却能有他身为她的未婚夫都没能够享受的待遇,心里不禁恼怒起来,更有丝丝嫉妒,他右眼处戴着一个黑色眼罩,他的眼神流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敌意,只是瞧见他那双赤眸竟然散发出一阵幽光,更显现出一丝阴冷,

  伯格曼不由从心底害怕起来,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但随即想到对方毕竟是仆人,自己的身后还有贝里·唐德利恩这么一只恶魔执事,就算这三人手中有武器也没有办法伤及自己半分,更何况,没有伊莉斯的命令绝对不敢擅自动手才对,再者,他是专门来找自己的未婚妻伊莉斯的,所以他便不再看他转而看向自己身前的伊莉斯,

  “爱丽丝,你纵然再怎么不喜欢我,但我毕竟也是你的未婚夫,但也不用一见面就对我这样冷言冷语的吧?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如果和我们伯格曼家族闹翻对伊莉斯家族会有多大的影响,还是为了几个外人都可以对家族的未来不管不顾?”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对待几个外人的态度居然比对待自己这个未婚夫还要亲近几分,伊莉斯家早已不是往日那个家世显赫的大家族,伊莉斯只要不是傻子就应该知道只有和他在一起伊莉斯家族才不会倒塌下去,

  伊莉斯当然清楚这一点,但仍旧不为所动,她又没有断手断脚不需要仆人服侍她的吃住,更不是一个需要依靠一个多显赫的家族才能活下去的贵族小姐,就只是目光冷淡的看着他,“你说完了吗?如果没什么要说的,就请让开。”

  随即便绕过他快步朝前走去,秋原幸司,西泽清司和绫音同时收起太刀,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还点头示意,仿佛刚刚那种随时要拔刀杀人的架势从未存在过,神情早已不复刚刚的凶狠,

  “你……”

  伯格曼没想到自己都已经把害处说得这样清楚了,她对自己的态度还是这样冷漠,不由疑惑这些人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才会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只是不让伊莉斯彻底看清那三人的真面目才行,她只是一个性格单纯的少女罢了,很容易被一些表象所欺骗,只有待在他的身边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

  想到这里,他转过头对着站在身侧的贝里·唐德利恩命令道:“贝里,给我拦住他们!”,话音刚落,一身纯黑色燕尾服得唐德利恩脱下黑色手套露出尖长的指甲,猛然飞身而出朝着他们飞扑而去,眨眼之间便已经杀至和西泽清司走在一起的绫音的身后就在指甲即将碰到她的头发之时,

  冷不防一道紫蓝色的刀光闪下,他的右手从手腕处竟被一刀斩断,他惊愕的看着眼前手握太刀的银发少年,没想到对方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就敢拔刀,西泽清司半点不给他有任何反应的机会,已然抬起右腿,冲着他的脸上就是狠狠地一脚唐德利恩虽然及时用手臂挡住了一脚,但仍被这一脚踹得向后连退了数步才堪堪站住,

  他只是看他想要伤害绫音,根本就来不及在乎下手轻重只是自然而然的出手了,而且他瞧对方恐怕不是什么普通人类,却也不是与他们鬼族为敌的血族或是妖族来的,西泽清司一时间也弄不清楚他究竟来自哪个是种族的,

  实际上恶魔从来都不属于任何一个族群,而鬼族向来又指将注意力放在像血族这种与他们和魔法师敌对的族群之上自然对这种恶魔独来独往的族类不会有过多的了解,

  唐德利恩脸上惊愕早已变为平静,看来对方果然不是如少爷所见的就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少年,不,正准确的来说除了伊莉斯以外的那三位压根就不是普通人类才是,因为从他们的身上感觉不到一丝一毫属于人类的气息,穿着的服饰是和周旁的帝都人全然不同的居家和服,还有帝都之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刀之类的武器,所以也不可能生长于帝都。

  伯格曼在一旁的看着整个人几乎都怔住了,脸上显露出无比震惊的神情,贝里·唐德利恩可是恶魔,制服一个成年人简直可以说是易如反掌,更别说是教训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了这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情况,而对方怎么看也就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只比他要大两岁罢了,这怎么可能,眼前发生这一幕又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但是如果让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未婚妻伊莉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和那三个人走,就算他们只是仆人,他也没有办法甘心,于是,他再次朝着唐德利恩厉声命令道:“贝里,你愣着做什么?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将爱丽丝带回来!”

