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鬼契鬼仆 > 正文
第七章:食人虫(上)
作者:百变香蕉人  |  字数:4370  |  更新时间:2021-10-23 03:27:33 全文阅读

  第二日一早,一楼的餐厅之中,秋原幸司将做好的早餐放在餐桌上,西泽清司站在一旁看着盘子内,各种各样散发着阵阵香气的甜点,以及其他的食物,心想着偷拿一块应该不会被发现才是,右手就悄悄伸了过去,

  就在他的指尖已经触到其中一块模样像是玫瑰的糕点之时,突然被他一筷子打中了手背,西泽清司只觉得一阵吃痛飞快的将手缩了回去,秋原幸司看着他,没好气的说道:“小姐还没起来,不能动!”

  他身上原本西式的浅蓝色西服,在经过伊莉斯的同意后便改成了居家和服,灰白色的长发用发带在脑后扎成了低马尾,在灯光下微微带着淡淡的光泽,白皙的面容也泛着如白玉般的色泽,赤眸如宝石般晶莹剔透,越发衬得五官精致异常,

  “哼。”西泽清司左手抚摸着被打痛的手背,嘴上却是不屑的冷哼一声,一副不稀罕的样子,

  这个时候,就看到一身校服的伊莉斯,从外头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书包,昨天和秋原幸司他们一起斩杀吸血鬼一直到了半夜,她已经很久没有那么晚睡了,所以早上起来,连头发都没扎,就那样乱糟糟的披散在身上,

  秋原幸司和西泽清司一脸迷茫的看着她那副匆匆忙忙的样子,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她这样,最后还是秋原幸司笑着开口提醒道:“小姐,今天似乎是周末,而且因为昨天吸血鬼入侵,导致学校损失严重,怕是要从今天开始停课一个月。”

  原本已经从盘子里拿了一块糕点的伊莉斯在听到这一番话,抬起的右脚一下子顿住了,站在原地愣了许久,随即缓缓将脚收了回来,继而转过身去快步走到秋原幸司的身前,突然抬手一把抓住他的领口,几乎是咬着牙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秋原幸司一时竟也被她这副样子吓住了,愣了许久才连忙替自己辩解道:“我还以为你知道,所以才没说。”

  “你这么说也没用,”伊莉斯这才放开了他,侧着身子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看着他脸上流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反正趁着今天不用去学院,中午的时候你们带我出去玩。”

  “不行。”秋原幸司当然知道她天天闷在宅邸里,自然觉得无聊,可是现在还不知道还有多少只吸血鬼或者妖鬼埋伏在帝都之中,便毫不犹豫拒绝了,“以后再说。”

  “秋原幸司,”伊莉斯立刻恼怒起来,“我是你的主人!”

  “现在说这个也没用,”秋原幸司仍旧没有丝毫的让步,“不行就是不行!”

  “不去就不去!”

  伊莉斯心里虽然十分失落又气恼,但面上却仍旧是一副不稀罕的神情,随后便坐在椅子上闷闷的吃着早餐,没再说一个字,一想到,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却又只能一整天待在宅邸之内,便觉得,原本伴着玫瑰清香的甜点也变得索然无味,不禁在心里暗自肺腑:现在都流行主人听仆人的话吗?

  如今已经解约的吸血鬼黒木司和查尔斯·特雷德是这样,现在他们也要反过来吗?虽然她知道对方是怕出去以后,在途中碰到吸血鬼和妖鬼或者其他的妖族的攻击,可还是控制不住这样想。

  就又不禁想起自己那个早已经去世已久的哥哥,虽然他平时不少欺负自己,却会带着她到处玩,而不是天天只能闷在宅邸里,只觉得整个人都要发霉了。

  中午,烈日当头,

  上鹤彻里面一身蓝白相接的血族军装外面披着紫蓝渐变色的连帽披风,在照着信封上的地址找着黒木司现在的住处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街道之上的行人,也不少由猎鬼骑士掩盖身上的灵鬼军气息装扮成的,

  他身上的披风掩住了大量的鬼气,再加上周遭那么多来来往往的普通人类,更掩住了所有的吸血鬼气息,就算资深灵鬼来,也未必能够在短时间内发现他,可他这个念头刚起在和另一名身披紫色连帽披风,面容白皙秀雅的少女擦肩而过之时,就嗅到了她身上浓烈的灵鬼气息,

