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哈迪斯的琴 > 正文
第五章 问话
作者:吴语东流  |  字数:2370  |  更新时间:2021-07-28 15:03:48 全文阅读

赵浩存有些不自在地晃了晃身子,略有不安地看着桌前的几个警察。对于一个普普通通的建筑工人来说,眼前的这种“待遇”,难免让他不太适应。他轻咳了几声,润了润嗓子,朝着做笔录的警察点了点头。他们可以开始了。

“······”

“九十二圩的那个小区,就是你们警察发现尸体的地方,对,其实,已经很久没有住过人了。多久?嗯,我想想,大概有这么五六年了吧,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人说那里闹了鬼,而且闹得很凶,一小区的人都给吓搬走了。您问为什么闹鬼?不知道。当时我还不住在这附近,反正听说挺邪乎的,好像还活生生地吓死了几个人,你说这还了得?这种事当时都惊动到政府了······后来才知道,那片小区的地方,对,就是九十二圩,在老早之前其实是一片乱葬岗,过去日本鬼子侵华的时候,那儿好像还被做成了屠杀场,惨死了不少人。总之啊,风水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大凶,你说,这也怪,小区楼房盖哪里不好,偏偏要盖在这种阴气冲天的地方,不出事才怪呢······政府不管吗?怎么可能?当然是管了呀。为了这件事,政府里没少派人过来调查,可是,硬是没有什么结果,什么发现也没有······对,本来是打算把整个小区都给拆了的,当时连工程队都请过来了,但没过多久,不知道为什么,又不拆了,真是见了鬼了······您说再后来?还能怎么着?搁那儿了呗,也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哎。”

讲到这里,赵浩存长长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无奈。看着一头的警察手中的笔尖不停地在苍白的纸页上滑动着,他干笑了一声,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木桌子,木椅子,四周是上了灰的墙,刷了一层白漆,还有些脱落。赵浩存草草打量了一番,果然,这里的环境和他之前预想的差不多,算不上富裕,甚至连平均水平也达不到。

“工作不易啊。”赵浩存低声感叹道,遭对坐的警察瞪了一眼。

一个是用脑子,一个是卖力气,可受的苦却是一样的,这点,赵浩存深有体会。

稍作休息后,问话继续步入正题。

“······”

“你说那个女的,好像叫肖······肖瑶吧,对,是叫肖瑶,不会错的。尸体是我发现的,也是我报的案,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警官,您不会怀疑是我杀了她,把我当做犯罪嫌疑人了吧······昨天,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女的时候,额,差不多晚上七点多吧,那个时间点我正好下班,就看见她一个人在九十二圩门口那儿瞎转,跟丢了魂似的。你要说这事吧,其实也并不少见,前几年我也碰见过,多半是城里人来乡下办事,迷路了。您也知道,我们这里是乡下,和城里不同,路又多又小,还密密麻麻的,要是对这一带不熟悉,迷路了也并不见怪。您说有什么可疑的?我想想啊,好像没有吧,如果非要说什么,也就是她衣服穿得比较讲究而已,其他的也看不出来什么奇怪的。您说她的衣服?一眼就看得出来和市场上一般几十块钱的廉价衣物不一样,怎么说呢,感觉很精致,一定是那种贵重货,那女的八成是个有钱人······和我猜的一样,她确实是城里来的,她告诉我说她找不着路了,让我带她去下九十二圩的A2栋508室。前面我也都说了,这地方不吉利,谁会没事往这种地方跑呀,加上我又和她不熟,只不过是个路人,自然就果断拒绝了她。可后来,那个女的执意要去,说是有人在那里留了东西给她。我当时也实在说不过,劝了几句她都不听,也没多想,就只好大概给她指了下位置,叮嘱她拿完东西赶紧走人。那种地方待久了,我担心会出事,就又向她强调了一遍。哎!要是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我当时就是说死了也不会让她进去的,谁能料到他妈的会出这种事啊······听到叫声的时候,嗯,晚上八九点钟左右吧,我记得自己刚洗完澡,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对了,你们警察不是干什么都要讲个不在场证明吗?那天下班后我就一直待在家里,老婆和孩子都可以为我作证,我不可能是凶手的。您说那叫声?其实我当时也没多想,只是觉得有些熟悉而已。在这种老小区里,隔音效果普遍都很差,没事的时候哪家训孩子或者夫妻情侣间吵架,发出点叫声都是正常的事情,已经习惯了,也就没有多在意······”

“今早我醒来的时候,一想,才突然发现,那尖叫声竟然和昨天下午我遇见的那个女人的声音一模一样。当时,我人都傻了,心想坏了,一定是出事了。于是,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撒腿朝着九十二圩赶,以防万一,我还随手带了一个大扳手,一直跑到了A2栋508室的门口,当时门是半掩着的,我一推门,他妈的······”

赵浩存不悦地骂道,愤愤地锤了下自己的大腿。此刻,那幅诡异无比的画面还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海中,一个被吊着的、浑身是血的女人,脚下挂着一个脸盆大小的秤砣,屋子里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那气味让他联想到了烂了五六个月的生猪肉,长满蛆的那种。

赵浩存紧锁着眉头,看着警察一点点地做完笔录,那笔录本上一个个龙飞凤舞的字,仿佛鬼画符一般,让他感到头有点晕眩。他下意识地朝自己工作服的口袋里掏了掏,那里面应该有一包昨天刚买的香烟,没记错的话,至少还剩五六根烟。可一看到墙上红色字体的“严禁吸烟”的标志后,他那双被烟熏得有些发黑的手又缩了回去。

旁边的吴我见状,递了一杯水到赵浩存面前。

“谢谢。”赵浩存接过水,虽然他现在并不口渴,但还是识相地咕嘟咕嘟喝了几口。在警察面前,他不想表现出太多的不配合,麻烦这种东西,对他来说,自然还是越少越好。

“请问,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吴我双手撑在桌子上,两眼看着赵浩存。

他的眼神如刀子般锋利,令赵浩存不免有些怯懦地往后缩了缩:“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

“真没有了。”赵浩存又坚定了些自己的语气。

确实,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反正他又没有犯罪,他只是一个报案人而已,而他,也真的只知道这么多,并且,都已经一五一十的交代完了。

赵浩存抬了抬起头,却发现吴我还在盯着自己看,表情就好像是一只狮子,正在盯着自己即将抓获的猎物一般。

几秒钟过后,吴我轻轻地朝着旁边的警察道:“行了,可以让他回去了。”

吴语东流
作者的话

骚鸡好,嘻嘻嘻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