  西泽清司原本不想在这里和对方在这里动手,毕竟会伤害到其他人,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还不肯放弃,薄唇紧抿,一双眼睛冷冷的扫向他,赤眸一瞬间变得凌厉无比,语气变得冷沉,

  “二少爷,如果你为了带走爱丽丝命令你的执事在这里动手,万一伤了无辜的人的话,你自己被人议论也就算了毕竟你还有伯格曼家族给你撑腰,你还要连累爱丽丝和你一起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吗?”

  艾伦·伯格曼对伊莉斯的在乎,自然是不愿意让她被人议论,虽然不愿意这样放她离开,听到这一番话不禁有些愣住一时间也有些举棋不定,考虑良久,再次望了一眼那边伊莉斯,才咬了咬牙说道:“贝里,咱们回去吧。”,随即眼神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西泽清司,便转身快步离去,

  唐德利恩脸上则是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的神情,脸上笑容没有受丝毫的影响,只是笑着朝着西泽清司他们点了一下头,跟在伯格曼身后一同离开了。

  伊莉斯看到厌恶的人终于离开了,这才长长地吐出一口长气,只觉得今天晚上的好心情一下子被伯格曼的出现毁得干干净净,她觉得对方简直比那些吸血鬼还要让人厌烦透顶重新抬手握住秋原幸司的右手手腕说道:“咱们回去吧。”

  “是。”

  秋原幸司刚应了一声,天边突然响起了滚滚雷声,随即便有的雨丝从天空之中落下来,将身上的蓝白相间连帽斗篷脱下替她盖在头顶,那宽大的帽檐掩下来使得她上半边面孔隐入阴影之中,除了脚下的路以外,根本看不到眼前的路,

  雨逐渐大了起来,除了一些店面还在雨幕之中散发着暖黄色的灯光以为,街道之上只剩下寥寥可数的路人,那些摊主在雷声响起的时候已早早收了摊回家了,

  等到他们回到了宅邸以后,又是一道霹雳划过天际,将夜空劈开一道猩红,将整个帝都黑夜照亮得如同白昼般闪亮瓢泼的大雨紧随着倾泻而下,绫音毫不在意地甩了甩头发的水珠,查看了一下手中的几袋甜点,发现只有袋子淋湿了里面的食物没有沾上一点水滴,这才放心下来,

  原本西泽清司是想帮她披上外套挡雨的,她拒绝了,现在看来,这些食物显然比她自己还要重要得多,虽然已经习惯了她这种将食物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的性格但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此时,贝里·唐德利恩正驾驶着马车朝着伯格曼宅邸的方向行驶而去,艾伦·伯格曼坐在车厢之中,看着右手拇指上的那颗蓝宝石在昏暗的马车内微微闪烁着阵阵光芒,陷入了沉思,他深知他们伯格曼家族和伊莉斯家族向来交好,

  他到今为止都想不通,自己也从来都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伊莉斯的举动,可是对方偏偏对他的哥哥伯格曼家的大少爷——查尔斯·伯格曼的态度明显不同,有时候两人在哪里巧遇,她也是面带笑容,对那三个外人也显得格外亲近,到了他这里,伊莉斯的态度却是变得极为淡漠,眉目之间隐隐带了几分厌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这时候,马车一边的轮子不知轧到了什么突然颠簸了一下,一下子将伯格曼从沉思之中惊醒过来,他从转过头从窗户望出去,就看到在黑暗的雨幕之中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正朝着笔直而来,等到看清楚了脸上顿时一阵煞白,

 他竟然看到一只通体乌黑,浑身布满了赤红色花纹,并且长满倒刺的庞然大物,如同游走的巨蟒一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袭击而来,伯格曼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腰间一紧,旋即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大地猛然一阵剧烈地震颤,浓烟霎时间滚滚而起,整辆马车更是在瞬间分崩离析,

  数块碎木片四处溅射地面已然被砸出一个巨大凹坑,倒刺自动从怪物身上脱落,四处飞溅,有几颗掉落在地融化成了一滩血红色的脓汁,有几颗粘在了马的身上,那匹马因为剧痛,刚刚又受了惊吓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声,前蹄高高扬起猛然朝前狂奔而去,激起漫天尘土飞扬,但它还没跑出多远便已经化成了一大滩血水,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伯格曼此时已经被唐德利恩横抱着躲开了原本夺他的袭击落在了一旁足有两个成年人高的树上,看着地面那惨烈一幕,虽然死里逃生,但仍旧心有余悸,不禁在想如果唐德利恩没有及时救下他的话,恐怕自己的下场早就已经如同那匹马一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