  就如同他观察她一样,绫音也在观察着他,一双赤色的美眸之中微微带了一丝笑意,很快便淡淡的转开目光,还是赶快找到自己的两位哥哥秋原幸司和西泽清司的住处要紧,随即脚下便加快赶路的速度,身影快速在隐没在人群之中。

  却是穿过一个石雕拱门以后,绫音就看到一家买装饰品的商店透过那透明的玻璃就可以看到里面几乎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装饰品以及吊坠,总之放眼望去一片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随即从披风大口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钱袋打开来,他们鬼族和帝都钱币是想通的,

  可是绫音为了逞强再加上自己的两位兄长也在这里,所以只带了鬼族来到帝都的车钱,现在钱袋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不由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却还依依不舍的望了一眼卖装饰品的店铺,大不了在找到哥哥的住处后再说好了。

  随即蹲下身来,伸出右手白皙的食指在地板上轻点,一道一道散发着绿色淡光的细线在地上如同闪电一般,在人群间穿梭,朝着前方延伸而去,绫音立刻站起身来跟着它速度飞快的朝前飞奔而去,人群稀疏的街道之上回荡着铃铛和木屐的声音。

  秋原幸司为了自己早上的态度向伊莉斯道歉,在厨房之中一张正对着厨房门,固定在墙上的大桌子上为她制作蛋糕之时,半开的窗户吹进一袭微风带着一股花香,戴在和服宽大的长袖下摆之处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他一下子知道了是绫音要来这里,唇角不由向上扬起一抹浅笑,

  身穿蓝底白花长裙的爱丽丝·伊莉斯带了一把凳子从外头走了进来时,他恰好将烤完蛋糕从烤箱之中拿出来,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备用的巧克力蛋糕上放草莓和樱桃不由有些意外又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两种水果?”

  “灵鬼自然要对主人的喜好绝对了解才行。”秋原幸司笑着回答道。

  “那你妹妹呢?”爱丽丝·伊莉斯再次问道。

  秋原幸司像是早就知道她会问起这个,俊美的面容之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停顿,薄唇微微向上弯起,说道:“跟你一样,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巧克力,喜欢一些用珍珠作成的装饰品。”

  其实在绫音来这里之前,他就已经和她提起过了,而对方十分痛快的答应了,

  伊莉斯点了点头便没有再开口问下去,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把装着蛋糕的六寸圆形蛋糕模倒扣着放在木质托盘内的白色雕花盘子上然后脱模,接下来便是在蛋糕上的涂抹着绿白渐变色的奶油最后再是用同色奶油裱花袋和水果做装饰,这一步步做下来动作十分娴熟,期间没有一丝的停顿,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她仍旧没有看到绫音的身影,面上不禁露出十分疑惑的神情,看着他问道:“绫音怎么还没回来?”

  秋原幸司听后脸上却是没有流露出什么疑惑或者惊讶的表情,只是开口回答道:“可能是迷路了,清司已经去找她了。”

  神情十分平静,显然已经习惯了,一直都是这样,不管跟她重复了多少次,带她走过多少次,又或是靠魔力带路绫音还是会迷路,直到等到自己或者西泽清司去找她,刚开始还会担心,时间长了,便也多多少少显得有些不以为然,而她总是会想要在外面玩高兴了,才愿意跟他们回去,

  言罢,便用双手端起蛋糕转身走出了厨房,伊莉斯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灵鬼居然还会迷路,但也没有多想只是跟在他身后一起走出了厨房。

  帝都德克士城内,一共有三条用于运输货物的运河,平时严令禁止渔民进入,却也有三条常年开放作为鱼塘的河流鱼类繁多,这整条河之中没有塑料袋,这三条河的河水近乎清澈见底,时不时都会聚集四,五个渔民,

  今天也和那些无数个平安无事的早晨一样,渔民们将带有鱼饵的鱼钩甩进河里,或是闲聊或是闭目养神静等着鱼儿上钩,原本平静的河面突然如同滚开的沸水一样“咕噜噜”冒起了泡泡,旋即一位和旁边闲聊的渔民手中的鱼竿此时往下一沉,

  他想当然的以为鱼上钩了,然而等他一手握着鱼竿一手收鱼线,就看到一个有什么类似于毛发的东西慢慢浮出水面脸上的笑容转为了疑惑,随着那钓鱼线慢慢缩短,他这才看清那压根不是大鱼,分明而是一颗脑袋,

  那颗人头已经被水泡得很久,面部严重肿胀,再加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吃光一边的皮肉和下巴,右边的脸颊只剩下森森的白骨和上面那一排牙齿和被咬去一半的舌头耷拉在外面,早已辨别不出原本的面目,

  所有人看到在这条常年干净清澈的河里面,今天竟然钓出了这么一颗脑袋出来,皆被吓得完全忘记了反应,他们在这里垂钓了那么久,谁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条河里有什么吃人的怪物,那钓出脑袋的渔民更是吓得脸色发青,整个人如同筛糠似的颤抖个不停,

  半晌,他才猛然如梦初醒一般,吓得大叫一声扔掉了手中的鱼竿,众人刚刚还没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河面微微起了涟漪,紧接着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涡流,带有一阵吸力的飓风有两位渔民瞬间就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拉入那巨大的漩涡之内,不过片刻便一起被卷进去,短短几秒之内便有一大片血红浮上来,几乎将河面染红,

  看到这恐怖的一幕,剩下的三人幡然醒悟过来,腾地一下从圆石凳上跳起来,几乎连滚带爬,逃命般的朝着前方跑去,其中一名身材高瘦的渔民,更是跑在了其他两人的前面下一瞬间一条极粗极长,长满肉瘤的巨虫不知从哪里横冲出来,速度快如闪电一般,

  竟在瞬息之间便将那人活生生咬去了半截身子,他甚至就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鲜血一下子溅了起来,两人猝不及防被喷得满头满脸的血珠,看着地上那半截身子,以及的森森白骨,不由得惊得向后倒退了几步,一时间几不知身在何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那下半部分的身子掉落在积满雨水的水洼之上,血液混合着雨水四处飞溅,鲜血在地上疾溶蔓延开来在那分裂的身躯后,其中一个渔民就看到两条张着血盆大口足有两个成年人那样粗壮的巨虫陡然朝着他们直扑而来,带来一阵令人作呕的腥臭味扑鼻而来,里面那两排尖利的獠牙上面还挂有些许的肉丝,

  倏忽一道黑影闪过,从身后抓住两人的后领便轻而易举的将两名成年人提了起来,下一秒,地面产生起一阵巨大的震颤,周遭瞬间扬起漫天浓烟四起,数块碎石块更是漫天而飞,那两条巨虫硬生生的将砸出一个巨大的凹坑,

  那两人只觉得刚刚还在半空中飞,醒过神来就已经被眼前一身深黑色军装的少年拎着后脖领带到这么一个安全的区域,秋原幸司整理了一下身上白色的连帽披风,那两条赤红色的巨虫,却是透明得就连那纵横交错的血管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此时已经破土而出朝着他们的这个方向扑袭而来,

  他双手在胸前合十,丝丝缕缕金黄色的光雾从指缝间飘散出来,身子瞬间一个急转,手中太刀顺势在双手之中灵巧的转了一圈,光雾在刀身之上如同水波一般起伏不定,将此处的黑暗丝丝照亮,

  那两条巨虫几乎在片刻之间便飞至他的身前仅仅寸步之遥,嘴巴张大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仿佛只需一口便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他吞下去,一股强风夹杂着腥气扑面而来,身上的披风顿时高高飞扬而起,手中太刀举起横砍而去一下子便将那其中一条巨虫的嘴角自两边切开,化成一团金色烟雾消失了,

  顿时带起一阵风,激起地面的尘土飞扬而起,只听那巨虫嘴里发出一阵痛苦的低吼,瞬息之间它的身躯便从中被斩成了两半,一股滚烫的黑色液体喷涌而出,旋即化成了一团青黑色的烟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另一条巨虫低吼一声猛地朝他飞扑而来,一条青黑色的舌头,带着不断的在往下滴落着乌黑粘稠的液体如同蛇一般冲他袭击而来,秋原幸司瞬间朝着左边的方向一闪避开了,身形一转,双手紧握太刀,一刀向上挥起便将那足足数米长的舌头割下来,那半截舌头还在地上扭动了几下便成了一滩脓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